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我有一柄攝魂幡
  4. 千三一 更換交易地點

千三一 更換交易地點

作者:

「我看孔公你氣息綿長,似乎對付一個蠻子,不應該用如此之長的時間啊!」

山頂之上,虛魔神君笑眯眯地盯著迴轉而來的孔公鑒,意味深長地輕笑道。

而孔公鑒臉色黝黑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擺了擺手地道:「人老了,倒是讓閣下笑話了。這蠻物確實是頗為棘手,以至於收拾他倒還費了不少的功夫!」

「呵呵!」

對於孔公鑒這話,顯然虛魔神君根本就絲毫不信,而是意有所指地哼哼道:「我倒覺得,孔公剛才分明是在等什麼人吧。」

「難不成孔公還指望有什麼援兵能來不成?」

「嘿嘿,這倒是虛魔你多慮了。我孔家弟子在你手上,不為她著想,我也得為困入魔圖的那麼多修士著想,豈會輕易弄險?」

「行了,既然時辰快要到了,那你我就趕緊安排開始交換吧!」

「哦?」孔公鑒這麼一說,倒是令得虛魔神君眼前一亮。畢竟這些天來,他最擔心的就是三派會乘機搞事。沒想到先是蓮兒撤走,這會孔公鑒又極為配合。

令得他心中不由得暗暗警醒道:「越是關鍵時刻越要警惕。」

想到這裡,他呵呵一笑道:「孔家果然有儒家之風!孔公你倒也是信人!」

「不過既然是交換想必孔公你也應該知道規矩,你我雙方的安全,可是必須要保證的!」

「這是當然!」其實孔公鑒前面臉色發黑,乃是他故意磨磨蹭蹭對付蚩尤,就是想要看看千雲生他們會不會使出什麼手段。

沒想到對方竟然巋然不動,那說明,對方有十足的把握不會讓虛魔神君逃掉。

如此一來,讓他暗暗吃驚的同時。心中不爽的是,自己想要省下那升玄晶金屑的想法也徹底破了產。

不過他既然肯定了那小鬼修那裡定然有什麼潛伏的手段,因此看虛魔神君更加像是一個死人似的哼哼道:

「咱們修仙界通常的交換規矩,都是你我選定一處安全之地,然後同時將交換之物送出,如此一來自是最為安全。」

「怎麼著,虛魔老兒,你又有什麼幺蛾子不成?」

「呵呵,非是老夫有什麼幺蛾子。之前這交換方法,乃是你我雙方均勢之時才這麼辦。」

「但是老夫有傷在身,你三派又人多勢大,再用此法恐怕就不夠妥當了吧?」

「怎麼,難不成你虛魔想要我拱手將這玄晶金屑相讓不成?」

「這倒也不用,不過老夫提出的這個地方,自然得是老夫容易退走之處才行!」

「哦?這夔幽城四通八達,難道還不方便閣下退走嗎?」孔公鑒眼神微眯,就露出了危險的神色來。

「呵呵,這夔幽城雖然不錯,但是奈何前面一場大戰。到處殘垣斷壁不說,搞不好就有有心之人伏在暗處看你我的笑話。」

「老夫此前倒是對天星峽頗為熟悉,事成之後,也方便老夫退走。」

「如何?孔公,我們就選定在那裡交易可好?」

孔公鑒則嗤笑道:「你這話看著好似在商議,實則恐怕你心中早就有所計較了吧!」

「也罷,反正這交易到底落在何處,你本就有提議之權。既如此,那你我就立刻出發吧!」

「這老兒還真是詭詐!」顯然千雲生這邊本來已經準備在這附近動手,但是沒想到竟然虛魔老兒臨時提議換地,令得眾人不由得暗暗咒罵。

不過顯然千雲生對於此事也不是沒有估計,只是沒想到對方會將交易之地選到天星峽去。

當然對於千雲生來說,主要的手段還是孔盈盈體內的葬仙花讓虛魔神君吃虧。因此對於地方如何,倒是沒有那麼在意。

不過他一聽到虛魔神君提到天星峽,倒是不由得眉頭一動地道:「我記得虛魔老兒擔任城主的時候,曾經將老巢放在那邊。」

「難不成這一次,他又想有什麼幺蛾子不成?」

軒轅一絕則在一邊搭話道:「難道你覺得,虛魔老兒並不是為了他表面上說的,交易成功之後,方便離開?」

千雲生搖了搖頭道:「總覺得沒那麼簡單,否則這附近不少地方都比天星峽更為有利,虛魔老兒竟然都沒選。」

「這恐怕不僅僅是一句熟悉就能解釋的!」

宮小月則想了想道:「我記得天星峽最為出名的,就是他的天星湧泉。難不成這東西也能被虛魔老兒利用,拿來對付孔公鑒不成?」

千雲生被宮小月提醒了之後,立刻將整個天星峽的地形圖調了出來,仔細看了一會就冷笑道:「這虛魔老兒果然是不懷好心,他這是看著有機可乘,想要人財兩得啊!」

「哦?這話怎麼說?」顯然千雲生這話令得眾人都驚詫起來。

只見得千雲生指著這天星峽宛如一個孕肚一般的位置冷笑道:「我要是沒看錯的話,當年虛魔老兒之所以願意選這裡駐紮,根本就不是星峰太擠,不夠清凈這樣的理由。」

「恰恰相反的是,這裡分明更加利於養他的詭物罷了!」

「哦?你是說,虛魔竟然心機如此深沉,哪怕到了之前最為艱難的時刻,都沒有用這個後手。而是硬生生留到了現在?這....這心思也太陰沉可怕了些吧?」

「倒也不能這麼說。」只見軒轅一絕問完,千雲生立刻搖了搖頭道:「我倒是覺得,這恐怕是虛魔老兒見蓮兒撤走,才臨時想出的翻盤之舉。」

「畢竟之前你們也看到了,他在星峰之內可是養了一模一樣的一個。只不過當時被咱們的靈族和三派的修士針對,沒有發揮出太大作用罷了。」

「可是既然他有如此信心,想要將孔公鑒引誘到天星峽去做交易。那麼我極有可能懷疑,他在這天星峽內養的著這個,搞不好比星峰之內的還要厲害!」

聽了千雲生的這個分析,宮小月想了想道:「那不如咱們將計就計先不現身,趁他們兩個打得兩敗俱傷之際,咱們再上去撿個現成的便宜?」

誰知這一次千雲生卻笑著搖了搖頭道:「若是以往,此計當然最好。可是咱們這次面對的是盈盈姑娘這麼個大活人,恐怕不能將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虛魔和孔家人的身上。」

「畢竟對於虛魔老兒來說,只要能拿到玄晶金屑之後,後面孔盈盈的死活可就和他沒了關係。」

「搞不好他順手將盈盈姑娘殺滅了也有可能。」

「因此,這一次咱們必須要趕在他們交易之時,想辦法出手,將盈盈姑娘給救下才行。」

「來,你們過來。我們一起詳商一番,該怎麼出手才好!」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