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風俗習慣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風俗習慣

「姐讓我陪你。」小玉一臉羞怯。

「咳咳……咳咳……我們只是說說……說說而已……我找一個地方睡就是……」

氣急敗壞的周森急忙朝門口走去,卻被站在門后的小玉擋著無法出去。

「你不要我?」小玉頓時一臉慘白,瞪大一雙藍色的眸子看著周森。

「這不是要不要的問題,這可是終身大事,怎麼能夠如此草率呢,不行,我得和你姐姐說說去……」

周森示意小玉讓開,但是,小玉則是獃獃的看著他,一臉傷心欲絕的表情。

「你既然不要我,為什麼要進我的房間?」小玉那潔白的臉頰上,留下了兩行清淚。

「別哭……我不知道啊,我只是來睡覺的……」周森一臉沮喪道。

「你不應該進來,你不應該進來的……」小玉淚流滿面,拚命的搖著頭,喃喃自語。

「我現在出去就是,出去就是……」

「……出去,好吧,你出去吧。」小玉輕輕的擦了眼淚,緩緩讓開身體。

「小玉,抱歉。」

看著小玉那蒼白的臉頰以及搖搖欲墜的身體,周森感覺哪裡不對勁。

「沒事,我沒事……」小玉背轉身,那纖細的身軀微微顫抖著,彷彿風雨之中飄搖的小舟。

「沒事就好!」

周森來開門,剛準備走出去的一瞬間,突然,一股不祥的氣息在空氣中瀰漫,幾乎是立刻,周森的身體一個移形換影,五指如同鐵箍一般握住了小玉的玉臂,在小玉的手中,握著一把精巧鋒利的發簪。

「你這是幹嘛?」周森看著那鋒利的發簪離小玉的胸膛不到一指寬,頓時嚇出了一聲冷汗。

小玉咬著嘴唇,沒有說話,只是傷心的看著周森,兩行淚水,無聲的流了下來。

周森知道一時半會弄不清楚原委,又怕驚動兩夫妻,連忙把門輕輕關上,把小玉帶到椅子上坐下,輕輕安撫。

好說歹說,足足一炷香的時候,周森才算是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小玉是俄爾薩摩人,薩摩人有個風俗習慣,女孩子在婚嫁之前,除了家庭的直系親屬,任何男人都不能進入卧房,如果允許進入卧房,等於是舉行了正式的婚姻儀式。

對於俄爾薩摩人來說,如果舉行婚姻當晚男人離家出走的話,會被女方視為奇恥大辱,當這種情況出現的時候,多是以女方自殺為結局……

「正式的婚姻儀式?!」周森合不攏嘴。

小玉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周森苦笑道。

「大家都知道。」小玉輕輕抽泣著。

「可是,我不知道啊。」周森欲哭無淚。

「你走吧。」小玉抿著嘴,淚水又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你為什麼會同意我進來?」周森自然是不敢離開,從小玉的情緒看,自己離開,恐怕立刻就會血濺五步,屍橫當場。

「我……我喜歡你……」小玉那蒼白的臉上,又露出一抹羞紅。

「我們今天才見面啊!」周森現在想死的心都有,這桃花運,也走得太不是時候了。

「我們薩摩人,最相信一見鍾情,我們的族人,很多都是一見鍾情,然後就定下了終身……我媽媽就是這樣,我姐姐也是這樣,他們都很幸福……」小玉輕輕道。

「……」周森無言以對。

「你不喜歡我?」小玉淚水又流下來了。

「這……這不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問題是,我們今天才見面才幾個時辰,馬上就結婚洞房……」

「你走吧。」小玉一臉落寞。

「我……好吧,我睡在這裡,我就睡在這裡……」

周森咬了咬牙,脫掉鞋子,和衣躺在了香噴噴的床上。

「相公……」

「相公……咳咳……」周森有殺人的衝動,他恨不得把那胖女人千刀萬剮才解心頭之恨,自己可是莫名其妙的就被其陷害了。

「噗……」

蠟燭熄滅,房間裡面,陷入了一陣黑暗之中,只聽到小玉窸窸窣窣的脫衣聲音,莫名的,周森一陣氣血上涌。

她在幹什麼?

她在幹什麼?

周森胡思亂想著,他雖然很期待美女獻身,但是,他卻不想出現現在這種艷遇,畢竟,這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而且,他從未曾想過結婚,現在,他卻在洞房……

如果九天玄女沉慧敏她們知道周森結婚了,不知道會不會殺了他。

沉慧敏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周森光明正大的娶她,她萬萬沒有想到,被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捷足先登了。

就在周森神遊萬里的時候,黑暗之中,一個溫暖的身軀依偎在了周森身邊,周森雖然穿著衣服,但是,他依然能夠感覺到那充滿了青春活力的軀體。

小玉的身體微微顫抖著,靜靜的等待著狂風暴雨的來臨,但是,周森紋絲不動。

「相公……」

「小玉,不是我不想,我真做不到……我們……我們互相之間都還不了解……甚至於,你都不知道我的真名字。」周森強忍著心頭熊熊慾火,說話的聲音就像在哭。

「相公是怎麼樣的人,小玉遲早要知道的,只要相公不討厭小玉就是了。」小玉的身體捲縮在周森的身邊,不停的顫抖,顯然,她也很害怕。

「我有很多女人。」周森嘆息了一聲。

「小玉看到相公的第一眼,就感覺相公非一般的人物,有幾個女人,乃是人之常情,相公放心,小玉不會生事,只要相公對小玉好就行了。」

「咳咳……」

「小玉,其實,我不是什麼商人,我也不叫馬勇。」周森感覺自己就像一頭走投無路的喪家犬一般。

「我不管相公是什麼人,相公既然能夠走進小玉的閨房,小玉一輩子都是相公的人了,除非,相公不要小玉了。」

「……」

周森無語,他自然是聽出小玉的決絕之音,很顯然,一旦他不要小玉,小玉就有可能自殺。

周森並不是一個善良的人,甚至於,他已經準備犧牲小玉一家人,因為,整個計劃,小玉一家人,是必須要犧牲的。

現在,周森被困住了,被一個弱女子給困住了。

無論怎麼樣,從小玉的角度來看,她已經認為自己是周森的女人,如果周森犧牲小玉,那麼也就意味著,周森犧牲了自己的老婆。

「小玉,把衣服穿上,我要和你姐姐、姐夫談談。」

「相公不要我?」小玉聲音之中,驚恐無比,黑暗之中瑟瑟發抖。

「別怕,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感受到小玉的恐懼,周森克制住強烈攬住小玉的衝動。

「我相信相公!」

小玉一陣沉默之後,在黑暗之中,穿上了衣服。

蠟燭點燃。

小玉服侍著周森穿好鞋子。

兩人到了大廳,把小玉的姐姐和姐夫都喊了起來,夫妻兩人原本想說話,突然發現周森此時已經與開始判若兩人,表情冷峻,舉手投足之間,充滿了睥睨天下的雄霸之氣,硬是壓迫得兩夫妻噤若寒蟬,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是周森。」周森靜靜的盯著小玉的姐夫。

「哦,你用假名字?沒事沒事,在這瓦爾城大市場,誰會用真名字,妹夫放心,那兩個傢伙現在急於脫手手頭的物資,才不會管你是馬勇還是周森。」姐夫一臉諂笑道。

「就是就是,妹夫你放心,這單生意,不會出漏子的,我們坑誰,也不會坑自己的妹夫嘛……」小玉的姐姐邊說邊上下打量著小玉,試圖看出什麼蛛絲馬跡,可惜,小玉自始至終,都是低垂著頭,沉默不語。

「我是大漢帝國不敗戰神周森!」周森一字一頓道。

「啊……」

周森的便宜姐夫一跤從椅子上摔了下來,而姐姐則是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彷彿被抽出了骨頭一般。

兩雙眼睛裡面,是無邊的敬畏之色。

唯獨,妹妹小玉是一臉欣喜,目光之中,充斥著一種難以言喻的狂熱。

周森觀察著整個小屋的動態,小玉因為情緒激動而血液加速流動,都落入了他的監控之中。

當感覺到小玉的狂熱之後,周森立刻意識到了不妙,他擺明身份之後,只是嚇唬到了兩夫妻,對小玉似乎沒有絲毫的嚇阻作用,反而讓小玉產生了一種近乎狂熱的崇拜。

這不是好現象。

突然之間,周森有點後悔暴露自己的身份。

可惜,現在的周森,已經是騎虎難下,只能硬著頭皮處理這件事。

「……馬……馬……周將軍……您……您有什麼事情,儘管……儘管吩咐就是……」周森的便宜姐夫結結巴巴,一臉阿諛諂媚之色。

「小周……馬大人……馬大將軍……您……您……您……」可憐胖姐姐被周森威名嚇破了膽,說了半天,硬是說不出一句話。

「我是來這裡執行任務的,現在,你們有兩個選擇。」周森一臉冷峻,殺氣騰騰。

「周將軍儘管說,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粗獷的姐夫勐然挺了挺胸膛,一臉大義凜然,忠心耿耿的表情。

「第一,你們現在立刻帶著小玉逃走,因為,瓦爾城很快就會打仗,我會給你們一大筆錢作為補償;第二,你們配合我完成任務,不過,任務有生命危險,活下來的可能性很小。現在,你們可以選擇了。」

周森給的這兩個選擇可謂是深思熟慮。

按照周森的思路,這夫妻兩個,肯定會選擇第一條路,畢竟,他說了給一大筆錢作為補償,而且,第二條路有生命危險。

只要夫妻兩個選擇了第一條路,他與小玉之間的麻煩,自然也就不存在麻煩了,因為,到那時候,小玉已經隨同姐姐與姐夫遠走高飛。

房間裡面一陣漫長的沉默。

小玉臉上露出了一絲焦慮之色,一副想說話卻又克制的表情。

夫妻兩個則是低垂著頭,不時抬頭用眼神交流著。

夫妻之間,多會因為長期朝夕相處而有某種默契,毫無疑問,這兩夫妻,也有一定的默契。

周森也不催促他們,而是把一堆能量石放在了桌子上。

周森的辦法很簡單原始,用重金誘惑夫妻兩人離開。

果然,當周森把一堆能量石放在桌子上后,兩夫妻目光頓時射出了金燦燦的光芒,臉上,露出了貪婪無比的神色。

不過,讓周森感覺意外的是,兩夫妻雖然一臉貪婪,蠢蠢欲動,卻沒有立刻做出決定,而是不時的用眼神交流,而且,兩人總是會不約而同的看向小玉……

……

不好!

隱隱約約之間,周森感覺到了不妙。

周森的不妙立刻就得到了印證。

「周將軍,我們也是俄爾人,現在俄爾人和大漢人都是一家人,既然周將軍是在執行任務,那麼,作為一個俄爾人,有責任和義務協助周將軍。」周森的便宜姐夫義正言辭道。

「周將軍,我們都是小人物,雖然早就聽說過將軍的大名,但是,從未曾想過會和將軍發生什麼關係,但是,今天,我們有緣能夠結識將軍,這是我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所以,我們一家人決定,唯將軍馬首是瞻,將軍要我們死,我們絕不會苟且偷生!」

讓周森吐血的是,原本被他威名嚇得說話都說不清楚的胖姐姐,此時說話流暢了起來,臉上居然還露出大無畏的精神。

胖姐姐在說話的時候,一臉溺愛的拉住小玉,態度非常鮮明的支持周森,不過,周森卻是看出來,無論是那便宜姐夫還是這胖姐姐,都是因為小玉。

很顯然,他們都感覺到了小玉的心思。

此時,小玉臉上那焦慮的表情消失,五指與姐姐緊扣著,抿著嘴,一雙湛藍的眸子看著周森。

「……」

周森張了張嘴,卻是不知道說什麼。

所有的計劃都因為薩摩人的狗屁風俗習慣而打破了。

看情形,兩夫妻非常溺愛小玉,為了小玉的幸福,甚至於不惜冒著生命危險也要留在周森身邊。

人算不如天算!

「好吧……」周森無奈的點了點頭,「小玉這裡我……」

「妹夫放心,小玉絕不會糾纏妹夫,我們都知道,妹夫有九天玄女,梵昵兒,沉慧敏,好像還有兩個尼姑……您放心,小玉是個好孩子,她分得清輕重的!」胖姐姐立刻打斷周森的話。

「咳咳……」

「妹夫,你要姐夫如何配合?」

周森的便宜姐夫立刻配合胖姐姐,稱呼上也改變了。

「……」

……

這一晚,周森輾轉反側,他無法入眠,因為,小玉就睡在他的身邊。

周森現在後悔暴露身份。

周森暴露身份,不僅僅是沒有讓小玉一家人知難而退,甚至於還要捨棄身家性命也要協助他完成任務。

周森壓根就不需要他們捨棄身價性命配合他完成任務,他獨自一人就可以做到,然而是,他們這種的態度,讓周森變得畏手畏腳。

事情的根源就在於一家三口對周森太過迷信,他們認為,周森是不可戰勝的。

其實,無論是在大漢帝國的子民還是俄爾帝國的子民,他們對周森都有著一種近乎盲從的崇拜。

的確,在周森的人生軌跡之中,幾乎沒有吃過敗仗,哪怕是當初被追殺得滿天下逃亡,依然也能夠風生水起。

周森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在普通老百姓之中的影響力,而這個影響力,卻是導致他成為了小玉的丈夫。

在兩夫妻看來,周森成為小玉的丈夫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因為,整個俄爾帝國的人都知道薩摩人的風俗習慣,不會有人責怪他們,要責怪,也只會責怪周森。

問題是,周森壓根就不知道薩摩人的風俗習慣,要不然,打死他也不會走進小玉的房間,莫名其妙的成了別人的丈夫……

……

「小玉……」周森哪裡睡得著。

「夫君。」

「……」

「夫君,小玉知道你為難,可是,小玉也沒有辦法,如果夫君覺得委屈,可以當著天下人休了小玉,小玉絕不會有半句怨言,也不會尋死覓活,不過,在夫君沒有休小玉之前,小玉就是夫君的人。」

「這個……以後再說吧。」

周森唉聲嘆氣,背朝小玉。

「夫君很討厭小玉嗎?」小玉玉臂舒展,輕輕摟住周森寬厚的肩膀,臉頰貼在周森的脖子邊,吐氣如蘭。

「……不,小玉很漂亮,非常漂亮,其實夫君……咳咳……我……我也有些把持不住,只是覺得,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

「同船過度尚且需要修五百年,我與夫君能夠共處一室同床共枕,需要多少年?」

「……我不知道。」

「夫君放心,小玉不會逼迫夫君,小玉也不奢求夫君能夠與小玉每天同床共枕,小玉只希望有一天,夫君的族譜上面,有小玉的名字。」

「小玉……我首先得告訴你,你這想法不對,男人和女人是公平的,你應該有自己的生活,應該有自己的想法,應該有自己的圈子,而不是把所有的精力花在一個男人身上……要不,有機會的話,我送你去一個地方讀讀書怎麼樣?」

突然之間,周森想到了一個辦法,把小玉送到五大星域,讓她接受五大星域的女權主義思想,成為一個現代人,到時候,解除雙方的婚姻,自然是水到渠成。

「小玉一切聽夫君的。」小玉溫柔似水。

「好好,就這麼決定了。」周森想到辦法,大是高興,一把把小玉那嬌柔的身軀攬入懷中,哈哈大笑。

【話說,目前朗讀聽書最好用的app,野果閱讀,.yeguoyuedu安裝最新版。】

「夫君高興就好。」小玉自然是不知道周森的想法,見周森開心,也跟著開心。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星河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星河煉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風俗習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