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盛唐風流
  4. 第750章 一夢醒來

第750章 一夢醒來

作者:

一次各自遭遇的分享,徹底打破了秦放的心理防線。

哭嚎了一陣,秦放反而不困了,拉着白宋虞季接連喝酒,對身邊的姑娘也是不再懼怕,一口一個好姐姐,叫得那個親熱又委屈。

看來初識女人香,已醉幻夢裏。

三人聚會雖是白宋刻意安排,但多少也是投入了真情。

同窗之誼,就算不怎麼聯繫,再見之時,一杯酒後已然恢復了當初同吃同住的熟悉。

虞季和秦放的的經歷相同。

但秦放在家族之中的地位不如虞季在虞家的地位。

兩相比較,秦放比虞季還要慘。

到了後來,兩人說得更多,共鳴也更多。

眼看秦放再要昏睡過去。

白宋是時候地說道:「經歷這些,現在來看,秦放比你虞季還要難過多了。」

虞季連連點頭:「是啊!我本以為世間對我不公,沒想到真正難受的人還有……秦放,以後咱們可要多多走動。這天香閣可要常來。」

「常來!常來!」秦放點頭如搗蒜,一頭栽在了姑娘的胸前。

迷離之間,秦放依稀聽到白宋說話。

「宣室求賢訪逐臣,賈生才調更無倫。

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

……

當夜,秦放醉在天香閣。

三更過後才被秦府得知,隨派人將秦放接回府上。

秦家家主聽聞此事勃然大怒,半夜拿着棍子要執行家法。

無奈這秦放醉得太過,就算是打死了也醒不了。

整個秦家都變得熱鬧起來,當晚不曉得多少下人在背後議論。

所有人都在說,三少爺在昏睡的時候卻不往念一首詩。

一夜之間,那首詩傳遍了秦府。

秦老一早起床,聽聞昨夜之事,也是大怒,正要去看那不爭氣的老三,就聽下人在議論。

「你們在說什麼?」

「老太爺,我們……我們……」下人們支支吾吾不敢多嘴。

這時候,秦蘭芝跑了過來:「爺爺,別難為他們了,現在整個秦府都在議論一首詩呢。」

「什麼詩?」

「三哥在夢裏都不忘念的詩。」

「老三做夢都在念的詩?」

「是啊,聽說一晚上都沒停過。」

「念來聽聽?」

「宣室求賢訪逐臣,賈生才調更無倫。

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

此詩所論乃漢文帝求賢,宣示召見被貶臣子。賈誼才能,確實高明無人能及。只是空談半夜,令人扼腕嘆息。文帝盡問鬼神之事,隻字不提國事民生。

詩中之意說的是漢文帝信鬼神之事,但從秦放口中而出所映射的是什麼,那就的十分明顯了。

他是自比賈誼,恨報國無門!

聽完,秦老眉頭緊皺:「此詩何人所作?」

「不知。」秦蘭芝說道,「但聽人說三哥一整夜都在念,可能……可能就是三哥所作吧?不然何來的執念?」

……

秦放醒了,頭痛欲裂。

突然想起昨夜的荒唐,打了一個寒蟬,想要起身,卻被父親按在了床上。

秦放這才意識到自己回到了家裏,看着熟悉的環境,床邊站着的是父母、妹妹還有……爺爺?

秦放暗叫一聲糟糕,知道自己闖了大禍,顫抖著說:「父親,孩兒不敢了,孩兒以後再也不敢了!」

秦放知道,自己的行為給家族丟人,現在必然是少不了一頓毒打的。更有甚還會禁足一個月,抄書上百遍等等……

可是,當秦放逐漸安定下來,看到周圍家人的表情是,似乎跟預料中不同。

「三哥,你真是個傻子,再怎麼不順心,也不要去花樓嘛!那是正經人去的地方嗎?」秦蘭芝守在一邊小聲抱怨,但言語之中沒有絲毫怪責之意。

「我……」秦放張了張嘴。

後方母親送來一碗蓮子羹:「三郎,快喝點兒粥暖暖胃。」

秦放茫然地看着一家人,感覺不可思議。

這是怎麼了?

自己犯了這麼大的錯,家人居然沒有一點兒怪責之意。

母親坐在床邊,親手餵給秦放。

秦放想要自己拿過來,母親不讓:「你這一身酒氣,還是娘喂你吧。」

秦放感動得眼淚一下就出來了。

秦放含淚吃着粥,一屋子人都沒有聲音。

只聽到母親一陣陣哀嘆。

吃了粥,母親帶着小妹走了。

父親和爺爺走到了秦放面前。

秦老問道:「那首詩是你寫的?」

「哪首?」

秦父念道:「宣室求賢訪逐臣,賈生才調更無倫。

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

秦放擰眉,努力地想要回憶起來:「孩兒……孩兒記不清了……只是覺得這首詩好熟悉……」

秦老擺擺手:「罷了,是誰作的已經不重要了。想不到秦家三郎也有如此志向,老夫深感欣慰,你好好休息,我們就不打擾你了。」

秦父看着秦放,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呀,不要空口胡吹就行!自比賈誼,眼光倒是挺高。日後定要好好用功才行。」

秦放還有些懵,下意識地點頭:「是的,爹。」

……

秦老沒有走遠,等到自己兒子出來,將其叫到了祖祠之中。

看着秦家數百年的祖宗牌位,秦老的表情逐漸凝重。

秦父心知肚明,昨夜之事,一首詩,讓秦家兩代直系都伸手震撼。

「秦家的路到底要怎麼走?」秦老悠悠問了一句。

「父親,您有些動搖了嗎?」

「你年幼之時,可有因不能入仕而苦惱和遺憾?」

「已經很久了,兒已經記不清了。」

「聽說走科舉之途是不問出生,不管是誰,只要從科舉之中考取了功名,都能入仕為官。這樣一來,秦家就沒有了舉官之權,再不會有外系子弟以秦家為核心。不再為秦家說話,不再為秦家做事,更不會有人替秦家揚名。」

「父親,您如有什麼決定,兒一定鼎力支持,宗親方面,兒會想盡辦法安撫。」

「我們想盡辦法去阻止的科舉,到底是為了私利還是害怕改變?我們秦家的兒郎之中到底有誰能從科舉之路中脫穎而出?」

「父親,以前兒還有所擔憂,但如今看了三郎,兒對秦家的未來充滿了信心。大浪淘沙,秦家是沖不走的。」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