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最強區小隊
  4. 第834章 貪財的老玉頭

第834章 貪財的老玉頭

作者:

天色微曦,姑集鎮的老玉頭就已經燒開了鐵鍋,煮出了一大鍋的羊肉湯了。姑集鎮子不大,但製作的羊肉湯,那可是十里八鄉聞名的一絕。此地盛產晉南短角山羊。別看羊不大,但性子烈,氣血足,常年在山地爬高竄低的,餵養的骨節粗壯,肉質十分的勁道,吃起來頗有嚼頭。況且山間肥美的青草、嫩葉滋養,使得肉湯肥美鮮嫩。配上一把炒麵,撒上胡椒、辣油、炸黃豆,熱乎乎的就著兩塊燒餅喝下,那叫一個字:爽!根本就讓人再無懼寒風暴雪。

「老客,四碗羊湯,十塊燒餅,勞駕收您一百一十個大子。謝謝啊!」早晨人還不多,連這兩位面生的客人也才四個喝頭湯的客人,所以,閑下來的老玉頭是親自過來伺候着收賬的。說實話,兩個人能幹四海碗羊湯,再加十個三寸芝麻餅,這食量已經很驚人了。畢竟這會兒吃的是早餐,沒人會往死了把肚子撐圓了的!看得出這二位估計也是餓的久了,狼吞虎咽的,吃相實在是不雅!

「咣當——」羊湯喝的汗流浹背的,胡貴總算回過神來了,他丟了一個光洋在柜上,吩咐道:「包二斤...,不,五斤熟羊肉,再拿四十個燒餅,那壺酒也給帶上。打包好了,夠吧?」

「夠夠夠!還富足有餘!」鄉下地方,哪見過幾個拿袁大頭吃早飯的呀!老玉頭忙不迭的一把收了光洋,揣在懷裏,屁顛顛的忙着包好了東西。今兒這是遇着大貴人了,可不敢怠慢了。

「餘下的就賞你了。羊湯做的地道,味道一絕啊!」胡貴收了包袱,習慣性的褒揚了兩句,全然沒在意他們叔侄兩一身農家布衣,和這副腔調是多麼的不搭!

「走了!還有好遠的路要趕呢!」胡尚良撇了一眼侄子,瞧了瞧來路,轉身朝着北方走去。

......

「哎,老客,恁們的羊——,喂,羊哎——。」老玉頭收拾碗筷的時候,才撇眼看到了拴在棚子上的一頭羊,他扯著嗓子喊了一句,卻根本沒見兩個跑遠的客人回頭。第二聲,老玉頭就低了八度了:直娘的,看來這兩個是忘了羊兒了。管他的,先昧起來,過了早餐高峰還不找來,就宰了剝皮。到時候一推二五六,死也無對症——長了腿的畜生,誰知道跑哪兒去了?俺這也沒有幫着看的義務啊!

這老玉頭能開着羊湯館,自然也不是個省油的。這就謀算著昧了人家丟下的羊了!但想到人家那個那大洋吃早點的做派,其實心底還是有些害怕的——貪小便宜無可厚非,但要是惹上了不該惹的貴人,那可就糊塗到家了!所以,即便對方是外鄉人,老玉頭也不敢立刻就把羊收拾了。此刻這個市儈的腌臢漢子,早把人家賞了他幾百上千個大子的好,給忘記掉了!

急匆匆地吩咐大小子,把羊給牽到了後院雜物房裏栓好了。老玉頭把剔骨刀就擱在柜上手邊,一邊胡思亂想地,思考着這外鄉客尋過來該咋個應對:是給他們,說自己怕羊跑了才關起來的呢?還是死不認賬,不行就拔刀相向呢?人家可是使大洋的哎!好忐忑!

隨着天光放亮,生意漸漸的上來了。滿腹心事的老玉頭有一搭,沒一搭的接客、算賬,好幾次都弄錯了點餐、算錯了帳。還真是應了那句古話了: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這麼的來個面生的就擔心半天,看到遠處兩個身影就眺望許久,真是夠了!

好在,一直都到了早點時分過了,也沒見那對外鄉人找來。漸漸的老玉頭一顆心落了肚,把柜上交給婆娘和大小子,自己個蹲到廚間磨刀去了。磨刀幹嘛?當然是準備殺羊啦!一旦殺了,剝皮拆骨,天王老子來了也分不出哪是哪的羊了啊!

貴人也不怕,畢竟是外鄉人!這地方現在是八路軍治下,窮哈哈們都參軍混八路去了。要擱過去,雪一下,那就是團團伙伙的進山去了。名為打獵,實則啥都干:打家劫舍搶肥羊,老玉頭沒少摻和!似那兩個肥羊肉票一般露富的外鄉人,恐怕就不是丟羊那麼簡單了——自個兒都會被做了人肉包子!

現在么,有八路軍管着,大家都還能吃上飯,就乖乖的歇了心思了!但遇到這樣送上門的好事,還是不能放過的。只要剝了皮,就算鬧到八路的區政府,俺也不怕!咔咔的磨著刀,老玉頭終於下定了決心!

.................

「大,大大....大!兵......兵來了!好多——」大小子風一般的沖了進來,說話都磕巴了,十幾歲的大小夥子,怕是被恁多的兵嚇懵圈了!

「兵?八路軍嗎——!」老玉頭腦袋嗡的一聲,頭皮炸麻起來——壞了,那兩個外鄉人許是八路軍的大官!真惹到不該惹的人了!

「長官,您們——尋俺?」老玉頭出門一看,也嚇了一跳:好幾十個八路包圍了門口,白晃晃的刺刀晃得人眼暈。

「老玉是吧?俺們尋你是了解一個情況。今早可有兩個外鄉人到你家吃東西啊?他們裹着白肚手巾,穿着爛羊皮襖,土棉褲,但口音是外鄉的,應該是口外豫北一帶的。」帶隊的長官,老玉頭看着面善,應該來吃過一兩回羊湯的。這會兒倒是沒有重話,但氣勢很是迫人。而他旁邊的幾個,雖不說話,但眼神卻如同刀子一般盯着自己,似乎已經看穿了自己的秘密。

「唔,這個——,有嗎?」老玉頭打了個愣,眼珠轉了轉,打着馬虎眼道:「來往的人太多,您瞧,俺這個還真沒注意呢!娃他娘,你瞅見了么?躲那邊幹麼?死人——!」

「老玉頭,實話跟你說了吧,那兩個乃是窮凶極惡、罪大惡極的漢奸、二鬼子,手上犯下了幾百條人命的大案。俺們來尋你,自然也是得到了準確情報的,希望你老實交代,配合俺們抓到他們!」瘦高精壯的盧克申這會兒出面扮了黑臉,畢竟他也不是當地的幹部,用不着太客氣的——這老小子不老實,一個打愣就透露他絕對見到過這兩個人!還故意罵老婆轉移視線,不是個好人啊!

「對頭,這是赫赫有名的盧大隊長,希望你不要自誤!」帶隊的連長也收了笑意,板着臉說道。畢竟他們早晨曽與胡尚良叔侄擦肩而過,說起來也很大意的。「噢,他們還牽了一頭羊的,你再仔細想想!」

「老玉頭,你倒是說實話啊!要知道那可是軍分區下了命令要抓的漢奸,可不敢有絲毫包庇的啊!」姑集的幹部也在一邊急的跳腳,面對身邊這些殺氣騰騰的士兵,他們這些芝麻綠豆的地方小幹部,壓力也很大啊!「不是早跟你說了,發現陌生人要上報公所的么!」

「羊——,羊,是俺花錢買下了么!咋,在俺家吃了羊湯,就成了俺的罪過了?他們額頭上也沒寫個壞人,俺可分不清!」老玉頭撒潑的勁頭上來了,一屁股蹲到地上,賭氣的說道,「吃完人家就走了么!關俺啥事?俺還能攔著不讓走?你八路也不能不講道理吧!」

「罷么!老玉頭,雖然鄉里鄉親的,可俺們還是要說說你——那羊是你買的么?平白的收人家一個大洋,俺們可都看的清楚!」陡然人群后蹦出兩個吃早點的傢伙,許是嫉妒老玉頭得了好處,也許是相應鎮公所的號召,反正人家是報告了。這會兒出來對質,殺傷力不是一般的大!

「來人,把他抓起來!」盧克申怒喝一聲,「不老實交代,就是包庇漢奸,算一路貨處理!」

「啊——,饒命啊!八路爺爺,俺們當家的不是人,多收了人家的賞錢,還要昧了人家的羊!俺們都吐出來!您們高抬貴手吧!」陡然裏面的婆娘衝出來跪倒抱着盧克申的小腿哭喊道,「大子,羊!羊快牽出來,上交啊!當家的,你還不認錯?!你個死鬼喲!貪的啥黑心!」

「俺錯了!俺認罪!那兩個外鄉人奔北面去了,走了快一個時辰了!俺黑了心,俺全吐出來!」老玉頭一邊扇著自己的耳光,一邊把那個捂得溫熱的大洋遞了出來。那邊,大小子也把那頭羊牽出來了!

......

「猴子,馬上向北追。童連長,你這邊騰五匹馬給他們。」盧克申再也不願理會這個貪財小人的破事,自顧下令道,「俺們跟上去,必須要抓到胡尚良!」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