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寒門巨子
  4. 第822章 惡人自須惡人磨(下)

第822章 惡人自須惡人磨(下)

作者:

自知已和李凌結下死仇,絕無倖免,蔣貴勛倒是顯得比其他人要冷靜許多,即便是被押進堂內,面對李凌的諸般指責與威嚇,也沒有太多反應,而在見那些下屬在恐懼下醜態百出,他甚至心中都覺著有些好笑,你們以為這時服軟求饒就能讓李凌放過了嗎?

不過很快的,他就笑不出來了,這些傢伙居然為了替自己開脫居然把所有過錯都往他身上推,好像所有的惡事都是他蔣貴勛授意,這等做法也太無恥了些!

當下,蔣貴勛再也忍耐不住,突然抬頭叫道:「你們給我住口!姓李的,你要殺我直接動手便是,成王敗寇,這次我落到你手中就沒想過能活。但你也別用這等手段來噁心我,我蔣貴勛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也沒下作到為了一點小錢肯受任何人指使的地步!」

他這一聲怒喝,還真把其他那些還在不斷將過錯往巡撫大人身上推的眾罪官給嚇了一大跳,也讓他們的老臉為之一紅,怯怯地看了李凌一眼。卻見他只隨意一笑,才把目光落到蔣貴勛的身上:「是嗎?不想到了此時,蔣大人還如此看重自己的那點虛名嗎?不過想來也是,你蔣巡撫是何等樣人,豈會為了幾百上千兩銀子就為那些地位低下的尋常商人富戶做事呢?你的胃口可比所有人都大,能讓你出手的,也必然是能給你帶來巨大好處的大事,比如借災荒結交各地世家大族,再通過他們來與朝中太子**攀上關係,我說的不錯吧?」

蔣貴勛的神色陡然就是一變:「你……果然就是沖着此事而來!」

「是又如何?我知道你在想些什麼,這次你敢冒險派兵對我下手,就是吃准了有人會在朝中為你說話,幫你遮掩,只要把我一除,便是為太子立下大功一件,到時就算要被問罪,也有的是人出來為你求情。而只要保住一命,待到幾年之後太子登基,你便可以大功臣的身份重回朝堂,至於之前的那些貪污過錯,更是會被所有人遺忘。

「畢竟,在這次湖廣的災荒和民不聊生中,真正大把賺到好處的可不光只有那些黑心的商人和大戶,還有諸多為他們提供便利,欺上瞞下用盡手段的朝廷官員呢。不知我說的可對嗎?」

蔣貴勛的目光頓時閃爍不定,自己的盤算居然全在對方的意料中……這李凌看着年紀不大,資歷不深,想不到對官場中的諸多手段卻是如此了如指掌。

李凌繼續盯着他,面色卻是越發陰沉:「所以哪怕到了此時,你心裏依舊還抱着一絲僥倖,以為我不敢真不顧一切地就在此地要了你的腦袋。畢竟你可是堂堂朝廷二品大員,封疆大吏,而我朝素來優容士大夫,只要報上朝廷,有太子方面的人為你周旋說項,保住你的性命未必就是什麼太難的事情。

「哦對了,你甚至可能還會想着,我雖為欽差,但也須防著人言可畏,所以即便你犯下了如此大罪,為防朝廷事後追查出什麼問題來,還是願意先奏稟朝廷,再處置你的。畢竟你現在已是階下囚,對我也不存在任何威脅了。是不是啊?」

蔣貴勛心中的懼意更深了一些,在對上李凌冷然的雙目時,卻又無法閃躲,半晌后,才僵硬道:「是又如何?」

「你承認就好。只要你能保住命,你的親族家人自然也不可能受到更大牽連了,你確實是打的好如意算盤啊,哪怕到了這一地步,還在圖謀自保,想着能全身而退。就是作為對手的我,都不得不稱讚一句你思慮深遠。」李凌說着,又突然抬頭,看向了其他那些官吏,「現在你們知道蔣大人還能有如此退路了吧?你們可有想過,剛才的那番表態,對他來說意味着什麼嗎?是背叛,而無論是在官場還是江湖,背叛者的下場恐怕都不會太好。別說蔣大人這樣的人物了,就是尋常江湖幫會中人,對叛徒都不會手下留情。」

幾句話后,眾官吏的臉色再變,身子都開始劇烈顫抖了。蔣大人的手段為人他們比李凌更加熟悉,只要想想他日一旦讓他重新做回官,自己等人就會受到什麼樣的報復,不光自身,恐怕親族家眷都將受牽連,滅族都是有可能的!

同時變色的還有蔣貴勛,他已經明白了李凌說這些的真正用意,這是最直接,也是最有力的挑撥離間了!

如果說之前這些人還是為了開脫自身罪責在把過錯往自己身上推,那接下來,這些人將是完全為了活命而必須要致自己於死地了。這李凌真是好狠毒,連這一絲活路都不肯給自己留了!

果然,就見李凌又把神色一肅看向這些人:「事到如今,你們想要活命,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坐實他蔣貴勛的罪名,然後再給一個朝廷可以接受的,即刻就將之處斬的罪名。還有,你們也該知道他在朝中多有靠山同謀,這些人也將成為你們能否活下去的障礙,所以能不能活,就看你們有沒有辦法也把他們拉下水了。」

話說得這麼明白,這些人頓時就理解了李凌的意圖,這是要借他們之手,他們之口,釘死蔣貴勛及其背後的大批朝中高官了。如果是在尋常時候,哪怕是剛剛之前,他們都不敢有這樣的念頭,畢竟那些人都不是他們能招惹的。

但現在,事關自身和親族的存亡,再不敢也得敢了!

在一番沉默思索后,立馬就有人叫了起來:「李大人,下官,下官有話說。這大半年來,我湖廣百姓飽受災荒之苦,而蔣巡……蔣貴勛他不但不思為民做主,還連同諸多地方豪族,以及朝廷官員欺上瞞下,讓百姓民不聊生,早已導致民怨沸騰,之前更是引發了武昌城內百姓騷亂……如此罪過,若不能即刻將他誅殺明正典刑,只怕萬民難服,更可能釀出更大的禍患來啊。所以下官以為,以為當即刻處斬了蔣貴勛,以平息民怨!」

「唔!」李凌滿意地點點頭,又看了眼面色更白的蔣貴勛,「還有嗎?」

「還有,那些朝廷來的工部和戶部官員更是貪心不足,他們與蔣貴勛的種種密議我們也多有耳聞,現在就可以一一說出來,作為呈堂證供,送去京城……」有了第一個站出來指認其罪的,便有第二個,而且矛頭已經直指那些本來萬不敢得罪的朝中高官。

兩人的先後開口,便為所有人打開了思路,接下來便是一發不可收拾了。

他們本就是這次湖廣災情之後種種事端的發起者和執行者,也確實和蔣貴勛他們多有探討密謀,此時說出來的都是確有其事的陰謀和罪惡。比如是如何通過繼續徵稅來讓百姓更加無飯可吃的,比如是怎麼派人去下面的縣城村鎮催收糧稅,還因此傷了多少人,引起了百姓多大的怨念……

這一條條的罪狀雖然多半是由他們讓底下人去執行的,但此時,一切罪過卻全推到了蔣貴勛及已經返回京城的朝中高官們的身上,直言是他們的貪婪和狠辣,才讓百姓遭受如此之多的痛苦,才釀成了這次的武昌民變。

再接下來,他們更是在李凌的授意下,直接把這一切的根源歸咎到了太子**的身上,爭先恐後地「坦陳」這是太子的意思,是他為了獲得更多金銀錢糧,為了掌控湖廣全境的世家大族,才通過蔣貴勛施行了一系列的陰謀……

一開始,蔣貴勛還會分辯幾句,可隨着這些罪責越來越多,越來越重,最後更是直接將太子都給牽扯進來時,他整個人都徹底呆住了,再說不出話來。看向李凌的目光里,除了恐懼,就是更深的恐懼……這傢伙是瘋了嗎,他怎麼就敢如此肆無忌憚地詆毀冤枉太子?還有自己的這些下屬,他們又哪來的膽子敢如此胡說八道,而且還被人記錄下來,這要傳回京師,能有他們的好嗎?

事實上,到了這時候,這些人也察覺到了情況不妙,越說他們心裏也越是心驚。但此時的他們也已騎虎難下,只能是一條道走到黑了。

可是,當李凌最後讓人將這些供詞拿到他們面前,讓他們簽字畫押時,這些官員還是猶豫了:「李大人……饒命啊……」

「怎麼?剛才你們說了這許多難道是假話嗎?若是如此,本官就只能對你們用刑,再審一遍了。」李凌把臉一沉,逼迫道。對這些禍國殃民的傢伙,他是絕不會心慈手軟的,刀已出鞘,要麼達成目的,要麼就是血濺當場!

在如此壓力之下,這些早已破膽,丟下底線和顧慮的罪官如何還敢堅持,只能是忐忑地點頭,然後拿起筆來,就在供詞上籤下姓名。這也意味着,這些武昌重要官員皆眾口一詞地指證了巡撫蔣貴勛的多條重罪,送到朝中那也是鐵證如山!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