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絕代天醫
  4. 第805章 大夏來人

第805章 大夏來人

作者:

軍營中。

柳蒼穹的靈堂已經布置好。

秦飛帶著眾人,正在為柳蒼穹送行。

「柳老,你一生守護大夏,孑然一身,最大的願望就是擊敗東夷。」

「現在,東夷已敗。」

「我完成了您的心愿。」

「從此以後,東夷再不敢入侵我大夏!」

「以後,你再也不用操勞了,可以好好地休息了。」

秦飛望著柳蒼穹的遺像,心中真是百感交集,無法抑制自己的情緒。

他很少佩服人。

但柳蒼穹絕對是他最敬佩的人之一。

柳蒼穹的一生,充滿了傳奇,卻也充滿了孤獨。

他一生未娶,更沒有子女,哪怕死了,為他送行的,也是他手下的兵。

「帶八岐!」

秦飛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波瀾,沉聲大喝。

很快,唐昊空親自押著八岐戰神,走進了靈堂。

「跪下!」

唐昊空怒目圓睜,直接一腳將八岐戰神踹倒在地。

八岐戰神不願意跪,但這時,卻根本由不得他。

秦飛掃了他一眼,「這一生,柳老有很多對手。」

「而你是柳老最大,最強的對手。」

「原本,你們應該在戰場上分出勝負。」

「可是,你卻用下作手段,派人刺殺了他,讓人不齒。」

他咬著牙,恨聲道。

柳蒼穹是軍神,他最大的歸宿,應該是戰場,而不是被一名宗師刺殺。

這對柳蒼穹來說,實在太憋屈了。

所以,八岐戰神必須跪在柳蒼穹的靈堂前謝罪。

「向柳老賠罪!」

秦飛厲聲爆喝。

「向柳老賠罪!」

唐昊空等人也是雙目怒視,沖八岐戰神厲吼。

「成王敗寇,你們,殺了我吧!」

八岐滿臉疲憊地向秦飛說道。

賠罪?

這是不可能的!

兩軍交戰,就是要無所不用其極。

在他的心裡,他派人刺殺柳蒼穹,這並沒有錯。

「不向柳老賠罪,你死都沒那麼容易!」

秦飛的眼中閃爍出一道寒芒。

跟著,他的手中出現一枚長長的銀針。

噗!

他二話不說,直接八岐戰神的一處穴位。

「啊!」

瞬間,八岐戰神痛得慘嚎起來,整個身體都癱軟在地,不住地顫抖著。

秦飛的針法救人時,只要還有一口氣,那真的能起死回生。

而他以針折磨人時,僅需一針,就能讓人絕望,甚至,恨不得死掉算了。

「給我一個痛快!」

八岐戰神的一張臉都扭曲起來,痛聲大叫。

噗!

秦飛神情冷漠,根本不搭理他,而是再次取出一枚銀針,刺入了另一處穴位。

痛感加倍!

那一刻,八岐戰神痛得死去活來!

對於大部分普通人,很少有人能承受兩針。

秦飛不管。

他又取出了一枚長長的銀針。

那表情冷酷到了極點。

不想柳蒼穹賠罪?

那就折磨到他賠罪為止。

「不要再刺了,我認輸!」

八岐見此,再也承受不住了,咬著牙,急聲大吼。

他跪在那裡,看向柳蒼穹的靈堂,「柳戰神,我對不起你,我不該派人刺殺你,就該在戰場之上,堂堂正正地和你決戰!」

「我向你賠罪,對不起!」

他大聲叫道,「快,給我一個痛快,啊!」

說完,八岐戰神再次向秦飛大叫。

哪怕他心性堅韌,在秦飛的銀針之下,他也慫了。

此時,他只想讓秦飛殺了他,幫他解脫。

秦飛哼了一聲,對這結果,絲毫不意外。

「柳老,八岐已經賠罪!」

「現在,我就殺了他,祭奠你!」

然後,他看著柳蒼穹的遺照,無比鄭重的道,「柳老,一路走好!」

「動手!」

他大叫。

「柳老,一路走好!」

「送柳老!」

靈堂之內,眾人神情肅穆,齊聲大叫。

「去死吧!」

關鵬咬著牙大叫,抽出一把刀,直向八岐戰神的腦袋劈去。

他要親手殺了八岐戰神,祭奠舅舅柳蒼穹。

「住手!」

關鵬舉刀,正要砍掉八岐戰神的腦袋,就在這時,一道大吼聲響起,宛若雷霆一般,在眾人的腦海中炸響。

充滿了無上威勢。

「嗯?宗師強者?」

秦飛的目光,瞬間一寒,那身上更是彌散出無比強大的氣息,殺氣滾滾。

大夏軍營中,怎麼會有宗師出現?

哪一個勢力敢派人闖入大夏軍營?甚至還想救八岐戰神?

這是找死!

秦飛轉頭向靈堂門口望去。

就看到,一個身形挺拔,滿面威嚴,氣勢不凡的中年,帶著一群人闖了進來。

這些人的身上氣息流轉,竟然全部都是武者,而且,實力還很不錯。

尤其是那領頭的中年,更是宗師強者。

「你們是什麼人?」

秦飛眯著雙眼,身上氣息涌動,向那中年厲聲喝問,「膽敢擅闖大夏軍營,你們好大的膽子!」

浩浩威壓,直向那中年逼壓而去。

那眼神如刀,整個人都是殺氣騰騰,完全盯死了對方。

只要那中年敢稍有一動,他就能在一瞬間出刀,直接將其劈成兩段。

一個七級宗師而已,竟敢帶人闖他的軍營,這簡直就是自己找死!

轟!

而隨著秦飛一動,靈堂之內,那些古武閣的弟子,也向中年等人望去,一個個的身上同樣彌散出強大的氣息,那目光都是極為不善。

中年男子的心中一凜,那一瞬間,他感受到了無比強大的壓迫感,甚至,他整個人都好似被一直洪荒猛獸盯上了一般,讓他遍體生寒,頭皮發麻。

「誤會!」

「我是大夏康王手下統領姜振國,奉命前來處理東夷八岐戰神,以及大夏軍部之事。」

他連忙大聲叫道,生怕秦飛動手。

他也是七級宗師,原本還極為狂傲,自信。

可那一刻,他在秦飛面前,竟然生不出抗衡之念,這讓他驚懼莫名,哪裡還敢放肆。

「大夏康王?」

聽此,秦飛皺了皺眉,然後,他向唐昊空望去,「大夏有這位王爺嗎?」

他並沒有聽說過此人。

唐昊空也是愣了愣,「康王?」

「大夏確實有一位康王爺,可在十年前,這位康王爺就因病去世了。」

聽此,秦飛目光冰寒,森冷地望著那中年。

「你敢冒充康王爺的人?」

他厲聲道,「除了我古武閣,大夏沒有古武者,更沒有宗師,你們即便要冒充,也該派一些普通人來吧!」

「你們,該死!」

說完,他的身上氣息涌動,當場就要動手。

那威勢真是兇悍無匹。

「我們真是康王的人。」

姜振國的臉色大變,急聲叫道,「我有證明!」

說著,他直接拿出了一個令牌,上面寫著「康」字。

同時還有一副國主手諭,證明他的身份沒有問題。

一時間,秦飛的表情很是陰鬱,緊緊的盯著對方,「這到底怎麼回事?」

「不是說,大夏沒有古武者嗎?」

他的語氣低沉無比。

當初,他請求組建古武閣,為大夏培養古武者,得到了大夏的鼎力支持。

甚至,大夏國主以及諸位內閣長老還紛紛派出家族內的精英,加入古武閣,和其他人一起訓練,想要讓秦飛也為他們家族培養一些古武者。

用楊經賦的話說,大夏沒有古武,實在太吃虧了,這是為各大家族打下古武基礎。

秦飛並沒有拒絕,也接收了各家族的精英。

不過,他也並沒怎麼管他們,只是讓丁慶等人傳授他們修鍊之法,至於能修鍊到什麼程度,那就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這幾個月來,他太忙了,甚至都快忘記了那一群人。

看現在,姜振國等人卻出現了。

甚至,對方還是一位宗師。

也就是說,大夏有古武。

既然如此,國主以及眾位內閣長老,又幹嘛派精英加入古武閣?

這讓他有種被人欺騙的感覺。

「十年前,大夏確實沒有古武者!」

姜振國連忙解釋,「十年前,大夏發現了一處古遺迹。」

「你也知道,古武界對大夏的限制,一旦讓古武界得知這處遺迹的消息,他們必定要強行插手。」

「所以,為了隱藏消息,康王詐死,帶著一些皇族成員,以及忠勇之人,悄悄進入了古遺迹,這才有了大夏古武者。」

聽此,秦飛的眼中閃過一道精芒。

仔細一想,大夏掌控這一片大地,發現一處古遺迹,這也很正常。

只是,這種被人欺騙的感覺,實在太不爽了。

「既然大夏有武者,為什麼不派到戰場,早點結束這場戰爭?」

他盯著對方,冷冷的問道。

十年了啊!

大夏探索古遺迹十年,肯定積累了很多強大的武者。

若是大夏將這些強大的武者派入戰場,這一次戰爭,早就該結束了,柳蒼穹也就不會死了。

即便他們不參戰,派一位宗師保護柳蒼穹,柳蒼穹也不會被人刺殺。

對此,秦飛極為不滿。

「古武界對大夏的壓制很大。」

姜振國向秦飛解釋,「大夏爆出古武者的存在,必定要面臨來自古武界的壓力。」

「而且,東夷也有武者。」

「若大夏派古武出戰,東夷自然也會派古武,到時候,就演變成古武之戰了。」

聽此,秦飛的目光卻更冷了。

「這簡直就是扯淡!」

他直接大罵,「大夏掌管這一片大地,難道還用看古武界的臉色嗎?」

「更何況,大夏已經佔據古遺迹十年,這麼長的時間,還不夠你們發展的嗎?」

「我成立古武閣不足三個月,甚至都沒藉助古遺迹,就為大夏培養了四萬古武者。」

「他們只修鍊了三個多月,照樣敢和古武界一戰!」

「東夷武道界?」

說到這裡,秦飛哼了一聲,「很厲害嗎?」

「還不是被我們殺的只能龜縮在王城?」

「我們修鍊了三個月都敢戰,你們修鍊了十年,仍然不敢戰,你們還是大夏之人嗎?」

他直接破開大罵,根本不給對方留情面。

大夏人口幾十億,兵甲數百萬,想要召集武道天賦高的人,實在太容易了。

十年時間啊!

在如此龐大的人口基數下,藉助古遺迹,大夏完全可以抹平和古武界之間的實力差距。

既然如此,那還怕什麼?

聽此,姜振國的臉色不停的變幻。

「康王自然有康王的計劃……」

他不自然的道。

「我沒興趣知道。」

秦飛直接揮手打斷對方,滿臉的不耐煩,「直說吧,你來這裡,想要幹什麼?」

唰!

瞬間,眾人的目光同時望向了姜振國,給對方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