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大明狂婿
  4. 第779章 三女碰面,修建糧倉

第779章 三女碰面,修建糧倉

作者:

高慧君還禮道:「陳管家,多謝了!」

來南京之前,高慧君已經大體打聽了楚王府的局勢,臨行前,高夫人千叮呤萬囑咐,告訴她一入侯門深似海,到了南京一定要低調。

陳敬的眼光從這位小夫人身上一掃而過,不敢久留,心中嘀咕:「原來王爺喜歡這樣的女子!」

一個是偶然,兩個便能看出共性。

高慧君的身材高挑,雲雪公主稍稍嬌小,但這兩個女人都不是絕色,而是具有一種健康活力的美麗。

郭臻在江南七八年,一個姬妾也沒找,對江南士大夫喜好的揚州瘦馬毫無興趣。

有人想討好郭臻,就在揣測郭臻的愛好,沒有比女人最合適的東西了,因為女人會說話。

高慧君坐進寬闊的大轎,轎夫一路行走平穩。

一個多時辰后,轎子落地,她走下大轎,見兩個女人站在府前等候,為首一人雍容大氣,另一個滿臉好奇,朝她上下打量。

高慧君心中有數,連忙款步走到近前,分別行禮道:「見過大王妃,二王妃!」

徐雅薇扶住她:「你有身孕在身,別彎腰了,進去吧!」

「勞煩兩位王妃親自迎接!」高慧君想起姑姑的話,說話小心翼翼。

雲雪公主走在側首,沒有插話,她見高慧君的模樣就覺得喜歡,有些人天生就是同類。

一直沒有見到郭臻,無論是大王妃徐雅薇還是二王妃雲雪,初次見面給高慧君帶來的都是壓力。

徐雅薇猜測到她的心思,在路上解釋道:「夫君近日事務繁忙,要到晚上才能回來!」

「嗯嗯!」高慧君回想在荊州時的郭臻,好像與在南京有所不同。

書房中。

范永斗捧著一本厚厚的賬冊向郭臻彙報,他曾經商人的經歷,在為戶部理財時發揮得淋漓精緻:「王爺,按照去年湖州生絲的產量計算,如果全走陸路往閩,可收取白銀八十萬兩。」

「當然,實際肯定達不到這個數字,但保守的估計,今年光湖州生絲至少能收取銀稅四十萬兩。」

「如果加上蘇州府的棉紡,今年在江南能加稅近百萬兩白銀,礦稅目前尚無精確數字,正在核算中。」

郭臻翻看那些蠅頭小楷的數字,腦子在不一會便陷入胡亂狀態,他蓋上賬冊,說道:「百萬兩白銀,去除二十萬兩興修水利,還有八十萬兩,如此供應軍餉就有保證了!」

范永斗又道:「王爺,如今民間傳的沸沸揚揚,很多人都說生絲無利,今年要改桑為田!」

這正是范永斗的擔心,他以商人的眼光來看,也覺得郭臻徵稅太重。

「改桑歸田,那正好啊!」郭臻的答覆很乾脆。

如果郭臻估計的沒錯,東洋和西洋需要的生絲都來自大明,大明的生絲產量減少價格上漲,海貿成本增加,但所獲的利潤未必會下降。

這種東西本就不是百姓能消費的起,有錢人只要喜歡,不差漲價的這份錢。

「你把這份賬冊給孫尚書謄抄一份,還有……你向孫尚書進言,從今年起,在南直隸、蘇州、杭州等幾個大府城修建糧倉,拿戶部的余銀收購糧食儲存,以備災荒年用!」

「建倉?」范永斗一驚,此策一出,士林又要鬧翻天。

如果說收兩稅是扒皮,那麼建糧倉就是釜底抽薪。

多年來,大明糧價的波動極有規律,夏糧和秋糧上市時價低,春荒時價高,除非是遇見異常的災年,購糧幾乎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糧行背後都是各地官吏,再後面的靠山,則是掌握話語權的鄉紳。

范永斗婉轉提出反對意見:「王爺,用戶部的銀子購置糧食,未必能像那些商家一般賺錢!」

戶部直接參與買賣,引出的問題會更多。

郭臻笑道:「無妨,有你在,我相信不會出亂子!」

他們曾經走不同的路,甚至還差點成為仇敵,今天終於走到一處,因為熟悉,郭臻相信范永斗的能力。

這件事如果讓科舉出身的官吏去做,郭臻還真是不放心,但如范永斗這樣在商場摸爬滾打幾十年的人,相信那些鄉紳的花招騙不了他。

范永斗又道:「只怕內閣不會同意!」

他這些日子在蘇州、杭州和寧紹等地走動,知道民間反對郭臻的聲音漸漲,他擔心郭臻操之過急,商人還是以和為貴,掙錢的心思佔了上風。

郭臻搖頭斷言道:「內閣一定會同意,大明因飢荒缺糧引發無數民變,陳尚書和馬首輔不是糊塗人!」

現任的這幾個內閣大學士,未必都一心一意支持他,但沒有一個是庸才,他們可能因為立場的緣故各有私心,但他們的腦子都還清楚。

郭臻敲打桌面,繼續說道:「你以去年秋糧的價格和今年春糧的價格折中收購,逐年積累,三年要在江南儲備百萬石稻米!」

這麼多嗎?

范永斗心中波瀾大起:「王爺,戶部人手不足,只怕忙不過來!」

「人手不足可擴招,這些糧倉要集中在幾處,不再歸地方府縣掌管,由戶部直接統管!」

如此這般,內閣的權力會大大增加,幾位閣臣又怎麼會反對?只是這樣一來,戶部只怕要成為六部最龐大的機構。

范永斗又提了幾個建議后告退,郭臻也在考慮范永斗的意見。

如果連范永斗都反對他,那麼這件事可能真是值得商榷,那是一個沒有心肝的商人,一個真正的商人,以前他想過殺了他,但在鬼使神差中,他們不斷合作,竟然成了彼此最信任的上官和下屬。

范永斗是個純粹的商人,為了利益,他可以拿一切去交換,所以,為了維護現在擁有的,他也可以掃平擋在郭臻面前的一切。

翻開朝廷開支的賬目,郭臻心中偶爾會涌動出時不我待的衝動,但政體改革不是一蹴而就,操之過急反而會引發巨大的動蕩。

眼下大明與滿清隔江對峙,仍然是郭臻面臨的最主要難題,他之所以征兩稅,又想儲糧,真正的目的在於理財。

幾十萬大軍的吃喝拉撒,火器兵甲、兵餉賞賜,全靠江南和湖廣兩地供養。

錢,永遠不夠花。

郭臻在塞北領着一幫馬賊時,錢不夠花;如今他是大明的實權楚王,錢還是不夠花,不過,他擁有的已經是大明最富庶的土地,如果連他都這麼艱難,想必杜爾滾的日子一定更不好過。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龍鳳雙寶:媽咪太受寵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閃婚秘愛:腹黑老公好纏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