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大家請我當皇帝
  4. 第251章 南氏

第251章 南氏

作者:

「相公,到岸了!」隨着一葉扁舟停靠在渭水河畔,一個頭戴斗笠的船夫彎腰打開船艙的木板,向里喊道。

「哦?」隨即一顆腦袋露了出來,仔細看去,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從義軍手底下逃得性命的傅青竹。

也難怪自他逃脫以後,義軍遍尋不著,原來他並沒有回還太原,反倒折而向南,向關中方向去了。

「船家,謝了!」傅青竹費力的從船艙里鑽了出來,從懷裏摸出了幾塊散碎銀兩攏在袖子裏遞了過去。

「好,好嘞,謝謝您了,客官!」那船夫見他雖然一副儒雅模樣,但是腰間卻懸掛着一把腰刀,生怕他翻臉不認人,連忙應了一聲,送瘟神一般將他送到了岸邊,然後撐著船就跑。

「呵!」傅青竹見狀不由苦笑着搖了搖頭,這真是麻桿打狼兩頭怕。

其實他一路上還怕船夫把船艙給自個釘死了,然後將自己活活死殺裏面,那才叫做一個窩囊。

好在這一切都沒有發生,他一路安全抵達了渭南。

「請問南府怎麼走?」那傅青竹登了岸以後,方行了十餘步,正見七八個童子正在河邊挖蚯引垂釣,不由上前問道。

「哪個南府?」童子聞言嬉笑道。

「這渭南難道還有第二個南府不成?」傅青竹不由反問道。

「喲,原來還是個知底兒的!」那童子嬉笑道,「若去老宅,便往秦村去尋;若去南府,則往城中去尋。」

「入了渭南城,但往城中府邸高大出眾處趕去,便是正主兒!」

傅青竹聞言謝過了,便一路往渭南縣城尋去。

渭南縣位於渭水以南四里,步行可至。

那傅青竹一路輕輕鬆鬆便找到了南府,遞了拜帖進去。

「江右袁臨侯弟子?」一個鬚髮皆白,氣度非凡的老者拿起了拜帖一看,不由奇怪道。

「我南氏與那袁臨侯並無交往,如何卻派人前來,真是奇哉怪哉!」

「士林交往,本就所當然,父親若有疑慮,一見便知,又何疑也?」那老者旁邊離了一人,頭髮花白,卻也有一副儒生氣度。

「也是,請他進來吧!」那老者稍做思索,便點頭應了。

不多時,果然見下人引著一個面如冠玉、氣宇軒昂的年輕人走了進來。

「學生傅鼎臣,見過南老先生!」那傅青竹見了面前之人,也不管識得不識得,連忙施了一禮道。

那老者見傅青竹氣度非凡,不由眼睛一亮,心下喜歡三分,不由笑道:「不必多禮,老夫便是南企仲,此乃不肖子南居業,你喚他南叔即可!」

那傅鼎臣年不過二十,而南企仲卻已經年近八十,南居業也六十有餘。

若是尋常見了,他就是稱後者一聲「爺爺」,也屬尋常。

故而他連忙客套了一番,最終「以伯呼之」。

三人客套了一番,各自落了座。

那傅青竹只東拉西扯,不入正題。

那南企仲心下疑惑,不由開口笑道:「老朽年邁,同齡多喪。在這裏我托一聲大,即便是袁臨侯親至,怕不是也晚我一輩兒。

「你這後生千里迢迢,拜訪我門,卻不知有何計較?」

袁臨侯便是袁繼咸,字季通,號臨侯,傅青竹以師事之。

故而那傅青竹聞言一愣,頓時明白這事兒終究是躲不過了。

他不由把心一橫,康慨激昂道:「渭南南氏書香門第,家風淳厚,以忠勇廉義聞名於世,故而一門十進士,世受皇恩。」

「如今四海鼎沸,『順賊』猖獗,民不得安其居,官不能安其位,以至於朝廷及及可危。

「當此之時,天下有識之士,莫不痛心疾首,恨不能手刃此『賊』,以報陛下萬分之一。」

「南氏何以獨善其身、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而任由賊寇荼毒地方耶?」

「豎子無禮!」南企仲聞言一愣,不由連忙以目視之,南企仲子南居業果然一躍而起,怒喝道。

「我曾祖父為人剛正不阿,任紹興知府『論死會稽巨盜,重懲諸暨豪猾』,因此為人中傷罷官。」

「我叔曾祖父一心為公,上『備邊五策』,得罪權貴遭免。」

「我的父犯言直諫,曾為神宗所罷。我的弟南居益,任福建巡撫,屢卻海寇、紅毛,朝野稱讚。」

「小子何人,敢以忠義責我?」

原來這渭南南氏也是陝西大族,其家族自南釗起,五世十進士,在整個關中地區也享有盛名。

特別是到南企仲這一代,有南企仲、南憲仲、南師仲三位進士,下一代又有南居業、南巨仁和南居益三位進士,家族一時間達到極盛。

這是一個跺跺腳,整個陝西地界都要抖三抖的家族。

這也是為何傅青竹來到關中地界,第一個便來拜訪其家主南企仲的原因之一。

當然,如此勢力龐大的一個家族,若說張順不想拉攏,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一則南氏出身軍籍,義軍當初清理屯田,沒收了南氏不少祖產,雙方有了嫌隙。

二則南氏家族南居仁、南居益都在明廷擔任高官,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轉換門庭。

於是,在三原焦源清、焦源溥兩兄弟的說和之下,雙方和解。

義軍不因南氏仕於明廷而怪罪;南氏亦不以被義軍沒收祖產而抱怨,雙方各退一步,以待天下形勢有變。

顯然渭南南氏既然得了焦氏兄弟保證,自然不會為傅青竹三言兩語而火中取栗。

那傅青竹還待要說,卻被南企仲揮手打斷道:「走吧,走吧!小子雖然忠心可嘉,只是未免幼稚可笑。」

「那舜王何等本事,豈是你我一人兩人之力所能阻擋?」

「吾家傳《易》,乃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始終,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貞。首出庶物,萬國咸寧。卿其思之,慎之而行之!」

傅青竹聞言不由心裏一個咯噔,暗道:壞了!

原來南企仲引用的《易經》這段話,正是當初大元、大明國號的來源。

前者取「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之意,後者取「大明始終」之喻,而南企仲其實想說的卻是「乾道變化,各正性命」。

「乾道」即天道也,指自然規律。而所謂「性命」,「天所賦為命,元亨利貞也。人所受為性,仁義禮智也。」

南企仲的意思很簡單,「大元」之後是「大明」,「大明」之後自然也會有其他朝代。

天道變化無常,最終會規正各自的屬性、命運。

而「大明」的性命是什麼?

以今視明,猶昔日以明視元耳!

而且,南企仲其實還有一句話沒說出來,但是傅青竹自個也猜到了,那便是:

「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