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大唐之神級敗家子
  4.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趙辰,可能還活着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趙辰,可能還活着

作者:

徐世績拱手點頭,皇帝已經安撫過自己,他還想怎麼樣?

況且皇帝說的本來就是事實,將士們在自己的率領下,確實是一直打敗仗。

而李靖聽到皇帝說來日回朝要對自己二人表彰,環顧四周一圈,拱手道:「陛下,其實火攻之計,不是臣等想出來的。」

「嗯?」皇帝愣了一下,還以為自己聽岔了。

「確實如此,以火油澆布帛,以投射車拋出,以火箭引燃,確實不是我等想出的計策。」徐世績被李靖推了一下,也是跟着開口說道。

皇帝很奇怪啊。

這樣的毒計,竟然不是眼前兩個傢伙想出來的。

那還能有誰有這等眼光。

竟然只以一點火油,幾十張幕布,幾架投石車就殺傷了敵方數萬人!

「不是你們,那是何人?」

「此刻可在軍中,速速把他叫來,朕要親自見他。」皇帝與二人說道。

這是完全把趙辰拋到了腦後。

或者說,皇帝自己也不會相信,這樣的計策,會是趙辰想出來的。

即便之前說,趙辰有些奇思妙想。

可戰場嘛,他經驗總是不太夠。

況且,趙辰昨日就已經護送著秦瓊的棺槨離開滄州,回了長安。

哪裏還會跟今日的戰鬥有關係!

「陛下,這條計策,是趙辰想出來,寫給臣的。」李靖苦笑,從手中拿出趙辰託人給自己的紙條。

皇帝看着紙條上的內容,見果然是趙辰的筆跡。

這嘴也是張了好幾次,卻是始終沒有說出話來。

「陛下,趙辰大才,臣等遠不及他。」徐世績與皇帝拱手拜道,面上更是露出欽佩之色。

若是趙辰此刻就在他的面前,或許徐世績還不會說這樣的話。

徐世績一輩子都在皇帝身邊領兵的,卻是被一個少年比了下去。

說出去徐世績都覺著丟人。

但趙辰此刻不在這裏,他說什麼,也只有眼前兩人知曉而已。

誰都不會外傳自己這些話!

聽徐世績說自己遠不如趙辰,李靖笑着搖搖頭。

趙辰腦子靈光,出人意料的辦法總是很多,唯獨欠缺的就是經驗。

若是歷練幾年,估計自己這個所謂的大唐軍神,也得甘拜下風。

皇帝很高興,既是因為今日這一場大勝。

也因為徐世績對趙辰的誇讚。

皇帝很難想像,讓徐世績這樣一個軍中宿將,承認自己不如一個少年會有多難。

可即便如此,徐世績還是說了。

可見他對趙辰的認可程度。

軍中有李靖、徐世績、程咬金等人的支持,之前自己打算讓趙辰在軍中站穩腳跟的想法,總算是完成了一大半。

「那小子就是鬼點子有些多,實際上還是與你們差得遠,這日後,還需要你們多多教導他。」

「朕年紀大了,弄不過他!」皇帝笑着擺擺手。

李靖與徐世績對視一眼,笑着與皇帝拱拱手。

他們可是從這話里聽出來。

皇帝對趙辰是充滿期待的。

這日後的太子之位,九成九會傳到趙辰手中。

三人皆是不在說話,但臉上卻是笑容滿滿。

……

滄州城皇帝在笑,但城外的高句麗大軍營地,淵蓋蘇文此刻卻是差點氣昏過去。

他是怎麼也沒想到,整整三萬人的軍隊,竟然連滄州的城門都沒有摸到,就損失兩萬人。

數十架八牛弩,就在這一戰之中,竟然全都損失掉了。

淵蓋蘇文現在吃人的心思都有了。

兩萬人活活被燒死在滄州城下,淵蓋蘇文方才在軍中轉了一圈。

就這麼一把火,如今整個高句麗大營,人人皆是面色恐慌。

之前斬殺秦瓊而振奮的軍心,被這把火完完全全燒了個乾淨。

營帳中,淵蓋蘇文面如惡鬼,帳中將士沒有一人敢大聲喘氣的,更別說這個時候開口說話了。

侯君集坐在一旁,慢慢的喝着酒,望着眼前被扒光上衣捆成一團的惠真,嘴角噙著一絲冷笑。

自己可都已經提醒過。

滄州城不是那麼容易攻的,特別是秦瓊剛剛戰死,李世民如今情況不明的時候。

強行攻城,只會讓唐軍有機可趁。

果不其然嘛,一場火,造成如此大的損失。

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來人啊,將這廢物拖下去砍了,為死去的將士們賠罪。」淵蓋蘇文氣的亂竄,最後停下腳步,手指惠真,怒聲與外面喊道。

兩名高句麗士兵走進來,看了眼地上被捆起來的惠真。

正要帶走,便見有將領出聲求情:「大帥,惠真將軍也是無辜的,誰都沒想到唐軍竟然用那般歹毒的辦法。」

「今日不管誰去,都不會料到。」

「要怪,只能怪唐軍太過狡猾,讓我等都始料不及。」

「對啊大帥,若是因為這樣的事,就處死惠真將軍,豈不是讓我軍損失一員大將。」

「惠真將軍剛斬殺了唐國名將秦瓊,此事殺了惠真將軍,豈不是讓唐軍興奮?」

「大帥,惠真將軍縱然有錯,可也罪不至死,請大帥從輕發落。」

有人求情,其餘人自然也是跟上去。

誰都知道,淵蓋蘇文並不想殺了惠真,惠真說到底,就是淵蓋蘇文手下的狗腿子。

如今這個時候,淵蓋蘇文怎麼會自斷手臂。

別的不說,但凡有人敢在這個時候支持淵蓋蘇文殺了惠真。

那接下來被殺的,必定是出口支持的人。

「不殺他,留他能有什麼用!」淵蓋蘇文惱道,目光看向侯君集。

卻見侯君集正坐着喝酒,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淵蓋蘇文更惱。

皺眉道:「侯先生,你覺著本帥要不要殺了這廢物!」

眾人皆是看過去,不少人目光中都是閃爍著冷厲。

侯君集早就看穿了淵蓋蘇文的把戲。

不然他們商量處置惠真的時候,完全可以用他們高句麗的話說嘛。

為何要讓自己聽懂。

淵蓋蘇文這樣,不就是想讓自己勸說他留住惠真嘛!

「呵呵,大帥,惠真將軍雖然有罪,但也情有可原。」

「就像方才說的,今日這一戰,無論派誰去,都是一樣的結果!」

「惠真將軍只是運氣不好,接到這個任務罷了!」侯君集笑着說道。

明明是之前惠真強搶這個任務,此刻侯君集卻說他運氣不好。

無疑是在挖苦惠真。

倒是惠真沒聽出來,以為侯君集是在幫自己說話,此刻還一臉感激的看向侯君集。

「那侯先生到底什麼意思?」淵蓋蘇文皺眉。

「老夫的意思是,李靖已經到了滄州,而且,趙辰,可能還活着!」侯君集望着淵蓋蘇文,淡淡說道。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