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富士山之雪
  4. 第九十八章 雨罷新晴怯宿寒(二)

第九十八章 雨罷新晴怯宿寒(二)

作者:

「白狐」冷冷的說道:「是呀!做人就要像水的品性一樣,澤被萬物而不爭名利。水,避高趨下是一種謙遜;奔流到海是一種追求;剛柔相濟是一種能力;海納百川是一種大度;滴水穿石是一種毅力;洗滌污淖是一種奉獻。這就是道!解耀先清楚,自己的能力是渺小的,是微不足道的。可是解兄從來都是言行不一,陽奉陰違,當面一套背後一套。解兄昨天晚上出了意外,這本不啥了不起的事。有了『佛燈』和『獠牙』兄弟的掩護,解兄就應該儘早撤離才是。可解兄十分任性,根本不考慮弟兄們的安危,逞強爭勝,置弟兄們於危險之中。這哪裏是解兄所說的澤被萬物而不爭名利的水的品性。……」

解耀先沉吟了片刻,一本正經的沖「白狐」拱了拱手說道:「原來毛兄是為了這件事動怒!請毛兄恕小弟無禮!小弟在『協和堂』內意外的遇到了一個人,至於遇到了誰,毛兄以後也許會知道,但是小弟眼目前兒沒有權力告訴毛兄。還請毛兄原諒!另外,小弟出了『協和堂』之後,大張旗鼓露出『大妖山魈』的嘴臉,也是為了幫助小弟在『協和堂』內遇到的那個人脫險。畢竟『大妖山魈』的名氣忒大了,也許只有『大妖山魈』日偽才能相信!……」

解耀先的話就算是忽悠人的鬼話,「白狐」也無話可說。不該知道的事兒絕不打聽,這點規矩「白狐」豈有不知之理?「白狐」的好奇心再強,也不會去打聽他不應該知道的事情,這是最基本的紀律所約束的。否則的話,「白狐」離被滅口的日子就不遠了。

解耀先之所以沉吟,是在考慮是不是把他和竊取《富士山の雪》作戰計劃的國際間諜、情報掮客奧古斯特馮霍夫曼見面,卻被餘震鐸搶先一步制住了霍夫曼的事告訴「白狐」。至於他被餘震鐸捕獲,又放了一馬,打得渾身骨頭節都疼的磕磣事兒都應該如實告訴「白狐」。可是,餘震鐸接連引用了宋朝詩人陸遊的《病起書懷》,以及宋朝詩人王安石的《登飛來峰》中的兩句詩,「位卑未敢忘憂國,事定猶須待闔棺。」「不畏浮雲遮望眼,自緣身在最高層。」

餘震鐸難道真的是在暗示自己他是身在曹營心在漢?他只有「過五關斬六將」的使命完成之後,真相才能大白於天下?餘震鐸引用這兩句詩暗示自己,那是因為自己是他結義的六弟「鬼子六」解耀先,他信任自己。餘震鐸的暗示如果是真的,那就是整個軍統系統的絕密,事關國家重大利益。解耀先並非懷疑「白狐」,但是國家利益高於一切!他怎麼可能在沒有得到軍統戴老闆明確的命令之前,如實告訴「白狐」他也只是猜測的事呢?

解耀先可以不把他栽在餘震鐸手中,又如何被餘震鐸放生這麼磕磣的事告訴「白狐」,那是因為「白狐」不知道他的另一重身份。但是,解耀先必須把這件事兒向哈爾濱市委書記「連翹」陸學良同志彙報。因為「連翹」知道他的第二重身份是軍統的「鬼子六」,解耀先必須向組織如實報告,這也是鐵一般的紀律。尤其是解耀先怎麼從「協和堂」出來的,必須說清楚。解耀先實際上已經把他是怎麼從「協和堂」走出來的梳理了好幾遍,準備向「連翹」報告。

解耀先臉皮甚厚!他雖然被餘震鐸一招「八極拳」的絕招「貼山靠」摔得渾身的骨頭節都疼,但還是忍着疼痛爬了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土,看都不看餘震鐸一眼,在餘震鐸手中的「大眼兒擼子」瞪視下,徑直向自己躺在牆旮旯的二十響「大肚匣子」走去。

解耀先知道餘震鐸不想殺他,也就把心放到了肚子裏。解耀先也沒有把學堂街上響成一團的槍聲放在心上。餘震鐸既然讓他在漢奸警察來之前趕緊撓杠子,分明是不願意讓他落到漢奸警察的手裏。解耀先心中有了底,就旁若無人的吟起了宋朝蘇軾的《觀棋》一詩:「五老峰前,白鶴遺址。長松蔭庭,風日清美。我時獨游,不逢一士。誰歟棋者,戶外屨二。不聞人聲,時聞落子。紋枰坐對,誰究此味。空鈎意釣,豈在魴鯉。小兒近道,剝啄信指。勝固欣然,敗亦可喜。優哉游哉,聊復爾耳。呵呵……快哉快哉!……」

解耀先這種十足的無賴憊懶樣兒,餘震鐸簡直太熟悉了,他不由得又疑惑起來。難道天下真的有可遇不可求的機遇,讓「鬼子六」遇上了?「鬼子六」不僅油嘴滑舌的本事見長,身上的功夫也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飛猛進。可他忘記了「八極拳」又怎麼解釋?

餘震鐸有點被解耀先搞懵圈了,腦瓜子似乎是停止了轉動。他獃獃的望着解耀先把兩支二十響「大肚匣子」插到后腰裏,順手把地上的「羅宋帽」撿起來扣在腦袋上。在經過小日本鬼子武士那個死鬼時,解耀先停了下來,想了想之後,把日本軍刀的刀鞘從那個小日本鬼子死鬼武士腰間拽了下來,掛在自己腰間。餘震鐸有些奇怪,「鬼子六」這個小赤佬行事往往出人意料之外。不過,他把這把日本軍刀的空刀鞘掛在腰間幹什麼?裝十三嗎?

解耀先走過餘震鐸身邊時,忽然停了下來,斜着眼睛瞅著餘震鐸。餘震鐸不知道解耀先想幹什麼,手中「大眼兒擼子」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解耀先的心臟。餘震鐸望着解耀先臉上紅紅綠綠的「山魈」臉譜,打心眼兒里感覺到不舒服。可是,餘震鐸又不敢把目光移開。

解耀先就像沒看見一樣,從兜里掏出「老巴奪牌」香煙,拿出一支叼在嘴上,又拿出一支遞給餘震鐸,說道:「你賊眉鼠眼的瞅啥瞅?沒見過老子咋的?哼!……當心你的眼珠子掉到腳面上撿不起來。兩個眼珠子成了黑窟窿,你個癟犢子可就成了被貶在九幽之處的孤魂野鬼了。來,還是抽根兒煙吧!抽根兒煙,解心寬,解饞解懶解腰酸!……」

餘震鐸害怕解耀先偷襲自己,自然不敢貿然伸手去接解耀先手中的「老巴奪牌」香煙。餘震鐸十分警惕的用「大眼兒擼子」的槍口撥開解耀先遞煙的手,十分厭惡的說道:「你個小癟三,明知道老子不抽煙,還給老子煙抽!來哈爾濱沒幾天,就學會了這麼多惡習!……」

解耀先常常自嘲般說自己是金庸金大爺的《笑傲江湖》中「桃谷六仙」的嫡傳弟子,專門會捉別人說話的破綻。解耀先把「老巴奪牌」香煙插進煙盒中,說道:「不抽拉倒,上杆子不是買賣!老子還不給了呢,省一顆是一顆!再說了,你個癟犢子揍兒的才剛不是說老子不是『鬼子六』嗎?老子既然不是『鬼子六』,咋知道你個癟犢子揍兒的不抽煙呢?……」

解耀先說到這裏,見餘震鐸被他懟得無言以對,立刻把餘震鐸剛把他打得屁滾尿流的事忘得一乾二淨,得意洋洋的掏出洋火,「呲啦」一聲划著了,點燃了「老巴奪牌」香煙。解耀先用力裹了一大口之後,把煙吐成一個接一個的煙圈兒,煙圈兒慢慢的向餘震鐸臉上飛去。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