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之春暖花開

後記之春暖花開

(請允許我先解釋為何後記會拖了這麼幾天,不是因為夜夜笙歌忘了的緣故,是因為電腦出了問題,好一個小時,壞一整天,對於我這種電白來說,是人世間最令人苦惱的事情。好在……是結束之後出的問題。

提前警告大家,這篇後記完美地實現了羅嗦的慾望,字數多達兩萬字,非常的長且無聊,若不想看,可以隨時關掉。

下面是後記的正文,請最後一起看完這些文字吧。)

……

……

大概是零六的時候,我想了一個故事,這個故事只有一個私生子的開頭,然後想到了私生子的父親,而沒有想明白私生子的母親,在那個故事的開頭,私生子的母親的一生較為言情,在私生子四歲的時候死於一場大火,是一個可憐而可敬的母親。

然則身為同一個世界的人,我為那位母親鳴不平,覺得這樣是不對的,憑什麼一位優秀的女性,卻要在男權的社會裡得到那樣的遭遇?所以我把那個故事的開頭改了,至少這位母親要先爽利過!

在朱雀記寫完之後,零七年四月底,真正春暖花開的時候,我開始寫慶余年。

這樣開始這篇後記,不是想告訴大家這個故事是由葉輕眉而起,因為我最先開始想好的,還是那個私生子——這個私生子不用想,很自然地便出現了,站在我的面前,屁顛屁顛兒地做好了進入故事,充當主角的準備。

關於范閑的一切,以及我為什麼不是特別喜歡他的一切,稍後再說。這時候先來講講這近兩年寫慶余年的歷程。

兩年的時間著實不短,佔去了我人生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對於一直看文的大家來說,想必也有與我類似的感覺,只不過我猜測大家的感覺,慶余年就像每天在大家家裡幫著做飯洗衣服的保姆一般,而且還是個長的比較俊俏的保姆,看著,聊著,閑話著,自然也無法伸手去做什麼。

然而當這名小保姆打碎了碗,弄壞了洗衣機,讓咱們不高興的時候,咱們可以罵她兩句,語重心長地教育她兩句……當然,大部分時間,大家還是在表揚她做事兒利落,我想還是因為她長的比較漂亮的原因,就像我喜歡成長煩惱里的小保姆。

陪著大家耗日子,磨時光,便是一本小說能夠起到的最大作用了,就像漂亮的小保姆,在眼前晃著就夠了,當個花瓶極為不錯,畢竟咱們不在意家務活兒,就像也不需要在意慶余年裡有沒有什麼微言大義,人生感悟……因為沒有,我只是想寫個故事,給大家打發時間就好。

陪的久了,自然就有感情。

……

……

零七年四月底開始寫這個故事,五月一號正式在起點發文,然後一路順利簽約上架掙錢,二十幾個月的時間裡,發生了很多事情。我這時候羅嗦的回憶一下。

新書月搶月票這個不能忘,因為我這輩子也沒有這樣緊張和勞累過,其實現在想來,寫的也不算多啊,可能只是那種壓力吧。有朋自遠方來,陪著我拼了幾天的字,終於在新書月里居然還存下了一點稿子……天啦,有存稿,這對於我來說,是怎樣的一種變態成就?

千古風流一章,有硬傷,可我懶得理會,一本小說可能需要講究邏輯與自洽,但我從來不認為這是首要的任務,首要的任務應該是讓看書的朋友心中歡喜,自己寫的也歡喜。但說實話,這章我寫的並不歡喜,還是那句話,當時心理壓力大,不過裡面著實有些句子是我喜歡的……

從發書的第一天開始,我就向大家言明過,既然穿了,在某些方面就要歇欺底里些,第一卷里就說過,像抄詩這種東西,一直被看成大毒,但我總覺得拾手可得的好處為甚不要?更何況從尋秦記開始,我的這種愛好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我寫的東西時常被人贊或痛貶為裝逼流,然而有詩不抄,不拿來搏大名,眼睜睜看著名氣飄然遠去,卻強抑著心中的癢,強壓著心頭渴慕虛榮的慾望,壓抑到吐血,只待數十年後,將這個世界不存在的美好辭句帶進棺材,這才是真正的裝逼吧?

抄詩一節出,大家的反應也很強烈,至少月票很強烈,新書月得了第三名,平白多了六千塊錢獎金,這是第一次得月票獎,很爽啊……看來與我有共同愛好的筒子很多,是人民海洋里的大多數,我很欣慰亞。

新書月結束,本以為能輕鬆許多,反正那時候從來沒有去搶月票的念頭,然而誰知道,零七年七月初,要去北京領那朱雀記的某個獎,那時候又沒錢買本子,所以空了幾天,好在先前說過,有了一點點存稿,總算把那兩天撐了過去。

痱子美女幫我更的,美女總是懶散的,所以不肯幫我起章節名……那位幫我存了稿的朋友也去了北京,然而此番卻是沒有寫一個字,因為在北京很忙碌,還認識了幾位新的朋友,安喜中。

回來就不安喜了,因為沒存稿了,從那以後直到這時候為止,慶余年便再也沒有一個字的存稿,總是現寫現發,因為這才是真實的懶惰的我,攤手。

七月之後的零七年,是很平穩的,我寫的很平穩,時不時還會日更三千字,連綿四五日,當然日更七八九千也是常事,反正大傢伙兒不急,我也不急,隨著故事慢慢走,狀態好就多寫些,狀態差就少寫些……還是那個字兒,懶嘛,不過沒有斷過更,這是很強大的。

便在十二月的時候,我悟了,所以開始拉月票了,一是因為不想白費了那些每月投月票書友的心意,二來我發現自己足夠勤勉,寫的不差,能夠對得起大家投的月票,三來最關鍵的是我發現,原來自己拉月票,大家還真的願意!還真能擠進前幾名,還真能掙獎金!

這種好事兒誰不幹?自那以後,我便投身於這個壯麗的事業之中難以自拔了。有些小插曲便是零八年一月十四號,從廣州回宜昌的飛機因為那場雪災的關係,讓我在空中多飛了兩次免費的,耽誤了更新,造成了慶余年的第一天停更,十分心痛,就像是初夜一樣。

有些往下三路走了,請原諒,我是真有這種惱怒,當日。發現自己寫的很邏嗦,很流水,就像慶余年一樣,大家忍忍,堅持著看完,還有很多,這兩年都忍了,不在意這篇後記,反正這章不要錢,多嘮兩句便是……嗯,我希望今天不會像上一章一樣出錯,真再丟不起那人了,因為那將不是第一次,也不是第二次了。

繼續說回來,零八年春節回了趟老家,請了十天假,剛好江南卷結束,沒寫很正常,因為表哥新家連電視都忘了搬過來……

正式進入零八年,一切如常,一切不如常,因為開始拉月票,所以寫起來多了一份壓力,數量依然不多,但是腦子消耗的更多。好在月票進了前六,進了前三,而且不是一次,很是得意,全虧大家。

零八年七月上海開年會,東北探領導,更新的少且散亂,恰又是大東山緊張之時,書評區怨氣沸騰,那個月就沒要月票,算是給大家彌補心靈上的創傷?可是俺的呢?嗚呼。

就這樣寫下去了,機械地寫,麻木地寫,動容地寫,感嘆地寫,振奮地寫,悲憤地寫,終於一直寫到了今年二月二十四號與二十五號交界的時間,慶余年這個故事,被我寫完了。

近兩年的時間,很長,從在澹州開始,一共七卷,很多。這般大的一個故事,這樣多的人物,必須需要三百多萬字的內容去描寫,而我很自豪和驕傲於,我控制住了這個故事。

問題在於,這種控制讓我身心疲憊,我很累了,文檔里無數的橋段,還有無數沒有用,無數的字言碎語以提醒自己某些細節,自己沒有忘,卻還有很多必須丟掉——先前在文檔末端,就在一邊看,一邊刪,刪的有些捨不得,我自己都很詫異於我的勤奮,老師當年說,好記性不如爛筆頭,真的是這樣,我做了很多的準備工作,記了很多東西,雖然不見得所有的都能用上,但我認為我的的這種態度非常強大。

就像慶帝在大東山上說的那樣:我這一生從未這樣強大過。

原本以為在這一刻,會像當時寫完朱雀記時那樣,有一股從內心深處湧出來的疲倦,惘然,空虛,不知所措,所有足夠小資的詞語,然而慶余年結束的時候,除了有點兒累之外,別的情緒倒不多,更多的反而是一種平靜的喜樂。

寫作歷程回顧,到此結束。只是這麼多的字,似乎沒有完全體現出我的勞苦功高,有些不甘心,不過也不繼續說了。

……

……

下面說回慶余年這本書,以及書裡面那些讓大家一直記著的人,以及這些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以及我對他們以及你們以及很多事物的感情。從什麼地方開始說起呢?就從出場開始吧,想到誰就寫誰,若有我沒有回憶到的角色,那便算了。

醫院裡躺著的那個年青病人,叫范慎,大學還沒有畢業,他自稱還是處男,卻將要死了,是的,這就是慶余年這個故事的男主角,關於他的前世,我沒有描繪太多,甚至最開始設計這個故事時,擬定好的學生會主席一職,最後也沒有點明。

男主角姓范名閑,字安之。既來之,則安之,慶余年他最後說的那句話,其實便是這本書的宗旨。這是范閑的人生,與他母親的一生完全不同。

在我看來,前世並不能影響後世,一個完全嶄新的世界里,需要從頭開始活起,既然如此,前世的事情不需要涉及太多,而這一世的態度,其實就和你我在這個世間存活的態度是一樣的,人類並不可能因為活兩輩子,就會變成一個哲學家或者天然的革命家,依然渺小而卑微的你我,儘可能平凡平安地生活下去。

我以前說過,不是太喜歡范閑這個角色,至少是草甸前的范閑,或者說和書中別的角色相比。之所以如此,道理其實並不複雜,如果我們把范閑身上的那些衣服撕了,把母子穿越所帶來的金光剝了,赤裸裸的他,只不過是一個赤裸裸的你,以及赤裸裸的我。

貪生怕死,好逸惡勞,喜享受,有受教育之後形成的道德觀,執行起來卻很俗辣,莫衷一是,模稜兩可,好虛榮,慣會裝,好美色,卻又放不下身段,非覺得自己還是信仰愛情的CJ白衣少年……又想順哥情,又不想失嫂意,想顧此不失彼,最後卻發現自己甚都改變不了,連自己都改變不了,只能按著既定的方針辦,按照一定的路子走下去。

可以說這是中庸溫和尋常,龍空論壇上有位壇友說過鄉愿二字,我覺得說的真對,鄉愿,德之賊也……然而絕大多數的人,包括你我都是這樣,尤其是網路上所呈現出來的我們。

當然如果您不是我指的這類人,請願諒我的偏激。我不喜歡自己某些時候可能表現出來那種類似的態度,不夠直接……對於這種人物太熟悉,身周的人,包括自己的某一部分,其實都和范閑很相似,所以我無法太喜歡范閑。

慶余年這個故事裡假假也有幾個理想主義者,在這些理想主義者的面前,范閑再如何漂亮,再如何白衣黑衣換著穿,詩詞往外噴,再吐一口鮮血,由侍女扶著去看海棠花,再然後凌於風中瀟洒斗天下,可是那顆心始終還是有問題的,光彩略黯……

我自己當不來理想主義者,我也覺得范閑的人生態度並沒有什麼大問題,甚至是對於周遭人或事最好的一種態度,然而我還是尊敬理想主義者的,因為自己做不到,所以我很難尊敬范閑。

范閑只是你我,如寫這故事的我,看這故事的你,真有被雷打了穿越的那一日,如果也有范閑這般好的運氣,前人的福蔭,漂亮的軀殼,說不準也就是另一個范閑了。

好在范閑最後有進益,令人可喜,只是自己寫的比較生硬,這樣一個故事,也不可能給我太多時間和太多文字的可能,去文藝地描寫中年范閑之真正成長,說到此節,忽然想到,范閑還真像是一個熱血早無的中年英俊教授啊……我認識一位教授,在桃花方面還真是不錯。

范閑對於天下的理念是不是正確的,這個不需要討論,因為他又不是前看五百年,后看五百年的聖人,但至少他總算對某件事情有一個相對堅持的看法,這就不錯了。

一直到西山的山洞裡面,在垂死肖恩的面前,范閑其實才真正從心裡確認了自己對這個世界的歸屬感,這是格格豬曾經提到過的,我深以為然。

范閑並不是個優柔寡斷的人,然而太想照顧到所有人……就像和稀泥那種感覺,先前略提過一點,這裡就不再說了。他最值得欣賞的優點,大概便是勤奮,與努力生存,謀求更好生活的精神,這大概是最尋常的優點,卻也是最值得大家鼓掌的優點。

關於范閑的感情生活,那真的是一團糟啊,這個主要怪我,因為他是我寫出來的。以我對男人這種下半身動物的了解,一旦真的投胎到慶國那種社會,尤其是范閑這種身世,十二歲親丫環,十三歲騙丫環,十四歲得丫環,這才符合邏輯。

然後他便將揮棒走天下,窮則獨善其身,富則妻妾成群。

女性讀者可能聽著不好聽,然而真是這樣,好聽一點兒的詞不外乎便是,打救天下可憐孤女,流連花從,慣能疼人,在革命的道路上不斷尋找情投意合,人生觀和世界觀能跟上自己腳步的伴侶……

所以還是我的錯,明明知道自己就是個愛美女的人,偏偏還是無比相信愛情這個東西,所以安排了范閑進了慶廟,見著啃雞腿的未婚妻,我自己寫的很嗨啊,像林婉兒這種女子,我怎能放過?像這種愛情橋段,我怎能不動心?想到張萌萌那首歌了。

又是我的錯,我也喜新不厭舊,在一個允許男人有幾個女人的萬惡社會裡,我忍不住必須得讓范閑碰到別樣的女子,重溫舊日的女子,每一段都很開心……因為現實中完不成的事兒,才會放到小說里,這便是意淫的真諦吧,我也不例外。

要不就乾脆一些擺明車馬,像段正淳那個老流氓一樣,要不就乾脆把男人當閹馬看,傲然立於草原群馬之間,只低首與身旁的廝磨。偏生范閑兩種境界都想要,正所謂流氓的晚年,也會看著情書流淚。

范閑對待感情的態度,比張無忌要稍好一些,比三不男人要好很多,他應該不會太過怨恨我。

再說說范閑對男人們的感情,請留意,此間沒有基情燃燒的因子,只是略說幾句。在楔子里很清楚地能看出,他是一個沒有父母的人,所以他其實有些隱性的戀母戀父,所以哪怕葉輕眉的年紀並不比他大多少,哪怕皇帝看上去真不是個好父親,哪怕范建其實和他一點關係都沒,哪怕陳萍萍根本不可能生兒子,哪怕五竹其實和陳萍萍差不多……

可是折騰著折騰著,范閑對於這幾個男人的感情終究還是生了出來。因為我們都是很實際的人,有人對你好,你自然也就會對他好,記著他的好,從而生出感情。上面提到的那幾個男人,除卻長的實在難看的費T老師不提,對范閑是真的好。

有人可能會說慶帝如何云云,當年要對剛生的小閑閑如何云云。其實換個角度想,男人之間的感情終究也是需要時間培養的,慶帝在小樓里曾經對范閑說過,范閑在澹州時,慶帝時常知道他的消息,或者通過陳萍萍,或者通過范建……而像范閑這樣一個會裝微羞微笑的人,極易討人喜吧,看的多了,聽的多了,知道的多了,自然也就有感情了。

或許可以橫著比較一下,大家就會發現慶帝對於范閑的信任與寵愛,真的不是那幾個兒子能比的。一方面是因為范閑真的會裝,從懸空廟之前就開始裝起,把偉大的皇帝陛下真的騙到了,一方面約摸也是因為慶帝心有負疚,而且有某種移情的想法,所以慶帝對范閑真的不錯。

自然,這是針對慶帝這種萬惡的王權集中者而言的,不是與一般的父親相比較。

范閑對葉輕眉的感情比較複雜,這個說不清楚,書中說了很多外顯的東西,就不具體說了。

關於范閑還有什麼要說的?好像沒有了,對了,關於他的能力,他的能力其實真的不錯,畢竟是男主角。

……

……

五竹,可愛的竹娃娃,冷漠的竹帥,永遠蒙著黑布的少年,心裡有一道誰也不知道的彩虹。

關於五竹沒有什麼好說的,因為我很喜歡他,而表揚五竹太多,我則會下地獄,因為掩著臉說一聲,之所以五竹叫五竹,那是因為鬱卒發音的緣故,知道的就知道了,不知道的就放過無恥的我吧。

只想說說五竹與葉輕眉的事情。他心裡的那道彩虹,氤氳於千萬年的冰雪之中,迸發於那個至今也不知道原因出現在神廟的小姑娘,葉輕眉讓一鮮活的靈魂,生於這個世間,善莫大焉。而五竹對於葉輕眉的感覺又是怎樣呢?借用一位偉大書友的評論,那就是:

「毫無疑問,五竹對小葉子是最沒有感情的,他對她只有冰冷的金屬承諾,但五竹又對小葉子是最有感情的,她就是他的世界。」

好了,五竹就說到這裡了,因為他的話本來就不多,如今在大東山上養傷養老,也不知道十三郎去神廟搶的材料夠不夠他再活五百年。

……

……

陳萍萍,這是楔子裡面出現的第三個角色,從那時起,大家就應該能知道這個人的重要性,這個喜歡在自己頜下貼假鬍鬚的太監陳五常,這個半輩子坐在輪椅上的跛子,這個有些畏寒,喜歡在膝上蓋羊毛毯子的乾瘦老頭兒,這個喜歡在監察院房間的窗上蒙一塊黑布的監察院院長。

我也不好多說陳萍萍什麼,因為我也很喜歡他,書里的男性角色,我最喜歡他和五竹,因為很夠爺們兒,心嚮往之,心嚮往之……

陳萍萍的名字應該是葉輕眉後來改的,其實就是印的陳平這位牛人,讀史記的時候,就覺得陳平這位牛人實在是太牛了,為什麼呢?因為他究竟為什麼這麼牛,沒人知道……太史公也不知道,也說不清楚。

有一段時間喜歡說胡鬧台的陳萍萍也很牛,以往的豐功偉績都不用再提,我最喜歡這位老跛子的畫面,是小黃花,是轉輪椅,是老桔皮下的赤子心。

前面說過理想主義者,陳萍萍就是理想主義者,是的,雖然他的理想有些模糊,然而有句話說的好,做一件好事不難,難的是做一輩子好事。陳萍萍搞一件陰謀不難,難的是搞了一輩子陰謀,偏生還為的是他心裡最光明的那點兒東西。

陳萍萍心裡發光的是什麼?不是天下理念的紛爭,也不見得是黎民百姓的安樂,更不會是大慶王朝的千秋萬代,而是當年的承諾,記得某人的好,比范閑這個現代人更不屑於做奴才,是牢守著那個女人想要發光的理想。

守護他人的理想一生,這就是理想主義。

書中對陳萍萍的描寫,我沒有什麼遺憾,因為寫的很用心了,已經達到我能力的上線了。我覺得我很對得起陳萍萍同志的便是,從一開始我便設定了他的結局,沒有任何的突發奇想,有的只是以尊重的心態,去完成他的願望。

黑色輪椅里的那兩把槍,是因為小時候看了一部電影,叫做獨狼,對裡面那個輪椅的印象太深刻了,必須要送給萍萍姐親自使用一番。而他最後臨死前的那句話,我也是這個故事開頭的時候便想好的,整整守了那句話一年,就是想告訴大家,這個太監,這個死太監,也有槍,其實比大多數男人都要更有種一些。

以至那章結尾,我還能不要臉的解釋解釋再解釋,請理解我,我是真的想讓大家都能感受到我的感受。

願陳萍萍在地獄里依然可以收集長角長尾的美女,他當然是不能上天堂的。

……

……

想到誰便說誰,所以這時候說一下戶部尚書范建,關於他我有很多的對不起,因為篇幅實在太少,完全沒有寫清楚此人的心情與心思,不過和枯守梧州的相爺林若甫相比,也就想得開了。

留連青樓花舫的男子,其實比陳萍萍更要接近臣子這個角色,所以他其實是很痛苦的,最後只可能是飄然辭官而去,只怕他心裡對南慶是有寄望,然而他只能被動地看著這一切發生,因為范閑的緣故,而做了一些他其實並不願意做的事情。

范建當年對葉輕眉究竟有沒有感情?誰知道呢?至少我不知道,因為那時候我沒寫,自然沒想。但要說沒感情,那肯定是假的,至於是男女間的還是兄妹間的,我依然沒想。只是范氏一族替葉輕眉留存了這個世間唯一的血脈,間接造成了范閑的到來,已經說明了太多。范閑以後的子孫萬代都姓范,替澹州范家揚名,也算是小小的補償。

但我有想過范尚書對范閑的態度,其實……范建一直想著將來若陛下如果把這兒子要回去,只怕他是要將若若強行嫁給范閑的。因為不要忘記,當若若年紀還特別小的時候,身體很差的時候,這位司南伯便把自己唯一的女兒趕回了澹州,後來一直暗中維繫著澹州與京都之間的書信來往,這為的是什麼?

只可惜范閑終究歸了范氏宗祠,范尚書欣慰之餘,會不會也有淡淡失望?我總在想,很多中年男人或者都有某種綺想,讓自己的兒子或女兒,與另一個女子的兒子或女兒結婚在一起,以滿足他當年不曾得償所望的意圖……真的,有很多人會這樣幻想與自己的初戀形成這種關係,當然,也有朋友會直接將戰略性的目光往到初戀的子女身上,這是我所讚歎的。

……

……

提到這些,忽然想到了靖王世子李弘成,所以便說李弘成。對於世子爺,我很是喜歡,嗯,好像發現後記寫到現在,出現的人似乎我都很喜歡,這是不是對范閑太不公平?可能是覺得范閑像我的兒子,所以習慣性地學五竹揮棍棒進行教育?

喜歡李弘成的原因很簡單,他當年和二皇子在一路,卻不過是為了交情二字,天真了些,卻也足夠陽光,李氏皇族裡,也就老大和弘成二人可能稍許擺脫了皇家天然的陰森氣度,而弘成的鮮活陽光味,則是更加燦爛,以前書評區有一置頂帖講的便是此點,我很歡喜。

李弘成追著范家小姐去了,這種賴皮狗精神,是值得我們大多數男同胞學習的。至於希望范家小姐與她兄長在一起的朋友,也盡可以想像三十歲之後的女醫生,反正這是一個開放性的結局,一個誰都沒有得罪的結局,這也證明了先前所說,我真的是一個那樣的人。

……

……

太子二皇子和大皇子不說太多,因為書裡面前兩位已經在臨死前做了剖析,此處再說也說不出花兒來。

我只是有些同情李承乾,他的運氣太差,他的命不好,他的父親太變態,他的父親總以為天底下的人都像自己一樣像小強……

至於老二,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他辛苦忙到最後,發現自己成了最大的一個笑話。這是何等樣荒謬的事實。慶國的世界里沒有真寶玉假寶玉,有的只是其實很像的兩個年輕人,因為彼此的人生軌跡不一樣,而生出了完全不一樣的果子。

大皇子就祝他在東夷城能孝順寧才人,團結好大公主,王曈兒,瑪索索這三個都很不簡單的女人,祝他能夠像在西胡草原上那樣,戰無不勝,當然,我認為這是一種奢望。這位在最關鍵時刻,給予范閑最關鍵支持的人物,不可能指望將來范閑能在家務事上繼續幫他什麼。

……

……

必須要說言冰雲了,只能說……不好說。這個人不好說,所以我無話可說,白袍公子,為誰辛苦為誰忙?姑娘們繼續看著他就好,我是真的無話可說。

王啟年可以說一說。

因為他很會說,冷麵笑匠的本事沒有完全發揮出來,因為確實沒篇幅,這三百多萬字的故事看似長,但裡面的人或事兒實在太多。不過做為范閑第一信任之人,啟年小組首任領導,兼天字第一號優秀捧哏,他已經有光彩。

不要忘記,鑰匙,箱子,很多很多,天下人,包括慶帝陳萍萍都不知道的秘密,這個老王頭都知道,他在半夜睡不著覺的同時,是不是也會覺得很刺激,像是回到了當年在三國交界處當江洋大盜的日子?

此處閑話一筆,王啟年這個名字,就是飛將的ID,那還是很幾年前在幻劍瞄著的,覺得大善,寫這故事時,就用進來了。

……

……

關於三大宗師,真的沒法說。

就像慶帝說的那樣,這本來就是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間的怪物。在這樣的怪物凌駕於眾生之上,眾生必須仰望,脖子極容易酸,頸椎病的發病率會降低,可是好處也不明顯。

如果苦荷不是叫戰明月,是北齊皇室的叔祖,如果東夷城不是四顧劍,如果葉流雲不是養就了那麼個鬼性子,這三位大宗師會在天下間整出多少事兒來?立於眾生之上,只怕也不會在意眾生死活。

好在他們有身份有羈絆,於是便化作了三顆核彈頭,誰也不敢先丟出去,直到大東山上,慶帝這顆藏了很久的電磁波武器忽然動了,直接將苦荷和四顧劍傷的滿懷惘然,再也無法啟動。

相比較而言,我更喜歡四顧劍一些,原因也很簡單,我寫他寫的更多一些……呃,相處越久,越有感情……只是好像范閑例外,天啦,我真對不起他,又開始說他了。

男人除了王十三郎還有誰需要說?似乎是沒有了,因為我這時候也困了,腦子真的很空。

說些十三什麼事情呢?唉,算了吧,反正他也有了葉靈兒,不去打擾他便是,猛將兄,生的沒有林青霞漂亮,旁邊又沒有周星星打岔,難免孤獨無聊了些,幸虧有葉靈兒,再次重複一遍,男女是很奇妙,很美妙的事情。

打個響指,想起了影子兄,然而影子兄是抹影子,他正飄拂在我們的身後,冷漠而沒有面容地看著你們的電腦屏幕。

……

……

說完男人,便來說說女人,先說說范閑的女人,不見得是屬於他的女人,但在我的定位中,那都是他的女人。都說戲不夠,女人來湊,雙手合什,笑著想道,我挺住了,我真的挺住了。

慶余年裡面真正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女性角色不多,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戰爭,仇殺,陰謀,會讓女人走開,只有那些不需要走開的女子,才會繼續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說回正題,要先說說林婉兒,是的,范閑的正妻,長公主與林相爺的私生女,慶帝很疼愛的外甥女,小名叫做依晨,頰有嬰兒肥……是的,我就是照著林依晨寫的,因為開始寫慶余年時候,我正瘋狂地喜歡她,就像開始寫朱雀記的時候,我正瘋狂地喜歡張靚穎。

請不要以此為批評我什麼,我一直認為一個中年男人對於綜藝娛樂還有如此強烈的興趣,還能喜歡上一個又一個出現在電視上的年輕女子,那證明了這個中年男人是個很不錯的傢伙,比如……自戀的我。

林婉兒這個角色也是我所喜的。

因為喜歡,所以在意,所以慶廟裡的相逢,登堂入室的橋段,都是我想好且認真的。便是湖畔的孜然風,依然是我所喜。如果可以,如果被允許,我甚至願意把慶余年寫成言情小說,而且事實上我確實也很想寫一本像席絹于晴筆下的那種言情小說。

然而訂閱在下滑,月票被追趕,書評區大呼無聊,老大哥在看著我,鈔票在誘惑我,於是林婉兒的出場越來越少,存在感越來越弱,因為確實處於她的身份地位,她在慶余年這個故事裡,完全在夾縫之中悲哀地生存,被動地接受著一切加諸於她的事物。

這是很令人傷心的事情,然而誰都改變不了這一切。不瞞大家說,寫到京華江南的時候,為了林婉兒的存在感,我曾經努力過,卻依然失敗,因為沒辦法,那時節,我真的有點兒不高興。

於是我向領導抱怨,結果領導認為我在拍她的馬屁。

這時候說句話,我是真覺得很對不起林婉兒,鞠躬致歉。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慶余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慶余年
上一章下一章

後記之春暖花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