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寒門帝婿
  4. 第一千零二十章 背後的算計

第一千零二十章 背後的算計

作者:

「章城主,這事咱們可不能就這樣算了,那小子實在可惡,居然當着這麼多百姓的面拆穿將此事公開,豈不是沖着我等來的?」

「要我說也是吳庸太廢物,當初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居然把縣令的位置給了他,雖說他給的錢是不少,但也不能什麼人都能買官吧,如今害了我等。」

「嘖嘖,李大人說的這是什麼話,當初收銀子的時候,那手可是比誰都快都狠,如今出了事就打太極,倒把過錯怪罪在我等身上。」

一幫官員爭執不休,章城主聽到也厭煩無比,一拍桌子,所有官員就立馬安靜了下來。

「吵吵鬧鬧,成何體統,不過就是一個官員貪污被發現了,那又如何?此處離咸陽不知多少里,何人能去告我們的御狀?你等到底在懼怕什麼。」

這章城主名為章彪,原本只是一個小小的馬夫,可卻機靈無比,機緣之下攀附城外宗門,在修真宗門的幫助下一步步成為城主。

他明白修真宗門一切目的只為成仙,對西涼城如何並不在意,而他也只是個俗人,貪圖人世間的榮華富貴,兩者並沒有衝突,加上章彪確實有能力,將西涼城打理的僅僅有條,這位置才穩固。

章彪明白,他的位置從來都是看宗門以及朝廷的臉色,如今西涼城地勢偏遠,朝廷也不重視,所以他現在的地位完全就是看宗門心情。

至於百姓如何想需要在乎嗎?他手裏有大把士兵,誰敢不服,直接鎮壓便是。

其他官員對章彪更是懼怕的不行,那章彪心狠手辣,手段厲害的很,對他親信的,便給錢給官,出手極其大方,但若是不聽話,嘿嘿,那人家心黑手辣的地方可就多了。

保不準哪天就有官員喝花酒醉倒河中淹死,又或者意外被平治駿馬撞死,總之對在場的官員而言,這章彪便是西涼城的土皇帝,順他者昌,逆他者亡,行事霸道無比。

「城主,那如今我們應當如何,是不是找些江湖上的朋友,把那幾個人給。」一個官員說着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眼神兇狠無比。

章彪卻擺了擺手,笑道:「不,我不僅不派人殺他,我還要獎他,重重的,當着全程百姓的面好好的感謝他一番。」

章彪這樣子一說,其他人反而不明所以,不知章彪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章彪臉上卻多了一絲嘲諷,就在這時,面色突然一變,什麼也沒說便將這些大人丟下,獨自離去,搞的那些官員更加的一頭霧水,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回到房間,章彪一下跪在地上,誠惶誠恐的說道:「不知仙師大駕光臨,在下有罪。」

在房間里出現的不是別人,正是周海周亮兩兄弟,這些宗門雖然對外宣稱不得干預西涼城百姓之事,修士不得在凡人面前顯露,但這也是建立在他們已經將西涼城把控住的原因。

其他散修能不知道宗門插手西涼城的事情?為什麼沒人敢提?還不是因為這些宗門強大,沒人能對付。

「無妨,我來此只是與你說,今日鬧事那男子與他的幾位夫人都是修士,你等若是要對付他們,必然不能用強硬手段。」周海對着章彪說道。

章彪嚇了一跳,隨即冷汗直流,他方才居然敢算計仙師,幸好還沒動手,若不然惹了劉季,只怕自己根本就不夠人家玩的。

周海也能猜到章彪心裏想法,笑着說道:「你也不必怕,我來此便是為你解決問題的,此藥名為化仙丸,無色無味,極難發覺,你只要尋機會將此葯投入他們所吃食物之中,他們便無法動用仙術。

此繩名為束仙索,只要將手腳捆起來,就是我也沒辦法掙脫,這兩樣寶貝只要你運用得當,那幾人自然手到擒來。」

章彪聽到這話並沒有高興,反而狐疑起來,若是這幾人好對付,仙師早就出手了,哪裏用得着自己,如今讓自己上,這不是拿自己當炮灰嘛。

「仙師,不是我不相信您的寶貝,只是我不過是一介凡人,肉身凡胎的,誰知道那幾個人有什麼妖術,我不是怕死,只是怕有負仙師所託。」

周海見他推辭點了點頭,這章彪還算是個人物,一眼便看出其中危險,不過若是智商不夠,恐怕也不會選他做西涼城的城主了。

「你放心便是,到時我也會在場,你只管將我囑託的事情辦了,其餘我自然會處理。」

周海如此說,章彪也放下心來,周海知道要讓馬兒跑,就得給馬兒先喂好草,手一轉,一顆丹藥落在手中。

這種丹藥章彪自然也是吃過,只有將西涼城打理好,上面宗門一年才會賞賜他一粒,吃了不僅強身健體,還有一絲延年益壽的功效,章彪見了比看見銀子還要興奮。

「哈哈,這丹藥便是給你的,事情完成之後,再給你五顆。」周海如此說道。

章彪連忙磕頭感謝,周海不以為意,不過是幾粒已經用不上的築基期丹藥罷了,但他不知,如今他已然破化神境頂峰,進入一瓣仙人地步自然看不上築基期丹藥,但城主肉身凡胎,這丹藥對他而言,便是萬金難換的寶貝。

交代完事情之後,周海便離去了,只留下章彪一個人楞楞的看着手中丹藥,隨即發出一絲獰笑。

「富貴險中求,有了這些丹藥,我便能延年益壽,多活一些時日,多享受一下人世間繁華,不過是修仙者罷了,也不是不能算計。」

只是修仙者各有本事,該如何算計卻是一件難事,章彪陷入沉思當中。

劉季不知的是,自己不過是教訓了一些混混還有一個貪官便引出後來這麼多的事情。

「那焚炎谷之人怎麼還不來?莫非他們當真打算放棄尋仇啦?」劉季有些疑惑,當初周亮走的時候眼神十分怨毒,根本不像會善罷甘休的樣子,結果劉季等了一日,焚炎谷的人卻還沒找上門來。

只是劉季不知,那李武還有後面貪官其實都是周海兩兄弟的算計,焚炎谷的報復其實早就來了。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龍鳳雙寶:媽咪太受寵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閃婚秘愛:腹黑老公好纏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