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一胎三寶:總裁爹地超兇猛
  4. 第1477章 抓住這個漏網之魚

第1477章 抓住這個漏網之魚

作者:

略過之前的插曲,宴會也算是辦得很不錯,幾位統帥參加完宴會離開王宮。

晚上休息,夜晚晚和厲墨寒聊起藍冪斬影的事。

「找機會問問斬影他家的事吧!能處理就幫着處理掉。」

「我知道,這傢伙從來沒有說過自家的事,如果不是今天這個場合,估計他也不會說出來的。我讓奕洲他們打聽打聽。」

「嗯。」

另一邊,斬影帶着其他兩位統帥回到基地,將藍奕洲和吳疆做好安頓。

他回到房中,時間已經很晚了。

走到桌前,拿起桌上的相框,輕輕撫摸上面女人的容顏。

「媽,您說我做的對嗎?」

照片上的女人,溫和的笑着。

斬影的眼眶逐漸紅了,記憶里還能回想起10年前,家裏遭逢巨變的場面。

他的親人,父親,母親,年幼的弟弟和妹妹都被人殺害……

那種慘烈的場景,至今不堪回首。

這麼多年,他學了本領,加入星盟,披荊斬棘,步步成長為高級統帥,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手刃仇人。

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他到現在還沒有找到仇人的下落,這也是無法放下心裏包袱的主要原因。

血海深仇不報,又何談兒女私情?

對於藍冪,他只能說抱歉了!

這天夜裏,斬影上了基地的頂樓露台,躺在上面,一個人想着心事。

有腳步聲靠近,他本能的起身,轉頭便看見是藍奕洲和吳疆兩人來到這裏。

他們的手裏還提着一箱聽裝啤酒。

「你們怎麼都來了?」斬影問道。

藍奕洲和吳疆在他旁邊坐下來,打開箱子,遞給他一罐酒,「猜到你心情不好,來給你送點解憂的。」

「但是基地不能飲酒。」

斬影謹記組織的紀律。

「沒事兒,今天情況特殊,咱們都在王宮喝了酒了,現在就算醉了也有充分的理由。拿着!」

藍奕洲把啤酒塞到他的手裏,斬影接下。

三人都擰開蓋子,一起喝了起來。

喝了一會,吳疆開口道,「斬影,和你認識這麼久,我們都不知道你家裏情況,和我們說說吧!不要一個人憋在心裏,有什麼事,咱們兄弟一起扛!」

「沒錯!兄弟們一起扛!」

兩人都拍他肩膀,給他鼓勵和安慰,喝過酒的斬影,情緒終於發泄出來。

他還沒說話,就捂住眼睛,陷入悲傷中。

過了片刻,他才鬆開手,深吸一口氣,把自己藏在心裏很多年的事說給他們聽。

事情說出來之後,斬影能感覺到,自己內心的那股壓力似乎都減輕了不少。

「謝謝你們聽我啰嗦這麼多。」

藍奕洲和吳疆都了解了事情原因,都為他感到義憤填膺。

「到底是什麼人乾的?簡直喪盡天良!」藍奕洲問道。

「對,你告訴我們!我們召集兄弟們,滅了他們!」

斬影抹了一把臉,說道,「那個人叫陳威,以前是我爸的朋友,可沒想到他會背着我爸,殘害我母親,還殺害我的弟弟妹妹,被我爸撞見,連我爸也殺了。

「這麼多年我都在找他,可是很難找到他的蹤跡,不知道他現在在哪,是不是換了什麼身份。

「要是讓我找到他,我定要讓他碎屍萬段!」

斬影說這話的時候,帶着強烈的恨意,一拳砸在地上,指關節都出了血。

「最好把那個人的具體點的資料都告訴我們,我們一起幫你尋找,只要他還活着,相信他就算躲在天涯海角,也能被揪出來!」

藍奕洲說道。

「沒錯!找到那個混蛋,弄死他!」吳疆義憤填膺道。

斬影感謝有他們這麼好的兄弟,聽他訴苦,還願意幫他報仇。

藍奕洲和吳疆都了解過情況,知道斬影原來是D國人,本名叫做詹容景。

詹家在D國也曾是大富之家,可惜十年前的那場滅門之災,讓詹家一夜之間沒落。

陳威害死詹家那麼多人,至今逍遙法外,斬影暗中尋找他很多年,都沒有蹤跡可尋。

「難怪上次你去D國,看你情緒一直不高。」

藍奕洲和吳疆現在明白斬影的心情,回到故國家鄉,只會令他回憶起悲痛的往事。

「兄弟,別難過,現在是我負責D國,我幫你調查!只要那個陳威還活着,就算是化成一隻蒼蠅,也要把他揪出來!」

吳疆安慰道。

斬影點頭表示感謝。

「明天你要回國的話,我隨你一道過去。後天是我家人的忌日,我請了假。」

「好!」

大家聊過心事,敞開喝酒,最後都醉倒在天台上。

*

第二天上午。

吳疆帶着人馬離開玄天,斬影隨他一起再去D國。

藍奕洲也要回L國了,他在臨走之前去找厲墨寒,和他聊了斬影的家事。

厲墨寒和夜晚晚聽說了斬影的背景之後,都非常的震驚,他們都沒想到在斬影的背後居然藏着那麼大的案子。

「原來十年前轟動D國的詹家滅門案,就是斬影他們家。天啊,難怪他說自己背負着血海深仇,不是借口,都是真的!」

夜晚晚非常同情斬影,也能理解他的心情。

換做是誰,恐怕都無法開心的生活。

大仇一天不報,內心怎麼能安寧呢?

「是啊,我對他的了解太少了,從不知道他的遭遇,這是我的疏忽!」

厲墨寒有些感觸,他應該對部下多些了解和體恤才對。

「我覺得我們應該為他做點什麼,這麼多年他都在為星盟做事,沒有時間去調查真兇。我們要是能通過科技的手段來幫他找出兇手就好了。」

「你說的沒錯!得找機會去一趟D國,好好徹查此事。」

厲墨寒和夜晚晚決定要幫助斬影,只有斬影大仇得報,他和藍冪才有可能。

藍奕洲先回國去,厲墨寒和夜晚晚要再等一段時間,所以拜託藍奕洲幫忙帶個信回L國,向父母他們報平安。

至於封梟,厲墨寒也和他聯繫,讓他耐心的等,給薩滿會一點時間。

另一邊,斬影跟着吳疆一道啟程前往D國。

抵達萊城的第二天,斬影一個人前往墓地,拜祭自己的父母和家人。

天氣陰沉,空氣中飄灑著毛毛細雨。

手捧著鮮花,斬影來到萊城的公墓,詹家的人都埋在這裏。

走到一片墓碑前,斬影脫下帽子,獻上花束。

看着墓碑上的父母家人的黑白照片,他的心裏溢滿了難過,心情比這天空還要沉重。

「爸,媽,小弟,小妹……我來看你們了!」

就在斬影站在墓碑前寄託哀思之時,遠處附近的樹林里,隱藏着幾個人。

他們密切注視着斬影的一舉一動。

「今天他果然來了!」

「抓住這個漏網之魚,我們就發了!」

幾個男人悄然朝斬影這邊靠近,其中一個男人用手槍瞄準了斬影。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