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這屆首富是絕世古武高手
  4. 第175章 執念

第175章 執念

作者:

唯康在離洛城200多公里的普城,江拾遺他們走得早,路上還比較順暢,2個小時出頭就到了。

看梅小宇昨天才來過,今天又來,唯康方面感到壓力山大。

果然,梅小宇一到,就直接問唯康的總經理:「夏總,調查報告具體什麼時候可以出來?」

這夏總不但是唯康的創始人,而且是首席技術官,也是一位生物學家。為了這個事情,他已經急得頭髮都白了,事情明明很順利的,為什麼突然就不行了?

「梅總,恐怕你還要等兩天,現在技術員正在加班加點分析原因。」那夏總陪著笑說道。

一旁的江拾遺突然問道:「除了分析患者的死因之外,你們有沒有分析產品?」

那夏總回道:「產品在出廠之前已經經過嚴格的品質管控,不會有問題,現在我們主要是集中力量排查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想了想,江拾遺又問道:「患者肺部出現的那層奇怪的薄膜,會不會是因為中毒而造成的?」

「我們的產品絕對安全,不可能含有毒性,所以中毒這種情況完全可以排除。」

「那那層薄膜是怎麼形成的?」

「人的肺部是呼吸器官,現在我懷疑是患者由於肺部已經受到損傷,沒辦法過濾呼吸進來的含有有害物質的空氣,而這些有害的氣體便在肺部形成化學反應,時間久了,就形成這個薄膜,未必與服用了我們的產品有關係。」

「就算有這種可能性,但每個患者都出現這種情況就有點說不過去。」

「這也是院方質疑我們的理由。」

「要想證明唯康的產品沒問題,就必須先證明薄膜是怎麼形成的?」

「是的,我們一直在努力。」

「我還有一個問題想請教夏總。」

「你請說。」

「剛才你說是由於患者的肺部患病之後,失去了過濾功能,這才造成這樣的情況出現,如果是這樣,那患者在服藥之前就應該有這種情況出現,為什麼等到服了葯之後才出現這種情況?」

那夏總臉色變了變,沉吟了一會,然後問道:「你是在懷疑我們的產品有問題?」

「事實擺在那裡,很難讓人不這樣想。」

那夏總看了看江拾遺,一時竟不知怎麼回江拾遺。一旁的梅小宇看了,心裡想道:這傢伙還真挺厲害的,連夏總都給他問的啞口無言。

看他沉默,江拾遺說道:「夏總,我倒有一個建議,不如從產品開始查起,我不是懷疑你們的產品有問題,現在我是懷疑那些患者服了葯之後,藥品在患者的體內產生了不好的反應,才形成那個致命的薄膜。」

「說來說去,還是懷疑我們的產品有毒。在產品出來之前,我們已經做過無數次的實驗,並沒有發現這種問題出現。」

江拾遺沉吟了下,然後說道:「試驗是在實驗室里完成的,用來試驗的載體一直在封閉的實驗室里,所以它們所吸收的空氣也是相對單一的,不像那些患者,他們經常在室外活動,空氣環境要比實驗室里的環境複雜得多,所以我個人認為,那些試驗載體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並不代表那些患者不出現這種情況。」

那夏總聽了,若有所思,低頭想了想,然後說道:「你說的這種情況的確有可能存在。」

「既然有這種可能,為什麼不嘗試著往這方面排查呢?」

「好,我們會進行多方面的排查。」

江拾遺聽了,不禁笑了笑。心裡想道:他們從不會懷疑自己的產品,總是喜歡從外部找原因,這樣查來查去,何時才能發現問題?

看目的已經達到了,江拾遺也就不出聲了。

見江拾遺問完了,梅小宇說道:「夏總,不管這是外部原因引起的,還是我們的產品引起的,都不關緊要,最重要的是把真正的原因找出來。如果確定與我們的產品無關,那是最好。如果真的確定是我們的產品有問題,那也不用迴避,針對問題解決問題就是。」

「是,梅總,我們一定儘力把問題找出來。」

「嗯,你不用太擔心匯銀的立場,匯銀會一直與你們並肩作戰的。」

「謝謝梅總的理解與支持。」

「這是應該的,匯銀既然選擇了與你們一起奮鬥,就不會半途而廢。」

「梅總放心,雖然這次產品上市不順利,但我們會繼續努力的,爭取早日完善產品的性能,讓產品得到市場的認可。」

「好,我對這一天的到來充滿了期待。」

梅小宇沒有久留,聊了幾句之後,便離開了唯康。

從唯康出來之後,梅小宇看了下江拾遺,然後問道:「今天你來,就是要質疑唯康的產品有問題?」

「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沒有什麼不可質疑的?」

「就算唯康的產品有問題,這與你又有什麼關係?」

江拾遺沉默了下,然後說道:「不瞞你說,現在我懷疑唯康的問題與靈谷和綠野的問題同出一轍。」

「怎麼可能?」

「我倒希望是我多心了。」

梅小宇心裡感到很是不安,沉吟了下,問道:「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懷疑?」

「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是不是那個布克讓你有心理陰影了,只要一有狀況,就想到是他在搞鬼?」

「有可能。」

頓了頓,江拾遺突然又問道:「你跟迎香是怎麼認識的?」

一聽江拾遺提迎香,梅小宇馬上臉一拉,然後轉身就走。

江拾遺伸手拉住她,說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梅小宇激動地叫道:「以後不要在我的面前提起這個女人!」然後,她用力掙開江拾遺的手,往車子那邊跑去。

江拾遺追過去,攔住了她,說道:「我不是故意的,但這個問題你必須回答我。」

梅小宇怒道:「走開,否則我要翻臉了!」

看梅小宇怒氣沖沖的,江拾遺嘆了口氣,只好讓開。

梅小宇氣沖沖地跑到車子那邊,然後對血狐他們說:「走,我們回洛城。」

血狐問道:「快中午了,不吃完中飯再走?」

「不吃了,沒胃口!」

血狐和血狼對視了下,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發那麼大的火。兩人對視了下之後,血狐無奈地聳了聳肩膀,說道:「走吧。」

血狼點了點頭,然後對著江拾遺喊道:「董事長,梅小姐趕時間,我們先走了。」

江拾遺說道:「你們走吧。」

梅小宇他們走了之後,江拾遺搖頭苦笑了下,然後想道:看來她對迎香的意見蠻大的,一聽迎香的名字就發火。

現在他越來越懷疑迎香當初隱藏在梅氏集團另有目的。

唉,迎香,你究竟在哪裡?你究竟瞞著我做了多少事情?

一想起這個問題,江拾遺便覺得腦袋脹痛。

現在他越來越擔心迎香是個無惡不做的人。

如果迎香真是這種人,他如何是好?

離開普城之後,江拾遺沒有直接回洛城,而是繞道去了靈谷。

見到宗博士之後,江拾遺便把唯康的情況拿出來與他討論。

「宗博士,現在唯康還沒有從產品自身找問題,他們懷疑患者的死亡是因為肺部受損而引起的,與產品無關。」

「他們有這種想法很正常。」

「宗博士,我們假設他們的產品本身沒有毒,進入人體之後,在什麼情況之下會產生毒素?」

「肺部是呼吸器官,外部的有害物質大多是通過肺部進入人體的,假如進入人體的那些有害物質裡面有一種與唯康的產品產生了化學反應,就有可能會出現這種狀況。」

江拾遺想了想,又問道:「平時你們做實驗的時候,是不是已經考慮到這個問題了?」

「那當然。」

「空氣裡面的有害物質那麼多,會不會沒有被考慮到的?」

「我們經常檢測空氣裡面所含的物質,就算沒有被檢測到的,我們也會估算一些特殊的場景有可能會出現的元素,所以,出現這種情況的可能性應該非常小。」

然後,宗博士笑了笑,說道:「小江,你好像比唯康的人還緊張這個事情?」

「宗博士,不瞞你說,我的心裡總是有種不安的感覺,總是覺得這個事情與那個布克有關。」

「小江,你太敏感了,布克與唯康毫無瓜葛,為什麼會針對唯康?」

「一開始的時候我沒有這個想法,但聽了唯康志願者的癥狀之後,就有了這種不好的感覺。」

「當初布克害靈谷和綠野,是為了製造假象,讓縱贏通獲利,但他害唯康的目的是什麼呢?這總得有個動機吧。」

「也許真是我太敏感了。」

「其實從競爭的角度來說,唯康出現這種狀況對我們是非常有利的,我們應該感到高興才對。」

江拾遺苦笑了下,說道:「宗博士說的對,是我喜歡好管閑事了。」

「你應該是對那個布克太用心了,只要有一絲風吹草動,便聯想到他。」

「有可能。」

「是了,另外一家的情況我也打聽到了,聽說是患者的心臟出了問題。」

「那與藥品有什麼關係?」

「具體也不太清楚,據說還沒有定論出來。」

「看來形勢對我們真的很有利。」

「是的,這兩天,我聽市場人員說,醫院對我們沒那麼抗拒了。」

「那我們就抓住這個機會,趕緊說服他們。」

「這是肯定的。」

過了幾天,梅小宇打電話給江拾遺,說唯康已經找到患者死亡的原因了,的確與產品有關,讓江拾遺陪她去一趟唯康。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龍鳳雙寶:媽咪太受寵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閃婚秘愛:腹黑老公好纏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