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海貓鳴叫時
  4. 第115章 終局

第115章 終局

作者:

海鷹喝得有點多,平時早就把朱平掀下來了,可是今天他身上有點軟,兩個人扭打了一會,海鷹才佔了上風,他把朱平掀倒在地,翻身騎在朱平身上,然後照著朱平的臉就來了一拳,拳頭刮開了眉弓那裡,朱平一下子就被打得滿臉是血。

見血了,海鷹狂性發作了,他的拳頭更重了,拳頭像雨點一樣落下,血從朱平額頭臉頰鼻口中不停地濺出,一旁的白牆上全是血。

海燕和盈盈王瑜都嚇壞了,只能尖叫。海燕先撲上來了,抓著海鷹的衣領把他向外拉扯,盈盈也過來推著海鷹,想讓海鷹從朱平身上下來,並勸道:「海鷹,別打了,我們走吧。」

海鷹看著盈盈又看著海燕,說道:「你們!你們居然全反了!都反我!」

只有王瑜沒吭聲,海鷹便轉頭看向她,對她說道:「王瑜,跟我走!」

此時王瑜卻搖了搖頭。

海鷹叫道:「連你也不跟我走嗎?」

一個聲音傳來,「她要跟我走!」

這時候門開了,外面又進來一個人,他身上頭上都有繃帶,走到這裡已經很不容易了。

這個人進了屋又說道:「她不能跟你走,因為她不是你的,她是我的。」

正是宋海城,他也找過來了。

海鷹從朱平身上站了起來,朱平捂著臉在哭,他人生中第二次挨打,被打得好重好慘。他在那哭,海燕和盈盈都在一旁安慰他。

宋海城道:「海鷹,錢什麼的我會還給你,我要王瑜,我不能沒有她。」

海鷹大怒,叫道:「連你也敢搶我的女人!」

他向宋海城撲了上去,把宋海城推到樓道里打。

宋海城沒有還手之力,一推就倒,倒在地上海鷹可沒放過他。

只見海鷹第一腳踢他肚子上,這腳好重,宋海城他倒在地上身子弓得像蝦米,海鷹第二腳又踢到他頭上,他差點暈了過去。

他倒了,王瑜這時候突然爆發了,她衝到海鷹旁邊,大叫道:「你不要打他!」

海鷹愣了,他沒想到王瑜會護著宋海城。

他對王瑜道:「這個傢伙害過我,也害過你,他是個無賴,變態,你護著他?」

王瑜搖搖頭,說道:「他沒害過我,他只幫過我!」

海鷹看著王瑜,叫道:「王瑜你怎麼了!」

王瑜這時才說道:「我……我變心了。」

海鷹整個人後退了幾步。

王瑜道:「你得到了我,你就不再給我激情了,你對我有愛,但是僅僅是幾分之一的愛,太少了。我不需要很多很多的錢,但我需要很多很多的愛,你給不了。」

海鷹道:「但你跟我在一起你會幸福的。」

王瑜搖頭道:「不,不會的。因為我知道我只有跟他在一起我才會幸福,他屬於我,我屬於他,我們都是對方的唯一。」

海鷹愣了,王瑜又道:「我只會是你的附屬品,你不會尊重我的意見。什麼事都要按你說的來,他就不一樣,他尊重我,什麼事情商量著來。而且我在意果果,我不會再生了,他就說了他不要孩子,有果果就只要果果,為我他肯放棄後代。」

宋海城竟然對後代方面不怎麼執著,他竟然不要自己的後代,海鷹聽到這愣了。

王瑜又道:「再見,海鷹,我們結束了,我一直沒有勇氣說出來,現在我敢說出來了,你要殺就殺吧,我不在意了。」

海鷹獃獃地看著王瑜,王瑜卻去扶起了宋海城。

兩個人站在海鷹面前,看起來毫無還手之力,似乎只能任海鷹宰割。

但海鷹沒有動。

王瑜道:「你不願動手,那我們走了。」她現在很怕,見海鷹不動手,她想走了。

走之前王瑜又看了看朱平,輕聲地對朱平說道:「再見朱平,謝謝你。」

朱平沒有聽到,仍然在哭。王瑜見朱平在哭,又流了好多血,她有些心疼。

她還是走到了朱平旁邊,掏出手帕,先擦乾了朱平的眼淚,然後擦了擦朱平臉上的血。

朱平看到她,眼中流露想留下她的表情。

王瑜咬牙道:「朱平弟弟,姐姐走了。」

朱平有種感覺,他覺得這大概是最後一次看到王瑜了,他剛被擦乾的眼淚又重新流出,王瑜真要離開他了,朱平抑制不住心中的失望,他絕望地哭了。

王瑜心也軟了,她慢慢地蹲下,給他擦掉嘴上的血,朱平握住她的手,求她不要走。

王瑜還是搖了搖頭,因為她該說的已經說了,該做的已經做了,這次她真的要走了。

王瑜在朱平那邊,這邊只剩宋海城和海鷹。

宋海城看著海鷹,說道:「海鷹,我從來沒求過你,你是我的仇人,我本來死也不會求你,但是這次我求你了,不要再找王瑜了,她沒有我是不行的,我也是,我沒有她我就會死,求你放過我倆吧,我們倆會離開這裡,去別的地方生活,我也永遠不會再回到島上了。」

海鷹冷笑道:「可以,我有條件,就是……」

宋海城說道:「我知道。我還記得以前我向你提條件,你說讓我舔你的卵子才行是嗎?」

海鷹哼了一聲,這小子記性倒是挺好。

那次在在島上宋海城向海鷹提條件,海鷹就借著這個機會當眾羞辱宋海城。

宋海城又道:「現在我什麼都肯做。什麼尊嚴、面子、錢,我都不在意了。為了王瑜我怎麼都行,只要你能放過我和王瑜,我什麼事都願為你做!你就算要我的命我也給你!」

海鷹道:「行,跪下磕頭!」

沒想到宋海城二話不說就跪下了,直接磕頭,才磕了幾個,額頭就紅腫了。

海鷹看著他的樣子,一腳把他踢開了。

宋海城擦了擦嘴角的血,說道:「是你不要的」

王瑜回來了。

她拉起宋海城,看著海鷹,說道:「海鷹,你要記得我的好就別殺我們,好嗎?」

海鷹愛過王瑜,他看了看她,有點捨不得,但他還是一個大氣的男人,說道:「好,你們走吧,我放過你們了。」

王瑜懸著的心一下子放鬆了,她竟跑過來擁抱海鷹,說道:「我就知道你會的!你向來是個大氣的男人。」

海鷹沒說話。

宋海城未必放人,但海鷹放過他們了。

宋海城此時也有點佩服,他說道:「那麼,海鷹,再見吧。」他向葛海鷹伸出了手,他第一次向自己的仇敵伸手。

海鷹卻沒有握他的手,他像小孩子一樣,「啪」的一下,打了他的手,把他的手打開了。

宋海城收回自己的手,收回了自己的友善。

王瑜說道:「我們還是不要見了。」

海鷹點點頭。

王瑜和宋海城這兩個人走了。

海鷹回頭看著盈盈,再看著海燕,而這兩個女人都在緊張地看著朱平,不停地問著朱平疼不疼。看到她們這樣,海鷹也明白了,盈盈和海燕也不再屬於自己了。

他只有回去找亞楠,因為亞楠是離不開他的。

……

又是一年夏天,鄒義的汽船送來了新的遊客。

他的船後跟著飛翔的海貓,海貓在不停地鳴叫。

亞楠聽到聲音跑出旅館到浮橋上去迎接客人……

現在島上長住的只有四個人,海鷹亞楠和海鷹的父母。

此時海鷹依然站在礁石上,從高往往下看著客人,聽著海貓的鳴叫,不滿地道:「這些海貓子叫起來真難聽,好像哭泣的聲音。」

(全書完。)

我的下一部作品《聖人魚》也完稿了,我正在上傳。

寫海貓這本書的時候我就想寫感情。

不過不太滿意,也許滿意的永遠是下一本書吧。

這本書本質上是言情,下本書是武俠。呵呵。作者是一隻善變的海豹呢。。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