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水滸之我不做包子
  4. 第245章 污名只能自己來

第245章 污名只能自己來

作者:

張青當場當然是不會下決斷的。

雖然知道瓊英應該是自己這邊的人,但茲事重大,也不敢輕易決斷。

使人引那瓊英下去照料,自己則與諸將接著商議。

稍帶一嘴的是,往日里一向不咋說話的花寶燕,此刻倒是積極了一回。自告奮勇,就帶的那仇瓊英下去休息。

也不知...這兩人是不是背著張青,又會說的什麼話。

張青也不管這兩個姑娘,待人下去,當下也與眾人商議起。

魯智深還是那一貫深信不疑的作風,直叫張青用計,滅那田虎,為仇家報仇。

還是吳用淡定些,與張青道:「那仇家姑娘說的是真切,然此事也不好這就決斷的,依我心思,若是能尋的那仇家的老管家葉清,此事就明了。」

張青聽的點了點頭。

其實他對那瓊英已然信了七七八八,只是剩下的三三二二未能確定,其也實在不想冒險。

順著那吳用意思,卻又道:「只是呢葉清在田虎軍中,又如何能得其消息?」

吳用倒是善於揣摩人心,安慰道:「此事倒是容易,那葉清知道仇家姑娘心中仇恨,眼下來的此地,定然是要思量的報仇之事。」

「我們不去尋他,他也會來尋的我梁山,只消耐心等待就是。」

「大統領眼下,可先做的些其他準備。」

這說著,也是與那魯智深擠出個笑容道:「正如智深所言,可想想如何設計的那田虎的。」

魯智深雖然看不上這吳用吧,但人這頭說的好話,更與自己笑臉相迎,總也不能無緣無故又發錯。

只就頷首點頭,算是同意的那吳用言語。

張青看著吳用小心翼翼的「破冰行動」,也是心嘆這智多星倒是不容易。

那當初嘴有多硬,眼下就有多難。

思緒微微偏了偏,張青也很快拉了回來,又問道:「葉清那頭暫且不說,只等其自覓的機會來尋我等。就說咱們這頭,又可做甚設計?」

吳用應道:「厲兵秣馬,整兵備戰之事,在下也不消多言。咱們就說說如何叫那田虎,當真以為其計得逞。」

吳用這話一出,魯智深反應倒快。

當即就拉著其道:「吳用,咱們哥哥的名聲,都被你給搞臭了!整個梁山,都因你受了污名!你可莫再出什麼餿主意,再壞我梁山與哥哥的名聲!」

魯智深不只抓著吳用的手,那手上,還發的大力氣。

好叫吳用也是能忍,直還端著原來般笑容,根本不為魯智深所動,直還辯道:「要成大事,小小污名又算何。」

「再說了,若是能成大業,這點小事,現在說是污名,那未來不過就是個趣談罷了。」

趣談?

魯智深聽得吳用這輕描淡寫的言語,火氣又上了。

只是好歹這吳用眼下也算自己人,何況還在張青面前,實在不好動粗。

這才艱難的忍耐住的,問起那吳用道:「那你卻來說說,又是什麼主意?」

吳用不管魯智深這「吃人」模樣,只是淡定應道:「那田虎想叫哥哥陷入溫柔鄉里,那哥哥就陷入這溫柔鄉。大張旗鼓,要納娶那瓊英就是。」

說著也轉頭看著魯智深道:「智深到時候也可連連反對,表示不滿,只是大統領一意孤行,不會應你。」

前頭就說,魯智深雖然是個粗人,也是粗中有細的。

眼下,雖然不喜這吳用,然聽其言語,再見張青態度,魯智深也知此事哥哥是欲要為之。

無奈放下這吳用,轉頭與張青勸道:「哥哥何必留此名聲,要殺那田虎,實不消如此。」

魯智深重義重名,張青又何嘗不是。

只是這吳用有一句話說的還當真不錯,日後成就大事,這點事情,還真不算何。

頂多就是個趣談,給天下人的談資罷了。

眼下若是能引田虎大意犯錯,那也值當!

卻見當下就應道:「好,就依此而為。只是此事還消與那仇家姑娘說定,免得那姑娘反悔,反是叫我當真裡外不是人了。」

眼下這張青,當真是么的感情。無法完全信任這仇瓊英的情況下,還考慮到這姑娘壞事的可能。

吳用當下也應道:「當是如此,這污名,只能咱們自己給自己按上,是萬不能叫別人給按上的。」

「就等的那葉清傳了消息來再行事,咱們前頭,只先做些準備。」

如此暫且說定,又聽那吳用接著道:「若是能與葉清聯繫上,還請大統領看看能否叫其說動幾個田虎軍中人,引為內援。」

「上回來的那梅玉,我看對其就能動些念頭。」

若是能來個「無間道」,裡應外合打那田虎一個措手不及,當然最好。

只是這事風險也大,不好隨意為之。

眾人直又聊的許久,商討如何能引這田虎入局。

...

對仇瓊英來說,自十歲開始,父母雙亡,十一歲整個仇家被滅之後,其那幼小的心靈,懷揣的都是仇恨。

誰能滅了這田虎與鄔梨,那自己就跟著誰!

宋人也好,梁山也罷,管他是哪裡來的,管他是來作何的,只要能報仇家的血海深仇,那就是自己的恩人。

眼下入梁山,仇瓊英知道機會就在眼前!

只可惜那梁山的大王似乎對自己還有不信,並沒有多少應允。

心頭又不知這梁山到底有何安排,跟著花寶燕一路來行,心裡是耐不住的就問:「姑娘,你家大王到底是什麼意思?」

花寶燕自告奮勇帶路,其實當真是腦子一熱。這一路上,也不知和這苦命的仇家姑娘說什麼好。

哪想這姑娘倒是自來熟,直接開口就問。

只是花寶燕沒得哥哥說話,哪裡敢說大王主意。

再說了,就是其,那也不曉得張青怎麼想的啊!

當下只得好心安慰道:「仇姑娘你莫要心急,大王向來心善仁義,若是你當真有這些苦難,定不會推脫不管。」

「你就安心暫且留下,反正今下也無處可去。」

「至少留的此地,也不會再受苦的。」

花寶燕是好言安慰,可誰想那仇瓊英似乎一點也不領情。

直瞅著那花寶燕兩眼,就來了一個語出驚人。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龍鳳雙寶:媽咪太受寵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閃婚秘愛:腹黑老公好纏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