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朱竹清:我馬上就十四了

第182章 朱竹清:我馬上就十四了

送走朱竹雲,墨竹和朱竹清回到休息室,裡面只有戴沐白一人坐在沙發上抱著頭,頹然之色布滿整張臉。

墨竹和朱竹清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出來一趟,本來是逃避家族的內鬥,逃避家族不人道的選擇繼承人的方式,可誰成想,逃避的他居然成了皇室最後的救命稻草。

星羅帝國現在雖然有星羅皇帝把持著,但按照朱竹雲的意思,星羅皇帝此時已經被控制起來,大臣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現在的星羅皇帝就是個傀儡,等這次魂師大賽結束,想必應該就會回去繼承皇帝之位……

不!

戴沐白猛得抬起頭,戴維斯之所以沒有繼承皇位,就是因為自己沒有回去。

戴家的皇位繼承規則中,如果想成為皇帝,其他的兄弟必須被廢或者死亡。因為會讓其有東山再起的可能,所以為了星羅皇帝這個位置的安穩,其他的兄弟必須被廢才能繼承。

戴維斯來參加魂師大賽的目的主要是廢了自己,或者………殺死自己!

「墨哥,墨哥!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戴沐白突然站起來,惶恐不安的看向墨竹,彷彿做錯事的孩子,祈求得到母親的庇護,免受父親愛的毒打。

不光是墨竹,就算是一旁的朱竹清見了都有些惱怒,就這麼一個軟弱的人和自己有過婚約,簡直是恥辱。

她對自己的另一半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要求,但必須要懂得面對,而不是一味的逃避和尋求幫助。

墨竹沒有理會戴沐白的哭喊聲,一巴掌扇在他的臉上,直接將其扇飛出去。

灼熱的疼痛令戴沐白混亂與驚恐的意識中增添了一份暴怒。

他站起來怒吼道:「你幹什麼,你憑什麼打我!」

回應他的是一雙宛若寒冰般徹骨的肅殺眼眸,即將脫口而出的話頓時又被他咽了下去。戴沐白低著頭,不甘的說道:「對不起,墨哥,我失態了。」

「可我……可我想不出任何的破局之法。」

戴沐白癱坐在地上,壯碩的身體彷彿是一攤爛泥一樣靠在牆上,

「戴維斯之所以沒有成為皇帝,一是他的實力不夠,二是因為有我這個繼承人在。如果我廢了或者死了,他成為皇帝這件事就板上釘釘,再加上邪魂師的輔助,以後星羅帝國很可能完全是他一人說了算的。」

朱竹清皺眉,隨之說道:「那讓武魂殿幫忙呢。他們不是在消滅邪魂師嗎?!」

墨竹搖搖頭,而戴沐白直接說:「竹清,別傻了,如果我尋求武魂殿,到時候星羅帝國很可能就像現在的天斗帝國一樣,被武魂殿一點點的蠶食殆盡。這是我絕對不想看到的。」

「那………如果把戴維斯殺了呢?」朱竹清說。

「不!邪魂師不會讓你把戴維斯殺了的,他是他們的傀儡,傀儡死了對他們了沒有任何好處。」

墨竹繼續說道:「而且朱竹雲也說了,現在戴維斯身邊的那個女人可是魂斗羅級別,再加上黑蓮的輔助,絕對有封號斗羅的實力,殺他很難。」

不過若是水千山或者古月娜出手就簡單了,但是這兩人應該不會出手。

古月娜算是中立派,做事情完全就是看心情,自己命令不了他,而水千山就更別說了。

雖然她和自己站在一隊,自己也能向她求助,但墨竹自己卻並不想讓星羅帝國因此而拯救。

斗羅大陸一共有兩大帝國,在各大宗門的推波助瀾下僵持了千年之久,雖然大的戰爭沒有,但小的戰爭卻摩擦不斷。

更何況,在天斗帝國的四個公國中,摩擦更是非常激烈。雖然墨竹沒有拯救蒼生於水火的那種高貴信仰,但他其實更貼近武魂殿的追求。

兒時的記憶雖然他沒有親身經歷,但是這具身體原本主人對戰爭的憤怒與和平的渴望卻被自己繼承下來,在過了數十年後,他也分不清這到底是原主人的執念還是自己的願望。

總之,他想統一整片斗羅大陸。

「所以現在的我根本沒有力量反抗。」戴沐白神色頹然,完全沒了以往邪眸白虎的那股自信與狂傲。

墨竹沉思片刻,淡淡的說道:「明天我上場吧,先試試這傢伙的水有多深,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墨竹拍了拍戴沐白的肩膀,「小白,雖然我不能幫你搶回星羅帝國,但你的人身安全我還是可以保障的。現在,還不是山窮水盡的時候。」

「………嗯,謝了,墨哥。」

現在的戴沐白,擁有的也只有這幫兄弟和學院的老師們了。

夜晚,墨竹正打算回宿舍睡覺,卻發現朱竹清依舊外面在打坐修鍊。

這丫頭,努力的有些過分了吧。

墨竹迅速來到朱竹清面前,而朱竹清彷彿感受到什麼,緩緩睜開眼睛,暗淡的紅色在紫色的眼眸中流轉。

紅色?

「小野貓,你怎麼還在修鍊,這都快十二點了。」墨竹有些責備的問。

朱竹清平靜的說:「我發現我在夜晚的時候逐漸的更加迅速,所以想多修鍊一會。」

這樣距離你又更近一分……朱竹清心想。

曾經,她拚命修鍊,只是不想屈服於命運的安排,不想被殺死而已。如今她已經逃脫了家族的命運,但她卻成了為墨竹的累贅。

她不像千仞雪那般擁有天使武魂這種神級武魂,也不像古月娜擁有超越封號斗羅的力量,雖然她可以一直在墨竹的保護下修鍊,但她並不想自己只是個花瓶。

墨竹也明白朱竹清的倔犟,伸出手揉了揉她的烏黑的秀髮,笑道:「你這麼努力,感覺我跟廢物似的,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還需要讓她親自上陣殺敵。」

朱竹清靠在墨竹身上,任憑他肆意撫摸,淡淡的說道:「我才不要當花瓶,我也能變強。」

說完,朱竹清直接趴在了墨竹腿上,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墨竹無奈的拿出一根竹籤,替她清理耳朵。

她的性子就像貓一樣,溫順的時候不管你怎麼挑逗她,她都不會生氣,反而還會擺出各種姿勢,讓你挑逗下這裡,非常可愛。

可一旦生氣,就像一隻野貓一樣,對你抱有強烈的敵意和警惕心,若是不能讓她高興,或者放下警惕,你必然會遭受到她的報復……以及無止境的冷暴力。

凝視趴在自己腿上的麗人,墨竹心中複雜萬分,要是沒有自己出現,她也許會和戴沐白在一起,然後飛升神界,一直過安穩的日子吧。

「登徒子。」

「怎麼了?」

「還有兩個月我就十四歲了。」

「十四歲怎麼了?」

朱竹清蹭的坐了起來,一雙寶石般的眼眸瞪著他,幾秒后直接一腳將其踢開,憤然離開。

不明所以的墨竹撓撓頭,怎麼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說錯了什麼,而惹怒了這頭小野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斗羅之疾風亦有歸途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斗羅之疾風亦有歸途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2章 朱竹清:我馬上就十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