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行走歷史神話:從呂洞賓開始
  4. 第572章 想念

第572章 想念

作者:

所謂引導,更多是作為旁觀者——最大的職責,其實是監控有無邪祟事故發生。以避免不知不覺被祂莫進來。

真正顯於世的,還是各家教派,他們的道統、思想和典籍,才是引導、教化的實際方式。

搬遷,搬的是全部。

地球上亦不獨乎有智慧的人類。其他的生物,大到海里的鯨魚,小到芥子般的細菌,一應皆如此。

對於有智慧的,考慮到他們自己的主觀意志,並不強加干涉。只通報情況,予以設備。

而沒有智慧的,那些動植物細菌之類的,自然不需要考慮它們的主觀意志,順手皆是納入真靈世界去了。

這其實挺好。

自作聰明的人類,反倒有不少沒能夠沉浸足夠的時間。這些沒有智慧的生物,則在一開始,便皆不知不覺被納入進去了。

整個宇宙亦然。三五個宇宙亦然。

對於常昆來說,這倒是一段挺好的消遣時間。全民玩遊戲嘛。

諸世山河社稷圖配合人道法網營造的這麼一個真靈世界,倒也算是奇妙。無論人文景觀還是自然景觀,都有其獨到之處。

其中有很多盤古宇宙和真宇的影子,根據真宇和盤古宇宙一些發生過的事、存在過的人或物,交織形成這樣一個真靈世界。

比如常昆,在隨意遊逛的時候,就遇到這麼一個劇情。

是佛門的劇情。

喚作『曇花一現為韋陀』。

說是韋陀這個人,作為佛門的弟子,與一個花仙產生了感情,以至於心生障礙。於是轉世投胎,到凡間歷劫,以期擺脫心障,使修行更進一步。

那花仙卻是個情深的。韋陀轉劫之後,她也跟來。不期能與韋陀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只願能與他朝夕相處。

便化作曇花,在韋陀家的院子里。

韋陀每天晚上都要到院子里走幾步,曇花盯著他出來,便立時綻放。等韋陀回了屋,曇花便凋謝。

這便是所謂曇花一現為韋陀了。

不少的『玩家』,地球人們,參與進來,把劇情搞的亂七八糟的。有盯著曇花的,想要來一段驚天動地的感情;有為曇花不值的,要殺韋陀;也有要成全曇花的,意圖逼著韋陀與曇花結為連理。

反正妖魔鬼怪都有。

常昆作為一個旁觀者,只是洒然一笑。

若在早年,與佛門恩怨之深,逢著這事,早把韋陀弄死。

可現在,還有什麼能不釋然?

何況這只是真靈世界演繹的一段劇情。那曇花既不是花仙,韋陀也不是真的佛門韋陀。

話說到佛門,常昆倒是想起來,之前盤古宇宙的短暫停留,沒嗅到佛門的氣味。

也不知道是因為大同世界,不再需要佛門,佛門的佛陀們都還俗了,還是早在涿鹿時,佛門便已覆滅?

左右如今,也沒什麼好念想的了。

逛論壇時,倒是發現了柳毅傳的劇情。便忙不迭趕過去。

柳毅傳,說來常昆倒真經歷過。不過主角可不是柳毅,而是他常昆。

三娘遭了禁錮,常昆當初可是念叨好久。前還以為在冰夷那兒,不曾相關三娘被禁錮。也是承了柳毅的好處,才知道這回事。

不過說起來,至今常昆也沒想明白,到底是誰,把三娘禁錮在河邊放羊。

原先以為是佛門的手腳,那會子還上小雷音寺跟彌勒動過手。後來又覺得不是。

現在想來,仍然不見清晰。

或真是佛門動的手,意圖取三娘傳承自父親一系的玄武炁,為制衡玄帝。但也有可能是玄帝動的手腳。

但也可能都不是,而是其他。

反正有些迷糊。

常昆也沒得深究了。現在,也不知道那會兒到底是真是幻了。

但常昆寧願是真。

如果是幻,那大丫頭、小七、三娘、隱娘、宓妃、惠蘭,豈不就是夢幻泡影?這是常昆所不能接受的。

他如今也就這點念想了。

所以聽說柳毅傳的劇情,便急急忙忙趕過去。

見一條河邊,柳毅正在一株柳樹下。許多玩家圍著他,紛紛擾擾,各種雜亂。柳毅只是不理。

不少玩家嚷嚷著要柳毅發布任務,要代替柳毅去見錢塘君云云。而柳毅只當看不見這些玩家。

直看到常昆,便走過來。

露出驚喜之色:「我在涇河之畔遇到一位姑娘,這位姑娘託付我一件事,要我尋一個名叫『常昆』的人!我不知何處尋。半道上,逢著一場大雨,在靈官廟裡避雨時,迷濛里做了個夢,卻是王靈官教我往這裡來。」

「敢問足下,可是常昆?」

常昆聽著,神色有一絲恍惚。

好似當初,便是這情形。那甲字恆宇,他來到天界,便在這河邊的樹下,逢著柳毅,告知了他三娘在涇河之畔的事。

彷彿舊事重演,使常昆心神為之動搖。

他深吸口氣,抱拳道:「我便是常昆。」

柳毅驚喜不已:「果然是足下!好教足下知曉,涇河畔的姑娘久侯足下去救她,已許多年矣!」

常昆道:「多謝!」

柳毅道:「我不知你們是何故。但有情人終成眷屬,你還是早些去罷。我要回家鄉,便不這裡耽擱。兄台,祝你一路順風。」

常昆抱拳一拜。

玩家們蜂擁而來,而常昆已不見了蹤影。柳毅則彷彿看不見這些玩家,笑呵呵遠離而去。

又到了涇河畔。

那情形,與當初著實一般無二。

只是與當初相比,常昆是仔細觀摩,才發現這裡的破綻。而今,卻是一眼看透,信步走了進去。

遠遠見一牧羊女,正在河邊的草灘上牧羊。背影如此熟悉。

常昆心襟動搖,難以自已。

他良久才喊出一聲:「三娘?!」

那姑娘猛地轉身,一張驚喜難當的笑顏綻放,如燕子般飛撲而來。

常昆展臂擁抱。

懷裡的人,溫暖如昔。但常昆眼中卻露出一絲遺憾。

「我知道你不是她,只是個影子,一段劇情。可我真的想念啊!」

眼前,恍惚間,許多舊事,如一張張發黃的照片,一一的閃過。

東晉的莊園,唐末的高縣和白水谷,大宋的錢塘城...

一樁樁一件件,一下子變得格外清晰。

沒有哪一刻,常昆有像現在這樣想念她們。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