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快穿之女配才是大佬
  4. 第872章 他是太監·10

第872章 他是太監·10

作者:

白霜的話讓溫千雪無地自容。

好在她還是有點羞恥心的。

她再也顧不上跟白霜說什麼平不平等的話,直接掩面跑了出去。

至於她要跑去哪裡,心情如何,白霜根本不會在乎。

白霜把空盤子放到廚房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間休息。

夜幕降臨。

白霜房間的門忽然被人踹開。

白霜抬眸看去,來人是夏詩情。

夏詩情的身後還跟著兩個小廝,他們抬著一個大箱子進來,放到房間內。

「大小姐,我們先下去了。」兩個小廝恭敬地說。

夏詩情微微頷首,「把門帶上。」

房間從外關閉,屋內只剩下白霜和夏詩情兩個人。

夏詩情打量了一番這個小屋子,嘲諷地笑了。

「雖然說這間屋子也不怎麼樣,可是比起你以前,那可真是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前的徐白霜即便是大小姐的貼身丫鬟,她也得跟其他丫鬟一起住。

沒有自己一個人住的房間。

「如果你不陰陽怪氣就不會說話,那就閉嘴。」白霜語氣清冷道。

夏詩情當即橫眉冷對,語調驀地提高,「徐白霜,我好心幫你把衣服首飾都送來,你竟然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

「就算你覺得這麼多年來伺候我是虧了,但你也不能這麼辜負我的好意!」

看看。

這一個兩個的,欺負人的時候總覺得自己有理的不得了。

但是當她們稍微被欺負一點點的時候,立馬一蹦三尺高。

「哦?你是好心來幫我送衣服首飾的嗎?」白霜挑唇一笑,看著夏詩情。

白霜的眼神很有深意,看得夏詩情渾身都不自在。

夏詩情自己做賊心虛,不敢再和白霜對視。

她移開視線,嘴硬道:「對、對啊!你買了這麼多衣服和首飾,全部都送到府上來了。

「你自己又不去取,那可不得我幫你送來?」

其實事實不是這樣的。

事實是,那些店家派人送來東西的時候,都有詢問白霜在哪裡。

他們要把東西親手交到白霜的手中。

是夏詩情力排眾議,說她和白霜是很好的姐妹,而白霜現在又不在府內。

所以店家的人才會把東西暫時交給夏詩情,拜託夏詩情轉交給白霜。

夏詩情這麼說,並不代表她真的覺得她和白霜是好姐妹。

她就是想從中剋扣一些東西下來。

畢竟白霜去買東西的時候,她可是一路尾隨的。

她親眼看見白霜都買了什麼,其中有她想買又捨不得買的。

夏詩情想,白霜得到了一袋金子就像是個暴發戶,她當然看見什麼好就買什麼。

但是她買了那麼多東西,又沒有當時就拿回來。

那她肯定記不清到底買了多少,買了什麼。

夏詩情想神不知鬼不覺地「拿」走兩件。

但是一打開包裝,夏詩情就發現這件喜歡,那件也喜歡。

等到她回過神來,她已經把箱子里的東西拿了快一半。

夏詩情有點慌,但是很快她又淡定下來。

她認定白霜不會記得究竟買了什麼。

於是她就把自己的一些不要的衣物首飾,都放進箱子里充數。

夏詩情認為白霜根本就分辨不出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差的。

再說,她往箱子里塞的也不差啊。

只不過是被她用舊了一點而已。

配一個丫鬟綽綽有餘。

白霜一邊往箱子邊走一邊說:「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謝謝你把我的箱子送過來。」

夏詩情見白霜的樣子是要開箱子,她的心頓時有些慌亂,連忙阻止道:「徐白霜,你要幹什麼?

「你要當著我的面打開箱子?你這是在防著誰呢?

「算了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你自己一個人慢慢看吧!」

說著夏詩情就趕緊要溜。

反正等她走了以後,不管徐白霜看不看得出來,那都和她無關!

誰知道是不是徐白霜故意說謊陷害她的?

沒有人證物證,誰也不能說就是她拿的!

「我讓你走了嗎?」白霜鬼魅般的身影瞬間就到達夏詩情身後。

白霜握住了夏詩情的胳膊,讓她無法再往前走一步。

「你放開我!我都說了我有事,你耽誤了我的事你賠得起嗎!」夏詩情惱羞成怒,拚命掙扎威脅。

「放心,很快。」白霜拉著夏詩情來到箱子邊。

白霜把箱子打開,裡面的衣物首飾擺得亂七八糟。

那些首飾原本都有精美的盒子,白霜在店裡的時候掌柜都給她展示過的。

可是現在箱子里的盒子都是什麼垃圾玩意兒。

連路邊攤都不如。

還有那些衣服。

白霜挑的衣服材質都很特殊,放在那兒光是看著都覺得仙氣飄飄,造價昂貴。

但是再看看如今箱子里的衣服?

不是白霜想吐槽,而是這些衣服實在是太像現代世界的影樓風古裝。

材質不用看就知道摸上去都刺手。

真不知道夏詩情是從什麼地方搜羅出這麼多垃圾。

也是難為她了。

「這就是你給我送來的東西?」白霜把夏詩情的臉按到箱子里,按到那些刺手的衣服上。

夏詩情不禁尖叫起來。

她覺得這些衣服都快要把她嬌嫩的臉給刮破了!

「徐白霜,徐白霜!你要是讓我毀容,我爹不會放過你的!」

都到了這個份上,夏詩情居然還在威脅白霜。

她可真是沒有意識到現在是個什麼局勢。

別說是她的臉,就算是她的小命也都被白霜妥妥地拿捏住。

白霜湊近夏詩情耳邊,嗓音清冷又說不出的魅惑,「你爹?

「我的相公可是皇上身邊的大紅人。

「你覺得,是你爹說話管用,還是我相公說話管用?」

夏詩情正處於自己的臉快要毀容的極度恐懼中。

這人吶,一害怕,要麼是什麼話都不敢說,要麼是什麼話都敢說。

很不幸,夏詩情就屬於後者。

「你相公不過就是個太監!皇上就算再親近他又有什麼用?他連個男人都不算,他根本翻不起什麼大浪!

「皇宮裡的太監那麼多,就算死他一個也不算事,你還真以為他一個閹人能比我爹更厲害嗎!」

夏詩情的話還沒說完,她整張臉就被白霜無情而冷漠地狠狠按進粗糙的衣服堆里。

讓她只能發出悶哼,不能再吐出一句話。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