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世子兇猛
  4. 第四百八十三章 船長

第四百八十三章 船長

作者:

事情就這麼定下了,在斐雲榮的三言兩語輕描淡寫下定下了。

戰鬥力爆表的飛雲女騎客串村婦,殺人,奪船。

斐雲榮的計劃絲毫漏洞沒有,可行性十分之高,沒人反駁,也沒人能夠提出比這更好的計劃。

計劃是斐雲榮提出來的,人手也是人家的,秦游自然習慣性的當了甩手掌柜。

然後他突然發現斐雲榮好像也是一個職業甩手掌柜,交代月芯后就不聞不問了。

不過秦游也沒在意,月芯安排完了肯定會找斐雲榮彙報一下,到時候他再裝模作樣把把關刷刷存在感就好了。

白彪走了進來,搓了搓手:「打魚。」

秦游滿面無語:「那魚放沙灘上都快臭了,吃完了再去。」

「臭了也打。」白彪執拗的說道:「多打,多吃,不餓。」

「好吧。」秦游知道說服不了白彪,也懶得說服:「去吧去吧,少撈一些,撈那麼多魚都吃不完,浪費可恥,明白嗎。」

白彪傻笑了一聲,跑出去著急人手了。

關於捕魚這件事,秦游已經解釋了很多遍了,魚很多,多的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就是所有寇眾和村民把腦瓜子插海里不停地吃,連續吃上幾百年幾萬年也吃不完。

可白彪和寇眾們依舊要撈魚,彷彿少去一次就吃了一次大虧似的。

斐雲榮面露困惑:「你們在哪裡捕撈了這麼多的海魚?」

之前斐雲榮就注意到了這個事情,郭城裡數千人,人人都在吃魚,沙灘上的那些小舟里也滿是黃魚,不少魚蹦躂到了沙灘上也沒人撿,著實是令人匪夷所思。

要知道不論是在夏朝還是在斐國,魚比米貴,也比肉貴,可聽秦游的意思,魚根本吃不完?

「海里啊。」秦游聳了聳肩:「出一次海大約一兩萬尾吧,我也沒數過,數不過來。」

斐雲榮哭笑不得:「吹噓。」

「這有什麼可吹噓的,你要是不信,我帶你去看看。」

「信,你說的,我都信,不過我還是好奇,帶我看看你是如何捕了這麼多的魚。」

「沒問題。」

秦游閑著也是沒事,帶著斐雲榮離開了屋子。

白彪這邊也剛好集合完了人手,正在乘著小舟登船。

秦游和斐雲榮上了船后,來到了船頭。

秦游舉起寧國,大吼一聲:「揚帆!」

雖然不是官船,可依舊有船上的規矩,入了海,船長就是最大的,一聲揚帆,水手就要動起來,各司其職,無條件服從船長的命令。

如果秦游不上船,白彪就是船長,白彪不上船,司哲是船長,每次出海,這三人中必須至少有一人登船,這也是規矩。

最大的規矩,是經驗,航海的經驗,海中的資歷。

原本秦游是沒這個資歷和經驗的,可架不住他是龍王爺的私生子,若不是,怎會指揮那麼多黃魚讓大家填飽肚子。

所以說比資歷和經驗更重要的就是身份,秦游有了這個「私生子」的身份,他就是船長。

在東海的這段日子裡,秦游早就褪去了從前的青澀,寬闊的肩膀迎著海風,皮膚不再像以前那般白皙,有了頂天立地男子漢該有的樣子。

既是船長,必須在船頭站上一炷香的時間,目視著前方。

這也是規矩,船長要站在船頭告訴這片蔚藍色的世界,大家是敬畏大海的,大海認可了你,才沒有狂風暴雨,才沒有滔天巨浪,這些都是規矩。

寇眾喜歡秦游登船,只要他登了船,大家就會感到心安,比白彪和司哲在船上時都心安。

斐雲榮後退了一步,站在秦游右側身後。

原本秦游是不喜歡這些規矩的,都是封建迷信,可他必須遵守,不是遵守海上的規矩,而是要尊重海上的水手。

海風襲來,秦游的莫西幹頭型有些飄逸。

斐雲榮突然覺得這個髮型,其實並不醜,相反,站在船頭面向大海,帶著一種凌冽粗狂之感。

登船,揚帆,遇到天氣惡劣時,將要戰鬥時,船長都要站在船頭。

每當一個船長站在船頭時,他面前只有大海,彷彿自己就是這艘迎風破浪舟船,不用回頭,他知道自己後面是舵手,是水手,這種感覺十分奇妙。

按照規矩,站了足足一炷香的時間,秦游這才轉身。

斐雲榮微微一笑:「看的出來,你是一位受水卒們崇敬的船長。」

秦游哭笑不得。

應該說我是一個受到尊敬的龍王爺私生子才對。

對於這件事,秦游和寇眾們解釋了很多遍,告訴他們這是聲學原理,是科學,然後…大家認為所謂的科學和龍王爺有關。

斐雲榮微微閉上了眼睛,感受著徐徐的海風,露出了一絲笑容。

「我喜歡大海。」斐雲榮睜開了眼睛:「還記得師傅第一次帶我來東海時,呼吸著海風的氣息,眼望著那無盡的蔚藍,包納百川,靜觀海的堅韌,潮起潮落,永不停息,看著大海的沉穩與安靜,山高月朗,水波不興。」

秦游微微點頭,淡淡的說道:「是啊,看這大海…大海,大海全是水。」

斐雲榮:「…」

秦游一臉尷尬。

讀書和不讀書的區別果然很大。

「那個,那什麼,你以前來過東海啊?」

「是的,很多年前,師傅帶過我來過。」

秦游好奇的問道:「那時候尚雲道就這麼亂嗎?」

「不,那時的方家不過是無名小卒罷了,莫說東海,便是尚雲道也無人知曉方家。」

說到這裡,斐雲榮語氣中帶著幾分感慨:「這方不二倒有幾分本事,區區十數年,一介商賈,竟能與陳、溫二家三足鼎立,在尚雲道呼風喚雨無所不能。」

「這傢伙是是挺厲害的。」

秦游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

他發現方不二居然和後世的那些商人很相似,從無名小輩變成了什麼首富大亨土豪,不需要什麼家族傳承,只需要把握住一個機會,一個小小的稍縱即逝的機會,隨即一飛衝天勢不可擋。

斐雲榮問道:「可以四處走動么?」

「啊?」秦游回過神來了:「走,隨便,咱倆什麼關係,甭客氣。」

斐雲榮微微一笑,背著手四處溜達去了。

…………

今天忙了一天,剛回來,更新的晚了一些,抱歉抱歉。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龍鳳雙寶:媽咪太受寵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閃婚秘愛:腹黑老公好纏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