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後記(二)

1000、後記(二)

地底的心跳聲咚咚咚的傳來。

在慶塵耳中如此清晰,又如此真實。

甚至還有一些熟悉。

大羽的畫作瘋狂向下挖著,慶塵看著『自己』和『師父』雙手刨地挖土,總感覺怪怪的……

「你們說,這地底的心跳聲……到底是怎麼回事?」大羽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那一天我親眼見到他燃燒生命晉陞半神,這種燃燒生命應該是不可逆的,一旦開始便沒有辦法停下,所以,地底的心跳會是zard的么?」

秧秧疑惑道:「會不會是zard析出的禁忌物?」

慶塵說道:「不會,禁忌物最快析出記錄為12年,zard如果在那一戰里死了,不可能這麼快就析出禁忌物,所以一定是zard。如今我們誰也沒見過土元素半神的能力,他在a級時便堪稱不死之身,到了半神……或許還有奇迹。」

越來越多的家長會英靈、巨人,從密鑰之門、暗影之門中走出,他們並沒有直接進入城市,而是一同在這裡等待。

7號城市邊緣的高層居民樓上,漸漸有人彙集到窗邊,好奇的看著這數不清的金色英靈。

「他們好像在等待什麼?」

「這些金色的人影是什麼,怎麼從來沒聽說過,難道是陳氏的新畫作嗎?滿天神佛?」

「他們也沒在天上飛啊,滿地神佛還差不多。」

「……你是懂接梗的。」

此時,坑洞已是越挖越深,直到地底百米處,卻看見一層巨大的『土繭』!

慶塵扶著大羽跳入坑洞底部,大羽此時腿上剛剛打了石膏,看起來格外狼狽。

大羽看著那層薄薄的土繭,從空間戒指里取出強光手電筒照射過去,竟還能透過那土繭看見裡面正有個人在沉睡。

他屏住呼吸,竟是一時間不敢再挖了,生怕這土繭還未到破開的時候,影響裡面的人。

「是zard嗎?」大羽緊張問道。

慶塵還從未見過大羽如此緊張:「應是zard了,當初他消散之後潛藏在地底,為自己重塑身體……看來,土元素半神竟是將『不死』這一屬性發揮到了極致,一旦遭遇重創,能像鳳凰一樣涅槃重生。」

第一個水元素半神名為周其,他晉陞之後能強行破開別人的生命力場,控制他人血液。哪怕是a級遇見他,也會被頃刻間奪走血液,恐怖至極。

如今火元素、空氣元素都還沒出過半神,倒是zard這土元素先成了。

正當所有人不知道該做什麼的時候,土繭化作流沙向內傾瀉,匯聚在那人影身上,直到土繭再也不見。

大羽看到裡面的人時鬆了口氣:「真的是zard!」

zard躺在中央緊閉雙眼,大羽一瘸一拐的走過去,低聲呼喚道:「zard?」

下一刻,zard驟然睜開眼睛看向大羽:「你是……?」

大羽愣住了,他怔立幾秒之後,笑著耐心說道:「我叫陳羽,以前跟你是最好的朋友,你不認識我了沒有關係,我們可以重新認識一下。」

zard樂了:「哇,你終於承認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大羽:「……」

他哪能想到zard這才剛剛重生,竟然還會利用重生來套路自己?!

說話間,zard突然站起身來,將大羽身上的衣服撕爛!

如今zard速度太快,境界也穩定在半神之上,大羽根本沒反應過來。

撕拉一聲,卻見大羽的上衣被zard硬生生撕開,露出他身上一副剛剛完成一半的紋身,那紋身赫然正是頭頂小樹苗的zard……

巨人們:「哇哦!」

英靈們倒吸一口冷氣:「嘶!」

大羽:「……草。」

zard哈哈大笑起來:「你當初說我半神了就給我紋在身上,真的沒騙我啊!」

大羽就在這上萬人的目光中,社死了。

慶塵感慨道:「還得是zard啊!」

明明是一個很悲傷的時刻……

明明最終決戰之後仍舊有許多火塘漢子、巨人、影子部隊沒能重新活過來……

破碎的山河還等待他們修整,百廢待興……

但就在zard回歸的那一刻,濃重的氣氛突然破碎。

也是直到這一刻,所有人才驚醒意識到,他們贏了,確確實實贏了。

昨天的一切不再回來。

明天的一切,一定比昨天更好。

土坑深處傳來他怒不可遏的聲音:「zard,你特么的!今天我必殺你!!!」

「走吧,讓他們倆掐起來,我們還有正事要做,」慶塵笑著轉身朝7號城市裡走去。

小七一早準備好了喇叭,在城市中巡迴吶喊著:「東大陸聯邦已經在戰爭中獲得勝利,家長會將對所有城市居民進行重新登記造冊!」

一輛輛浮空車放著廣播穿行於鋼鐵森林之間,家長會則如當初在10號城市肅清傀儡時一樣,在所有城市裡快速鋪設檢測站點,封鎖所有街道,直到確定所有居民都接受心靈檢測才算結束。

居民們聽到是家長會來了,漸漸終於敢走出大樓,然後發出歡呼聲。

在那些歡呼聲中,慶塵走進陳余的那座精緻宅院,院子里正有一位年輕人,怔怔站在院子里的一顆梅樹旁:「可惜了,還沒等到梅樹開花的時節,就要永遠離開這個世界了。」

慶塵站在梅樹的另一側,平靜問道:「沒打算掙扎一下?」

宗丞笑著說道:「沒有意義。苦心經營的陳氏在你這樣的神明面前,也不過是一擊的事情,掙扎不過徒勞。這種時候掙扎,只會讓自己輸的更難看。」

慶塵若有所思:「我總覺得你不會死,能不能告訴我,你的退路到底是什麼?」

宗丞哈哈大笑起來:「放心,伱我不會再相見了。」

慶塵站在梅樹旁撫摸著虯結的枝幹,他的瞳孔驟然收窄,眼底有金色流淌,無數的細節與線索在他腦中匯聚。

「我大概猜到你的退路是什麼了,」慶塵說道:「我會想辦法找到你的。」

「跟你這樣的人為敵,真是讓人很頭疼,」宗丞嘆息道:「可是何必呢。」

「我與你的仇,不能不報,」慶塵輕聲說道。

宗丞忽然說道:「如果我能想辦法將慶准還給你呢?」

慶塵怔了一下。

他成神之後,也曾想過要從世界意志之中將慶准剝離出來,可事實是他連偷渡自己都很困難,又如何將慶准剝離出來?

慶塵連頭緒都沒有。

慶塵說道:「或許我可以去問問零,當初便是她將李神壇留下來的。」

宗丞搖搖頭:「不,她所能做的是在世界意志吞沒李神壇之前,將李神壇的意志變成數據截留下來。你要知道,截留未被吞噬的意志,和剝離已經被吞噬的意志,難度完全不同。所以她也沒法幫你。」

慶塵敏銳察覺到:「你和零認識,不然你六百多年前才從地底爬出來,如何知曉她是怎麼留下李神壇的?」

宗丞笑道:「很早就認識了。」

這時,零從院子外走進來:「他在四百多年前來過西大陸,那時候我與他開展過一場有趣的交談,只是交談剛剛開始,他便被戲命師清洗了。這一次他又來西大陸找我,提出了一個更加有趣的猜想和建議。」

慶塵問道:「什麼猜想和建議?」

零說道:「他幫你找回慶准,你不再追殺他。」

慶塵:「這件事情跟你又有什麼關係呢?」

零回應道:「他需要我的幫助,而我自然也有我的訴求。」

宗丞看向慶塵:「所以這個交易是否能達成?我還你慶准,從此以後再也不參與人間爭鬥,不害人,不再出現在你面前。」

慶塵不置可否:「我要先看到慶准。」

宗丞與零相視一眼:「開始吧。」

下一刻。

西大陸內的超導世界里,開始不斷衍生出新的邊界來。

原本只有一千公里的世界,竟是快速向外推進了兩百公里,而且還在以每秒一百公里的速度快速擴張。

先是山崖聳立,海洋翻湧,白雲滾盪。

緊接著,花木盛開,鳥群紛飛,走獸奔騰。

先有了世界,然後又有了生命。

超導世界的玩家全都停下了自己的腳步,他們看見了一個新的世界,一個更加壯闊的世界。

位於西大陸地底河流中的一座伺服器矩陣正在瘋狂運轉,承載著一個虛擬世界快速形成。

最後,所有人看到頭頂星光閃爍,斗轉星移。

彷彿一個宇宙正在孕育而出。

然而當這世界拓展到某個邊際的時刻,所有玩家看著自己在虛擬世界的身體在化為璀璨星辰粉末。

慶塵也看見面前的零,正在消散!

「機械之軀竟也會被世界意志同化?」慶塵瞳孔收縮,這意味著零的精神意志已經龐大到了某種程度,以至於連世界意志都向她發出了『邀請』。

零打量著自己正在消散的手指,抬頭笑著對慶塵說道:「想要找回慶准,那就必須進入世界意志看看,只有打開了那扇門,才有可能從裡面偷出點什麼來。」

慶塵明白了,慶准與世界意志同化后,就像是被關進了一個大門關閉的神殿里。

想要從裡面將慶准偷渡出來,那就要先把這扇門給打開。

現在,零用自己當做鑰匙,將那扇門給打開了。

慶塵問道:「你為何要這麼做?」

零看著自己消散了一半的身體,沉思片刻說道:「我想走走另一條路。我等一個人,等了十個世紀,如今他不回來,我便想去找他看看,走走他曾走過的路,看看他如今怎麼樣了。」

這位人工智慧孤獨了十個世紀,最終還是忍不住走出了空中要塞的囚籠看一眼自己的女兒,當看到女兒的時候,讓她擁有了更多的「人性」,於是某些情感變得更加具體了。

但慶塵想不通的是,與世界意志同化,不就消失了嗎?為何在零看來卻是「另一條路」?

而這條路,似乎是指另一種成神的方式!

宗丞對慶塵說道:「火塘應該對你發出邀請了吧,或許你去過火塘,便知道零為何會做出這樣的選擇了。」

慶塵看向宗丞:「那你呢?」

宗丞笑道:「世界意志的胃口很大,光靠零一個人是不夠的。」

說話間,這年輕的傀儡軀體竟然也開始消散了,宗丞也選擇與世界意志同化,與零一起進入那座神殿里,為的就是用兩個人的力量,將慶准偷渡出來!

可是直到這一刻,慶塵依然一頭霧水。

他不知道零所說的那條路是什麼,也不知道宗丞為何做出這樣的選擇,似乎一切都必須去火塘,從那位傳說中的「火塘神明」那裡尋找答案。

相比活了六百多年的宗丞、活了一千多年的零,他依然缺失很多信息來做出判斷,不是他不夠聰明,而是已知的條件不夠。

宗丞在消散前輕聲說道:「其實我很羨慕你們,你們每個人覺醒的能力都很璀璨,你不需要害誰就能使用神切,不需要害誰就可以蘊養一身雲氣。而我天生就要將別人製作成傀儡才能變強,天生就要害人。我也不是說自己有多無辜,只是我想找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我知道你還會繼續追殺我,但這一次我會躲的很好。」

慶塵問道:「怎麼才能躲過我的追殺呢?」

宗丞笑道:「藏在人海里,沒有野心,你就再也找不到我了。」

說話間,零與宗丞一同化為星辰飛上天際。

慶塵沒有看到慶准,他無法確認零與宗丞是否成功了。

……

……

西南大雪山的山巔上,顏六元與李神壇正坐在風雪中,身旁還放著一個黑色的箱子,與當初顏六元關押『中羽』的箱子一般無二。

顏六元穿著寬鬆的白袍,坐在雪裡如同人間的仙人,李神壇依然穿著那身燕尾服,禮帽被他拿在手中。

當一陣風吹來時,一隻只白鴿從禮帽里飛出,彷彿無窮無盡。

魔術師的魔術格外精妙,這雪山之巔卻沒有觀眾。

李神壇出神的看著風景,當他看到兩抹星辰飛上蒼穹時,轉頭問道:「能成嗎?」

顏六元搖搖頭:「沒有十成的把握,我跟這兩人不熟,不確定他們是否會按我說的去做,我只是知道他們想要什麼,便為他們指了一條路。」

「為何要這麼做,」李神壇問道。

顏六元笑了笑:「這世上哪有那麼多為什麼。」

「不,一定有為什麼,凡事有因才有果。」

顏六元沉思片刻:「或許是因為第一面見他時,他懷裡抱著嬰兒的模樣,很像我哥哥。」

這時,蒼穹之上一抹彩虹射下。

如一座橋。

顏六元打開身邊的黑色箱子,裡面是銀色的納米機器人流淌著,還有一枚機械之心被納米機器人包裹。

當箱子打開的剎那間,那道本不該來到雪山之巔的彩虹竟拐了個彎,飈射進那箱子之中。

下一刻,銀色的納米機器人翻湧起來,漸漸形成了一道人影。

顏六元笑起來:「歡迎回家。」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夜的命名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夜的命名術
上一章下一章

1000、後記(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