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二十九、自帶BGM的Zard

九百二十九、自帶BGM的Zard

戰鬥還沒結束。

鄭遠東攔下了三架,直接以黑色蛾蝠織成的網將他們撞得粉碎,剩餘兩架則趁著導彈轟開那張網時,一併鑽了出來。

可等他們突破重圍的時候,正巧看到慶塵手持長劍切開戰鬥機,這一幕以絕對的震撼效果顛覆了他們對人類的認知。"Holly,shit!"

他們也見過王國成員的華麗超凡能力,甚至也見過關押在牢籠里的獸人戰士。兩位飛行員自認為已經開始了解那個神奇瑰麗的里世界了,但這一刻他們還是被嚇到了。只因為,他們曾經看到的都是"人',而他們現在看到的卻是"神'。即便慶塵現在只是半神。

飛行員想要逃離,可開弓沒有回頭箭,戰鬥機已經來到慶塵面前,他們瘋狂喊道"開火!"慶塵在神切之後短暫的滯留空中,他凌空轉頭看向這兩架戰鬥機,笑著在通訊頻道說遂「何老闆晉陞半神直接拿空中要塞祭旗,我的逼格要比他低一些了……但也還可以!"只當是與陳余戰鬥之前的一點開胃小菜吧!卻見導彈一枚枚的飛出來,系統提示他們目標已經鎖定,可他們卻看不見了慶塵的蹤影。就在慶塵短暫滯空之後開始下墜的頃刻。他的身影消生

璀璨的光線重新出現在所有人眼前,如今慶塵手裡多了一柄紅色長劍,於是那白色的光線里,又多了一抹紅色。神切再神切。

卻見那光線在天空中快速畫了個V字!燦爛,凌厲,決絕。

V字神切照耀著的天空,競讓所有見證這一幕的人都感覺有些刺眼,大家忍不住抬手遮擋視線。

當手放下時,那麼看到這V字神切剛好以極其精準的角度,將4枚導彈、2架戰鬥機全部囊括在內。

兩條還未消散的光線橫貫在天空之上,成為所有人心中無法抹去的畫!此時此刻,慶塵在天空中背對著擦肩而過的戰鬥機,風流涌動著他的頭髮。

而他身後,戰鬥機、導彈,全部一分為二。咔的一聲這時候才傳到訓練基地,天空中的不速之客紛紛向地面墜毀。

直到這一刻,慶塵才輕輕拉開自己背後的降落傘控制帶,傘蓋打開,他緩緩落下地面。遠處的空客美洲獅上,索雷爾怔怔的看著這一幕∶"你們時間行者都這麼神奇嗎?"劉德柱樂呵呵笑道∶「不,是只有他這麼神奇。

其實不止是索雷爾感慨,劉德柱回想起當初剛剛穿越的時候,這位老闆還是個連金條都要斤斤計較的普通學生呢………

如今,對方已經成長為所有人都要仰望的半神了。半神啊

這是真正的食物鏈頂端

慶塵穩穩站在雪地上,解開自己的傘帶。遠方訓練基地里再次爆發一陣歡呼聲,小七跳到了小五背上,高聲吶喊道「家長晉陞半神了」「半神了」

家長會終於有了他們的第一位半神,這一戰之後也意味著,東方時間行者在表世界將再無對手。

曾經他們畏懼的、憎恨的對手,都成為了歷史。就在確認戰鬥機已經全部墜毀、慶塵已經晉陞半神的時候,王國組織竟然乾脆直接的原地解散了……

King只留下幾個最心腹的下屬,

其餘的時間行者想幹嘛就幹嘛,王國這個組織竟然突然之間就不存在了3

不得不說,這是相當果斷了。今天註定不再平凡。

有人衝進密鑰之門臨時去買香檳,然後沖回來噴洒在每個人身上。有人衝去鄭城的蛋糕店,當場買了十多個蛋糕拍在其他人臉上。

慶塵早已脫下飛鼠服,穿著短袖與長褲站在雪地里,他看著自己的雙手,感受著身體之中澎湃的力量。

「恭喜,」鄭遠東走過來笑著說道∶「成為半神是什麼感覺「索然無味」慶塵笑著回應∶「鄭老闆剛剛施展的是巫術""對,蝠如東海,"鄭遠東說道。慶塵「……是不是還有獸比南山」

「有,不過要有獨特的念法,要抑揚頓挫,」鄭遠東神秘一笑∶「巫術還挺有意思的,要不要學學」巫術是歐洲的產物,一開始的咒語也全都是英文,後來這玩意到了任小粟手上,他認為英文能讓巫師與世界意志共振,中文憑什麼不行?於是,中文咒語誕生了,但這中文咒語好像不怎麼正經。

到時候鄭老闆跟人打起來,場面會在非常血腥的同時,又非常客氣。

慶塵婉拒了鄭老闆的提議∶"我就不學巫術了,貪多嚼不爛,到了半神境界要一條路走到黑,如今我已經佔了修行與覺醒兩條路,不能再分心了。"巫術神奇歸神奇,但人要懂得取捨。

如果慶塵真的哪天閑了,也不會先去學巫術,他應該會先學何老闆的劍。縱有萬般法,一劍以破之。

這才是慶塵想要的東西,乾脆,暴力,直接。鄭遠東忽然說道「我有兩件事情,想請你幫忙。

慶塵好奇道"什麼事情"

"不急,我先問一下,剛剛你手裡那柄紅色長劍是?"鄭遠東問道。

「我被戲命師押去白銀城的路上,我殺了他,這是他的禁忌物,」慶塵說道∶「很鋒利,重點是沒有什麼可以摧毀它。」「作用就是鋒利嗎?」鄭遠東好奇道。「不是,」慶塵搖搖頭說道「它的真正作用是……音響。」「嗯」鄭遠東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黑蜘蛛說,這個禁忌物的主人生前是一個神經兮兮的戲命師,和人戰鬥時喜歡隨身帶一個音響,自帶BGM,要放特別燃的音樂才能激起戰鬥慾望,所以死後就析出了這麼一柄可以放歌的禁忌物,「慶塵無奈說道∶「宿主想用它放什麼歌都行,只要是你聽過的,它都能播放原聲,而且音質非常好。"鄭遠東"……"

就像神代雲羅身上的白鱗軟甲,那玩意的作用本身不是防禦,而是可以幫人鎖住水分,穿上它,哪怕在沙漠里走上7天,也能活的很好。

但這件衣服有禁忌物那不可被損毀的屬性,剛好成為世界上最好的防彈衣。

鄭遠東笑著問道「那你剛才怎麼不放首歌」

慶塵認真說道「要臉。」

這時,Zard的腦袋從地里鑽出來∶「老闆,這長劍能送給我嗎?」

慶塵哭笑不得「目前還不行,我如今覺醒等級只有A級,神切的傷害還不夠高,所以要搭配一個利器來補一下傷害,增加一些攻擊力。"

絕對的速度,要搭配絕對鋒利的利刃,才能將殺傷能力最大化。Zard低頭遺憾道"奧……"

鄭遠東忽然笑著說道∶「送他吧,我看他這麼失落還挺心疼的,像個小孩子一樣。」說話間,他竟是從虛無中抽出一柄黑刀遞給慶塵∶"這柄黑刀就是禁忌物ACE-001,可斬天下萬物……禁忌物都可以斬。」

這件禁忌物不是誰死後析出的,而是神明任小栗以精神意志具現而出,它天然的就隱隱凌駕於所有禁忌物之上,甚至能摧毀別人的禁忌物!級別這麼高的禁忌物,慶塵只見過一個……三界外。

慶塵愣了一下「你可是刀術大師,怎麼能沒有刀」鄭遠東解釋道「我之所以練刀,是因為我身為巫師很擔心被人近身,所以才練的,本身並沒有把這

個當做主業。有些人覺得我是巫師,當他強行近身之後,我可以給他一點驚喜。"慶塵「那你需要帶著這柄刀防身啊。」

鄭老闆認真說道∶「現在已經沒有敵人能近我身了。」慶塵「…」

鄭遠東說道「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一件事,我想拿黑刀跟你換黑色真視之眼,先前為了鯨島,我將黑色真視之眼換給了你,但思來想去它還是對我的幫助最大,所以想換回來。"「原來如此,」慶塵說道∶「我同意,黑色真視之眼在你手裡才能發揮最大價值。」Zard∶"血腥長劍在我手裡,也才能發揮它的最大價值!"

慶塵哭笑不得的接過黑刀,-又將血腥長劍遞給Zard∶"它叫"在我的BGM里誰也不可能戰勝我』。」

Zard∶「這麼好聽的名字!這麼長!這麼個性!小羽老讓我給他唱兒歌,唱完還嫌我唱的難聽,這下好了」說完,他將長劍扛在肩上找大羽炫耀去了,一邊跑,這猩紅長劍還一邊放著歌∶「門前大橋下,游過一群鴨,快來快來數一數二四六七八…」

稚嫩的孩童聲音飄搖在雪山裡,周圍都是戰鬥機的殘骸,遠處還有熊熊烈火與黑色的煙塵。大羽眼角跳動著看見Zard朝自己走來,一邊走還

一邊放著兒歌∶「你趕緊把這劍給我扔了!最不該拿到這把劍的人就是你!」

卻聽血腥長劍的歌聲忽然一變「能不能給我一首歌的時間,把故事聽到最後才說再見……」大羽面色一變∶「你現在都不會用嘴說話了是吧,這誰教你的?」4卻聽血腥長劍的歌聲又忽然一變「是他,就是他,我們的英雄小哪吒」大羽「……」

也就是這個時候,雪山下的慶塵問道∶"鄭老闆要說的第二件事情是?"鄭遠東忽然說道「已經晉陞半神了,我希望你能跟我去紐約走一趟。」慶塵點點頭∶「是要去的,還有人欠我一個東西。」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夜的命名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夜的命名術
上一章下一章

九百二十九、自帶BGM的Zar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