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三十二、逆子

九百三十二、逆子

慶塵在鬼屋迷宮裏快速突進著。

他一邊跑一邊高聲大喊著「陳余,你老爹當初打不過我師父,現在你也打不過我,只能躲在天上,難道不想給你老爹報仇嗎下來啊「

陳余側騎在青牛上冷笑道∶「毫無用處的激將法,我不下去,你也必死無疑。」在他的計劃里,陳余應該已經幾乎失去理智才對,彼此大戰一場直接分個生死才對。但意外發生了,陳余在幻覺里殺死自己父親之後,竟然短暫的恢復了理智。7這位陳氏在意識到慶塵已經晉陞半神,便立刻飛上高空,讓自己先立於不敗之地。1當初陳傳之輸,便是因為李叔同登門之後根本沒有給他升空的機會。陳余不會再犯與父親相同的錯誤。

然而就在此時,地上突然傳來李叔同的聲音,陳余心中一驚低頭看去,卻見李叔同正扛着狗娃的屍體,笑着高聲對他說道∶「陳余,當年你父親不是我的對手,如今你也不是!「2「陳余,下來一戰,難道不想替你父親報仇嗎?當年一戰,讓他提前退隱,你心中可曾有恨」「你下來啊」

陳余臉色頓時黑了,他看着地上的李叔同,在分明知道這就是慶塵的狀態下,依然被氣到了。可慶塵見他還不下來,竟是又換成了陳傳之的模樣∶「逆子,竟然不幫我報仇!「

「逆子,我抑鬱而終,你竟一點報仇的意思都沒有」

「逆子」陳余「」

慶塵一口一個逆子。

把陳餘氣的差點就想操控所有半神殺過去了!這一代一代的騎士,還能不能有點節操了?一個能易容的禁忌物,在你們手上玩出花來了是吧!

陳余低頭俯瞰著慶塵這時,他身邊的陳傳之竟然再次出現,對方就飄在空中,騎着與他一模一樣的青牛「逆子,他就在那裏,為何不為我報仇」陳余怒吼∶「老東西陰魂不散,竟與外人一起聯手攻計我!」

說話間,他招來火神祝融想要再次將陳傳之焚燒成灰燼,可焚燒一個之後,他背後競又出現了一個新的

慶塵在下面以陳傳之的面孔繼續喊著∶「逆子,你竟然弒父!」話音一落,還沒等陳余將先前那個新的陳傳之燒死,左側竟再次出現一個新的

陳傳之出現的頻率,幾乎就是慶塵說十句話,天上就出現一個陳傳之……短短几分鐘,天上就憑空給陳余變出了十多個爹!

慶塵的心鬼是一個不同的面孔,而陳余的心鬼,竟變成了一個個一模一樣的陳傳之。若在平時,彼此都是有理智的人,攻心之策很難奏效。

然而到了這個遊樂園裏,陳余在精神污染的情況下,攻心之策不可謂不毒。每一次誅心之舉都會牽動着精神污染加速!

慶塵要讓陳余變瘋,只有對方瘋了,才有可能從天上下來!陳余也並非凡人,他見陳傳之已然不可消弭之後,便緩緩低頭朝鬼屋迷宮裏的那個始作俑者看去。眼中已是充滿了仇恨………

慶塵一邊快速利用光影移動位置,一邊思考着應對之策。

他很想像師父李叔同一樣扔鋼筋,

把天上的半神畫作--擊落,但別說鋼筋了,整個鬼屋迷宮裏連個石頭都沒有。

頭髮倒是可以當秋葉刀,但問題是頭髮的重量確實太輕,飛不了太遠。

眼見着鬼屋迷宮裏的王水面積已經越來越大,這裏待不住人了,他必須先離開這裏,然後找機會將陳余勾下來。

陳余似乎也看穿了慶塵的想法,他直接驅使著一尊水神共工來到鬼屋迷宮出口,用王水將那裏全部覆蓋。出口通道是100米,慶塵三段神切也只能跨越90米。4

陳余知道這點手段還不足以殺死慶塵,但他可以將慶塵這名為神切的底牌廢掉,到時候他在空中就真的有恃無恐了。

只是,陳余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但他又一時間想不起來到底是哪裏不對勁,好像自己漏掉了什麼細節,但又不知道這漏掉的細節是什麼。5此時,慶塵已經距離出口越來越近了。其餘的半神畫作在身後追趕,一尊水神共工堵在前方,前有狼,後有虎,還有王水封路。

但慶塵扛着狗娃的屍體毫不停歇,根本沒有退意。

下一刻,還沒等後面的半神畫作追上來,在迷宮牆的一個角落裏竟然有個影子左手拖着皮划艇.右手拿着船槳衝到了慶塵面前。

這就是陳余先前錯失的細節,門口的皮划艇,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

王水是消融不了皮划艇的,這可是禁忌物!2這個慶塵辛苦苦拖來拖去的皮划艇,在王水洪流中竟成了關鍵道具,省下了慶塵的神切1

慶塵奮力的划著船槳,影子舉著狗娃的屍體,走在齊脖深的洪流里眼瞅著就要如此草率的逃出迷宮了

「想走哪有那麼容易」陳余冷笑着。

剎那間,他操控著請門口的那尊水神共工下降高度,他要用這尊暫時沒有王水的共工來換慶塵的底牌

後方的四名神女也一併趕來,打算將慶塵截殺在鬼屋迷宮的出口通道處!然而當共工剛剛下降到600米高度,卻見慶塵突然在腰上一扯!一陣嘩啦啦的聲響傳來,一串紅繩系著的木牌子在他手裏晃個不停。

這是……慶塵從對手身上搜集到的祈福牌!1當神女和共工接近射程之後,右手奮力一擲!那個遊樂園裏人人當寶貝的祈福牌,就這麼如雷霆一般旋轉着奔向共工面門。3轟的一聲,共工躲閃不及,頭都被打歪了斜斜的從天空中摔了下來。

慶塵手裏動作不停,一枚又一枚的祈福牌擲出,四名飛天神女和攔住去路的水神共工,頭全部被打歪了1

慶塵擔心一枚祈福牌打不死他們,甚至還在他們下墜的過程中,一人又補了一枚,直到這四名神女和水神共工化作白色雲霧消散才停手!

僅十息過後,聲勢浩大的諸天神佛,竟只剩下兩尊火神祝融、三尊水神共工。祈福牌.秋葉刀…

陳余怔了一下,祈福牌還能這麼用

在這遊樂園裏,所有人都潛意識的人類祈福牌是非常寶貴的物品,也是每個人的唯一道具,寶貝的不行。

然而慶塵並不這麼想,這玩意,他多的是!而且這祈福牌是禁忌物銀杏樂園裏的產物,不可損毀,不可破壞。

拿禁忌物當秋葉刀,哪個騎士能有他這麼豪氣?

這一次反擊,讓陳余在空中驚疑不定起來,競一時間無法決定是繼續廝殺,還是先觀望一下。事實上,想要逃離這鬼屋迷宮哪有那麼難?以他的速度,還有他如今對這迷宮的了解,還沒等水神共工攔截在出口,他就已經逃出去了。

但慶塵故意放慢了速度,就是要給自己製造一個危局,讓陳余找到這個機會來殺自己,不然這場戰鬥真要打個三天三夜了!

慶塵划著皮划艇快速抵達出口,衝出去的時候一回頭,卻發現影子扛着的狗娃已經在剛剛洪流激蕩時,融的只剩一隻手了……

也行吧,畢竟遊客須知里說握住同伴的手,也沒說這手還必須長在人身上。

整個遊樂園裏的規則,算是讓慶塵卡的明明白白。

他拖着皮划艇往過山車區域跑去,一邊跑一邊回憶著遊客須知的具體內容,並一個字一個字的掰開來解讀遊樂園不存在過山車區域,但如果你誤入該區域,請緊閉雙眼握住自己的同伴倒退出去。如果沒有同伴,則睜開雙眼乘坐過山車快速抵達出口,記住,不要眨眼。

首先,要先進入過山車區域。只有進去了,這個規則才能派上用場。-

慶塵來到閘機處低頭掃描虹膜,然而這時候他忽然怔了一下,因為他也看到那閘機里竟有一隻綠色的眼球正盯着自己!

他抬頭眨了眨眼睛,又重新往裏面看去,綠色的眼球又不見了!

此時此刻,連慶塵都無法確定,自己是被這遊樂園裏無處不在的催眠術再次精神污染,還是那閘機里真的有一隻詭異的綠色眼球!閘機打開了慶塵來不及多想便沖了進去。

他手裏握住狗娃的殘手,閉着眼睛向後退去,閉上眼睛的剎那,一張張慘白的鬼臉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黑暗裏。1慶塵克服著莫名的恐懼繼續往後退,直到他撞上身後的閘機!

睜開眼睛,他依然在過山車裏,並沒有脫離這片區域!什麼意思,難道是自己做的不對嗎?離開過山車區域需要幾個前置條件,一個是握住同伴的手,一個是閉着眼睛,一個是倒退。慶塵驚疑不定,難道是因為同伴不能只剩下一隻手嗎?還是說……需要握住所有同伴的手?要是的話,自己豈不是還得回鬼屋迷宮去,把所有同伴……的手,都帶來?那自己也握不住啊。

慶塵看向面前那巨大的過山車,會不會是倒退,的條件沒符合?遊客須知那倒退並不是讓自己倒退,而是讓過山車倒退!!.

1qug.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夜的命名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夜的命名術
上一章下一章

九百三十二、逆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