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五十二、用魔法打敗魔法

九百五十二、用魔法打敗魔法

,最快更新夜的命名術!「我們這次去西大陸的目標是什麼」壹好奇問道。

「想辦法從根源解決掉裁決者的威脅,」慶塵說道;「另外,再給西大陸的『朋友們』變個魔術……不,魔法慶塵不是慶縝慶縝是一位普通人,直到他生老病死時都沒成為一位超凡者。

但慶縝沒有成為超凡者,是因為他認為自己的智商已經完全夠用了,即便不是超凡者也能拯救世界這位慶氏先祖最終確實以自己的智慧和隱忍,算計了零,結束了那場智械危機。

但慶塵是不一樣的,他更強的是計算能力,在謀划能力方面要遜色於慶縝,所以他面對危機時,更多的是遇到問題、解決問題。如果說慶縝能走一步、看百步。

那慶塵可能就是走一步、看三十步。這或許就是他和慶縝的區別了。當然,他未必要成為誰,他有自己的路。

此時此刻,黑蜘蛛站在諸神號空中要塞的指揮室里,手中拿着一枚金色的真視之眼,她似乎有點猶豫,彷佛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否應該打開這扇密鑰之門。

「維克多大道78號是什麼地方有甚麼秘密嗎,為什麼會篤定自己開的門會在那裏」慶塵問道。黑蜘蛛搖搖頭∶「沒有什麼秘密,對其他人來說也並不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

說完,她鼓足勇氣將手裏的那枚金色石頭嵌在門上,石頭與門連接的縫隙處有紅色的燒灼痕迹出現,就彷佛一塊高溫的恆星正在融解金屬,甚至要流出紅色的鐵水來。

擰動十圈,波紋在門上盪開。

慶塵要往裏面走,結果慶忌攔住了他,自己先進去查看了一眼,這才對慶塵說道∶ot安全…但屋子很奇怪。ot黑蜘蛛看了慶忌一眼。

這位大妖慶層從來都沒有信任過其他人,也從沒有忘記過自己的責任,他擔心黑蜘蛛開的門背後有危害到慶塵安全的陷阱,但他自己卻毫不猶豫的進去查看。

「我進去看看,」慶塵抬腳走進去。

維克多大道78號是一棟典型的西式聯排別墅,二十多戶人家連成一條條長長的街區,每一戶都有三層。進入密鑰之門,慶塵看到面前的壁爐里滿是灰塵,地上的紅毯上、牆上,都有乾涸的血跡。他微微皺起眉頭,這棟別墅……更像是一個鬼屋。

零在他身後說道∶「14年前,維克託大道78號發生了一起兇殺桉,妻子殺死了丈夫,留下女兒獨自一人在寄宿學校生活。黑蜘蛛跟着走了進來,她輕聲說道∶「我從小生活在這裏,父親去世之後,母親又找了一個男人。』男人的事業,在溫迪侯爵手下擔任一家紡織廠的經理,收入比大多數公民都高一些。他會帶黑蜘蛛母女出入高檔餐廳,也會帶着她們一起去海邊度假。

黑蜘蛛以為這是一位不錯的繼父,直到某一天他們前往海邊別墅,但進入房間後繼父就將黑蜘蛛的母親反鎖進房間里,帶着黑蜘蛛去海邊撿貝殼。

再回別墅時,黑蜘蛛看見溫迪侯爵坐上車輛,而母親則在房間里哭泣,身上都是淤青。那時候的她還很懵懂,只知道發生了很不好的事情。

這樣的日子過了7年,直到溫迪侯爵不再喜歡她的母親,男人被降職了。男人開始酗酒,喝多了之後便會罵黑蜘蛛的母親是賤貨,是妓女。她的母親只是默默忍受。

「沒想過離開他嗎」慶塵聽到這裏問道。

「有,」黑蜘蛛說道∶「我問母親為什麼不離開他,母親說需要他的薪水生活,供我上學,她可以忍受這一切。「後來發生了什麼」慶塵問道。

「我17歲那年,

他喝多了將母親反鎖在房間里,然後侵犯了我,」黑蜘蛛平靜的說道∶「等事情結束之後,他回到房間里睡覺,而母親則去廚房拿了餐刀,趁他睡覺捅了11刀。他掙扎著往樓下跑,但踉蹌著摔下樓梯后再也沒有起身。母親殺了他之後,因為不想成為奴隸,所以也喝葯自殺了。我繼續念書,直到在學校里被裁決者組織選中那是另一個噩夢。

黑蜘蛛∶「這裏是我最憎恨的地方,也是我最懷念的地方,挺矛盾的。我一直想要回來把這裏收拾乾淨,但一直沒有勇氣。」慶塵點點頭「好,開始工作吧。」黑蜘蛛愣了一下∶「」

這種慘烈的經歷,一般作為老闆好歹會安慰員工幾句吧,結果慶塵直接越過了這些情緒,要開始工作了0不是說這位老闆有情有義嗎

還是說,自己依然只是個外人,並不值得被關心

雖然黑蜘蛛也並不需要這一切,但當她把這些事情說出來的瞬間,而慶塵又是這種公事公辦的態度,讓她覺得微有點彆扭。此時,慶塵站在壁爐前面,伸手摩挲著上面乾涸的血跡∶「黑蜘蛛……「嗯」黑蜘蛛立馬看過去。

慶塵看向她說道∶「先把房間打掃一下,我們接下來就住在這個地方了。」黑蜘蛛∶「……好。

「不用那麼麻煩,買幾個全地形掃地機械人就好了,我已經下單,等會兒就會有人送過來,」零說道。慶塵愣了一下∶「你什麼時候下單的。

零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西大陸機械人的功能,比你想像的多。」10分鐘之後,有送貨機械人上門,送來了全地形掃地機械人。

卻見那幾隻六爪蜘蛛一樣的機械人先將屋子掃描了一遍,然後開始爬上爬下全面清理牆壁、屋頂、地板、壁爐,它們肚子後面的臟物袋漸漸鼓囊起來,看起來就像一隻真的蜘蛛一樣。彷佛使勁捏一下就會爆開花花綠綠的汁液。

慶塵嘆息「設計者的惡趣味,大半夜我看到這玩意在天花板上也會嚇一跳吧。」零笑着說道「我倒是覺得挺不錯。

慶塵看向零∶「這不會是你的設計的吧……」零∶「是我。」「……」慶塵∶「我現在可以走到街上去嗎?會不會被識別出來。」

「只要羅斯福王國還沒發現我在幫你,就還可以,」零說道∶「但我依舊建議你不要以自己的面目去街上走動。「羅斯福王國已經開始通緝我了嗎?」慶塵問道。「不,」零搖搖頭∶「是你的粉絲有點多了。」慶塵愕然,自己作為敵對勢力,竟然還有粉絲?

零走回密鑰之門背後的諸神號空中要塞∶「接下來慶氏的軍隊就歸我調配了,不後悔?'慶塵認真沉思片刻「不後悔。

零笑着走進門裏∶「當然,你如果覺得我某個決定做錯了到時候你可以直接告訴我,也可以隨時解除我的指揮權。我了解人類,所以不會覺得這有什麼。

這位零依然沒有信任人類,這對她來說更像是一場遊戲∶她會選出自己的最優解,然後等待着人類質疑的目光,以此來證明人類還是一千年前的那個人類,沒有什麼改變,人工智能也依然無法和人類共存。

慶忌也離開了,屋子裏只剩下壹、慶塵、黑蜘蛛三人,臨走之時他還專門戈到黑蜘蛛警告∶「不要有任何小心思,不然我會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黑蜘蛛沒有說話,她只是回到自己幼時的房間里,坐在已經打掃乾淨的床上,出神的望着窗外。

她看見房間里的相框也被掃地機械人當做垃圾,一併打包帶走,於是趕忙將掃地機械人攔下來;將自己與母親的合照抱在懷裏。繼續坐在床上發獃。

樓下傳來慶塵的聲音∶「壹,幫我調集網絡里的所有新聞採訪,收集所有人物照片和信息。「只有民用網絡,」壹說道∶「其他地方都有數據要塞,沒有非常強大的伺服器根本進不去。「沒事,民用網絡就足夠了,」慶塵說道∶「這一次,我們先用魔法打敗魔法。

壹用手上的數據線連接了液晶板,她在搜索民用網絡報道時,液晶板便會不斷閃過一個個人物照片。慶塵聚精會神的看着,那一閃而過的照片速度極快,正常人看到這一切恐怕只能看見一個虛影。壹忽然問道∶「慶塵,你和秧秧確定關係了嗎?」液晶板上的畫面頓住了,慶塵抬頭看向壹∶「是的,怎麼了。「沒事,」壹搖搖頭,液晶板上的畫面再次開始閃動,壹蜷縮在沙發上看着眼前的壁爐,不知道在想些什下一頁!當前第1頁/共2頁

么。到了夜晚,黑蜘蛛正在床上發獃時,外面傳來敲門聲。她驚醒過來,下床,打開門看見慶塵就站在門外。

黑蜘蛛著著慶塵笑意盈盈的面孔;嚇意識的抿起嘴唇,隔了兩秒她才說道「能不能不在這裏,我們換個地方。還有我身上有傷疤,你可能需要關掉燈……當然如果你喜歡傷疤的話,就不用了。

慶塵愣了一下∶「想什麼呢,幫忙去買點菜,做點東西吃。

黑蜘蛛臉忽然紅了「噢,不好意思,我這就去……等等,我可以獨自出去嗎」「為什麼不能」慶塵反問。

「你不擔心我去告密嗎,比如將你的位置告知羅斯福王室,」黑蜘蛛問道。

慶塵搖搖頭∶「不擔心,去吧。對了,買一身新衣服吧,我感覺你並不喜歡這身黑皮衣。「好……好的,」黑蜘蛛捋了捋頭髮匆忙下樓。

慶塵在她身後的樓梯上忽然說道∶「以後你都不用出賣自己的身體來討好誰了,起碼在我這裏不需要這樣。」

黑蜘蛛回頭在台階下看着上面的那個少年∶「但這是獲取情報與信任的最快方式,這就是我的優勢……我很漂亮,不是嗎?'「是的你很漂亮,但獲得情報的方式有很多,你可以不選擇這一種,」慶塵說道「去買菜吧。

事實上,就連慶氏密謀司的鷂隼們都經常使用類似的美人計,這是策反敵方核心人物的主要手段之一,大家都不覺得有什麼。女性鷂隼甚至會專門接受訓練,在情報課堂上男女間諜脫掉自己的衣服,學者如何放棄自己的人格,學着如何為達目的不惜一切手段。

這是時代給予人們的觀念,貞操與生命、人格,都沒那麼值錢。

李氏、慶氏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只因為它們也是佇立在民眾血肉之上的財團。

慶塵認為他們這些時間行者來到這個裏世界,一定要改變一些東西才行,所以密謀司內部現在已經嚴禁使用這種策反方式了。也許慶塵有些理想化,但他認為這是必要的。待到世界和平的那一天,財團也要隨着戰爭一起煙消雲散。黑蜘蛛茫然的走在街道上,走在繽紛的全息霓虹下。

她抬頭看去,卻見左邊巨大的全息霓虹在她頭頂舞動,一個女人用喘息著的聲音說道∶ot粉紅大廈,這裏有你需要的一切。右邊是徵兵廣告,一位男爵西裝革履的拿着雪茄∶「功勛,金錢,女人,想要就來加入軍隊吧,憑自己的雙手獲取一切。身後是博彩廣告,再往前則是公然出售的多巴胺晶片。

街上,到處都是攝像頭,到處都是皮包骨頭的奴隸,還有奇裝異服的白人公民與貴族。黑蜘蛛站在一扇櫥窗前,看着裏面好看的白色連衣裙。

她走進去拿着連衣裙走進試衣間換上,然而她看着露肩連衣裙之外,那些沒有衣服遮擋的皮膚上,滿是縱橫交錯的鞭痕,忽然又沉默著將連衣裙脫掉,重新換上了自己的黑皮衣。

店裏的銷售員看着她好奇問道∶「是尺寸不合適嗎「合適,」黑蜘蛛回應道∶「但我不想買了。

在銷售員驚愕的目光里,她走出服裝店徑直的往生鮮超市走去,過去的某些生活,似乎早就已經離她遠去了而那些生活里給她留下的傷疤,卻好像永遠也無法抹去。

全身換成納米彷生皮膚?可以,但太昂貴了,她過去的賬號、連帶着7個匿名賬戶被風暴公爵一起凍結了,只剩下一個匿名賬號沒被發現,但裏面根本沒多少錢,所以根本換不起。

不過,黑蜘蛛以前根本沒想過這件事情,現在不同了。

黑蜘蛛拎着蔬菜回到維克多大道78號時,一進門便開門見山的說道∶ot老闆,我要工資。ot慶塵轉頭看向她「想要多少」黑蜘蛛計算片刻「月薪120萬。工作十年,她就可以更換全身納米皮膚了。

慶塵想了想說道∶「你之前都沒開口要過工資。」黑蜘蛛有些遲疑∶「你要不想給的話,也沒關係。」慶塵笑着搖搖頭∶「我不是那麼小氣的人,放心,我會給你支付工資的,而且在戰時我會支付你雙倍。」「為什麼」黑蜘蛛疑惑∶「這不是一個小數目。」慶塵笑着說道∶「因為我現在才感覺你像是一個活着的人。晚上12點還有一章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夜的命名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夜的命名術
上一章下一章

九百五十二、用魔法打敗魔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