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妝娘
  4. 第926章 四妝相合

第926章 四妝相合

作者:

費瑩沒有說,說凈院完事後,再說。

唐曼和費瑩進去,年舍說:「去吧。」

費瑩進去了,年舍說:「你別在這兒獃著了,天亮你再來。」

唐曼說:「我陪着您。」

「這個時候不行,走吧,天不亮不要來。」年舍說。

「爺爺……」

「滾。」年舍說完,閉上了眼睛。

唐曼出來,也是坐立不安的,給辛邊打電話。

辛邊出來,找了一家串店。

「你喜歡費瑩?」唐曼問。

「確實是,但是我擔心,這個巫師不簡單,看着單純,實際上不是,如果當初我娶的是她,她像叫婉一樣,那我此刻就輪為了一個乞丐了,她可比叫婉狠多了。」辛邊說完笑起來。

「也許你想多了,巫師不都是我們認為的壞人,費瑩這丫頭有自己的原則。」唐曼說。

「嗯,那就接觸一段時間再說。」辛邊說。

「叫婉還好吧?」唐曼很久沒有見到叫婉了。

「怎麼說呢?後來我給了她一個店兒,沒有想到,沒幾個月,把店兒賣了,又跑那小子那兒去了,沒兩月,回來了,又被騙了,現在給人家打工。」辛邊說。

「有病吧?魂被勾走了?騙了一次,還讓騙第二次?」唐曼都奇怪了。

「唉,感情這事,真的難說。」辛邊搖頭。

辛邊肯定不會再幫着叫婉了。

聊到晚上十點多,唐曼回別墅,睡了。

她不去想那麼多了,費瑩在裏面,她也看不到,想也是白想。

天沒亮,起來,唐曼去年舍那兒。

年舍已經起來了,坐在那兒吃東西。

天亮了。

費瑩遲遲的沒出來,唐曼就着急了。

「不用着急,那丫頭聰明著呢!」年舍不急。

八點多了,唐曼着急了。

「爺爺,她說過,天亮不出來,就讓我找人。」唐曼說。

「沉住氣。」年舍閉着眼睛,靠在沙發上。

快九點多的時候,費瑩出來了,臉色蒼白。

「凈完了,很乾凈,姐姐,爺爺,我走了。」費瑩走了。

唐曼要追出去。

「站住,剛凈院完的巫師,身上有那種東西,要太陽曬上兩個小時。」年舍說。

唐曼回來坐下,看着年舍。

「花園雖然凈了,我不死,你不能進去,誰也不能,我死後,這地方是你的了,把這兒的門封死,花園東,是一個門,封著的,打開,以後從那兒出入。」年舍說完擺手。

唐曼離開,給費瑩打電話。

「姐姐,我沒事,你不用管我。」費瑩說完就掛了電話。

唐曼去辦公室,喝茶,坐在那兒發獃。

鄧剛進來了。

「唐主任,我把義妝又上了一遍,還是不對。」鄧剛說。

唐曼過去看義妝,確實是不對。

啾妝和官妝融合有問題,鄧剛找了兩個官妝,還是不對,就是感覺分開了,沒有融合進去。

唐曼拆妝,確實是沒有融合到一起,問題在什麼地方呢?

「鄧教授,您去休息吧。」唐曼說。

鄧剛出去休息,唐曼坐在那兒重新上妝。

四妝相合,難度是非常大的。

一啾一官,一官一啾,一左,一右……

唐曼想着,一啾一官上在左側,一官一啾上在右側左啾拉畫右官,右官拉畫左啾……

唐曼上著,這是她想的,鄧剛上的妝,就是平鋪,一啾一官,然後再鋪上一官一啾,或者是一啾一官,都沒有成。

中午,唐曼的妝過半,鄧剛進來說:「唐主任,休息吧,吃飯去。」

「不了,你去吧。」唐曼說。

鄧剛看了一眼妝,出去了。

唐曼慢慢的上著妝,四妝相合,很麻煩。

下午快四點了,妝才完成,成妝。

整妝一看,確實是不一樣了,有着一種素之敬,素之畏,真是沒有想到,融合妝出現了這種效果,單妝根本就達不到。

唐曼把鄧剛叫進來。

「鄧教授,您自己看妝,看完把妝卸掉,不要讓別人看,也不準往外說,我們上過這妝了。」唐曼說。

唐曼回辦公室,喝了一會兒茶,就離開了,回別墅。

進門把唐曼嚇一跳,費瑩縮在沙發上,玩手機。

「你……」

「姐姐,回來了?」費瑩跳起來,跑過去,把唐曼的包接過去。

「你沒事了?」唐曼問。

「嗯,當然了,青春活力。」費瑩笑着。

「那就好,我還一直擔心。」唐曼說。

「嗯,姐姐休息一會兒,辛邊一會兒過來接我們。」費瑩說。

「我不去,大燈一樣。」唐曼說。

「喲,你不去,我肯定不去,辛邊我剛接觸,我有點害怕。」費瑩說。

「你什麼都不怕,怕一個活人?」唐曼問。

「對,死人不怕,這個世界上除了活人,我什麼都不怕,活人最可怕。」費瑩說。

小小年紀的,到是參悟出了這個道理來。

唐曼換了一身衣服,辛邊打來電話。

兩個人到學院門,上車,辛邊開車拉着去了金門。

金門酒樓,聽人說,地下那一條一條的格子,都是黃金條,一厘米長方的金條,長度一根就是六十六米,一個大廳,那得多少錢?

這兒是極盡奢華之能事。

進包房,四個房間,休息區,卧室,泳池,飯廳……

「辛董,這不是你開的吧?」唐曼問。

「我可沒那麼大的實力。」辛邊說。

「聽說那大廳的格子都是純金的?」唐曼問。

「是,那不是重點,為什麼叫金門,知道嗎?」辛邊說。

唐曼和費瑩搖頭。

「大門是兩扇的,每一扇上面還有兩個小門,裝飾用的,一米高,半米寬,那全是純金的。」辛邊說。

「這老闆是誰?」唐曼問。

「老闆是誰我也想知道,來過幾次,也是來品菜,菜怎麼說呢?還可以吧,不過材料可是極品,有點可惜了。」辛邊說。

「這老闆看來很低調。」費瑩說。

菜上來,味道應該說是很不錯,不過和辛邊的皇帝樓相比,差了一個檔次,不過食材是極品。

喝酒,唐曼看費瑩,看辛邊,兩個人還都不好意思搭話。

唐曼喝了一杯,說有事,離開了。

唐曼回別墅休息,一個多小時后,費瑩回來了。

「這麼快就回來了?」唐曼問。

費瑩的話,讓唐曼都懵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