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東漢末年之公義傳
  4. 第918章 920.兩敗俱傷

第918章 920.兩敗俱傷

作者:

「如果可以,你可以告訴我張公義的弱點么?」項翼看著曹操,他相信沒有人不怕死的,特別是曹操這種手握大權的人,當年趙政和劉徹不都怕死才會求仙么?

曹操這時候倒是淡然,喝了一口身邊的茶水,那茶水早就已經涼了,一股冷意鑽入曹操的心中,一下子精神了許多。

「可惜了,孤就算想配合你改漢為魏,也做不到,你告訴孤之前,孤都沒聽說過護國神龍,他做什麼用,孤都不知道!第二個問題,徐璆給孤的是漢傳玉璽,可惜那就是假的,但是孤說是假的,有人信么?所以孤造了一個更像的,給了天子!」

項翼一愣,也是,護國神龍,天子都未必知道,這魏王一定要知道么?那漢傳玉璽,或者說傳國玉璽,一般人得到了一定會上交么?未必,徐璆要偽造一份並不難,上交給曹操,就算曹操說是假的,要人相信的,一旦他說是假的,大部分人都以為他要留下真的,那麼其心可誅,結果他倒好,不動聲色,做一個更逼真的送給天子,這真是有意思。

「至於定遠公的弱點,孤也想知道,畢竟孤和他還是要最後一戰,要不你幫我先和定遠公一戰,再殺孤也行啊!」曹操就這麼三兩句,一個問題都沒有回答,倒是有幾分意思是項翼問的問題有問題。

「那,篡漢呢?」

曹操搖了搖頭:「算了,孤也老了,不折騰了!」問道根本問題,曹操馬上否定了。

「那麼你可以去死了!」項翼突然感覺自己被曹操玩耍了似的,右手一張一桿長槍握於手中,金燦燦的顏色包圍這項翼,沖向曹操,項翼不想讓曹操死於槍罡,那太便宜他了。

十步、九步、八步、七步……

突然在曹操的左手側萬道金色劍光襲向項翼,項翼也沒有想到旁邊還有聖級,大驚失色,連忙回槍格擋。

同時一道巨大金色劍光閃出,項翼一看躲不過,全力使出霸王槍法,一道槍罡,一道劍罡,襲向對方,一個沒有準備,一個有心算無心,加上劍法超群,就算兩者實力差距極大,也偷襲成功,一個沉悶的聲音,項翼被劍罡劈中,腹部一道巨大的傷痕,腸子都掛在外面了,項翼吐了口血。

「啊……」一個女人的慘叫聲,一道槍罡刺中女人的右胸,女人也噴出一口鮮血。

曹操也沒見過這個女人,沒想到自己被一個女人所救,這個女人居然如此嬌艷,不亞於自己收藏的大小喬,而且是自己喜歡的瓜子臉,一身火紅色的袍子,卻能襯托出一身曲線,臉色慘白,眼光緊盯著這個項翼。

女人顫顫悠悠的站了起來手握長劍,盯著遠處的項翼,沒有去看曹操,自己剛才偷襲成功,一招破槍式,一招總決式,那可是自己現在能使用的最大力量了,用了這樣的力量自己代價會很大,居然沒有將他攔腰砍斷,自己的肺卻被他刺穿了。

項翼也站了起來,想想這個女人,這個女人,臉龐如此精緻,如同十八歲一般,項翼突然想到一件事,心裡大駭,原來那個女人也是聖級,跟張公義一樣,沒有突破聖級,卻有聖級力量,而且這女人實力好像也突破聖級之上了。

兩個腳步聲出現,很快兩個人影出現在曹操身邊,是惡來和虎痴,兩人看向場中一男一女,都是陌生人,兩人都受傷了。

「大王,末將救駕來遲!」惡來和虎痴同時跪在曹操身邊。

項翼看了看那個張春華,自己雖然不認識她,但築世神顏加上聖級實力的女人,自然是司馬家的夫人,她難道不知道她夫君的事情么?大水衝到了龍王廟,現在並不是不能殺了曹操,自己已經受了重傷,加上原本還沒有鞏固好的根基,這次算是倒霉到家了,項翼看著張春華,心有不甘的說:「夫人,你會後悔的!」

張春華自然不知道自己身份被看穿了,這時候自己也是強弩之末,但還是傲立著,冷冷的說道:「滾……不然可以考慮同歸於盡!」

「好,我會回來的!」項翼身後出現一個黑色的洞口,項翼進入其中,洞口就消失了。

「夫人?」曹操看向張春華,惡來和虎痴惡狠狠的看著張春華,剛才自己看到兩道金光,沒想到其中一個是女人的。

此時朱靈帶著兵上來,看到張春華,臉色發白,右胸一個洞口,血流如注,朱靈站在曹操身前擋住。

「是她救了孤!」曹操發言道。

「司馬夫人?」朱靈記得二十天前,當時自己進入那東廂,這個女人比這時候還要慘白的躺著。

張春華沒有去看朱靈,扭頭看向曹操:「魏王,還記得雒陽城中無斗儲么?」

「你是……」曹操心裡大駭,雒陽城無斗儲已經沒有多少人知道了,自己這邊只有越兮,另外一邊就是張任。

「你不用感謝我,我救你只是為了他,現在我命不久已,告辭了!」張春華說完就消失了。

曹操轉身問朱靈:「你說,他是司馬夫人?」

朱靈點了點頭:「前段時間,末將奉主公之命去城北,第一家就是司馬家,那時候司馬夫人剛誕下幼嬰,她就在床上,慘白的臉色,我至今還記得!」

「也就是說,還沒有出月子?」

「是!」

「孤記得那個孩子……」

「是死嬰,所以司馬大人,有點瘋瘋癲癲,現在還在家裡!」

曹操心裡一嘆,還好沒有殺她孩子,不然,這次就是兩個聖級殺自己,現在突然覺得自己對不起司馬家,人家女人救了自己,雖然是因為另外一個男人,但是卻讓他感受到一個月里妻子同時喪命的痛苦。

「傳令,讓太子中庶子在家多休息,他想什麼時候回到朝堂就什麼時候回來,賞萬金!」

「諾!」

水雲間,這時候,子時過半,大堂里空無一人,只有一個值班的服務生在裡面,突然一個右胸幾乎被擊穿,留著一個血淋淋的窟窿,滿身是血的女人出現在大堂之中,這個女人臉蛋異常好看,但是這時候臉色慘白,如同從地獄爬上來的一樣。

「啊……」服務員嚇著了。

「小二,叫掌柜來!」紫妨遞出一張黑卡,這張卡是從張任那拿來的,這麼多次在龍門客棧會面之後,紫妨也知道這卡是龍門客棧或者說關東的水雲間的至尊卡,張任雖然知道,但是一張卡還是送的出去的。

小二一愣,外面是叫小二,但是水雲間所有都按服務生來叫,所以一時沒有習慣,服務生接過黑卡,看到上面的卡號居然是零零壹,知道來人不簡單,至少對於水雲間這個系統來說,這是最為高貴的,不敢怠慢,立刻去叫掌柜,掌柜一聽是零零壹,掌柜比服務生清楚,張瑞也僅僅是零零伍,而且滿身是血,哪敢怠慢,馬上起身,來到大堂前。

「姑娘……你……」

「我叫紫妨!」紫妨用自己鮮血在檯子上寫下自己的真實姓名:「我知道你們水雲間可以通知到張瑞,用紅色字,告訴張瑞,我要死了,讓公義趕快來!快!」

「是!」掌柜一聽就知道眼前姑娘也是自家體系中的,都知道通訊方式,更知道張瑞,要知道水雲間是從龍門客棧變更而來的,對外早就脫離了張氏集團,而且不是一般人可以知道了,自己也是因為鄴城店的重要性,才被張瑞單獨召見過。

「帶姑娘去一零零一房間,然後趕快去找大夫,好生照料!」掌柜說完就趕快回到自己房間去了。

「是!」服務生對著紫妨說:「姑娘我來幫你一下!」

「不用,我自己能走!」

「那好,隨我來,就在一樓!」

掌柜就怕紫妨身體難以扛住,所以安排了一樓房間。

清水崖,這兩天張任不知道為何突然心緒不寧,都沒有辦法安心打坐,所以換了一個地方打坐,但是還是無法讓自己平靜下來,張任站了起來看向遠處,遠處一個人朝自己這邊急速而來。

張任下了清水崖,疾走幾步:「莫九,什麼事如此慌張?」

「主公,你看!」

張任接過紙條,上面簡簡單單十幾個字,但卻是紅色的字體:「鄴城水雲間來報,紫妨重傷難治,速去!」

張任臉色大變,也沒跟莫九說什麼,馬上朝人堂而去,這一路張任一直思索,紫妨上次離自己而去,那時候她已經有了聖級實力,渡劫失敗?那就是直接消失了,而不是重傷難治,天下能傷她已經沒有幾個了,怎麼會重傷難治呢?

張任的氣勢爆發,葛玄也感覺到了,走出人堂,迎面而來的就是張任。

「師弟,怎麼了?」

「紫妨危急,望掌門師兄帶我去一趟鄴城水雲間!」

葛玄轉頭看向人堂之外的殷蓉:「蓉兒,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葛玄和殷蓉早就連理,所以已經不以師兄妹相稱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