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神醫丑妃美又颯
  4. 第486章 人家那是給聖尊看的

第486章 人家那是給聖尊看的

作者:

白芷看了眼前的婢女一眼,腦中閃過一個惡毒的念頭。她抬手丟了一個牌子給婢女,傲慢且輕蔑的道了一句:「起來吧,去白家領一顆凝露丹,這種好東西若非我賞賜,怕是你這一輩子都見不到。」

婢女雖然對於白芷的語氣感覺到侮辱,但是眼中依舊帶著一絲喜色:「多謝聖女。」

畢竟聖女說的是事實。

這種東西,即便是世家小姐也要緊細著用,他們這些做婢女的,自然是很難見到。那凝露丹可是好東西,據說是前任戰神研製出的丹藥。只需半刻鐘她這種小傷口便會徹底消失,皮膚也會變得細膩順滑。

這白芷聖女整日見不得任何人提起前任戰神的任何種種,可這前任戰神研製的丹藥倒是照用不誤啊。

心裡想歸想,可她不傻,絕對不會說出來。

叩謝恩典之後便準備離開,白芷卻道:「你過來。」

婢女一愣,怔在原地沒動。

白芷眸色一凜:「怎麼?本聖女叫不動你?」

婢女立刻上前,即便心底有些害怕,卻還是硬著頭皮走了上去:「聖女說笑,方才是奴婢見聖女美艷的容顏,一時腿軟,這才沒有動。」

白芷聽見好聽的話,眸中閃著驕傲的光芒:「既然你如此會說話,那你去白家領丹藥的時候,記得幫我在坊間散出一些流言。」

聲音漸漸變小,婢女也不得不附耳上前,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睜大了幾分:「這……」

白芷淡淡道:「這流言務必在三日之內散於整個玄靈界,事情若是辦得好,本聖女還有賞賜。」

婢女面色微青,顯然是有些受驚,可聽見賞賜兩個字,眼睛頓時又亮了:「是,聖女。」

白芷微微擺手示意她離開。

待到婢女走後。

白芷也走出了自己的大殿,殿外擺放著一個一人多高的精緻鳥架,鳥架乃是純金打造,並且上面超繞著碧林藤。金色的架子與碧林藤交相輝映,貴氣而唯美,也只有這般東西,才配得上玄靈殿聖女的她。

只是,那架子上原本應該撲騰著翅膀迎接她的鳥,今日卻沒有看見。

白芷微微抬眸,眉宇間的不悅已經十分明顯。她抬手拿出了鳥笛,輕輕吹動,可過了好一會都沒有任何回應。

不悅的轉頭,看向每日清晨前來打掃的婢女道:「兄長之前送我的黑玄鴉哪去了?」

這七階黑玄鴉雖然靈力一般,但勝在皮毛漆黑有光芒,是也算是十分稀有的靈獸。作為寵物逗悶子還是可以的,展翅起還能作為飛行坐騎,稍加調教,心意相通,升到九階,倒也是能夠帶出去見人。

兄長送來給她,也算是兄長的一片心意,三階之時便在她的左右,這些日子一直都是她用靈果養著,這才養到了九階。

這該死的畜生,跑到哪裡去了?

婢女搖頭,便是不知道。

白芷的眸色立刻變的冷凌而惡毒:「這點事情的不知道,玄靈殿要你何用?」

婢女見那兇狠的眼神,下的手中的掃把都幾乎拿不穩了。她立刻跪下,手中還緊緊的捏著自己的打掃的掃把,連忙道:「奴婢今日來便未曾看見黑玄鴉!不過,奴婢之前聽其他女侍說黑玄鴉便十分貪戀聖尊後院的那金柿果,沒準現在是去偷吃那金柿果了。」

白芷聽見黑玄鴉喜歡吃金柿果有些生氣:「竟然喜歡吃那種東西,真是下作的低級靈獸。你現在便去將看看,它在不在。若是不在,便罷了。若是在,便直接用這個將它給我捆回來。」

說完,隨意的丟出一根縛獸繩,並未丟道婢女手中,而是直接扔在了地上。

轉身變要離開。

婢女一愣,立刻道:「是。」

手裡還拎著掃把,卻不得不跪著向前,準備去撿地上的縛獸繩。

可就在這個時候,白芷忽然間想起了什麼:「等等。」

婢女連忙停住了腳步,看向眼前的白芷道:「聖女可還有什麼吩咐?」

白芷臉上的煩躁幾乎在頃刻之間就轉變成為了溫柔和善的微笑,她隔著衣袖輕輕的將那打掃的婢女扶起,態度親和的如同一個寬容大度的女主人。

這婢女並非常年在白芷身邊伺候的,只是一個負責外院打掃的,所以這堪稱變臉一般的神技愣生生的把她看呆了。

即便是站了起來,腿肚子卻依然止不住的打抖。

白芷微笑著道:「聖尊大人可還在正殿之中?」

婢女終於回神,立刻點頭道:「聖尊大人自從昨日風神大人離開之後,一直還未出殿,我們早上負責打掃的人也都還未敢進去。」

白芷聽見這話,心情更好,淡淡道:「你們打掃也辛苦了,我還是自己去尋黑玄鴉好了。」

說完,就邁著輕靈的步子緩慢踱步而去,地上的縛獸繩也在一陣紫色的靈光之下消失不見。

婢女傻愣愣的站在那裡,手中還拿著掃把,任由落葉掉在她身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年級稍微大一些的婢女上前道:「別看了,好好乾活。」

年輕的婢女指著白芷剛剛離開的背影,露出驚恐無顏錯愕的神情:「聖女她怎麼……」

變臉如此之快,說話顛三倒四?

老婢女低眉,小聲道:「你以為這好臉色是給你看的,人家那是給聖尊看的。我們做下人的,做自己的事情就行,莫要有太多的心思,否則活不長!」

婢女立刻回神,連忙繼續打掃。

她一定要在聖女回來之前打掃完。

雖然大家都說聖尊整日都是冷冰冰的,且擁有抬手間便可覆滅一切的能力,十分可怕。可在她看來,聖女才是最可怕的!

白芷來到了玄靈殿正殿門口,緩慢的推門而入:「師父,芷兒可以進來嗎?」

玄雲聖尊站在大殿之上,依舊在看精靈族和赤河以北的地勢圖,聽見白芷的聲音,手指微微一動,金色的靈力圖案頃刻瓦解成無數金色粉末。

他抬頭,俊美微斂,淡淡道:「下次若是真的有意詢問,便不要先斬後奏。」

這話一出,白芷的笑容瞬間僵在臉上。

聖尊是什麼意思?是在暗指她虛偽?

不,不,聖尊一定不是這個意思,聖尊只是在教導她罷了,畢竟聖尊一直都是這般冷冰冰的,對誰都是如此。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