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紅樓之我是大魔王
  4. 第343章 賈薔和王熙鳳

第343章 賈薔和王熙鳳

作者:

賈薔正在和寶釵商量薛蟠的婚事,聽到王熙鳳的聲音,苦笑道:「鳳丫頭這咋咋呼呼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一改呀。」

說著還是起身迎向門口,跟在他後面的顧氏若有所思,偷眼看著進門的王熙鳳。

只見她一見到賈薔,就是伸手捶打一下他胸膛,滿面春風的笑道:「大哥哥的婚事,姑媽那邊說了,這幾天我要過去幫忙,你把鶯兒給我幾天,薛家那邊她熟悉。」

薛蟠的婚事在神都舉行,薛家族人在這的不多,薛蝌兄妹回去后,外面有薛蝌打理還好,可內宅薛姨媽一個人忙不過來。

寶琴能幫忙,可她是未出嫁的姑娘,親戚家女眷上門,她不夠分量接待,這就是古代的妻憑夫貴。

女孩在家時,父母再寵愛那也是在家裡,外人上門拜訪,你是不夠格接待的。

特別是世家大族,來往的女眷多是有誥命在身的,要同樣有誥命的女眷接待,才是合乎禮儀的。

女孩哪來的誥命,這事只能求助於親戚了,薛姨媽自然找王熙鳳這內侄女。

寶釵同樣沒有誥命,而且她剛回神都,作為主母的黛玉、湘雲沒回來,她就必須先整理自己家內宅。

聽到這話賈薔笑道:「鳳姐姐要鶯兒啊,那行,我也正好要過去,這兩天忙著面聖,岳母那就匆匆去了一趟,現在得閑了,得去看看。」

「對了,說到面聖,薔兒被皇上嫌棄了吧?」

王熙鳳滿臉的八卦,一隻手還搭在他肩上,絲毫沒有男女間的忌諱。

顧氏發現,賈家那些丫鬟侍女,沒一點驚訝的神情,就知道這兩人以前一直就這樣,人家這是習慣了。

賈薔也沒有任何異樣,笑呵呵的回答:「不就是被罵兩句嗎,沒事,二爺我臉皮厚、不怕,大姑姑還說我做得好呢。」

「啥!娘娘還稱讚你?」

王熙鳳表示不信,滿眼的鄙視他說謊。

賈薔頓時叫屈起來道:「怎麼就不能稱讚我,二嬸子這話說的,好像我多大錯一樣,不信你自己問去,反正你也要進宮看望大姑姑的。」

「咦!敢這麼大聲,看來是真的呀。」

這才她相信了,可一下子就不忿起來道:「大姑娘偏心,我這弟媳難道比你差哪兒了,都沒見她誇我!」

賈薔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她的後背道:「哭吧哭吧,哭出來就不難受了,二爺不會笑話你的。」

一語未落,他就慘叫起來,腰間被擰了一把,王熙鳳張口就呸道:「哭你娘的,敢對老娘張牙舞爪,打不死你這不孝的。」

兩人這鬧騰,顧氏算是看完整了,更加確定這兩人有情,只是自己還沒意識到,不然不會這麼不避嫌的玩鬧。

又不是小孩子,都是成婚的大人了,可他倆的互動,只有小孩子才會這樣。

兩人說話的語氣、措辭,根本不經大腦的,張嘴就來,親戚關係再好,總還有忌諱的,畢竟男女有別。

等到他倆帶著人走了,顧氏才悄悄的向寶釵旁敲側擊,這下寶釵警醒起來。

「對呀,我們都沒想到這點。」

不僅是她沒想到,林黛玉也沒想到才對,這就是當局者迷的道理了。

見慣了王熙鳳的嬉笑怒罵,也見慣了賈蓉、賈薔跟她嬉鬧,加上聽說他們三從小玩到大,大家都忽略了這一點。

王熙鳳也寵愛賈寶玉,但完全看得出那是姐弟的感情,焦大罵街時寶玉不解問她,直接就被她訓斥。

那是姐姐怕弟弟學壞的樣子,而且她從不在寶玉面前說露骨的話,可見是保持一種姐姐的威嚴。

但在賈薔面前全然沒這負擔,粗話、髒話張口就來。

更主要的是每次賈薔有新的女人,她都要譏諷一番才罷休,寶釵仔細想想后,決定回去后要跟黛玉探討。

這事可不能馬虎,賈薔要了尤氏、可卿,甚至迎春、顧氏她都不會詬病,但王熙鳳不一樣。

那四個都是沒丈夫的,只要不是血脈至親,愛咋咋地,可王熙鳳是有夫之婦,這可不能亂來。

「顧姐姐,此時暫時不聲張,他倆既然都沒意識到,那咱們就裝作不知,等回到福建,隔得遠了也就沒事了。」

顧氏聽后以為然,賈薔那邊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家中女人揣測了,忙前忙后的早出晚歸,為薛蟠的婚事張羅。

「薛大哥,老王爺那邊說了,給你弄個同知的官職,趕緊的,收拾一下去他那謝過人家。」

原本買了個七品的捐官,可為了讓明家有面子,折騰著想要個五品的銜。

賈薔只好去找忠順親王,被臭罵一頓后,拿到了執照。

薛蟠一聽拿到了,樂的一蹦半尺高,主要是太肥了跳不起來。

氣的賈薔罵罵咧咧的,數落他現在比費熠還肥,薛姨媽看的只想笑,自己這兒子,也只有自己女婿治得住。

幾天後薛蟠大婚,還是賈薔看著,強行不許他喝酒,不然這傢伙指不定洞房花燭夜鬧出笑話來。

糾集了一幫跟他交好的勛貴子弟擋酒,可把想灌酒的那幫人鬱悶壞了。

「薔哥兒,這回算你狠,但別忘了你還欠我們一場酒,不對,是好幾場。」

馮紫英聲音最大,叫囂著指著賈薔數落。

賈薔奇道:「我何時又欠你們酒了?我都多久沒回來了。」

「嘁!你丫的生了幾個孩子了,有請過我們嗎?」

「啊!這這不是路途遙遠嗎,這也算啊?」

「你說呢?大家說算不算?」

「算!」

這下連跟他一起擋酒的都大聲附和了,一個個笑嘻嘻的擠兌他,他只好認輸,答應等薛蟠婚事後自己請酒。

今晚沒酒喝的薛蟠鬱悶壞了,聽到這話馬上雀躍道:「對對,妹夫呀,這酒必須請,我可等著呢。」

賈薔哭笑不得的問他:「大舅哥,你到底幫哪頭的?」

薛蟠理直氣壯的大聲道:「哥哥我是幫理不幫親,兄弟們你們說對不對?」

「對!」

異口同聲的聲音,完全打敗了賈薔,聲浪之大后宅都聽到了,女眷們好奇外面怎麼這麼熱鬧,聽完丫鬟的彙報,老太太笑道:「這些孩子,這會兒真像他們祖宗那會兒。」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