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晚唐浮生
  4. 第401章 抉擇

第401章 抉擇

作者:

(暫時不要點開,稍後修改)

(暫時不要點開,稍後修改)

就在徐向東不得不滯留在海參崴與一幫人「歡度春節」的時候,1680年正月的膠東半島,也正迎來一年中最喜慶的日子。

因為去年下半年河北一帶發生了規模不小的地震(鄰近數省有震感),死傷人員數萬,就連北京城都倒塌、損壞三萬餘間房屋,因此現在滿清上下正是焦頭爛額,忙於賑災、撫恤的時間段,根本沒有過多的精力搞東搞西,因此山東西四府那邊也消停了,膠萊新河沿線常年進行着的小規模襲擾戰也偃旗息鼓,讓東岸人很不適應的同時也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作為東岸人統治中心的煙台縣,登萊開拓隊隊長、登萊保安司令劉建國剛剛在城外的一間著名戲院內觀看了名曲《牡丹亭》,然後便直奔火車站,打算乘坐火車前往福山縣過年。

煙台火車站是去年年中建好的,由東岸著名建築設計師孫大鵬設計,南鐵公司監造完成。蒸汽機車不是最新式的拉普拉塔之星系列,而是比較老式的野蠻人系列,但在第一次出現火車的登萊大地上,也已經非常不錯了,可以說是現代工業文明的啟蒙也不為過。

火車頭後面掛了中規中矩的八節車廂,照例是一節煤水車廂、六節貨運車廂及最後一節客運車廂。六節貨運車廂內裝滿了來自黑水的腌肉和鹹魚、來自朝鮮的蜂蜜和煙草以及部分來自日本的零碎工藝品,客運車廂內則坐着劉建國這類黑水開拓隊上層的頭頭腦腦及隨行護衛人員。

他們乘坐的這班列車之前已經檢修過好幾回了,再加上司乘人員又是高薪從本土派駐過來的老手,這會開起來果然又穩又快,只花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鳴著汽笛駛進了披紅挂彩的福山縣火車站——雖然福山縣往南還修建了五六公里的鐵路,但已經沒必要再往前了,總不能讓火車開到荒郊野地里去過年吧。

而說到這個鐵路,就不能不提一下如今令人矚目的膠煙鐵路的修建進度。這條縱貫膠東半島的鐵路按照原計劃,是分別從煙台、桃村、膠州三地同時開建的,目前已經修建了差不多一年出頭的時間,其中北段修通了大約三十公里左右,煙台至福山縣已經可以投入運營;中端比較尷尬,桃村往北修建了不到十公里的樣子,進度略慢,大有潛力可挖;南邊的進度則是最快的,膠州港到農業縣份即墨縣之間已經全線通車,這段里程當在三四十公里的樣子,非常不短了。

這三段鐵路加起來,差不多已經修通了75-80公里的樣子,已經超過了鐵路總里程的三分之一,但卻才花了一年出頭的時間。不過考慮到在這之前鐵路沿線地方政府已做了大量的前期準備工作,因此第一年修建起來肯定是非常便利的,但從第二年開始可能就要慢一些了,故整條膠煙鐵路修通的話,在資金不斷的前提下,可能還需要三年左右的時間,前提是登萊開拓隊政府不在此基礎上繼續加大投入勞動力的數量。

與清廷地方官員出行不同的是,東岸人可不流行什麼耆老士紳相迎(這不廢話么,當初登萊在明末清初被打成一片白地,地方秩序完全崩潰,這才三十多年時光,哪來的耆老士紳),不過該有的排場還是有的:福山縣縣長以下主要官員全部到場,同時還有一支從登萊新軍第三師借調來的樂隊。

樂隊奏起了東岸國歌,劉建國滿面笑容地下了火車,然後與福山縣的官員們一一握手,末了,開玩笑地說道:「我劉某人給你們送年貨來了,感謝諸君去年一年的辛苦與努力,希望來年再接再厲,將福山縣建成王道樂土一般的存在。」

「不辛苦,不辛苦,都是應該的。」福山縣長是個年過六旬的老頭,早年大順農民軍軍官出身,跟隨郭升前往山東,後來輾轉之下進入了東岸人的體制,廝混了三十年後混了個煙台縣長。福山縣長這個職位,不需要你多聰明,多有能力,經濟發展其實不需要你多費心,反正圍繞煙台做好服務就是了,這個職務需要最多的還是上傳下達的通暢及執行命令之堅決,而這一點他無疑都具備,且做得很好,所以在福山縣這個有着八九萬民眾的大縣縣長位置上一坐就是好多年。

「明年要更抓緊,不能放鬆,我劉某人急啊。」劉建國回過頭來又握了握他的手,說道:「膠萊新河防線還處於持續修建之中,工程量浩大,遠遠未談得上完工。你們福山縣作為後方援建縣份之一,明年也要持續出丁、出錢、出糧,在膠萊河防司令部的統一部署下,完成自己份內的活計。膠煙鐵路你們縣到桃村之間的路段,也要繼續出人、出糧,南鐵公司會適當支付一些人員雇傭費,但肯定是不太夠的,你們要有心理準備。當然了,自己縣裏本身的建設也不能落下,我知道你們在大搞水利,這很好,很重要,我也很支持,搞好了的話不光福山縣百姓受益,煙台軍民也能沾光。只是,這樣一來的話,任務是不是繁重了點,你們自己要心裏有數,不要讓民間出現動亂。」

其實,不誇張地說,現在整個登萊開拓隊各縣——尤其是膠煙鐵路附近的州縣——就像一根繃緊了的弦一樣,各種活計壓得人喘不過氣來,民間丁壯也被徵發得厲害。這若是擱在明清順那樣的古代封建王朝,早就因為種種原因導致大規模民亂了,因為這徭役也實在是太繁重了!不過,好在東岸人的體制與管治方式與明清等國有些區別,中間士紳階層巧取豪奪、壓榨剝削得較輕(古代徭役很可能會拖垮一戶家庭),上層也發放大批錢糧下去貼補,底層百姓因為均田地三十多年也有一定積儲,因此到現在總算支應了下來。雖然民間已經可以算是怨聲載道、叫苦連天,不過倒也不至於發生什麼大規模的動亂,畢竟還沒到那份上,且東岸大軍的威名也不是假的,沒人敢輕易造次。

不過好在膠萊新河防線與膠煙線鐵路修建完畢以後,很多地方就可以稍稍鬆一口氣了,畢竟現在平榮鐵路的建設還沒有一點影子,無論是登萊開拓隊還是南鐵公司,大概都不會在膠煙線剛剛全線通車的時候就上馬平榮線,那不可能,更沒必要。

劉建國在福山縣一直待到了正月初四。在這一天,他親自到了鐵路建設工地上,與早期開工的三千多民夫會了會面,給大家發放了一些腌肉、鹹魚,同時還一人關了兩塊錢的餉銀,算是過節費意思意思了,頓時也引得工地上歡聲雷動,士氣略略有些上漲。

隨後,他便與四百名來自福山縣的新兵們一起——位於桃村的登萊新軍第四師的新兵,福山縣供應了四百人——步行前往南邊的桃村火車站,打算看望一下已經組建了八成左右的新軍第四師,順便也給他們發一批年貨——年貨就是隨他們一起乘火車過來的物資,目前已在福山縣換馬車往桃村輸送。

桃村的登萊新軍第四師下轄三個步兵團、一個騎兵團及若干團直屬部隊,總兵力在7500人上下,火器比例極高,長矛手已不多見,現代化的程度還是非常之高的。這個師的師部及一個步兵團就駐紮桃村,騎兵團未來將移駐萊陽縣,其餘兩個步兵團則會在文登、威海、寧海州、榮成等登州主要城市之間輪番戍守。當然如果前方有情況的話,不排除這個師收攏兵力,全師開拔西進至膠萊新河,與早就組建完畢的登萊新軍第三師一起守衛河防的可能性。

新軍第四師組建完畢后,浙江方面新軍第五師也將儘快完善,同時登萊開拓隊轄區也將逐步裁汰、改編一批僕從軍之類的老式部隊,為登萊新軍第六師的籌建騰出空間。畢竟,膠萊新河防線漫長無比,未來雖然河面寬闊、工事堅固、火力兇猛,但也需要數量足夠的士兵來守御。如果將舊軍全數調走的話,那麼至少要三個整師即2.2萬餘人的兵力來填補各個節點,然後第二線還需要一些機動部隊(至少1-2萬人,暫時可以用舊軍來代替)來查漏補缺,如此整條防線才能高枕無憂,登萊才能高枕無憂。

劉建國對此事當然也是非常清楚的,且一直也着手在做。只不過,裁汰舊軍、收回地盤從來就是一件很敏感的事情,弄不好就會逼得人家造反(這不是沒有過先例的)。所以這種事只能慢慢找機會,慢慢裁汰,用盡量溫和的方式削減僕從軍將領手裏的兵權,最終達成平穩過度,任何操之過急的行為都可能導致不可測的後果,故必須慎之又慎。。。。。。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