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丑妻翻身夫君悠着點
  4.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故意找茬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故意找茬

作者:

「你少放屁!」男人大吼:「虧老子以前經常來你家店裏吃飯,但是就在昨天,從你們店裏出去后開始腹痛難忍四肢抽搐,幸好及時去了醫館,否則我這條命都沒有了!」

蘇菡萏越聽越不對勁。

她的記憶力很好,但凡是來這裏超過了兩次的客人,蘇菡萏都會熟記於心,就算記不住他的名字也可以記住相貌,但她對這張臉沒有一點印象。

而且昨天下了那麼大的雨,店鋪根本就沒開張,他是去夢裏吃的嗎?

蘇菡萏不動聲色地點點頭,繞着他走了一圈:「你說是去醫館才保住了這條命。那不如和我說說,是哪家醫館?」

男人瞬間有些慌,但很快就再次變得硬氣起來:「這關你什麼事,現在應該是我找你要公道,你少在這裏跟我轉移話題!」

他情緒的轉變雖然微小,但蘇菡萏還是盡收眼底。

無他,只是有些想笑。

少鬧事者也不找個聰明點的,這麼一個字是蠢人幾乎是沒有腦子,說的十句話里九句話里都有破綻,傻子才會聽不出來。

「你又沒有證據,我憑什麼相信你?」蘇菡萏冷聲斥責,「沒事做就趕緊從我這裏滾出去,再鬧下去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好啊,那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還能怎麼樣!」

好得很,頭倒是很鐵。

蘇菡萏剛從柳家回來,現在心情原本就不好。如今被這麼一鬧,瞬間所有的耐心都跟着消失殆盡,冷聲吩咐身後幾個小夥計:「把他帶到衙門去。這事複雜得很,自然是要報官。」

男人瞬間就慌了,但嘴裏罵人的話仍是有增無減,像是在給自己壯膽,罵人的話層出不窮,怕是要響徹整個長街。

到了衙門門口,卻瞬間變得安靜極了,一聲不敢再吭。

現在天色已晚,想要正常斷案是不可能了,蘇菡萏只想人縣令恐嚇他幾下,如果能順帶着說出真話自然就更好了。

縣令和師爺全都在,一看到是蘇菡萏,二人都不約而同地感慨了一句:「怎麼又是你啊!」

這剛剛幾個月而已,蘇菡萏進衙門的次數已是數不勝數。

縣令嘆氣,無奈地問:「今日又是什麼事?」

一旁的柳羨淵把方才的事簡略的說了一遍,跪在地上的男人身體輕微顫抖,但依舊在嘴硬,咬着后槽牙大吼:「我就是在她的店裏吃壞了身體,難道討公道也有錯嗎!」

蘇菡萏長長地「哦」了一聲。

「你方才在我家裏時說,你以前經常去我的店裏吃,和我從未見過你。而且聽你的口音,應當是外地人吧?你進城應當有文書吧,拿來看看,我很好奇你是哪天哪時進城來的。」

男人臉色迅速白了幾分,梗著脖子嘴硬:「你胡說什麼,我就是本地人!」

得。

作為柳州城的縣令,他還會分不清口音的差異嗎?

此言一出,縣令基本已經可以斷案。他做地方官做了不知多少年,審了數不清的暗自,堂下之人是否說謊,他幾乎看一眼心裏就能有數。

更何況是如此近的距離?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