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神醫丑妃狠囂張
  4. 第兩百八十九章 整治天客居

第兩百八十九章 整治天客居

作者:

遊離回去做自己的事情。

楚可卿查看秋瀾等人服藥之後的情況后,放下心來。

她答應了今天見唐青青和尚夢夢,還有幫左相治病,所以必須得去一趟美味樓。

她走出月影樓,沒走幾步,往前拐了個彎兒,美味樓就近在咫尺了。

只是,一向食客絡繹不絕的美味樓,此刻圍起了人牆,明顯是出事了。

楚可卿心裡不禁擔心,她人在月影樓,如果美味樓出事,周叔去找她一定會撲一個空。

她趕緊抬腳往人群里走去。

墨玄跟在她身後,一手護著她,另一隻手開路。他用著巧勁,將擋在面前的人全都撥到一旁去。

一名留有八字鬍的瘦小男人,穿著白色圍裙,正在大聲嚷嚷:「一樣的菜!美味樓有的,天客居都有!不僅如此,天客居的菜還便宜!一道最貴也只用十兩銀子!」

旁邊的人在敲鑼打鼓,附和著瘦小男人說的話,「天客居廣受好評,有想吃美味樓飯菜的客人,儘管到天客居去吃一樣的飯菜,並且還不用多花那麼一大筆銀錢。」

美味樓的小二瞪著他們,就要上手。

天客居掌柜連忙一摸自己的八字鬍,「你們敢動手試試?我們又沒進你們美味樓,只是在街上拉一拉客而已,你們要是敢動手,那就是想鬥毆。當街鬥毆可是要被抓的!」

看誰敢動他!

天客居的掌柜洋洋得意,繼續賣力的吆喝,「大家都去天客居吃飯,天客居的菜和美味樓的菜都是一樣的。誰來美味樓吃飯,錯過天客居,那就是被美味樓狠宰一頓的冤大頭!」

有些想進美味樓吃飯的人,也被這種動靜給嚇退了。再想吃飯的人,誰都不想當『冤大頭』。

而且,天客居掌柜的話確實讓人心動,誰不想省點錢呢?

那些即將踏進美味樓的食客,腳步一轉,往天客居的方向走去了。

天客居掌柜更是得意地叉著腰,「姓周的,你就算管著美味樓又怎樣?你娘子是我的,你的客人也是我的,你差點賺到的錢都得由我來賺!」

周叔臉色鐵青,他比誰都生氣,但是他不能動。只要他一動,就會面臨被抓的風險,美味樓少了他,就不行了。

這也是天客居掌柜今天整這麼一出事情的原因,他是故意來噁心美味樓,故意來噁心周叔的。

「好一個天客居啊。」楚可卿冷笑,居然敢用這種撕破臉的噁心辦法來搶生意。

天客居的存在,對美味樓來說是仿造的贗品!而現在天客居就變成了噁心的贗品!

更重要的是,楚可卿親眼見過,天客居是靖王府的,是李沁寧的。

而剛剛收拾的袁家也和靖王府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李沁寧對付不了她,已經開始對和她有關係的冥氏賭場以及常送菜的美味樓下手。

這種做法,實在讓楚可卿怒火冒三丈。

「卿卿不喜歡,就交給我來。」墨玄微微一笑,他會無條件護她,寵她,愛她,為她披荊斬棘,在所不惜。

誰敢惹她煩憂,他必不會令其好過。

墨玄走出人群,來到天客居掌柜面前。他氣勢不俗,樣貌俊美,看上去就不像是尋常的百姓。

天客居掌柜以為墨玄是來美味樓吃飯的食客,有錢有權的那一種。天客居掌柜連忙露出殷勤的笑容,「這位公子是想去美味樓吃飯嗎?不如來我們天客居吧。我們天客居風景好,價格便宜,還和美味樓做的飯菜一模一樣,公子何必花費那個冤枉錢去吃美味樓的菜呢?美味樓的菜,有什麼稀罕的。又貴又坑人,誰吃誰是傻子!」

墨玄挑起殷紅的唇角,收起所有的銳利,此刻的他看起來就像是金錢堆砌而生的貴公子。

人群里發出幾聲女子的驚叫,她們都被這個突然出現的美男子迷昏了眼。

這是從哪出來的人呀,怎麼可以這麼好看!

天客居掌柜更加賣力地想讓墨玄去天客居吃,只要說服他,就一定能帶動那些驚呼的女子一塊去天客居。

「公子,你別看這美味樓很多人吃飯,實際上別人都笑他們人傻錢多呢,而且我夫人是美味樓掌柜的原配夫人,她偷偷告訴我,美味樓的廚房裡,全都是蟑螂卵和老鼠窩。」

天客居掌柜的話,並沒有故意說小聲。他說得很大聲,恨不得周圍的人通通聽見。

眾人嘩然。周叔氣得想找天客居掌柜理論,卻被楚可卿攔下。

「周叔別衝動,他這是在自尋死路呢。」

看到楚可卿,尤其是她淡然的眉眼,光是看著,周叔心裡的焦急和火氣通通煙消雲散,彷彿找到了主心骨。

「郡主,他來這裡鬧了好一會兒了,讓我們很多熟客都不好意思進去用膳。」周叔知道楚可卿不想暴露身份。

「我知道了。」楚可卿輕輕一笑,墨玄已經去解決了,她相信墨玄。

在天客居掌柜貶低美味樓一通后,墨玄終於開口,他的聲音如玉石落盤,帶出不可忽視的重量,「我要請人吃飯,所以先給你們天客居一筆錢,然後你們去準備席面,這筆生意做不做?」

天客居一聽,眼睛都在冒綠光,做席面,那肯定是要很多人一起吃的,這樣就能賺一大筆了!

而且更重要的,這是他從美味樓手裡搶過來的第一筆大生意!

天客居掌柜連連應著:「做做做,我們保證能做得和美味樓的飯菜一模一樣。一桌席面,僅僅要八十兩銀子!」

墨玄拿出銀票,「那我要訂一百桌席面,這是八千兩銀票。」

八千兩!那可是天客居一個月的收入!天客居掌柜立馬把銀票拿過來,生怕眼前的男人會反悔。他小心地將銀票放進衣襟里,笑呵呵地說道:「這位公子,我立馬就叫人回去準備。」

瞧瞧,這本該是落到美味樓頭上的錢,被他搶過來了!

美味樓算什麼東西!

「哇!他居然隨隨便便拿出八千兩銀票,這是誰家的公子?」有女子眼冒紅心,驚呼連連。

這麼好看,還這麼有錢,這簡直是夢中情人啊!

「好想嫁!!」楚可卿聽見人群中有不少這樣的聲音。

墨玄望向她,狹長的眼尾向上彎起,冷峻的面容似被春風拂過,萬千人之中,他的眼底倒映著楚可卿一人的身影,盛滿了溫柔。

下一刻,墨玄望向人群之外,溫柔散盡,莫名地讓人覺得不敢高攀。

「這一百桌宴席,我要請京城所有無家可歸的流浪人,和以乞討為生的乞丐,一塊去天客居吃飯。十人一桌,直到一百桌為止!」

「什麼?有人請乞丐吃飯?」人群之外,原本是來看熱鬧的乞丐頓時驚喜不已,他們呼朋喚友,一傳十十傳百,這個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傳了出去。

「不行!我們天客居不能讓乞丐進去!」天客居掌柜不同意,要是天客居做一百桌飯菜給乞丐吃,就算飯菜再便宜,也不會有客源了!

誰會想和乞丐同桌吃飯呢?

但這件事沒有天客居掌柜做主的份。墨玄挑起唇鋒,冷冷地笑了,「你收了錢還想出爾反爾?那就跟我去順天府走一趟,我要告你當街搶劫騙錢,你要小心自己會不會被抓。」

「你居然敢威脅我,你難道不怕靖王找你算賬?」天客居掌柜聽得心驚肉跳,懷裡心動的八千兩銀票,頓時像火一樣滾燙,變成了燙手山芋。

「靖王又如何?你若不做,袁家便是你的前車之鑒。」墨玄看見遠處飛奔而來的官兵,這麼說道。

袁家?

能排得上名號的袁家,就只有袁尚書了。

忽然,一名官兵闖入人群里,對墨玄說道:「袁家被查抄,府尹大人要我過來告訴一聲,明日您要去順天府做證人。」

官兵感覺墨玄不是普通人,而且還和朝華郡主在一起,他的態度不禁恭敬起來。

天客居掌柜驚得張大了嘴巴,他當然知道袁家!袁家的姑娘,是靖王爺的側妃!

袁家居然被抄了!而且還和眼前的男人脫不開關係!

「我把銀票還給你,這生意我不做了!」天客居掌柜趕緊掏出那張八千兩銀票。

「你不做,也晚了!」楚可卿從人群之中走出,她來到天客居掌柜面前,笑容盈滿臉頰,「消息已經傳開了,錢你也收了,過了這麼一會,想必現在天客居,已經是人滿為患,客坐滿堂了。」

天客居掌柜墊高腳尖一看,人群之外有好幾個乞丐跑過去,一邊跑一邊大喊:「謝謝公子!」

他們跑的方向,正是天客居的方向。

天客居掌柜頓時著急不已,天客居的招牌,怎麼能讓一群乞丐被毀了?他想把那張銀票還給墨玄,又不捨得,這一猶豫間,墨玄已經轉身,對人群說道:

「美味樓的菜品,是攝政王和太后親口稱讚過的。作為仿造菜品的天客居,只配做乞丐的飯食。」

人們若有所思,雖然天客居便宜,可是全京城的乞丐都跑去那裡吃飯,誰還想踏足啊?

天客居掌柜氣得直跺腳,「快,快回天客居控制場面!不準放進一個乞丐!」

楚可卿寒笑,錢都收了,消息也傳出去了,要是天客居不給吃飯,那就會引起乞丐們的討伐。那場景,她想想都樂。

一番局面,被墨玄一張八千兩銀票給扭轉了。

周叔興奮得直拍雙手,「郡主,這位公子好生厲害呀!就是這八千兩花得太冤枉了。」

墨玄卻道:「不冤枉,八千兩能換卿卿開心一次,是我賺了。」

周叔的眼睛斜來斜去,他好想知道,主人和這個男人是什麼關係!

楚可卿輕笑出聲,她確實挺開心的,「墨墨,你再幫我一個忙,幫我把一個消息傳到李沁寧耳朵里。就說我能給皇上治病,醫術一定高超,李沁寧現在一定正在忙著尋找能幫她生髮的人,我要要她知道,我就是這個人。」

先是袁家,後天客居,李沁寧出了這麼多招,她不好好跟李沁寧玩一玩怎麼行?

墨玄寵溺地應道:「好。」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