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為君整肅乾坤清
  4. 第527章 約定

第527章 約定

作者:

從看見沈滄海和蘭浩淼在他面前倒下之後,蕭冀曦發了一次燒。雖然在通俗的意義上講,這是傷口發炎帶來的正常現象,在缺醫少葯的時候這可能是致命的,但是在設備齊全的醫院裏,解決起來就要輕鬆得多。

胡楊嘲笑他是受了驚嚇,說他這麼大一個人了,以前也不是沒有見過死人,怎麼這次就被嚇成這樣。

彼時蕭冀曦躺在病床上,出神地看着吊瓶里的液體往下滴,這成了他重傷以來最大的樂趣之一,彷彿就這麼看着就能看上一天。胡楊每次過來的時候都錯覺床上躺着的是個植物人,或者說也就是比死人多一口氣。只有在白青竹來的時候,他才會短暫的活泛一會。

聽了胡楊這個評價,他也沒有要反駁的意思,只是好脾氣地笑一笑。

「也許我就是被嚇著了。」

胡楊盯了他一陣子,說我還是覺得你平時那個樣子看着讓人舒服些,雖然也很可惡就對了。

蕭冀曦還是笑,除了笑以外他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胡楊最後放棄了和他交流,於是蕭冀曦的世界重新恢復了安靜。

蕭冀曦知道自己沒有多少時間享受這種安靜,他活下來不是為了躺在這裏看點滴和天花板。不過他現在的確是個重傷號,除了躺在這裏之外,也做不了別的什麼。

他心裏其實很着急,可眼下不論怎麼急迫的心情都不能改變他沒法挪動的事實,畢竟還是血肉之軀,兩槍下來,能活着回到山底下而不是變成李雲生墓前一具嚇人的屍體,就已經很不錯了,實際上他現在連下床都有點費事,流霜最後那一槍失了準頭,應該是在開槍的時候就已經被他給擊中了,所以腹部的傷口要嚴重一些。

有時候他會苦中作樂地想,他這叫自作自受。

躺了一個星期之後,胡楊終於聽見蕭冀曦開口說話了。

說話的時候,蕭冀曦依舊看着天花板,眼神空落落的。

「我什麼時候能出院。」

「怕你的位置被人給搶了?」胡楊無不譏諷地問道。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用這樣的語氣和一個病號說話,或許是因為蕭冀曦這幅半死不活的樣子太氣人,或許是因為她純粹心裏不大好受。

因為這個傢伙,中統折了一個特工進去,中統現下還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以為真是在刺殺的時候失利,要是知道了後頭是這麼一段故事,非得跟軍統打起來不可——但是一旦中統知道了這件事,蕭冀曦的身份也就相當於傳開了。

胡楊和上司之間的聯繫沒有斷,她有機會把真相說出去,但每回看見蕭冀曦的時候,都會有些猶豫。

她大概能猜出來這傢伙走到今天這一步,身邊已經犧牲了多少人,也大概猜得到蘭浩淼就是他的上司。如果在這種情況下把他的身份暴露出來,就算是暴露給自己人,於蕭冀曦而言也是相當危險的。

畢竟也是這麼多年裏,為數不多能說上幾句真話的人,胡楊不想看着蕭冀曦就這麼白白送死,再者說,蘭浩淼用這麼慘烈的代價把蕭冀曦保了出來讓他接着留在保衛局,肯定所圖不小。

蕭冀曦不知道胡楊都在想什麼,所以也不會想着說幾句好聽的。

他毫不猶豫地答道:「是。」

「了不起,這時候想到的,還是你的工作。」胡楊沒想到他會這麼坦誠,微微愣了一下,立馬譏諷道。

「我只剩下這個了。」蕭冀曦認真地回答。

他的語氣里有種慘烈的決絕之意,胡楊到嘴邊的嘲諷忽然就煙消雲散了。

她聽懂了蕭冀曦的意思。

往前,他就只剩下了任務,如果連任務都完不成,他活着就更加沒有意義了。

胡楊不由得脫口而出:「你還有白小姐呢。」

提到白青竹,蕭冀曦臉上終於有了一點生氣。胡楊不知道白青竹的身份,但也能猜個八九不離十,蕭冀曦也無意非要把她摘乾淨了。

「青竹?她能照顧好自己。」

「你想回去送死?」

「我不會白白送死。」

「那你打算用自己的死換點什麼?」

「如果能換的話。」

「很好,這樣的話,你就安心在床上待着吧。」

胡楊這句話一出口,兩個人都愣住了。

蕭冀曦不由得失笑。這是他這麼長時間以來少有露出笑顏的時候,只是笑到一半就岔了氣,很狼狽地咳嗽了起來。

這場景熟悉的讓他驚忡。

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變得這麼像阮慕賢。

想到阮慕賢,蕭冀曦臉上的笑意就重新消失了,他從看到那個墓碑,就知道阮慕賢已經不在人世,不然的話,蘭浩淼絕不會立起那樣的一塊碑,阮慕賢再他不知道的時候,已經永遠留在了東北,現在想想,沈滄海和蘭浩淼提起師父的時候時常欲言又止,就是因為這個。

不知道蘭浩淼一開始瞞着他是為什麼,但肯定不是為了給他製造一個像模像樣的殺局,只能說是陰差陽錯。

「笑什麼,我說的是真話。」胡楊恨恨道。「你要是回去送死,就不如不去。」

「你居然會關心我的死活。」蕭冀曦閉着眼睛,懶洋洋地回。「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這麼招人待見了。」

「不是為你,是為死了的那些人。」胡楊冷冷道。「你要是這麼糟踐他們的心意,他們一定會很後悔。」

蕭冀曦恍然。「哦,看來你認識那個小丫頭。」

出乎他意料的,胡楊搖了搖頭。

「不,我不認識她。」

「那麼我答應你,不會輕易地死,至少,也得完成我的任務。」蕭冀曦忽然斂了漫不經心的表情,他雖然還是躺在病床上不能動彈,那一刻卻有巍然的氣勢。「我得把仇都報了才行。」

胡楊嘆了口氣,問:「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什麼一言為定?」第三個聲音插了進來,是白青竹來探望蕭冀曦了。

蕭冀曦沖她微微一笑,這麼些天以來頭一次開起了玩笑。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龍鳳雙寶:媽咪太受寵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閃婚秘愛:腹黑老公好纏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