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獵戶家的嬌娘美又颯
  4. 第556章 毛小秋身受重傷

第556章 毛小秋身受重傷

作者:

與弦樂不同,弦樂是被培養成樂師,攻擊力不夠,可弦歌卻武力超群。

所以當毛小秋從他手裏搶二寶時,弦歌直接一掌拍了過來,毛小秋躲無可躲,只能硬生生的受住了這一掌。

不過她也成功的搶到二寶。代價就是被弦歌這一掌拍飛出了山洞。

與此同時,她閃進了系統里。一進系統,毛小秋就忍不住直介面吐鮮血。

一旁的二寶嚇得連忙抱住自己的娘親,「娘親,你沒事兒吧」。

毛小秋很想安慰二寶說沒關係,可是她此刻五臟俱裂,根本連說話都說不出來了。

二寶不敢動,只能哭着說道,「都是我,都是我沒用,如果不是我沒用,娘親就不會為了救我受這麼重的傷。娘親,是安安沒用」。

聽到兒子的哭聲,毛小秋掙扎著抬起手,揉了揉他的頭髮,「沒關係的,安安,娘只是有點累了。你乖乖的,在這裏等著,等娘親醒了就帶你去找爹和大家」。

安安更加內疚了。

他既沒有大哥的武力,也沒有小弟的醫術,更沒有妹妹的能召喚各種獸類,他只會讀書、認字,可是現在根本救不了娘親

二寶此刻陷入了從未我說的內疚中,尤其是看着昏迷不醒的娘親,他更是哭的不能自己。

不知道哭了多久,二寶終於停止了哭泣,而是走到了晶體屏幕面前,「我要救娘親,我等怎麼做?」

屏幕上出現了一堆字,上面詳細的說明了毛小秋此刻的情況,還給了解決的方案,如果毛小秋在,她一定會驚訝的發現,二寶竟然能看懂那些專業的外科手術名詞。

可毛小秋已經昏迷過去了,她不知道在她昏迷的這段時間,二寶都經歷了什麼。

而外邊弦歌在打出那一掌時,上官玉瑤就察覺到了這個毛小秋的動機。

等她追出來時,已經失去了毛小秋的蹤跡。

她四處尋找,去年半點兒蹤跡都沒有。

瞬間崩潰了,歇斯底里的她瘋狂的大吼大叫「不可能,不可能」。

這個女人怎麼可能不見呢?活生生的兩個人怎麼可能憑空消失…

唯一可能就是對方掌握了她不知道的力量,是那個小男孩么,難道那個臭小子繼承了那個人的力量。

越想越憤怒。憤怒的上官玉瑤將所有的怒火都發泄到了弦歌的身上,「你這個廢物,我要你何用?」

說完一掌打在了弦歌的身上,弦歌口吐鮮血,卻沒有半點抗拒,反而在被打飛后,立馬又走到了上官玉瑤的身邊。

看着弦歌這般,上官玉瑤露出了變態的笑,而眼神里也有了一抹報復的快意。

「哈哈哈,公門氏第一天才又如何,如今不也成為了我上官玉瑤的傀儡了嗎。過來,跪下!」

弦歌直接跪下,任由上官玉瑤各種羞辱。

可能是發泄夠了,她再次恢復了正常,突然,遠處傳來了一陣虎嘯聲,夾雜着狼吼聲,上官玉瑤表情微變,狠狠的瞪了一眼弦歌隨後轉身朝着深處林子的深處而去。

此刻她沒有任何勝算,不過沒關係,她有的是機會可以將這群人拿下。趙鈺察覺了上官玉瑤的企圖,搭弓,射箭,一氣呵成,三箭齊發,朝着上官玉瑤飛去。

破空的箭矢聲穿透了樹葉,直接朝着上官玉瑤的後背心而去。可是上官玉瑤也不是善茬,回頭將箭矢接住甩了回來,可趙玉早已又一次搭弓射箭,這一次卻是五箭齊發。

在將那飛回來的三根箭矢射落的同時,另外兩根箭矢朝上官玉瑤和弦歌而去。

這一次,上官玉瑤沒有躲開,箭矢直接沒入了她的肩膀。上官玉瑤被這股衝擊力衝擊得在空中來了一個趔趄。

只聽見上官雲遙尖銳的聲音,喊道,「弦歌」,弦歌沖了上來,接住她絲毫不顧及自己後背上的那根箭矢,抱着上官玉瑤就朝森林的最深處而去。

森林中,趙鈺沒有看到毛小秋和二寶,可是他明明感覺到小秋就在附近的。

吩咐其他人追了上去,趙鈺則在原地尋找著小秋和二寶的氣息。

直到他們來到了洞口,大白和小花聞到了洞口地上的鮮血,看到那鮮血趙玉的心沉了下去,小秋受傷了,可是這血跡就到了這裏就么有了。

他想到了什麼?

無比的焦急,而軒浩等人很快回來了,單膝跪地:「爺,我們沒有追上,那個人的輕功十分了得」。

趙鈺沒有去追究,他的箭矢上塗抹了圓圓給的毒藥,那個女人就算沒被一箭給射死,那些毒也夠她喝一壺的。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小秋和二寶。如果他猜的沒錯,小秋應該是回到了那個系統裏面。

現在他要做的是等待。不過想到外面還守着的穆五爺等人,趙鈺看向了軒浩,「軒浩,你帶着人回去穆五爺他們說一聲,夫人,沒事兒。只不過她受了一些小傷,我們需要在山裏養好傷再下去,讓他們不用擔心」。

軒浩以為是世子爺撒謊是為了安撫穆五爺和親王殿下,轉頭在小灰他們的帶領下離開。

趙鈺等人花了五天時間才追到了這裏,而且還是在小黃和大白的幫助下,如果光靠着他們,這一路上的蛇鼠蟲蟻就夠他們受的,別說追人了,就安全到達就不錯了。

這座山不愧是死亡山脈,野獸就不說了,那些個有毒的植物、動物、小蟲子到處都是,要不是有小黑和小紅的保駕護航,後果可想而知。

趙鈺也知道這一路來的危機,所以才會讓團團把小灰和小黑指示出去,帶着軒浩一起離開。

其他人開始按照趙玉的吩咐安營紮寨,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一紮在就是兩年過去了,他們從秋天等到了夏天有蟲,夏天等到了冬天。在這段時間裏,世界的格局在悄然發生著變化。首先,北列國突然來了一個先太祖皇帝的遺孤,他拿出了自己身份的證明,竟然真的是耶律的後人。

當今的北列國的皇帝昏庸無道,早就民生怨道,這位先太祖皇帝的後人拿着一道聖旨和身份的象徵,名正言順的接過了北列國的皇位,而他在接手了北列國的第一時間就宣佈閉關鎖國。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