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長生從斬妖除魔開始
  4.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可疑之人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可疑之人

作者:

樊誠沒有立即說話。

不過他的心裏冒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或許這是氣運所導致的?」

他想到,大荒的風水師是一群通過操控氣運進行戰鬥的修士,皇帝陛下亦能憑藉「泰阿劍」,掌控大齊王朝的國運。

風水師如果在施法過程中操作不慎,就有可能招來煞氣纏身、邪祟附體,甚至可能被厄運侵蝕壽元,變得身體羸弱。

大齊皇帝掌握的氣運,規模無疑要比一般的風水師大得多。

那麼他是否也可能會受到氣運的反噬?

不過想到這裏后,樊誠立即打住了自己的思緒,沒有再接着往後想下去。

他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大逆不道。

因為在大齊國民的心目中,皇帝陛下是堪比神明一般的存在。

像虛弱、病痛、入魔這種只會折磨凡夫俗子的東西,怎可能會存在於皇帝陛下身上呢?

甚至很多人還認為,歷代先皇們就算是駕崩之後,仍然以神魂的形態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在某個世人看不見的地方,悄無聲息地庇護著這個國家。

正當樊誠皺着眉頭凝神思索的時候,大皇子蕭尚元忽然輕輕地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或許是我想多了吧。」

說到這裏,他轉身穿過門廳,繞過影壁,徑直朝着院落深處走去。

樊誠緊隨其後。

硃紅色大門緩緩閉上,兩個身着銀色鎧甲的金屬傀儡也悄然藏身到了旁邊的陰影之中。

這個話題也就到此為止。

兩人很快把腦海中的困惑拋到了九霄雲外,彷彿它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唯有那翠綠色的琉璃瓦,仍然在初春的太陽底下煥發光芒。

…………

洛京城最北邊的一處街區,名叫「豐財坊」。

站在這個地方,抬起頭望北邊看,可以清晰地看到高大巍峨的城牆,排列整齊的垛口,以及更遠處的閘樓和箭樓。

雖然此地名為「豐財」,但它其實是洛京城的貧民區,建築破爛陳舊,牆壁上儘是風雨侵蝕和人為破壞的痕迹。從白天到黑夜,這裏都充斥着來往行人們的說話聲,小攤小販們的叫賣聲,街坊鄰居的嚷嚷聲……幾乎從來都沒有清靜過。

但今天這裏卻異乎尋常地肅靜。

一輛黑色的馬車在小巷中緩緩駛過。

當它出現的時候,行人們都不由自主地退朝道路兩側。

原因很簡單。

在這輛馬車的側壁上,畫着一個銀白色的、形如星象圖的圖案。

那是大齊驅魔司的標誌。

對於驅魔司的修行者們,大齊百姓們普遍在心頭都懷有深深的之情——他們憧憬修行者們飛天遁地、呼風喚雨的非凡能力,也欽佩他們斬妖除魔、守衛國家和平安寧的舉動。

所以就算馬車上的官員們表現得很低調,沒有攜帶儀仗隊,也沒有人在旁邊鳴鑼開道,但小巷中的路人們也不敢大聲喧嘩。

而在心裏頭,他們也會對驅魔司修士們的任務行動感到好奇——

「你們說,這次驅魔司的大人們出城后,會往哪邊走?會去對付什麼鬼怪?」有人捂著嘴,小聲議論道。

「莫非是去北邙山,對付那凶名赫赫的『邙山鬼王』?」

「應該不會吧!我聽說那『邙山鬼王』實力非常強大,在以前大楚王朝的皇陵里佔地為王,一般的修士可沒有能力解決掉它。」

「說不定這馬車裏藏着一位聖人呢?」

「不可能!聖人級別的強者出行,怎麼可能會坐這種簡單樸素、毫無裝飾的馬車?起碼得是八匹白色駿馬拉的黃金馬車,上面還得鑲嵌著珍珠和玉石,才配得上聖人的身份。」

「萬一是聖人有重要任務在身,不想太過招搖呢?我幾天前在酒館里聽說書人講過一個故事,一一位聖人強者喬裝打扮成普通聖人,混進了窯子,還跟其他客人發生了爭執。後來眾人發現,這裏的老鴇是一個女鬼,其他的女人都是受她控制的屍體。如果不是聖人及時出手,把客人們都救了下來,那麼所有人都會在夜幕降臨之後變成這個女鬼的食物。」

「為什麼我聽到的故事版本有些不太一樣?我記得是聖人強者隱瞞身份去青樓,遇上了狗眼看人低的婢女……」

「……」

然而出乎眾人意料的是,這輛帶着驅魔司標誌的黑色馬車並沒有徑直朝着北城門駛去,而是停在了小巷邊一家簡陋的小飯館門前。

「難道這飯館里隱藏着鬼怪?」

「不是說,洛京城受到皇帝陛下的保護,是絕對安全的,不可能存在任何妖魔鬼怪?」

「或許他們並不是來抓鬼的,而是來處理內部事務的?比如某位下屬無故曠工,偷偷地躲到這個地方喝酒?」

「……」

熱衷於吃瓜的群眾們無疑對此深感驚訝。

很快,一個穿着淺綠色長裙的年輕女子從黑色馬車中走了出來。

她身材瘦高,眉目乾淨,衣着一塵不染,站在這髒亂嘈雜、臭氣瀰漫的小巷中,顯得與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如。

儘管她相貌在大齊王朝算不上是最出挑的,但依舊讓周圍眾人眼前一亮。畢竟一般情況下,這般清新秀麗的姑娘是不可能出現在這種充斥着塵土、垃圾和污言穢語的陋巷中的。

「顧道友,就是這個地方么?」只見綠裙女子轉過頭,對着馬車車廂里輕聲說道。

「沒錯。」馬車裏傳來一個平淡的聲音。

隨後,一個青衫少年也跟着從車廂中走了出來。

當看到他的模樣后,周圍人更是失神了片刻,只覺得自己像是花了眼似的,不約而同地心想:這市井間怎會出現如此謫仙一般的人物?

少年手中玩弄著一枚銅幣。

在太陽的照耀下,煥發着耀眼的光輝。

…………

顧旭和上官槿並沒有理會旁人的眼光。

他們徑直走進飯館之中,嘗試尋找出鬼怪的藏身之處。

按照以前執行任務過程中的習慣,上官槿先是用神識籠罩住了整間飯館,想要鎖定出陰煞之氣最為濃郁的地方。

可她憑藉第四境修士的強大神識感知力,反覆搜索了好幾遍,都一無所獲。

和京城裏其他地方一樣,整間餐館中都充斥着濃郁的「皇道龍氣」——那是來自於「天龍大陣」的氣息,源自於洛京城底下的龍脈,以陽剛霸道的氣勢,驅散著京城中的邪魔鬼祟。

這使得她不禁眉頭緊鎖。

「顧道友,你能找到鬼怪的線索嗎?」她沉吟片刻,再次向顧旭問道。

他沒有立即回答。

他目光凝重,先是掃視了飯館一圈,然後瞥向一名端著盤子的店小二,對上官槿說道:「上官道友,你有沒有覺得這位店小二看上去有些面熟?」

聽到他的話,上官槿也他所說的方向望去。

只見那位店小二在老闆的催促下,端著一個盛着菜肴的盤子從廚房中狂奔而出,險些被椅子腿絆倒。

他年紀不大,個子不高,身材適中,臉色有些病態的蒼白,眼睛的旁邊有一顆明顯的黑痣,穿着一件沾滿油污的灰色布衫。

「我沒有什麼印象。」上官槿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從來都沒有見過這個人。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個人長得幾乎跟近二十年前的一位驅魔司官吏一模一樣,」顧旭語氣平淡地說道,「他名字叫做『伍當歸』,曾經因為修行天賦出眾,被選入『神機營』,與當時的天才們一起在全國範圍內斬妖除魔。

「後來上一代『神機營』在嘗試斬殺鬼怪『窮奇』的過程中全軍覆沒,這位伍前輩自然也沒能倖免。」

「上一代『神機營』的修士?」上官槿驚訝不已。

「沒錯,」顧旭點了點頭,回答道,「我以前曾經翻看過驅魔司歷史上的一些人員檔案,記得他們每個人的畫像,也記得檔案上對他們每個人相貌的文字描述——比如檔案中對這位伍前輩的描述是『伍當歸,身材適中,面白無須,眼角有痣,細眼薄唇』。

「只是我現在感到非常奇怪——

「如果說這位伍前輩當初是在絕境之中死裏逃生,那麼為什麼近二十年過去了,他的外表上竟然一點兒變化都沒有,完完全全沒有衰老的痕迹?」

上官槿的第一反應是:這位伍前輩可能是中了鬼怪邪門的招術,被變成了屍鬼般的存在。

但她很快否定了這個猜測,畢竟這個店小二身上沒有鬼怪的陰煞氣息,反而有着正常的體溫和連續不斷的心跳。

「或許他並不是伍前輩,只是一個容貌相似的人?」上官槿猜測道。

不過她的語氣聽上去並太不確信。

顧旭沉默不語。

他再次掏出衣兜里的銅幣,想要通過占卜術來尋找答案。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長相跟伍當歸前輩一模一樣的店小二把菜肴送到客人的桌上后,便忽然加快腳步,朝着飯館的後院匆忙走去。

顧旭和上官槿看了彼此一眼,也跟了上去。

PS:非常抱歉,前幾天急性腸胃炎發作,癥狀有點嚴重,所以拖到現在才寫完,讓大家久等了QAQ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