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聖人魚
  4. 第181章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第181章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作者:

魚先生跑出來了,卻被管衣服被褥的馮嬸看到了,笑道:「裘魚,聽說你現在變成張家的家屬了,趙嬸還問我你去哪了,她負責給家屬弄吃的,你快去找趙嬸吧。」

魚先生根本就沒聽到她說什麼,他失魂落魄地走着,他腦子裏很亂。

難道自己真要跟青龍敵對嗎?

自己要阻止青龍那可怕的計劃嗎?

青龍到時候會把自己除掉嗎?

自己是喜歡青龍的嗎?

自己是不是更喜歡玄蛇呢?

這些疑問他一個也回答不了。

他想自己本來是來幫助張芳菊阻止婚禮的,這可憐的姑娘大概現在還在等自己的回復吧,但自己一會跟玄蛇上床,一會跟青龍調情,自己都在做些什麼呀!青龍玄蛇都表態不會停止這個婚禮,自己和找葯那次一樣,一點忙也幫不上,只能眼睜睜地看着這個可憐的女孩子要嫁給裘虎了,自己此行已經完全失敗了。

可是想到她能嫁給裘虎,魚先生居然有一點點高興。

他知道張芳菊是一個好姑娘,而且自己做為裘虎的師父盼着她這樣的好姑娘能嫁裘虎,這樣裘虎也會娶到她想要的女人。

但他又想自己這樣亂點鴛鴦譜是不是太自私了一些,難道自己就能眼睜睜看着張芳菊痛苦一生嗎?

現在魚先生他腦子裏的念頭又多又亂,這些念頭如同亂掉的線,扭成了一團。

他這時候想喝酒了,抬頭一看看到面前正好有一桌殘席。

張嬸正在收拾桌子。他低聲向張嬸打了招呼,然後坐在席上拿起了酒壺,卻發現酒壺已經空了。

張嬸過來說道:「唉呀!裘魚,你來了!我聽說你現在是張府的人了?你應該去那邊桌子……算了,你就坐在這喝吧,這壺已經空了嗎?我那邊還有幾壺酒,我記得我都放到那個桌子上了,你別動我去拿給你喝。唉,可憐的人,很久沒有喝酒了吧。青龍老爺心真狠,竟然把你趕走了,大家都不捨得你走呢,你人那麼好,總幫我們忙。哦對了,這有我藏起來的幾件火腿,本想晚上和馮嬸他們一喝酒時候吃的,不過你先吃吧。」

張嬸覺得裘魚去了張府那就算是被發配了。

因為裘府的人都有優越感,畢竟裘府的待遇遠超外面。

在張嬸的認知里,魚先生被趕出裘府這件事就是對魚先生最大的懲罰。

魚先生完全沒聽她說什麼,他只想是喝酒,張嬸拿來酒後他就一杯接一杯的不停地喝。

張嬸又好心地拿來了火腿,他小聲對張嬸道:「我不要火腿,我就想喝點酒。」魚先生理解她們,知道張嬸他們想把火腿拿回去,這些火腿巨貴,一件夠普通人一年的生活費。

魚先生並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人,實際上很同情這些下人的。

張嬸點頭笑了,裘魚依然和過去一樣,是一個大好人。

她又看了看四周說道:「好,那我收起來了。不過你要是不挑菜的話那你別坐這桌了,你跟我來。」

她把他拖到清掃間,清掃工具中藏着那些沒開封的好酒,但也不少開了封的。

張嬸道:「你就在這喝吧,今天的酒有的是,你痛快地喝吧。」

魚先生便開始喝了,他想喝醉。因為他失敗了,他覺得沒有臉去見芳菊……

他一直喝到了天黑。

天色黑了,婚禮結束了。

就連鬧洞房的人也要散了。

現在雖然洞房裏只有新娘了,但新郎不知道為什麼死活不肯進去,反而還在外面喝酒,誰勸也不聽。

張鍾菊和張晉也在這裏,他們作為張家的娘家人自然出席了婚禮。現在他們應該走了,但張鍾菊見繼母哭個不停,侍女也不在,就讓紅船綠槳和其它家丁跟她一塊回去了,現在張府的人就她和張晉以及平一恆二還沒走。

現在她很想去新房裏陪陪張芳菊。但按照規矩,她作為新娘的娘家人這時候只能待在裘家為她們準備的房間里。

張晉也在這個房間里,他也在喝着酒。

這時喝醉的魚先生晃晃蕩盪地進來了。

張晉也喝得半醉了,但是他先看到的魚先生竟然進到了裘府,他吃了一驚說道:「魚先生,你怎麼來了?」

魚先生不答,正要向他行禮,卻一下子摔倒了。

張晉搖搖頭,說道:「你也喝醉了嗎?對了,今天酒對下人也是不限量的吧。」

張鍾菊跑過去扶魚先生,很快就聞到他身上的酒味,皺眉道:「你怎麼喝這麼多啊?」

魚先生站起來了,看着張鍾菊和張晉,突然跪下了,對張晉和張鍾菊道:「我,我沒能說動裘家青龍和玄蛇……我沒能阻止……」

現在婚禮已經結束了,張芳菊已經是裘家的人了,是既成事實了。

張鍾菊便道:「我們不怪你,你儘力就好。」

她想他只是一個奴隸,奴隸也阻止不了這些事。

魚先生卻難過地道:「我盡了全力,但我說不動玄蛇,更說不動青龍,他們,他們不聽我的,我沒用……」

張晉哼了一聲,說道:「你還想能說動他們?你要是能說動他們,當初你就不會被趕出來了。」

魚先生一聽到這個,又臉現痛苦之色。他趕出裘家這件事是他心裏的暗傷。

張鍾菊瞪了一眼張晉,說道:「張晉,你喝醉了。」

張晉卻道:「他比我更醉呢。」

張鍾菊道:「你過來幫把手,把他攙到椅子上吧。不管怎麼樣,他有幫忙的心,也在救我們父親那件事上出了力,不是他我們根本不知道該去哪弄解藥。」

張晉幫姐姐把魚先生攙到椅子上,張鍾菊道:「張晉,你去把解酒藥拿出來。」

張晉道:「我就帶了一份,留自己喝的。」

張鍾菊道:「那你從現在開始就別喝酒了,這樣你就用不到了。」

姐姐說話張晉還是聽的,他嘆了口氣從杯中掏出藥粉。他這樣經常去交際應酬的場合,所以他備有這種藥粉。

張鍾菊接過來後用水沖開,共沖了一大碗,端過去讓魚先生服下。又發現手中藥粉還剩點,她便又沖了一小碗,把這一小碗放到張晉面前,張晉看着小碗叫道:「姐姐,你給他這麼多卻給我這麼少!」

張鍾菊道:「他醉得深!」

張晉哼了一聲,還是接過碗了。

不過他沒喝,因為他還沒喝多少酒呢,再說他今天也想醉,不想喝解酒藥。

畢竟他的妹子被人強娶了,他心裏也不爽。

等魚先生剛服下解酒藥,裘虎又進來了,他居然好像也喝酒了。

今天好像所有人都在喝酒。

裘虎為什麼喝酒?大概是因為他的師父和他的女人好像上過床了。

張晉和張鍾菊見裘虎進來更是吃了一驚,裘虎他不入洞房跑這裏來幹什麼?

但是魚先生見是裘虎后他就馬上站了起來。魚先生很想見裘虎,他覺得裘虎來得正好。

只見魚先生急道:「小虎!你要相信我!我沒有做!我真的沒有做!你姐姐他們都相信我的!」

裘虎也沒想到他會在這,他聽到魚先生的辯解卻搖了搖頭道:「你說什麼我都不會信的。」

魚先生道:「但是這件事你一定要相信,因為這件事它事關你和芳菊的幸福,你不能因為誤會就毀掉你和芳菊的幸福。你們還年輕,心裏要是有了這樣的芥蒂怎麼過得下去?所以今天你一定把誤會給弄清……」

裘虎叫道:「你閉嘴!」

魚先生喝多了,這時候並沒有乖乖地閉嘴,反而說道:「我要說,你聽我說!你娶芳菊我開始是很同意的,但是芳菊她不同意我才反對的!現在事已至此,婚禮辦完了,那我同意了!我想至少你是幸福的,我最盼着你能得到幸福……」

裘虎冷笑着說道:「你做出了那種事,我還會幸福嗎?」

魚先生垂下了頭,說道:「你還是不信我。」

裘虎的酒意上涌,搖搖晃晃地走到魚先生面前,叫道:「裘魚,你沒想到我會來這裏吧。」

張鍾菊端著張晉面前的碗說道:「裘少爺,我還剩一小碗解酒藥,你喝了這小碗就去入洞房吧……」

裘虎冷冷地道:「喝什麼喝!我不喝你們家的東西!」

張晉卻冷冷地道:「不喝也罷,我們也不求着你喝。」他對裘虎有意見。

張鍾菊瞪張晉一眼,張晉便不吭聲了。

張鍾菊放下碗,溫言道:「裘少爺,洞房花燭夜你不去洞房您來這裏幹什麼?」

裘虎不答,他本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過來,只是喝醉后的亂走罷了。

但是現在他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了。

只見他的眼睛惡狠狠地盯着魚先生。

魚先生也明白他要幹什麼了。裘虎要殺人。

裘虎實際上沒想到魚先生會在這,殺人的念頭他也是剛從腦子裏湧現出來的。

所以裘虎沒有心理準備,他現在也有點慌。

只見他把張鍾菊給他的那碗水咕嚕咕嚕地喝掉了,喝掉了那碗水他覺得好多了,他有點冷靜下來了。

冷靜下來后他居然還能張鍾菊說了聲謝謝,他還是挺有禮貌的。

然後他看向魚先生。

魚先生看到裘虎的手在發抖,他明白裘虎下不了那個狠心,裘虎對自己有感情。特別是這碗水喝完,裘虎不那麼衝動了。

他說道:「小虎,你別衝動。」

張晉和張鍾菊卻都不知道裘虎要幹什麼,他們倆看着裘虎,奇怪地想:什麼衝動?裘虎他要幹嗎?

裘虎現在有點騎虎難下了,只見他大聲道:「你做出了那種事!我就要向你討個公道!」

張晉心道:「哪種事?」

但裘虎也知道自己不是魚先生的對手,自己對魚先生出手那就是死路一條,但是妻子被魚先生淫辱,他已經無法再忍下去了。

只見他一咬牙終於拔出了劍!

張鍾菊看到劍先驚叫一聲,張晉看到劍酒也醒了大半,和姐姐一起連連後退。

魚先生難過地說道:「你是來殺我的是嗎?」

裘虎大聲道:「明知故問!」

他拔劍向魚先生刺去,魚先生卻沒有拔劍,只是用手杖挑開他的劍說道:「小虎,你別衝動!你聽我解釋。」

張鍾菊心中也覺得奇怪,魚先生對裘虎做什麼事了?

裘虎根本不聽,叫道:「殺死你!我要殺死你!」

刺了幾劍后裘虎的酒勁就上來了,他腳步不穩自己先倒了。

此時魚先生可以把他的劍挑飛了,可是魚先生也喝多了,他怕自己醉了手上沒有分寸所以他不敢挑開他的劍。其實他手上是手杖,劍還沒出鞘不會傷到裘虎的。他只是太擔心裘虎,所以才忘記了。

魚先生一兩秒后才想起自己手上的是手杖,他想用手杖去挑裘虎手中的劍,結果已經晚了,只見裘虎一揮手,他的手杖和裘虎手中的劍一起飛了出去。

裘虎爬了起來,他手中沒有劍,就空着手撲上來和魚先生撕打。

魚先生拳腳不行,又想裘虎是新郎官,怕還手會傷到裘虎的頭和臉,所以更不敢還手了。只好抱着頭挨打。

還好張晉和張芳菊跑過來拉開他倆。新婚之夜,新郎官在娘家人面前痛打師父。

張晉和張芳菊好不容易才把裘虎和魚先生拉開。裘虎被拉開后就罵道:「裘魚,你這個混蛋,你為什麼要睡我老婆!你到底要怎樣!」

這句話一出口,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張鍾菊叫道:「魚……你,你睡了芳菊?」

魚先生看着眾人大聲道:「這,這是誤會!」

裘虎大罵道:「誤會!你和她都上床了這他媽的叫誤會?」

裘虎又撲上來了。

魚先生解釋道:「我們在系扣子……」

裘虎一拳打他臉上了,他倒了。這次沒有人扶他,也沒有人攔裘虎。

魚先生倒在地上,張晉站在遠處,漠然地看着他。此時張晉也以為魚先生睡了自己的妹妹。

裘虎痛打魚先生。

張鍾菊心疼魚先生,她衝上來拉開了裘虎。

裘虎激動之下渾身脫力,坐在那裏喘息。

這時張鍾菊她小聲地問道:「魚,你有沒有和芳菊躺在一張床上?」

魚先生道:「有……但是……」

他說出「有」的時候就知道他錯了,他應該先解釋再回答有沒有的。

張晉聽到了,他和裘虎一樣也非常生氣,他叫道:「有?竟然你睡了我妹妹?」

魚先生道:「我只是……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張晉衝上來把魚先生從地拉起來,然後揚手就是一耳光,這是他和魚先生認識這麼久后,第一次動手打魚先生。

魚先生被他打愣了,他捂著臉愣愣地看着張晉。他曾委身過張晉,他以為張晉從此以後對他溫柔些呢,他又錯了。

張晉也是第一次打人,但他第一次打人就打了魚先生。

他和張晉兩個人愣愣地對視着。

張鍾菊拉開張晉,說道:「你別打他,聽他講。」

魚先生感激地看着張鍾菊,這時候只有張鍾菊相信自己。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