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聖人魚
  4. 第186章 細人尚姑息,吾子色愈謹

第186章 細人尚姑息,吾子色愈謹

作者:

他沖了進來。

於是屋內的兩個人停下來了,都看著他。

他又轉身把門關上,說道:「芳菊,你把劍放下來了。」他先讓張芳菊放下劍,他怕張芳菊傷到裘虎,他似乎更關心裘虎。

張芳菊不肯,說道:「但他要打我……」

魚先生向她搖搖頭,張芳菊似乎很聽他的,便把劍放下了。

裘虎看在眼裡,對張芳菊說道:「你果然很聽他的。」

張芳菊便故意氣裘虎,他說道:「因為他是我的男人。」

裘虎恨恨地看著魚先生,對魚先生說道:「我恨、我恨上次沒有殺死你!」

魚先生難過地道:「小虎,你不要這樣說……」

裘虎卻道:「我以前有三件想做的事,殺你頂多放在最後。但現我改變主意了了,殺你要放在第一位!我現在就發誓我一定要殺死你!我殺不了你我就去死,我殺不了你我就咒我自己活不到二十歲!」

魚先生聽了這番惡毒的話,又見裘虎下了這種願心,他面容更痛苦了,說道:「小虎!不要!」

裘虎誤會了,以為魚先生在求饒,便說道:「你求饒也沒用,別人要是向我求饒我通常都是不殺的,但是你不行!我一定要殺死你。」

魚先生看了看他嘆道:「小虎,你不可以殺我的!」

裘虎冷笑道:「為什麼?你難道是皇帝嗎?」

魚先生痛苦地看著他,卻見裘虎突然搶過張芳菊的劍。

張芳菊沒有防備,手中的劍一下子被裘虎搶去了。

然後裘虎把張芳菊推到一邊,用劍對著魚先生,說道:「我只恨我不是你的對手!我若能殺你!我就殺你千百遍!」

魚先生道:「小虎,你為什麼這麼恨我?我對你不好嗎?我做錯了什麼?我畢竟教了你這麼多年的劍啊!這麼多年我們一直生活在一起,我們倆的感情情同父子……」

裘虎道:「閉嘴!我不想再聽你說話了!更不想聽你教訓我!」

張芳菊卻道:「不尊師重道。」張芳菊就想打擊裘虎。

魚先生說道:「小虎你還小,有些事不能告訴你。我只能說你要是殺了我,你會後悔一輩子的。」

裘虎聽完就「哈」的一聲笑出來了,說道:「後悔一輩子?怎麼可能!我看是我會幸福一輩子吧,哈哈哈。」

魚先生搖了搖頭,自己現在無論說什麼裘虎已經不信了。他不想聽自己的話了,總之裘虎想殺自己的信念已經很難被改變了。

魚先生嘆了口氣,他也有點自暴自棄了,說道:「好,你要殺就殺,我等著你來殺!」

裘虎道:「這還像話!」

魚先生搖搖頭,看著裘虎說道:「小虎,不說那些了。我今天晚上是為了你的幸福而來,我要告訴你我沒有碰張芳菊,因為我劍術到了一定的境界……」

裘虎道:「我知道,我殺不了你!」

魚先生道:「我不是說那個,你先聽我說,我已經修鍊成了幾個特別的招式……」

裘虎道:「哼,你教我過劍法,早就給我看過你那招式。我記得其中有一個招式叫幻像!」

魚先生道:「是的,我對張芳菊用了這一招,她以為她把她的身體給了我,其實她還是冰清玉潔的姑娘……她只是經歷了一場夢,那個春夢。一切都是幻象。」

裘虎將信將疑,魚先生只是把這話說給張芳菊聽的,他想告訴她她還是清白的,她可以清白嫁人的。

張芳菊「啊」了一聲,心中的猜想被證實了。

裘虎哼了一聲,此時他有點信了。

魚先生這時又對裘虎說道:「小虎如果你真的像你自己所說的那樣,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那麼你就放了她,然後堂堂正正的把她追回來。」

裘虎喃喃地道:「我放了她,然後再把她追回來?」

魚先生道:「你要相信你和她之間有緣分,再說還對她有深深的愛意,那你就用你的愛把他追回來!」

這句話很有道理,裘虎他猶豫了一下,魚先生有點把他說動了。

魚先生一看裘虎猶豫了,連忙道:「對啊,你現在只是利用權勢得到她的,她會看你不起的,所以她才不接受你……」

裘虎內心深處也在為張芳菊不接受自己而發愁,所以魚先生說到他坎里了,魚先生跟他呆這麼多年,說動裘虎對魚先生來說並不太難。

只見裘虎他猶豫了,他拿不定主意了,他的眼睛望向張芳菊。

魚先生馬上趁熱打鐵地說道:「小虎你要相信我,你得嘗試一下。總之你先放了她,你要是對自己足夠自信的話你再把她追回來。」

「放了她再把她追回來」這個提議很不錯,裘虎眼睛眨了眨,他的心活泛了,少年人的心思本來就是變得很快的。他的眼睛又看著張芳菊似乎想知道張芳菊對師父這番話的意見。

但張芳菊這時候卻說道:「裘虎我告訴你,你最好是斷了對我的念想!我永遠不可能跟你,哪怕下輩子你也沒機會!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我已經決定了,我要跟魚先生一起生活!」

裘虎一聽,想放了張芳菊的想法瞬間消失了。而且他的目光開始變得兇狠起來。

魚先生一看便搖了搖頭,他白說那麼多了。

裘虎冷冷地對張芳菊道:「你寧可跟一個奴隸生活,也不願意和我生活?」

張芳菊道:「是的!」

裘虎狠狠地說道:「那你得問問我同不同意了!因為從現在開始你是我的人!因為你們家已經把葯給用了!」

他說得對。張芳菊說不出話了,她瞪著他但又無計可施。

想了一會她就叫道:「我要離婚!我要分手!總之我要分!」

裘虎道:「我不會放你的,你就死了這份心吧。」

張芳菊道:「那我就以死相爭!」

魚先生聽到張芳菊的話就吸了口冷氣,她對裘虎說道:「小虎,你不要意氣用事!你還年輕,你這樣綁著她是不對的,強扭的瓜不甜。你強迫她和你共度一生是很殘忍的事,你應該把她放回去,然後溫柔地跟她交往再把她哄回來,其實女人都是很容易被感動的。」

裘虎已經不肯聽他的,說道:「我不放!我放了她就便宜你和她了!」

魚先生急道:「沒有這種事!」

裘虎道:「你別再說了,我不會再聽你的了!」

魚先生也覺得他不會再聽自己的了,便說道:「我知道你不會聽我的,但你聽裘玄蛇的,我讓你姐姐來,她來勸你!」

裘虎道:「哼!我姐姐怎麼會聽你的?你是奴隸!她不會聽你的。」

這時候一個聲音道:「公子,你錯了。」

紅袖來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