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本貔貅不走,陸總休想破產!
  4. 第240章 命都給你們了,你們還想怎麼樣?

第240章 命都給你們了,你們還想怎麼樣?

作者:

還沒等鹿萌萌想明白是怎麼回事,兩隻鬼已經呲牙咧嘴的向陸昊天撲來。

還沒等鹿萌萌出手,陸昊天拿起旁邊的石凳,按照咒法大全上的法術,在石凳上刻下可以觸碰到鬼的咒術。

直接將石凳砸到前面那隻鬼腦袋上。

兩隻鬼本來就是玩兒心眼兒的鬼,不是戰鬥系的鬼。

被陸昊天用咒術這麼一砸,整隻鬼身形都淡了兩分。

立刻撒腿就跑。

陸昊天又甩出一個,已經堪堪可以禁錮住兩隻兔子的束縛咒,將兩隻鬼捆了個嚴實。

倆老頭兒在那兒連哭帶嚎,鼻涕眼淚糊滿臉,怎麼看怎麼都覺得這倆人不怎麼愛乾淨。

鹿萌萌即便現在再對自家小小小幼崽「生活能自理」,而感到欣慰。

也讓這兩個髒兮兮的老頭給衝散了。

兩個老頭兒一邊哭一邊喊:「命都給你們了,你們還想怎麼樣?」

陸昊天不解的看着他們。

「你們這話什麼意思?」

倆老頭嗚嗚嗚的哭,口中抱怨道:「你贏的那些草,就是我們從人類手裏贏過來的陽壽。

你現在把八百多根兒草全贏走了,還過來打我們。

簡直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旁邊另一隻鬼也哭喊道:「你就看在我們給你增加陽壽的面子,把我們當個屁放了吧!啊啊啊啊!我死的可慘了!」

鹿萌萌眨了眨眼睛,瞬間瞭然。

「萌萌就說你們身上原本有陽氣,現在怎麼一下子變成陰氣了呢~

原來是因為輸成窮光蛋啦?

電視里都說十賭九輸哦!

以後可不能賭博了呢~」

陸昊天看自家小妖精義正言辭的叭叭叭。

可重點全沒說到正點子上。

應該追究的問題是他們賭博嗎?

明明是他們賭陽壽好嗎?!

陸昊天皺着眉,「療養院的人離奇死亡,全都是你們乾的?」

兩隻鬼眼神閃躲,不敢回答。

可一看那表情,陸昊天就知道他們想什麼。

沉下臉來問:「他跟你們什麼冤什麼仇?

你們一定要殺了他們?」

鹿萌萌也湊到陸昊天身邊,一臉七不服,八不憤的鼓著臉道:「是吖!

他們手裏明明還有好多的雜草,你們為什麼就把他們殺了?」

陸昊天:……

剛剛聚起來的嚴肅氣氛,突然就又被小豆丁給打斷了。

她就不能有一回,思路在正點子上嗎?

兩隻鬼看了一眼面色冷硬的陸昊天,又看了一眼,笑嘻嘻的鹿萌萌。

明明是笑嘻嘻的鹿萌萌,應該更和藹,可卻讓兩隻鬼莫名覺得她更恐怖一些。

果斷先回答鹿萌萌的問題。

「我們給他們的那些草,是他們全部壽命。

我們只贏沒用過的陽壽。

他們手裏留下的那些草,是他們已用過的壽命,我們要了也沒啥用。

他們陽壽盡了,自然就死了。」

旁邊另一隻老頭鬼道:「對對對,就是這麼個道理。」

想到之前聽人說,眼前這男人,是這家療養院的主人。

還是為自己解釋了一下。

「其實我們也不想在這兒,和這些老頭老太太賭博。

你說一個老頭,老太太能剩下多少陽壽?

贏他們,哪有贏年輕人贏的爽?」

陸昊天皺着眉提醒他道:「山上還死了一個年輕的保安。」

老頭兒點點頭。

「那人確實是年輕。

可這種不害怕被辭退的年輕人,實在太少了啊!

你們這療養院管的也忒嚴了。

根本就不讓工作人員參與賭博。

要不是那保安是個賭鬼,豁出去膽子也想跟我們賭一賭。

我們還碰不著這麼年輕的呢!」

鹿萌萌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道:「所以你們覺得沒有新鮮的小幼崽,可以讓你們吸陽壽,還挺可惜的唄?」

兩隻鬼頓時像受到了驚嚇一樣,連忙擺手。

「不,不,不怎麼可能!

我們這生意1向做的公開,公正,公平。

都是你情我願的活兒。

從來就沒死氣白咧的拉着誰一起玩兒過。」

剛剛被死氣擺列,玩贏了不能走的陸昊天:……

「你確定?」

老頭兒看見陸昊天那鄙視的眼神,也有些心虛。

摸著腦袋道:「您這不是頭一回嗎?

跟鬼混在一起的人,點子都背。

一旦跟鬼一起玩,很少有人能贏的。

一局下來,從來沒有人贏過我們。」

陸昊天:……

敢情他們這套兒下的,還挺有技術感?

掐准了人和鬼在一起會倒霉,所以故意找人賭陽壽。

可陸昊天覺得,今天手氣特別的好啊?

哪次手裏都有三個炸以上。

想輸都困難。

以前玩撲克的時候,也沒碰到過這種情況。

難道是他今天運氣太好了?

不然他今天和普通人玩,叫地主以後20張牌,能拿五個炸?

兩隻鬼見兩人都不說話,小心翼翼的問道:「你們還有什麼想問的沒有,要是沒有的話,就把我們兩個放了吧!

我跟你們保證,我們以後再也不禍禍這療養院的人了。」

陸昊天皺着眉。

「你們還想繼續禍禍人?」

那聲音冷冰冰的,好像要把兩隻鬼穿透一樣。

雖然他並沒有什麼兼濟天下的理想。

可以有最基本的底線。

這兩隻鬼居然還想殺人,那肯定是不能放。

轉頭看向鹿萌萌。

「你們碰到這種惡鬼都怎麼辦?」

鹿萌萌用短短的食指點着下巴,歪著頭講的一臉認真。,

「不好吃,萌萌不吃呢~」

金烏在鹿萌萌懷裏抖了抖翅膀。

頓時就支棱了起來。

「你們不吃,我吃!」

說着,直接化成一道火焰,瞬間將兩隻鬼淹沒。

兩隻鬼在地上來回打滾,慘叫不止。

沒一會兒,功夫就化成了一股青煙。

陸昊天皺着眉問金烏。

「你們這麼亂吃東西,真的沒問題?」

金烏吧唧吧唧嘴,一臉不解的看向他。

「沒問題啊,有什麼問題?

我是至陽的大妖,吃兩口鬼,也就和你們下酒時,吃兩顆花生豆兒一樣。」

陸昊天看向自家小妖精。

目光有些擔憂的問:「那他這種小妖精呢?有沒有什麼要忌口的?」

最近每次看見小妖精,看着電視里的雪糕,哈喇子飛流直下三千尺。

他都有一種自己在造孽的想法。

說不定妖精和小動物們不一樣,可以多吃點雪糕呢?

是一個鹿萌萌說她啥都能吃,陸昊天根本不信。

上次興高采烈的吃了一箱子車厘子,直接就過敏進醫院了。

為了吃,她什麼瞎話都說的出來。

金烏聽了陸昊天這話,看向他的眼神,變得非常奇怪。

心裏又開始腦補。

難道這隻人類,並不知道鹿萌萌是只上古大妖?

還是鹿萌萌故意隱瞞?

他現在要不要拆穿她呢?

作為一隻愛看熱鬧的大妖,好糾結啊!

在鹿萌萌危險的目光下,金烏小心翼翼的問陸昊天。

「你覺得她,應該忌口什麼?」

陸昊天皺着眉,如實答道:「不能吃太多涼的,不能吃太辣的,也不能吃太多垃圾食品。

小孩子不能吃的,他基本都不能吃吧。」

養寵物可比養孩子難多了。

畢竟好多人能吃的東西,都會導致動物減少壽命,甚至是猝死。

金烏看了一眼鹿萌萌,又看了一眼陸昊天。

再看了一眼鹿萌萌。

頓時就樂了。

眼中充滿了笑意,挺胸抬頭信誓旦旦的道:「對,你說的都對~

這些她全都不能……」

一個池子還沒說出來,就被鹿萌萌衝過去,按在地上一頓暴打。

這傢伙就是故意在害萌萌!

善良的大妖萌萌要一次性弄死他!

陸昊天看倆人打起來了,在心裏更加坐實了,鹿萌萌是心虛的猜測。

還好,他之前就給小豆丁忌了口。

不然,現在小豆丁說不定都得進寵物醫院了。

畢竟沒哪個人類,吃人類的東西還會不耐。

以後不但雪糕要少吃,把牛奶也給他換成羊奶吧。

省著吃多了拉肚。

鹿萌萌根本不知道,陸昊天已經要把他當成小貓貓,小狗狗養。

現在看了這隻三條腿的大公雞,就滿肚子都是氣。

她一個上古大妖,忌什麼口啊?

別說涼的,辣的這些東西呢她能消化。

就連金銀她都能嚼的嘎嘣脆。

這隻破鳥就是在害她!

金烏根本打不過全盛時期的鹿萌萌,乾脆倒地任錘。

鹿萌萌惡狠狠的哼哼,瞪了他一眼。

「不要因為你躺屍,萌萌大人就會放過你!」

一把拉起雞腿,把整隻雞夾在腋下。

氣呼呼的準備拿回家繼續折磨。

傷害她小零食名聲的,就是在傷害她本妖。

這種破妖,絕對不能放過!

恰在此時,齊恆帶着妖管局的人也來了這裏。

看到陸昊天和鹿萌萌以後,頓時一愣。

脫口而出問道:「你們兩個怎麼在這裏?」

陸昊天指了指地上那一堆草,然後把事情都跟他說了一遍。

齊恆聽了以後,頓時面色大變。

惡狠狠的罵:「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鬼?

自己陽壽沒了,就想要別人的。

鬼就是個透明意念體,他自己有那一身皮肉,可以承載這些陽壽嗎?」

亂七八糟的罵了一頓,齊恆看到地上那一堆已經乾枯了的小草。

看見陸昊天的眼神里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龍鳳雙寶:媽咪太受寵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閃婚秘愛:腹黑老公好纏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