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帶著系統闖南洋
  4. 第339章 超越自己

第339章 超越自己

作者:

『早報』內容不限內政,還有外事。

吸引張新眼球的是小兵起家、暴亂奪權的老墨索,居然在埃塞對游擊隊使用了早有1925就被國際社會禁止的介子毒氣。

這就牛逼了,果然是『狂人』乾的事。

這條內容給了張新很多警醒和提醒。

防護服和防毒面具得提前準備,甚至得成為士兵標配,免得未來被小本子坑。

小鬍子也用過這東東,得給老蔡也配上,現在是隊友,未來說不定那天突然翻臉。

另外,介子毒氣也可以稍微研究一下,這東西心理威懾大於實際殺傷力。

可以不用,但不能沒有。

最後,划重點。

是不是可以介入一下埃塞內戰???

早在1925年彪悍的老墨便殖民了埃塞隔壁的索馬利亞。

去年,也就是1936年僅用七個月又殖民了埃塞。

爪哇與埃塞中間僅僅只隔著一個印度洋,扼守著紅海海峽,與老沙為鄰,地理位置頗為重要。

這要是提前布局得當,妥妥的BUG操作,未來世界大國的根基。

還是那句老話,提前布局、防患未然,未來用不到沒關係。

張新表示寧願現在想的遠一點,也不要將來悔事,反正只是插一手的事情。

且現在小本子無心南下,參考前世歷史,寶船國至少有四年平靜發展期。

這四年不能渾渾噩噩,必須要搞事情!

許多想法一閃而過,張新看向鄭章,「埃塞的皇帝現在在那裡流亡?」

「陰國。」鄭章回答。

「我們在陰國有人吧?」

鄭章把頭搖搖,「沒有,不僅沒有大使館,連個辦事處也沒。」

「這可不行!」張新後悔沒有早點關注,「和陰國大使溝通一下,我們要去倫敦設立大使館。」

「然後呢?」鄭章又問。

「找機會接觸埃塞國王,勸他來爪哇生活,商量不行,就把他全家綁過來。」停頓一秒張新又道,「還要在陰國殺幾個人。」

鄭章總是猜不透張新的天馬行空想法。

請埃塞國王來爪哇有什麼意義?殺人殺誰?

不給鄭章提問機會,張新又道,「把大虎、黃大山、蔡亞調來達加雅。」

蔡亞在巴厘島反抗軍中擔任軍需官一職,調走沒有影響。

女人應聲離開。

大虎正在楠榜省放飛自我,戰爭讓他感到興奮,忽地接到電報便匆匆往達加雅趕。

蔡亞沒想到會忽然離開巴厘島。

黃大山被『流放』后一直在前線後勤工作,搬子彈、送物資,從事體力勞動。

後勤其實也很危險,總說『斷敵糧草』嘛,所以也算作戰人員。

翻完『早報』,張新正打算去政府大樓見見沈得柱。

這時廚娘范紅翠走過來,「東家,中午的象拔蚌怎麼吃?」

「...」

正打算去見沈得柱,范紅翠突然出現。

習慣性發散思維,思考兩秒張新忽問:「范姐認不認知一些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又沒有什麼背景的女子?」

范紅翠正打算開口說有,張新又道,「黃白黑棕各一個。」

「這...」

難度忽然拔高好幾倍。

「東家,」范紅翠為難道,「黃、白、棕有,黑不愛學習啊,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女子。」

「那就先三色湊和一下吧」

「是。」

半小時后,張新來到政府大樓,原總督府。

沈得柱剛剛給他的幾個手下開完會,只見他臉色蒼白、眼帶血絲,明顯又熬夜了。

「這可不行。」張新直搖頭,「身體是勞動者的本錢,必須得勞逸結合才能打工更久,當命令執行吧。」

沈得柱嘴角扯扯,站起來躬身應是。

張新招手意識他坐下,自己做到辦公桌對面。

「聽說你還是一個人,該有家了。」

自己天天在家『象拔蚌』,多虧手下拚命,張新認為有必要關心關心自己『政工大將』的私生活。

沈得柱臉紅了一下,應付一句,「還早。」

張新搖頭,「老婆你自己找,我給你物色了幾個小妾,這兩天給你送到家裡去。」

「...」

沈得柱懵。

「不過,我要食言了,原本說過黃白棕黑,黑的現在找不到。」

「...」

沈得柱繼續懵,以前賣盒飯也沒當真啊。

說到這裡,張新聳聳肩膀,「我到爪哇第一天就認識你,一直到今天,你一直是我的左膀右臂,這是我的禮物,了表心意。」

沈得柱本打算拒絕,因為他的宗室也有規定,不能與外國女子通婚,理由也是要保持血脈純正。

聞言,立馬息了拒絕的心思,連忙離開辦公室後面,走到張新跟前,深深一個躬身。

「遇到東家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沈得柱躬身抱拳道,「否則我現在可能還在大街小巷為人理髮,為下一頓吃什麼而發愁,是東家成就了在下,這輩子願為東家竭盡效力,直至身死魂消。」

不像前世平行世界,理髮可以養家生活,這個年代大家都自己在家裡拿剪刀隨便剪剪,所以理髮工作連吃飽飯都是問題。

張新伸手將沈得柱托起來,「老死可以,勞死不行。」

「是。」

沈得柱再次大幅度躬身。

招呼沈得柱坐回去,張新道,「我打算在埃塞、南澳和新西欄,提前培養代理人,蔡亞、大虎和黃大山正在調回來達加雅的路上。」

相處許久,沈得柱從來不敢說了解張新,因為思想跨誇太大,彷彿永遠不在一個頻道上。

或者說,追不上張新的節湊。

就比如現在。

無數人非常滿足眼下的生活情況,南洋有了屬於唐山人的國度,終於不用再受白人和土人欺壓,多麼舒心和滿足的事情。

包括沈得柱,他以為是終點,沒想到這只是張新的第一步。

「如何介入?」沈得柱大腦反應有點遲頓,從來沒想過。

「埃塞被西西里的獨裁者老墨去年強制殖民,我們打著國際救援隊的旗號去幫助他們,實際就是掛羊頭賣狗肉,第一期先派一個團1000人過去踩踩路,半個月後派遣第二批1000人過去。」

南澳和新西欄都有土人,介入的辦法是挑一些皮膚較黑的士兵,在偏遠地區扮演土人反抗白人壓迫。」

沈得柱細細思考,「不會招來非議嗎?」

「不會,西斑牙戰場也有國際救援隊,成員來自世界各地;

土人反抗白人壓迫也是情理之中,不會引起旁人關注。

你提前準備好對應物資,武器就用三八大蓋、日式機槍、日式迫擊炮,新武器可以大量應用燃燒彈,少量應用火箭筒。」

張新說了很多,沈得柱統統記下照做。

話到最後,沈得柱問出心底所想,「東家,我們的目標是什麼?」

張新微微一笑,緩緩道來:「我們的目標是星辰和大海。」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