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符宗武皇
  4. 第247章 主辱臣死

第247章 主辱臣死

作者:

李慕白不介意善後,畢竟這種事情他做起來早已得心應手,然而身處異地,小心為妙。

「那是自然。」周南溫吞道,「今天這事也是為了給他們表明我們不是好欺負的不是。」

李慕白揚眉,問道,「我自然知道,否則怎麼不阻止。」

周南笑着道,「咱們既來之則安之,大楚的國力也不是開玩笑的,我處理事情,自然不會引火燒身,只是仗恃而為。」

李慕白點點頭,能這麼計算情形為己所用,周南還確實了不起。

李慕白反問道,「就在今天的雅集,你覺得哪一個有問題?」

剎那,所有郎君一個接一個在他腦海閃過。

「是齊國世子巫顯?」

半響之後,周南懶懶一抬眼皮。

這傢伙可是不安好心的很。

六國之中會不會出現叛徒,那可說不準。

周南但笑不語,依照目前這個情形,天下遲早要亂。

旁人不知,但他很了解自己,他周南從來不是什麼安分的人,平和的時候他可以勉強拿出所剩不多的乖巧,可若是環境亂了,他不介意橫插一腳,給自己找點兒事情做。

「去廊下跪下,一個時辰。」似乎想到什麼,周南冷不丁地對着周岩說道,令他手腳一僵。

周岩面上仍有幾分不忿,然而姿態卻放得很低,「是。」

一旁的柔遠見了,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

周岩在今天雅集上的確表現出色,將那些士族貴子狠狠削了一頓,然而這有什麼用?

「今天這事兒就當一個教訓,以後別不知天高地厚,盡惹麻煩。」出了書房,柔遠到底是使館培養出來的丫頭,對於權勢很懂。

她行至周岩身旁,眉梢輕揚,露出一抹肅容,「雅集上隨便哪一個貴人,都能輕易要了你的命。」

周岩抿直了唇,壓低聲音,不忿反駁道,「他們本就是故意挑釁,可惜才不如人……」

柔遠蹙眉,冷聲將他駁了回去,「你之前的舉動,到底是為了維護世子免受折辱,還是為了出風頭,狡辯?維護郎君的辦法多得是,可你偏偏選了最錯的。若非你逞強,怎麼會有這些事?」

周岩被柔遠雙眸直直盯着,心中陡然升起一抹心虛。

柔遠說得對,他的確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圓了這件事情,不讓李慕白世子被辱,也不會讓那些傢伙丟了面子。

然而他這麼做,是周岩不能接受如今的身份罷了。

他偏過臉,避開柔遠的直視,對方也只是笑了笑,冷冷丟下一句話。

「既然你自詡清高,那麼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主辱臣死?」

這就是李慕白養私兵門客的原因,為了勢力。

周岩大大打了那些貴子的臉,固然給李慕白和周南長臉,然而也拉了更多的仇恨和記恨。要是換一個沒用的主子,今天周岩絕對作死。

想到這些,他的臉色猛然煞白,臉頰敷了葯的傷口隱隱作痛。

周南和李慕白對此倒是不置可否,只是不想用不聽話的下人罷了。

少年人意氣風發一些沒什麼,然而不能真的瘋,依舊需要好好克制。

關了直播,周南看着自己定下的計劃出神。

「那些家丁的訓練可以提上流程,儘快給周岩找點事情做,好好磨一磨他的脾氣。」

縱然知道一塊石頭裏裹着美玉,然而不仔細打磨挖掘,一個不慎就會毀了這塊玉。

還是要抓緊修鍊啊,不管什麼勢力,如果不是為了大國爭鬥,對他來講都是沒什麼卵用的東西,他的目光始終盯在一處——修鍊。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唯一能靠的就是自己。

周南和李慕白輸了幾句后,便是回去房間。

他拿出一枚丹藥,這是長生丹。

服下對於筋骨有好處。

之前他沒有服用,眼下卻是時機了。

服下丹藥,他等了一會兒,身體沒有任何反應。

正當他準備看看是不是丹藥有問題的時候,腹部猛地傳來一陣劇痛,直衝大腦,好似被強行釘入兩顆碩大的鐵釘,膝蓋一軟險些跪倒在地。

然而,這只是開始。

不過半個呼吸時間,周南已經疼得臉色煞白,額頭冒出斗大的冷汗,唇色青紫,額頭青筋直冒,眼珠子彷彿要凸出來,血絲佈滿眼眶。

全身肌肉都受到刺激,開始瘋狂痙攣,周南察覺自己呼吸略有些困難,不由得臉色一變。

他本就消瘦的手此時因為痙攣抽搐,雙手呈爪狀,根根指節分明,看着極其恐怖,因為劇痛,甚至略微不受控制。

不慎碰倒了凳子,摔打在地上發出聲響。

侍女溫雅在書房外聽到動靜,輕聲問了一句,「公子有何吩咐?」

周南努力深吸一口氣,勉強緩解窒息感。

暗中咬破舌尖,讓血腥和疼痛暫時壓下口腔肌肉的抽搐,免得窒息,聲音依舊鎮定,「沒事,溫雅,去準備熱湯……」

溫雅果然沒有聽出異樣,恭敬喏了一聲,下去吩咐僕人去給周南燒水。

此時此刻,周南卻疼得將身子蜷縮成一團,呼吸越發困難,臉上甚至出現些許絳紫色。

不知過了多久,那種劇痛才緩緩消退,周南為了抵擋劇痛,不至於發出聲響,此時也已經耗盡氣力。他躺在地上微微合眸,鼻尖的呼吸十分虛弱,又過了半刻鐘,力氣才慢慢恢復。

此時,溫雅已經回來,隔着一扇門回稟道,「郎君,熱湯已經備好。」

周南聽到動靜,暗暗翻了個白眼,咬牙爬起來,胡亂擦了一把臉上的汗水。

「伺候我沐浴。」

溫雅幫他將一頭烏髮仔細攏好,包裹在巾帕內,免得被水汽沾濕。

周南抿著唇,蒼白的唇色在熱氣熏騰下,漸漸多了血色。閉眸靠坐在浴桶內,全身肌肉又酸又漲,他已經懶得連一根手指都不想抬起了。

舒舒服服泡了個澡,酸軟的手腳終於慢慢恢復力氣,不似之前那般虛軟無力。

換上一襲略顯儉樸的常服,周南準備繼續修鍊一番。

察覺到左側溫雅略猶豫的動作,他不由得睜開眼,略略瞥過去,輕聲道,「怎麼了,溫雅?」

溫雅雙頰染上些許緋色,猶豫咬了咬下唇,聲若蚊吶。

「那個周岩,現在還在院外廊下跪着呢……不知……」

溫雅剛說出口,不得不閉上嘴,面上帶着幾分擔心和怯意。

「一個時辰不是早過了,他怎麼還跪着?」

周南蹙了蹙眉心,讓周岩跪着反省一個時辰。他怎麼還沒起來。

柔遠輕哼一聲:「也就溫雅心軟,就憑周岩之前惹麻煩,跪個一天一夜又如何。更何況,郎君只讓他跪着反省一個時辰,他自己不願意起來,誰還能押着他的肩膀不讓他起身了?」

像是點燃的炮仗,溫雅的話語中帶着濃濃的不滿和火氣。

周南起身,攏好衣襟,轉頭對溫雅吩咐,「主人讓僕人往左走一步,他多走一步,或者往別的方向一步,是什麼意思?你去跟他說。另外,好好跟着我和世子,修鍊也好,日後前程也好,都不是夢想。」

溫雅得到准許之後,懷揣著複雜的心思走到廊下,看着泥塑般一動不動的周岩。

夜已深,空氣中帶着冰冷入骨的寒涼濕氣。

溫雅手上抱着一件自己做的披風,一邊將手中的披風披到周岩身上,「二郎君已經准許你起來了……主人讓僕人往左走一步,他多走一步,或者往別的方向一步,都是錯的。你繼續在這裏跪着,當心主人發怒。」

周岩驀然感到一陣溫暖和清香,不由得抬頭一瞧,正好對上溫雅那雙烏亮生輝、帶着柔色的眸子,彷彿一汪清泉,一眼便能瞧進對方的心底。

不過他很快就挪開視線,不敢和對方直視。

周岩這會兒凍得,嘴唇都有些麻木,「……並無,是我犯錯,以此自省。」

溫雅把周南剛才那番話,原封不動轉述給周岩聽,對方聽后,眸光閃爍幾下,歸於平靜。

在經歷母親枉死,自己險些冤死的事情之後,周岩內心對貴族感官已經降到最低。

當他尊嚴盡失,被人牙子當成貨品擺弄稱斤論兩的時候,甚至還瘋狂設想過,若是有朝一日能青雲直上,出人頭地,定要報復這些不知民生疾苦,草菅人命的貴族。

不過,這些想法也僅僅只是想法而已。

他不會修鍊,別說那些底蘊深厚的士族高門,就算是當地鄉紳也能輕易拿捏他的生死,更遑論他如今不過是一介官奴,此生早已無望。

可,陰差陽錯被買了回,彷彿開啟另一扇截然不同的人生大門。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