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史上最強世子爺
  4. 第九百七十五章 圖窮匕見

第九百七十五章 圖窮匕見

作者:

喬冉不是傻子,斐雲榮這麼一說,他就明白什麼意思了。

「若是市面上的銅錢日益減少,必會動搖社稷。」

「沒那麼嚴重。」秦游聳了聳肩:「解決辦法太多太多了。」

喬冉雙眼一亮:「有何辦法?」

「我覺得你還是先查誰搞事情吧,真要沒查出來情況越來越嚴重,到時候我教你怎麼辦。」

「也好。」

喬冉露出了笑容,不再追問,也由此可以看出,他對秦游是無比的信任。

「南宮風吟那邊查的怎麼樣了,這位剛上任的太子少保,露出破綻沒。」

「這才過了一日,哪能查的清,雖陛下暗中授意,可卻不能操之過急。」

秦游滿面失望,他還以為喬冉直接帶著騎司衝進南宮家見狗就踹見雞就搶呢,感情又得「慢慢來」。

「不過倒是有一人,與南宮風吟交好。」

「誰?」

「巨賈,吳不凡!」

「巨…還吳不凡?」秦遊樂道:「賣針線的啊。」

「名下產業無所不包。」

「那就查唄。」秦游聳了聳肩:「聽這名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

「何以見得。」

「看名字,通過一個人的名字就可以猜個八九不離十。」秦游想了想后說道:「再給你們舉個例子,假如我說小明和小紅,你們第一印象覺得是誰?」

喬冉滿面茫然。

斐雲榮笑道:「幼童。」

「對嘍,提起小明和小紅,第一個聯想的是小朋友,如果我說小王和小張呢?」

喬冉無語至極,斐雲榮也搖了搖頭。

秦遊樂道:「那肯定是大人唄,比如六部衙署中的一些年輕主事之類的,那我再說小李呢?」

斐雲榮三人面面相覷。

秦游打了個響指:「司機!」

喬冉問道:「司機是何意?」

「就是馬夫的意思,那我再說大黃小黃呢?」

鳳七雙眼一亮:「狗!」

「對,大致就是這個意思,就好比我再提老王,一提老王倆字,就覺得他距離很近,所以說,這吳不凡,一看這名就不是什麼好人,更別說是巨賈了,一般說巨的人,實際可能都不咋巨。」

鳳七點頭附和道:「三少爺說的有道理。」

至於喬冉,對秦游這通狗屁說法絲毫不認同。

「反正你查吧,我還有正事,特別重要的正事。」

喬冉好奇道:「還有何事要比這京中缺銅以及南宮風吟二事更為重要。」

鳳七插口道:「真理!」

「沒錯,就是真理。」秦遊樂道:「那什麼,知道京中哪有鍾嗎,就是銅鑄的那種。」

「宮中。」

「能說點人話嗎。」

秦游猛翻白眼。

大白天跑宮裡卸鍾去,這得喝了多少六個核彈?

喬冉思索了片刻,道:「懷恩寺,城西,有一口銅鑄大鐘,不過那些僧眾定不會將那大鐘拱手讓於你。」

「走著瞧。」

…………

南宮府中。

滿面疲憊的南宮風吟坐在正堂之中,抓著茶杯的右手手指已是沒了血色,繪有白鶴圖的茶杯表面出現了几絲裂紋。

「秦昭!」南宮風吟終究是忍不住了,啪的一聲將茶杯摔在了地上,怒吼道:「欺人太甚!」

直呼天子大名,這可是砍頭的大罪,而屋中還有第二人,五十歲上下,身材微胖,無驚無懼,也是不喜不悲,正是夏朝豪商吳不凡。

呷了口茶,吳不凡淡淡的說道:「若是吳某來說,此事,倒也非是由天子所起。」

「怎地不是,若是沒有天子授意,上官鄂那老匹夫,豈會施計剪除了張由,別人不知,老夫可是清楚的很,就是那上官鄂老匹夫謊稱身體抱恙引張由步步入局,這才惹來了滔天大禍!」

「當真是天子嗎。」

吳不凡放下茶杯,微微一笑:「老大人可曾想過,張由、張謂、梁子義,這些人出事,可是因為什麼?」

「還能是因為什麼,歸根結底,還不是因瀛島倭國一事。」

「那老大人又曾想過,在瀛島倭國之前,還發生了何事。」

南宮風吟花白的眉頭一挑,若有所思:「你是說…陳家信件?」

「原本應大動干戈之事,卻煙消雲散,可記得那時,京中世家人人自危,甚至不少人私下聚在一起想要鋌而走險,可誰知關於陳家信件一事,自此沒了下文,而恰逢瀛人入京,張由、張謂、梁子義、還有姜棟,這些人,哪個不是出自世家門閥。」

南宮風吟面色劇變:「你是說,他們都是因陳家信件一事才落的如此下場?」

「是也不是,倘若天子想要遮掩過去,那兵部將領王懷德父子下場如何,而王家,不正是與東海陳家有所往來嗎,天子這念頭啊,變了,欲對世家門閥出手,只是卻未表現出來,而吳某想要說的是,令天子變了念頭的人,是越王府的小世子。」

「秦游?!」

「不錯,世家門閥與陳家往來的信件,是那小世子帶回到了京中,瀛島倭國使團一事,又是他從中作梗,如今提起瀛人,君臣也好,百姓也罷,人人喊打喊殺,這一切,不都是因為那小世子嗎。」

說到這裡,吳不凡頓了頓,意味莫名的看了眼南宮風吟,繼續道:「南宮家主營鹽鐵,這鹽,因那小世子改善煉鹽之法,南宮家怕是損失頗多,而至於這鐵,怕是也要砸在小世子的手中了。」

南宮風吟面色巨變:「你說什麼?」

「如今夏朝已是吞併了瀛島,瀛島礦脈多不勝數,而越王府小世子編撰的《寒山雜談》中,就有關於一些冶鍊的技藝,若說高深,到也不見得,卻不只是皮毛,所以吳某懷疑,那小世子非但懂冶鍊之法,甚至無比精通,只是未顯露罷了,一旦掌握了礦脈的位置,再大量開採,怕是南宮家最後的鋼鐵營生也要損失慘重。」

「啪」的一聲,南宮風吟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滿面冷意:「你說的不錯,所有的這一切,都是因那黃口小兒所起,此子,是該除掉了!」

「不知南宮大人如何打算的,若是需吳某盡一臂之力,開口無妨。」

「此子身份特殊,還需徐徐圖之,眼前,先是要想盡辦法糊弄過那秦昭才是!」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