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失寵王妃路子野
  4. 第233章 譏諷

第233章 譏諷

作者:

「沈喬楚!」沈老丞相對着簫晚忱不敢發作,對着沈喬楚卻是沒什麼忌諱的。

緩過那陣恐懼感,沈喬楚不過是那賤婦所生的小賤種罷了,便是如今使了狐媚手段討了簫晚忱的歡心,骨子裏還是流着低賤的血脈。

沈老丞相打從心底便是瞧不上她的。

這便一吼出聲,將自己在簫晚忱那兒受的窩囊氣都甩給了沈喬楚,「你在對着誰說話?」

沈喬楚可不吃他這一套,冷哼一聲便接過話頭來,「跟您說話啊,這兒還有旁人嗎,王爺做事光明磊落,除了他之外便是您,難不成我是在跟鬼說話?」

沈老丞相一拍桌子就要站起身來。

簫晚忱看着他邁開步伐氣勢洶洶往沈喬楚那頭走去,便知道他安的什麼心思,自己跟着站起身來,擋在沈老丞相身前,堪堪攔住他要抬起扇往沈喬楚臉上的手,「丞相要做什麼?」

沈老丞相自以為教訓女兒,不關簫晚忱的事,說起話來便有了底氣,「老夫教女,難道王爺也要插手嗎?」

誰知簫晚忱笑出聲來,絲毫不給面子,「丞相教的哪門子的女兒,這是本王的王妃,嫁給了本王,便不容得什麼人都能上手教訓。」

「再怎麼嫁人,也是老夫的女兒,怎麼就不能教訓了?」沈老丞相可不依他這個理兒,「王爺非要插手管嗎?」

「這樁婚事,乃是陛下賜婚,天下百姓都知道她是本王的王妃,身份尊貴非比往日,若是丞相說教訓就教訓了,本王豈不是很沒有面子?」簫晚忱將攔住沈老丞相的那隻手改為牽過沈喬楚來,將人往自己身後一護,並不讓沈老丞相靠近。

「王爺既然提起陛下。」沈老丞相眼底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那咱們便一同去請示陛下,問問陛下,這出嫁的婦人,當父親的是不是便不能管了。」

簫晚忱哪裏不知道他的心思,什麼見陛下問問能不能打,不就是想到陛下面前告自己一狀么,這老狐狸的心思都寫在臉上,傻子才看不出來。

不等他開口,一旁的沈喬楚低頭把玩著自己的手指,冷淡接話,「按著父親的意思,若有一日皇後娘娘犯錯,那老國丈也能動手打皇後娘娘了?」

「你是個什麼東西,竟敢跟皇後娘娘相比!」

「我自然不敢跟皇後娘娘相比的。」沈喬楚抬頭看了眼動怒的沈老丞相,語氣仍舊冷淡,好似看着一個陌生人一般,「我只是想告訴父親,尋常人家跟王公貴族是不一樣的,若我今日嫁的是平民,莫說是回到相府里,就算是在夫家,父親想打,怕是我夫婿也不敢攔。」

她頓了頓,語氣里填了幾分譏諷,「可偏生您將我送進了王府,王爺尊貴,豈是尋常百姓能夠企及的,父親要打,也得想想您的身份配不配抬起這隻手。」

簫晚忱想笑。

沈喬楚的伶牙俐齒他沒少領教,哪次不是被她氣了個半死,恨不得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掐死好讓她再也不能說出話來才好。

從前覺得沈喬楚氣人,如今聽着她氣旁人,倒是覺得有意思得緊,甚至有些幸災樂禍。

想笑,沒有憋住。

不合時宜的一聲笑在箭拔弩張的兩人中間響起,沈喬楚沒什麼形象地翻了個白眼,倒是沈老丞相,自己被氣得半死,面前這人還能笑出聲來,這不是更氣人了嗎!

可惜他一抬頭就見到簫晚忱那稜角分明的下巴,縱然怒氣再大也不敢多說什麼,只得將氣都撒在沈喬楚身上,「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便是生了你這樣一個孽女!」

「難道不應該是送我進王府?」沈喬楚反應快,當即就給懟了回去,「不然我怕是少不得挨打了,如今我倚靠着王爺,哪怕不得寵,王妃的身份擺在這兒,您的手即便是抬起來了,也不能打下來。」

沈老丞相一口氣差點沒提上來。

後院的人已經將林秀的——不,準確來說,沒有人敢去打撈被泡在大缸裏頭的林秀——他們將林秀泡著的那個大缸整個抬了過來。

大缸被綁上了繩子,六個小廝用棍子穿了繩子將那大缸往前頭抬,卻不敢進前廳,只將大缸擱在了前廳前頭的院子裏,為首的那個上前回話,「王爺,已經將夫人……將夫人請來了。」

前廳里的氣氛實在是不對勁,自家老爺臉色鐵青,王爺站在老爺跟二小姐中間,神情倒是比剛進門那會和緩了許多,仔細一看,彷彿還能看到幾分笑意。

只是不同尋常的笑,更像是……冷笑?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