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回

第713回

【一簾風月九重天】【】

這次來的多半是舊,大排筵,把酒言歡必不可少。

可她體力不,精力有,身處喧嘩中極易頭疼嗜,若像上回那樣豈不掃興?於,宴席由紅藥師徒代,青鶴陪元昭一同招呼宗主和其他幾位長老。

辰月真君見她虛,忍不住上前為她把,半晌才問:

「靈元潰,道衍不存。自打醒,想必你未曾鍊氣入體吧?否則斷不會如此的疲弱不堪。」

靜養幾年,還如同大病初,不合常理。

其,她的傷勢重在內息散,體質已然基本恢復。以她的天賦一旦重習功,今天至少能達到金丹的修,何至於停留在築基期?甚至比築基小修弱。

「紅葯也時常催,」元昭喟然輕,「只是大難不,心性有所懈,很難專註修習。」

「那就不要修。」華光真君乾脆得,慣常隨,「這天下不是你一個人的天,不必你時刻。趁現在大傷未,想怎麼過就怎麼,活個洒脫快哉!」

「真君懂我!」元昭連忙附,「正是此意!」

「,他懂,我不懂你。」辰月真君白她一,利落起身,「我識,我去找懂我的人聊,省得我話不中聽還在這兒礙你法眼。」

眾人知道他肯定找紅葯去,心照不宣地打著哈哈任他離開。

爾,西炎真君向元昭打聽廣嵐真君的詳細去處。之前她是讓人傳,大家無處細,對廣嵐真君的情況不甚了,索性趁今天當面問清楚。

那邊在敘,這,辰月真君把紅葯叫出大,開門見山道:

「她是否察覺身體有異不敢修鍊?」

如若不,以她閑不住的個性怎肯虛度光陰?原本神采飛揚的紅葯聽了這話剎時黯然垂,目中無神。

她這副表情足以說明一,辰月真君的心情一落千丈。

「果真沒辦法么?」他不甘,「阿見多識,平日可曾提過什麼法子?聽聞聖君來,他沒發現異常?」

甭看東沉迷修,足不出戶。以她的修,神識強大無處不在。歷遍大千世界不在話,白帝城邊界入口的法器不就是她從別界尋回來的么?

靈丘沒有拔除魔性的萬全之,指不定其他界域有。

可,紅葯神情傷感地搖頭。

至於聖,他來時尚無異,僅給女君留下一串珠,說如有反應他自會前來。這話聽得她與青鶴膽戰心,平日調侃歸調,還是祈求他不要來的好。

一籌莫,無計可,辰月真君也只能和她面面相,悵然輕嘆。

縱然無,生活仍要繼,心事不必常掛在臉上。揮散失落的情,兩人開始重新琢磨給女君日常做蘊養身魂的葯膳和丹,杜絕一切增強靈能的食物。

女君不敢修,意味著她已經發現魔性的存在。她強則魔,她弱則魔,魔弱則不足為慮。….

本章未,請點擊下一頁繼續

本章未,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一簾風月九重天】【】

在找到徹底拔除魔性的法器之,只能這樣苟著。

還不能被雲鶴那老道發,否則不僅神宮難,他甚至會集結天下大能再次圍剿大荒,與她不死不休。

其,不能說無極宮的做法不對。

元昭本人也贊同他們的做,

她之所以苟,是想多看這世間一眼罷了。其他人維護,是衷心希望她活著。她為人,人人為,理所應當。

各有立,有衝突在所難免。是,她的情況不宜聲張。

入,大荒山依舊喧鬧不止。年輕人喜愛熱,又是焱清芷代女君招呼大,墨蘭紫月和山中侍候女君的侍女們俱,並移宴藥師殿。

宴席,無尊長在,大家盡可暢所欲言。

尊長們留在神稷宮與女君清靜敘,無喧鬧聲吵,元昭精神抖擻。與眾人細敘自己修習混元二訣時神識四,遊歷各大小世界的各種奇異見聞。

至於魔界的見,早已錄入玉,由青鶴交予華光真君保,讓他們回去慢慢看。

她在魔界的見聞甚,但功法之類的隻字不,僅是粗略描繪修習魔功會出現的癥狀。以,靈丘的修士可以憑藉跡象判斷魔功的功法施克治破解之術。

巫師女蓬在各個大小靈界均有耳,必以魔功誘,才使靈丘的魔修、魔氣屢禁不止。

魔功不可觸,但克制之術必須得有。除了魔功之,還有魔植、蠱物之類的俱有詳述。這枚玉簡在紅葯那裡保,由她另刻錄一枚交予辰月真君珍藏。

魔界的經歷她不願與人多,而遊歷大千世界的功法亦有收錄。除了《混元訣》、《太炎真經,別的她已傾囊相,無所保留。

好,沒什麼遺憾了。

與眾人閑談,手肘抵在榻前扶手的元昭安靜聆,微露淺,心態輕鬆寬和。

看在大家的眼,心裡甭提有多難受……

在靈,為白帝女君尋找拔除魔性法器的不僅僅是伯少掌,uu看書白帝城、仙雲宗、無極宮都有派人四處尋,諸位大能長老紛紛查閱各自門派珍藏的古籍。

一邊,一邊管不住嘴巴罵伯少掌門。

若非他當時的多此一,女君何至於功敗垂成?還累及天下群修一同跟著提心弔膽。

叫人意外的,靈岳宮這次毫無動,聖君似乎不關心女君是否成魔。但深知聖君德行的修士見,倍感絕望。聖君不,意味著是世間並無這種法器。

大家這般焦頭爛額純屬徒,等時辰一,女君該成魔照樣成魔。

而聖君如此淡,在靈岳宮裡閉門不,大概是在積攢實力靜待女君魔化再徹底消失她吧?

「聖君心,我等門眾怎敢妄猜?」面對前來求見聖君的伯少掌,憨厚務實的阿篤侍者不動如,「聖君已下界為靡樂行善積德凈化靈,不在宮中。

本章未,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一簾風月九重天】【】

歸期不,少掌門不必等,請回吧。」

伯琴一,眼睛亮,滿懷希,「他既有辦法為靡樂凈,必然也能為元君凈化?」

「元君所染乃玄魔之,非業火不能根除。」阿篤直言,「聖君臨行前囑,倘若少掌門來到宮,便讓在下傳話於,不必白費力氣,順其自然吧。」

伯琴:「……」氣結。

阿篤的話如一盆冷水澆,猝不及防地讓他從頭凍到,心裡涼涼的。.

竹子米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繼續閱讀,期待精彩繼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一簾風月掛九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一簾風月掛九重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3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