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回

第716回

那晚之後,伯琴去而復返又跑來一趟,依舊找不到結界的入口。這次他沒轉悠太久,直接去了州城找神武道的人討教。

「大荒山自給自足,就算是神武道也進不來。」瓦面上,紅葯與青鶴並肩而立,一臉憎厭地看著他遠去的背影,「除非赭統領徇私給他指引……」

「他不會的。」青鶴雙手環抱,「吃一塹長一智,殿下已被耽誤一次,赭百里擔不起謀殺前任女君的罪名。」

即便伯琴無殺人之心,卻有誤人之舉。有一就有二,還是讓他遠離女君為妙。

這是大荒神官們的共識,尤其是赭百里。

所以,聖君修復結界那日,他全程跟隨,如要協助亦未曾假手於人,不敢有半點疏忽。除了赭百里以及在大荒值守的幾位將領們,其餘人等俱無法入內。

值守大荒的峰主、和諸神官神將也從不出外。

每天兩點一線,要麼值守,要麼回各自的山頭靜修。頂多在結界範圍內遛達,日常和女君一般。肯留下來的皆是清心寡欲的修士,不會嫌棄日子的平淡。

下屬們熬得住寂寞,元昭就更別提了。

她以往收錄的別人家藏書一直沒機會看,現在總算有閑暇慢慢參詳,徜徉在古籍的知識海洋里其樂無窮,又怎會嫌棄?

只是,她安於平淡,依舊有人看不慣……

一天,巡邏的守將發現一名肖似桃林院主林姑娘的女子在結界外轉悠。林姑娘在時,他們已在大荒值守,卻鮮少與她傾談。在他們眼裡,她畢竟是凡人。

修士與凡人僅是偶爾閑聊幾句,未曾深交。

何況又相隔多年,經過七寶事件之後,她是否容貌依舊不得而知,一時間認不出來很正常。

換作往常,或許他們會設法與她聯繫上。

無奈結界修復加固,他們出不去,只好將留影石的影像傳回神宮的將領,讓上峰定奪。無奈上峰對林舒的印象也不深,沒辦法,對方實在長得太一般了。

只好請來與她相交頗深的焱清芷。

「她不是林舒,」當看到影像里的林舒遇到靈獸偷襲,焱清芷皺了眉頭,「深山老林的,怎麼會有長得跟她一樣的凡人在這兒遇險?」

十里桃林外的方圓千里,人跡罕至。

就連在桃林外結廬修行的幾位道長也被聖君勸返,他們見聖君為女君戴上禁錮魔性的珠串,已然返回在白帝城的山裡洞府閉關。

「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將領一再確認對方絕非林舒,便哼聲道,「八成是沖元君而來。」

自從江山易主,神官、神將們對女君的稱呼也隨之改為元君,以免將來和對赭統領的稱呼混淆。

「元君都這樣了,還有人不放過她?」焱清芷微慍,「不會是那少掌門吧?」

一想到他就來氣,還有他那位前妻,堪稱天作之合的一對。

「少掌門倒不至於,」將領不以為然,「他來過兩次,之後再未出現。好歹是君上的知交,品性不至於陰險毒辣……」

瞧瞧,那凡人被靈獸撕碎了,啊,化成一縷煙霧遁走了。

「果然是陰謀!」焱清芷眼睛一亮。

眼見對方遇險,而自己見死不救,心裡正難受。現在好了,既是陰謀,她靜觀其變才是明智之舉。

「本來我還猜測是無極宮那群老道,」剛誇自家統領眼光不錯的將領也在慶幸,「雲鶴道長一心想弄死元君,哪怕背負天下罵名,現在看來定是黑山無疑。」

「黑山?」焱清芷一聽到這名字,心裡立時湧起熊熊的八卦之火,「鳳笛仙子好像是他救的……」

「不錯。」將領點頭,「定是這二人狼狽為奸,試圖謀害元君。」

可憐的伯少掌門,明明長得玉樹臨風,道行高深,居然被黑山那見不得光的老鬼給搶了夫人。嘖嘖,果然世事無常,不到人生的盡頭不知誰能笑到最後。

八卦歸八卦,出了這樣的事,往後大家更要提高警惕之心,莫讓外敵有可乘之機。

這次的事,將領未曾正式通報給青鶴,僅讓焱清芷代為轉達。青鶴、紅葯聽罷也只是讓大家警惕防守,莫要掉以輕心。

此事到此為止,不曾傳到女君的耳中。

直到有一天,天際湧來一團雲霧,上邊有人放下話來。說他們逮了女君在仙雲宗的一名舊識,欲要對方活命,她必須在規定的時辰內親往某個地方等著。

這下子,整個神宮的人都聽得見,遑論女君了。

「仙雲宗?那就傳訊仙雲宗,讓他們去救吧。」元昭神情冷淡。

「是。」青鶴領命而去。

元昭喜歡聽大自然的聲音,它能使自己心神寧靜,是以結界不隔音。但神宮結界重重,聲音能傳到她這裡,可見對方的修為不低。

目前的仙雲宗人才濟濟,大能無數,不會連個人都救不出來。

就算救不出來,眼下的她去了也是無用。不僅救不回人質,反而會釀成大禍。她是不死之身,一旦魔化,就不是一條人命能夠解決的事了。

孰輕孰重,她心裡清楚得很。

她小心翼翼地活著,只為多看一眼這繁華似錦的世間,任憑對方拿誰的命來威脅她都不好使。

……

待對方給她的時辰過後,青鶴前來複命,告知詳情。

據回來的人說,人質救回來了。的確是她的舊識,是樂遙和她的孫兒。綁架祖孫倆的是黑山派去的人,而幕後的主使人是鳳笛仙子,啊不,是鳳笛妖女。

黑山老祖是出了名的大邪修,她被對方救活且成了他的女人,自然就是妖女了。死而復生的鳳笛性情大變,手段血腥狠戾,比黑山的惡有過之而無不及。

深得黑山的寵愛,對她言聽計從。

可惜她不在現場,清塵子真人只抓到幾名嘍啰。搜了其中一位小頭目的魂,問他為何要置女君於死地。

對方不知情,只知道這是鳳笛夫人下達的命令。

「鳳笛夫人,」元昭輕輕笑了下,漫不經心道,「知會與我有舊的人,無論在室在外都務必小心。尤其是鍾成,據說他怕連累家室不惜與仙雲宗斷絕聯繫。」

不愧是混過江湖的人,頗有先見之明。

「殿下放心,西炎宗主知道鍾成怕死,來見您之前就把他和他的家眷接到了中天城……」

中天城的虞老城主早已退位,由虞少城主繼位。

少城主成熟穩重,繼任后一改老城主的溫吞風格。行事雷厲風行,把中天城整治得防守森嚴滴水不漏。

倒是樂遙、上官嫣的母家、夫家都是修仙世族,本有幾分實力。架不住樹大有枯枝,樂遙家出了一位不著調的兒孫,像極了當年的九重殿少主楚煜。

可惜,他既無實力,又沒有一名聖君兄長震懾邪修,行事過分高調最容易被人有機可乘。

這回險些丟了性命,還連累祖母樂遙,日後行事應該會安分些。當然,這只是猜測,未來的事誰知道呢?

聽罷青鶴的複述,元昭淺淺一笑,繼續專註看自己的書。

(./)

.@..@.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一簾風月掛九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一簾風月掛九重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6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