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長生從金剛寺開始
  4. 第241章 發覺(四更)

第241章 發覺(四更)

作者:

「少主?」

李柱與周天懷都發現了她不對勁兒,臉色變得太快,有違她平常沉穩從容的行事之風。

李鶯細長眉毛緊蹙,星眸閃爍。

他們看出她是處於沉思狀態,這個時候是不宜打擾的,否則便要招來一頓罵。

兩人停住嘴,一言不發看著她。

片刻過後,李鶯抬起星眸,看向兩人:「你們遇到的這騙子很高明嗎?」

李柱撇撇嘴道:「看似高明而已,是個自作聰明的傢伙,我們兩個就是拿他取個樂。」

李鶯失笑。

李柱與周天懷更加迷糊,不知李鶯到底是怎麼了,神情如此的反常莫測。

「罷了,你們忙你們的吧。」李鶯擺擺玉手。

「少主……」李柱遲疑:「你不要緊吧?可是有什麼事?」

「沒有。」李鶯蹙眉揮揮手。

李柱還想再問,卻被周天懷扯了出去,兩人離開了後花園,來到自己的院子。

「少主這是怎麼了?」李柱不解:「本來還好好的,我們一說騙子,少主怎就忽然變臉了?」

他忽然一怔:「難道少主也被騙了?……法空和尚吧?一定是他!」

「別胡猜了。」周天懷沉聲道:「我們沒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就胡思亂想,准要被少主罵的,……這件事啊,還是少摻和,裝作什麼也不知道!」

「什麼也不知道?」李柱哼一聲:「我可沒那麼心狠,總要給少主排憂解難的!」

「別給少主添亂就好啦。」周天懷沒好氣的道:「聽我的,沒錯的!要不然挨罵可別怨我沒提醒!」

「……行吧。」李柱最終還是聽周天懷的。

周天懷吃的鹽比自己吃的飯都多,經驗豐富,而且也更機靈,當然要聽他的。

周天懷看一眼白虎大道的方向,嘆口氣:「可惜了這次的機會,如果少主能請動法空大師再逮住這個刺客,功勞就足夠升一升了,說不定能混個司丞噹噹,就不用受這窩囊氣了!」

「法空大師是真逮不到那刺客呢,還是故意推託,老周你覺得呢?」

「……難說。」周天懷想了想,搖搖頭:「這位法空大師行事莫測,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想什麼,有可能是惱怒少主逼迫,也有可能是真逮不到這刺客,或者是能逮住也不想招惹這刺客。」

李柱道:「照我說呀,我們應該離這和尚遠一點兒。」

周天懷不解。

李柱哼道:「我總覺得這和尚不是什麼好人,少主跟他打交道未必能佔到便宜。」

「呵呵……」周天懷笑了:「少主何時吃過虧?」

「這個和尚很邪門,我感覺不一樣。」李柱搖頭。

周天懷不以為然的笑笑。

比起他的感覺,少主的感覺更准。

——

法空一閃出現在巍然巨峰的岩石上,仍舊是那座情人峰,仍舊是那塊宛如伸出的手臂的岩石。

他閉上眼睛。

狂風涌動卻吹不散周圍的濃霧,反而令霧氣更大。

迷霧之中,周圍群山更像是海中的一座座小島。

心眼之下,濃霧如同不存在,清晰看到了對面的山峰情形。

正中央的山洞之內,法壇之上,十六名中年男子正盤膝坐在地上療傷。

他們神色平靜,無怒無恨,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甚至比之前的神情更平靜。

法空靜靜站在岩石上,心眼觀照,耐心的等他們療傷結束。

因為定身咒,李鶯的掌力一大半都打入他們身體,她沒有殺人之心也仍讓他們重傷。

他們過了好一會兒才睜開眼睛。

「唉——!」

「老齊,我們的使命終於結束了。」

「這麼多年過去,忽然結束,竟然有些不習慣,我已經習慣了這裡,離開之後不知去哪裡了。」

「我要去好好轉一轉,看看這繁華世界,找幾個女人,如果能再生個孩子就更好了。」

「哈哈,老莫,你都多大年紀了,還想生孩子!」

「我那兒子算是廢了,不成氣候,再養一個一定好好的培養,督促他練功,不會像年輕的時候,一直東奔西走,疏於照顧孩子導致成了廢物。」

「你們呢?」

「我想留在這邊,已經熟悉了這裡,不想再換地方了。」

「這裡太過荒涼了,不如我們都去神京吧,買一處院子,我們還在一塊兒住,就像在山上一樣。」

「姜師兄,這個主意好!」

「我們現在是無事一身輕,就這麼分開,真不知道要幹什麼好,好像活著沒什麼意義了!」

「我們這一生的意義已經完成了。」一個長臉龐的中年男子沉聲道:「秘經找到了主人,我們也自由了。」

「我曾經無數次的想過這情形,夢想我們有一天能完成任務,秘經的主人能出現,可真出現了,卻反而空蕩蕩的。」

「我們確實是足夠幸運,林師兄他們枯守了一生,還有師祖他們,我原本以為我們也一樣,也要枯守一生呢。」

「神京呀……」

「一別神京有六十載了吧?不知現在是何模樣,我們走吧!」

「走!」

他們輕鬆愉悅,好像卸下了肩膀上的重擔,無事一身輕。

飄飄而出山洞,甚至包袱也不帶,直接飄離了那座山峰,朝著神京而去。

法空靜靜站在岩石上,一動不動,心思疾轉。

他們一句也沒提坤山聖教,難道說,他們竟不是坤山聖教的弟子?

從他們身上的氣息看,確實不是坤山聖教弟子。

但法空現在對坤山聖教警惕極強,有些坤山聖教弟子未必修鍊了心法,僅憑氣息是不能完全判斷的。

他們十六人一直守護這裡,等著秘經的主人來取走秘經,這麼說,李鶯便是秘經的主人?

難道是轉世?

還是按照緣份,誰能找到這天魔秘經,誰便是其主人?

法空搖搖頭。

魔宗的秘密還真夠多的。

他下一刻出現在法壇上,打量著這座山洞,最終看向那已經碎裂的石匣。

石匣已經分裂成了四塊,看起來脆弱不堪,很薄很細。

法空拿起一塊來扳了扳,堅硬逾鐵。

這種奇異的材料,神刀神劍都斬不碎的材質,他們十六個竟然毫不在意,只能說他們的心大。

法空心滿意足的將這些碎塊收集起來,準備好好研究一番,看能不能將它們做成兵器。

一旦做成,那便是神兵利器。

不過,他在收集起來之前,先以宿命通觀瞧,通過這破碎的石匣追溯從前。

比起天眼通,宿命通施展起來則更容易,天眼通只能看到未來三個月,而宿命通則能看到三十年。

可謂是天差地遠。

他細細想過一番,還是沒理出眉目,神通原本就是超出常理之外的力量。

必有其原理,可惜很難弄清楚,他至今沒弄清。

也一直在潛心思索。

如果能洞悉其妙,說不定就能把天眼通的時間拉長,不僅僅能看到未來三個月了,說不定三年甚至三十年。

三十年的追溯下來,法空失望的搖頭。

宿命通所見,他們十六個人一天又一天的重複,枯燥無聊,這座法壇除了他們十六人,三十年來竟然沒有別人進來過。

他們彷彿與世隔絕,這座山好像一座囚牢,把他們困在其中,不能解脫。

自己與李鶯搶走了天魔秘經,反而讓他們得了解脫,竟然是做了一件好事。

世事之奇,莫過於此。

看了一會兒之後,法空收起了碎石匣,又看看四周,然後消失無蹤。

下一刻他出現在金剛寺外院自己的院子里,夕陽越來越靠近西山,便要落山了。

林飛揚聽到動靜,馬上過來:「李少主在外面求見。」

「不見。」法空道。

林飛揚一怔。

法空道:「讓她走,就說相見不如不見,還是各自安好吧。」

「……好。」林飛揚疑惑的看看他,轉身到了寺外,來到李鶯三人跟前,將原話複述了一遍。

「跟他說,我已經知道了,他不必再裝模作樣。」李鶯哼一聲道。

她晶瑩如玉的瓜子臉帶著酡紅,在夕陽下格外的嬌艷,星眸卻冷冷的。

林飛揚於是又將話傳過去。

法空笑了笑:「跟她說,得了便宜別再來賣乖了,還是不見的好。」

林飛揚再次傳話。

「跟他說,還裝!」

「跟她說,莫名其妙!」

「跟他說,天眼通!」

……

林飛揚跑了數次之後,直接跑進了廚房,任憑法空怎麼招呼都不出來了。

法空總不能把他強拎出來,只能隨他。

最終,李鶯裊裊出現。

她細腰間一柄長劍,讓人擔心會壓折她的細腰。

一襲黑衫襯得肌膚如雪,星眸冷冷瞪著法空。

法空坐在石桌旁,輕啜一口茶茗,徐徐說道:「李少主,我們是反過來了吧?吃虧的沒說什麼,佔便宜的反而來興師問罪,天理難容!」

「佩服!佩服!」李鶯發出一聲冷笑。

依她平時的脾氣,她淡淡一笑,置之一旁,可這次的事太過氣人,她實在氣不過。

腦海里一直在迴響「自作聰明,騙人卻被人當成傻子一般戲耍」這句話。

她細細回想法空的一舉一動與一顰一笑,從頭到尾一點兒不漏。

憑藉她敏銳的觀察與過目不忘的記憶能力,她最終斷定法空提前施展了神通。

絕對是用天眼通從遠處看到了自己的一舉一動,從而也看到了真正的天魔秘經。

可法空竟然裝作不知,把自己騙得團團轉,讓自己覺得自己聰明的騙過了他,他給自己做了嫁衣裳。

自己痛快淋漓之餘,其實還是滿懷愧疚的,還想著下一次做出補償來。

原來都是自己在自作聰明!

這簡直就是恥辱,無法忍受,所以罕見的露出意氣用事的一面,非要過來跟他吵一架。

法空露出疑惑神色:「佩服?佩服什麼,佩服我被李少主你耍了?」

「耍了?」李鶯發出一聲冷笑:「是誰耍誰呢?」

法空笑道:「這還用說嗎?」

李鶯冷哼道:「你對我施展了天眼通吧?看到了我所看到的天魔秘經吧?」

法空看看她,李鶯冷冷瞪著他。

法空輕笑一聲,搖搖頭露出不好意思神色:「也是關心你的安危,所以便遠遠看了一眼,沒想到有意外之喜。」

ps:更新完畢,今天寫得很慢,是不是到極限了?在這個時候,最需要各位大佬的鼓勵啦。

7017k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