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撿個漢子養崽崽
  4. 第666章 666:也許是我猜錯了

第666章 666:也許是我猜錯了

作者:

當晚,杜芸撐起了帳篷,宋雪瑤跟瘸婆婆住在帳篷里,而杜芸則帶著小翠兒跟肖氏擠在一處。

杜大仲的情況時好時壞,有時候能認得杜芸,有時候不認得,他的記憶好像停留在杜芸還沒穿來的那一年。

「娘,我爹的情況不太好,不是吃藥就能治好的,您得有心理準備。」

杜芸將肖氏拉到外面,娘倆躲在一處說著悄悄話。

肖氏抹了抹眼淚,「真沒一點辦法了?」

杜芸搖搖頭,不忍說一些善意的謊言給她希望。

「這種病是不可逆轉的,目前的確沒什麼很好的辦法。我爹的記憶會慢慢退化,就好像是回到了過去的某一個點,只記得某一段事情某一個人。」

「娘,你要有心理準備。」杜芸握住她的手。

「知了。」肖氏點點頭。

另一邊,宋雪瑤解手回來,瞧見這一幕,微微愣了一下,回到帳篷里,掀起被子躺下,轉了個身看向瘸婆婆。

「婆婆,剛剛我看見杜姐姐跟她娘兩個人躲在一處說悄悄話,您說她們在說什麼?剛才吃飯的時候,我感覺大力他娘好像不太喜歡我。」

瘸婆婆給她提了提被子,「不會的,姑娘,我打量了,他娘那人很和善,沒什麼脾氣,只要你真誠點,不惹事,她不會說什麼的。」

「可我.....我就是怕。」宋雪瑤小聲說道。

眼睛裡帶著對未來的驚恐與忐忑。

「別怕,木已成舟,你跟大力的婚事是板上釘釘,不會出問題的,只要你自己好好的,不要多思多慮。可明白?」

宋雪瑤點點頭,抱著瘸婆婆的胳膊,撒嬌道:「我記得了婆婆,有你在真好。」

瘸婆婆笑著拍拍她的胳膊,「睡吧,以後當人家媳婦了,可不能賴床了。」

不多時,宋雪瑤沉沉睡去,黑暗中,瘸婆婆看著她的睡顏,卻久久無法入睡。

這丫頭哪點都好,就是性子太細敏了,這樣多的小心思擺在臉上,可怎麼是好。

第二日便是大力刮腐肉的日子。宋雪瑤拿著瘸婆婆的東西像往常一樣去找大力。

正好撞見進屋跟杜芸回稟事情的李恆。

李恆聽說大力中毒了,但還是第一次見這刮腐肉的情況。

「姑娘,奴才在指派給您之前,曾在羅大夫身邊待過幾年,羅大夫也教過奴才一些醫術,我瞧著宋姑娘身瘦體弱,這活計就讓奴才來吧。」

聞言,杜芸眼前一亮,「你說的可真?」

李恆笑道:「當真,奴才怎敢欺瞞姑娘。雖說醫術不如羅大夫精通,但比起尋常大夫還是不在話下的。」

「好,好,正好,你給他看看,我正為這事兒發愁。」

杜芸喜出望外,雖說大力的毒不至於要了性命,但長久的積壓在身體了,到底也是損傷嚴重,她還發愁怎樣聯繫羅不素,沒想到李恆也會醫術。

如此很好,很好。

「大力啊,你的傷有救了。」

杜芸領著李恆來到大力跟前。

聞言,宋雪瑤手一抖,下意識看向李恆。「杜姐姐,你這話何意?他會醫術是嗎?」

「嗯,這下好了,往後,大力就不用這麼辛苦了。」杜芸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宋雪瑤面色微沉,「杜姐姐這話何意,難道是嫌棄我婆婆的醫術不精耽誤了大力的治療么?」

杜芸愣了一下,下意識看向大力,大力也愣了,大約也是沒料到宋雪瑤會這樣說吧。

「瑤瑤,你大概還不知道,我姐說的羅大夫是大名鼎鼎的毒醫,而且我姐沒那個意思。你別多想。」

說著,大力試著去拉她的手,卻被她一把甩開。

「大力,我沒多想,我婆婆的醫術是沒你說的那什麼毒醫的醫術精通,可我婆婆一直很儘力的在醫治你,杜姐姐這樣隨便找個人來給你看,可有想過我婆婆的感受?這分明就是不信任我們。」宋雪瑤抹了把眼淚,神色受傷的看著杜立。

兩個人爭執聲引來了杜三娘跟瘸婆婆還有肖氏。

當得知杜芸要讓李恆給大力瞧病的時候,瘸婆婆愣了一下,隨即恢復常色,拉著宋雪瑤,笑呵呵的看向杜芸。

「你別介意,這孩子被我慣壞了,最見不得我受委屈。」

說著,她看向宋雪瑤,輕聲訓斥道:「這孩子,婆婆哪有那麼多委屈,多一個人給大力瞧病是好事,要是真能給大力的毒解了,對你不也是好事么?瞧你這孩子,還不快點給你杜姐姐道歉。」

「可婆婆.....」宋雪瑤嘟著嘴,一臉不願。

「好了!別這麼沒規矩,讓人笑話!」瘸婆婆板起臉,「趕緊道歉。」

見她真的生氣了,宋雪瑤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給杜芸道了歉,然後任由瘸婆婆拉著去了外面。

杜芸回頭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抿抿唇,沒有說什麼,轉而看向李恆。

「仔細瞧著,有任何細節都要告訴我。」

「是。」李恆朝宋雪瑤那邊看了一眼,目光微沉。

李恆給杜立診完脈,回稟道:「姑娘,大公子確是中了食腐散之毒,不過毒性不深,與性命無礙,奴才這就想辦法聯繫羅大夫,只要羅大夫來了,大公子體內的毒就能解了。」

「如此,辛苦你了。」杜芸難掩失望,強扯出一抹笑意。

「姑娘客氣,若是沒有其他吩咐,奴才去忙了。」

杜芸點點頭,「去吧。」

待李恆走後,杜芸看著剛剛刮過腐肉的大力,朝外面看了一眼,隨後問道。

「你還是執意要娶她么?」

大力抿唇,「姐,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在山洞那些日子,我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輕薄了她,這個責任弟弟不能不負,況且,瑤瑤本性不壞,就是性子細膩了點。等我好了,能陪著她,慢慢就好了。」

「姐,今日的事兒,我替瑤瑤跟你道歉,你別往心裡去,就當她是霜兒,哪裡不對你就告訴我,我來說她。」

杜芸嘆了口氣,「你真當姐是因為她頂撞了我才會這樣問你的么?」

大力愣了,「姐,你的意思是?」

「再等等吧,也許是我猜錯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