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撿個漢子養崽崽
  4. 第668章 668:老爺不見了

第668章 668:老爺不見了

作者:

一家人彷彿又回到最初的時候,杜芸看着這窩棚,想起自己剛穿過來的時候,破敗的家四處漏風,雨天外面下大雨屋裏下小雨,雪天外面大煙炮,屋裏刮小風。

不過現在總比那個時候要好一些。

現在,最讓她欣慰的是霜兒,跟在溫衡身邊,起碼安全是有保障的。

夜晚,大家都睡了。

杜芸挨着肖氏躺着,半晌沒睡着。

「娘,您睡了么?」杜芸小聲問道。

「還沒,你怎麼也沒睡?可是有心事?」肖氏翻了身,對着她。

「沒,就是心裏有些不得勁,覺得挺對不住您跟我爹的,這麼大歲數了還跟着我受連累。」

其實要說吃苦,她自己倒是沒什麼,最讓她內疚的是連累了肖氏跟杜大仲,杜大仲也是其次的,最首要的是連累了肖氏。

肖氏這輩子過的不容易,幾乎沒享過什麼福,這兩年好容易才過上兩天好日子,還因着她被連累,背井離鄉的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

「我是你娘,說什麼連累不連累的,這人呀,窮富無所謂,只要一家人能在一起,平平安安的就行,再說,這不比以前的日子好啊,以前有你奶還有你大伯母,娘不知道受了多少氣。」

說着,肖氏翻了個身,平躺着看着腳下,「那日子才磨人呢,有好幾次,娘都想死了算了,但看着你們幾個跟在娘後面,一口一個娘的叫着,娘這心裏就不落忍了。」

肖氏握住她的手,「要是沒你們,也就沒有娘了。你只管做你想做的事情,娘這邊你不用管,會幫你把家裏照顧好的。」

被她這一番話說的杜芸鼻子直發酸,翻個身摟住肖氏,縮在她懷裏蹭了蹭,「娘,您真好。」

肖氏摟着杜芸,輕輕摸着她的頭髮,黑暗中,目光格外溫柔,「睡吧,明天不是還要去鎮上嗎?」

「嗯。」

杜芸偎在肖氏的懷裏,聽着她的心跳,浮躁的心慢慢的安定下來。

媽媽是什麼概念,就是在你茫然的時候回頭看去,她就像是指路的燈塔,始終站在那裏。

跟你說,孩子要是累了就回來,娘給你做你愛吃的飯。

接下來幾天,杜芸整日上塞寧轉悠,幾經打聽,終於看好了一處房子,房子不大,在老城區,雖說龍蛇混雜的地段,但好歹比窩棚強一些。

杜芸回家把事情說了一遍,新的問題出現了。

「房契過戶要去衙門,你看咱家這幾個人,誰能去衙門?」杜三娘抬頭瞧了她一眼,轉而低下頭,舀了勺雞蛋羹餵給小寶。

杜芸:「......」

「可以讓劉永去。」

「劉永是奴籍,戶籍處一調就調出來。」杜三娘回道。

杜芸:「......」

這點她倒是忽略了。

「那咋辦?難道真住在這裏?這要是到了冬天,還不得凍死。」杜芸犯了難。

「就在這吧,這幾天咱們抓點緊,爭取在下個月中旬把後面的房子蓋好,還有你的臉,從老瘸醫那拿的解藥你怎麼還不吃?成天頂着這張臉你舒服?」杜三娘問道。

「倒是不舒服,可這樣去哪都方便,雖說塞寧搜查的沒那麼嚴,但還是仔細一點比較好,再說,她給的東西我得敢吃算呢,還不如先就這樣,等遇到羅不素再說吧。」

杜芸對此倒是沒什麼想法,不過就是丑了點,也不耽誤吃不耽誤喝,有啥的。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除了去鎮上買一些吃食,其餘的時間,一家人都在忙活房子的事情。

終於在六月下旬,房子蓋好了。

按照習俗上樑的時候得買鞭炮,杜芸特地去塞寧買了一掛鞭炮,又買了一些肉跟糧食回來,親自掌勺做了一桌好吃的算是慶祝一下。

房子的事情有着落了,接下來要解決的就是生計問題了。

「我想做個麻辣串串的買賣。」杜芸跟杜三娘商量道。

「那是什麼買賣?」杜三娘皺眉。

「就是一種快餐模式,鋪子我都看好了,早上把頭那家要往外出租,一個月一兩銀子,我算算還算合適。」

「也行,你想干就去干,咱們在這也不知道還要待多久,總得有點營生。」杜三娘說道。

「是這個理兒。」肖氏附和道,「反正咱家人多,不愁人手。」

爭得大家同意后,杜芸第二日便帶着錢去交了房租。

一共交了三個月的房租,店面不大,總共十多平方吧,先前那家賣餛飩,可能是生意不好的緣故,租了一個月就不幹了。

這才讓她們撿了漏。

「這屋子這樣小,地方夠用么?」杜三娘問道。

「夠用。」說着,杜芸上前兩步,比劃道,「這窗戶回頭拆了,窗戶太小了,做那種上下開的窗戶,窗根擺兩張靠牆桌,白天放下,晚上收起來。」

「還有這裏。」杜芸往前走兩步,「這塊回頭支個棚子,也能擺兩張桌子。左右是夏天,在外面吃也無礙。」

規劃完外面,杜芸帶着肖氏幾人去到屋裏,「灶台的位置不動,這些桌子都撤掉,太佔地方,回頭讓大力做一排靠牆的桌子,節省地方。」

說起大力,杜芸忽然想起了什麼。「對,待會兒帶你去買工具,你也別閑着,如今身子好了,也得把活計撿起來了。」

「這是自然。」大力說道。

「那你領着大力去買東西吧,我跟你姑姑在這收拾收拾。」肖氏說道。

「不用,回頭這牆都得拆,現在收拾也是白收拾,咱們一起去。」

說完,杜芸拉着肖氏的手,往前走去。

見狀,杜三娘跟在後面打趣道,「這到底是親娘喲,有親娘在就把姑姑給忘了。」

杜芸回頭看向杜三娘,沖她做了個鬼臉。

中午,四個人在攤上要了四碗餛飩,八張肉餅,花了四十個銅板,可給肖氏心疼壞了。

一個勁兒的念叨這要是在家做能挺好的一頓飯。

吃過飯,又逛了逛,買了一些家裏的東西,四個人這才大包小裹的往回走。

剛走到路口,杜芸眼尖的看見小翠兒站在路口的那顆標誌性的老楊樹下不住的往這邊張望。

看見她們回來,小翠兒一路小跑過來,「你們可回來了,老爺不見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