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台言古言
  3. 嫡女狂妃颯且甜
  4. 第四百八十二章 最討厭聽到哥哥這兩個字

第四百八十二章 最討厭聽到哥哥這兩個字

作者:

「都愣著做什麼,見到郡主不知道行禮?!」姮君屹沉聲看著眾人道。

眾人反應過來,連忙起身行禮。

慕傾歌坐到位置上,才淡聲道:「起。」

她坐在高位,垂著眼,一副事不關己的疏離感,也就只有姮君屹和她說話時,偶爾頷首。

不少人悄悄看她,有好奇的,忐忑的,嚮往的……

「王上王後到!」

一聲高呼,眾人立即起身,唯獨慕傾歌安安穩穩的坐著,甚至連頭都沒有抬。

王后看到慕傾歌的時候,眼底劃過一抹算計。

慕傾歌,你不讓本宮好過,本宮也不會讓你好過!

待北狄王落座,說了一些場面話,大殿便開始熱鬧起來,觥籌交錯,歡聲笑語。

不少男子想要接近慕傾歌,都被姮君屹和慕允恆擋住了,倒是有女子想接近她,端著酒杯躊躇猶豫,既害怕又躍躍欲試。

最後,還是一位小姐鼓起勇氣,走過去自報家門后笑道:「郡主,臣女敬你。」

慕傾歌微微抬眼看了眼前的人,抬起茶杯,而後自己喝了一口。

有了這位小姐的開頭,其他人也沒那麼害怕了,紛紛上前敬酒。

王后一邊和其他夫人們說話,一邊注意著慕傾歌這邊。

她放下酒杯,看向慕傾歌笑道:「見羲和郡主一直這麼喝茶,本宮這才意識到自己照顧不周,郡主這麼喝茶晚上怕是會睡不著,來人,給郡主換果汁上來。」

嬤嬤會意,領命后便默默退下了。

姮君屹心裡警惕起來,給水中魚使了一個眼色,他怕王后出什麼幺蛾子。

慕傾歌倒是無所謂,她百毒不侵,沒有目的更好,有了目的她不僅不怕,還會以牙還牙。

過了一會兒,果汁被端上來,水中魚對著姮君屹搖了搖頭,姮君屹這才放心下來。

「羲和郡主,本宮敬你,郡主的到來讓北狄蓬蓽生輝。」王後端著酒杯笑著道。

慕傾歌微微頷首,喝了一口果汁,卻是沒有下毒。

不過王后看著不像那種蠢到會班門弄斧的人。

王后心裡冷笑,她確實不會傻到會下毒,但有時候有些東西沒有毒也會把人殺死。

酒過三巡,慕傾歌隱隱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太對勁,她皺了皺眉頭,看向王后的時候,王后也在看她,唇角掛著帶著惡意的笑,眼底滿是戲謔。

慕傾歌,你也有今天。

那個果汁是北狄獨有的眩汝果榨出來的,這種果子常人吃了沒什麼異樣,但是這個果子有一類人不能吃,那就是不能喝酒的人。

因為不能喝酒的人吃了這個果子,就如同喝了高度的酒,暈眩后便不能自控,做出什麼類似自殘自殺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從第一次慕傾歌來北狄說過不能喝酒的時候,這東西她就備著以防萬一了。

慕傾歌靠在椅子後背上,因為醉酒的關係,眉眼處的張狂少了點,倒是多了幾分氤氳。

她唇角嘲諷勾起道:「蠢貨。」

王后看她這副模樣,只以為她是在做最後的掙扎,同樣勾起嘲諷的嘴角。

慕傾歌拉了一下慕允恆的衣服低聲道:「哥,我好像有點醉了。」

慕允恆全身的汗毛瞬間豎起來,警惕道:「你和果汁也會醉?!」

「不知道這個果汁是什麼玩意兒,我待會兒要是六親不認,你躲遠點啊,我怕傷到你。」慕傾歌低聲囑咐道。

雖然她醉酒後什麼都不記得,但是,從忘憂她們的反應來看,她知道自己是個什麼德行。

「我讓人給你煮點醒酒湯備著。」慕允恆說著,就安排慕傾歌身邊的兩個宮女去煮湯了。

姮君屹也看出了慕傾歌的不對勁。

「小傾兒。你臉怎麼這紅?」他說著,擔心的伸手想要去探慕傾歌額頭的溫度。

慕允恆一把將他的手打開道:「幺幺醉了,你不是派人去盯著了嗎,怎麼幺幺還會醉?」

醉了?!

姮君屹也來不及說其他的了,連忙道:「趕快把她抱回去,快!」

這裡的人可經不起她殺啊!

慕允恆正準備伸手,慕傾歌大力的打開他的手,大聲道:「滾開!」

慕允恆和姮君屹心裡咯噔一聲,完了!

姮君屹咬牙看向王后,恨不得撕碎了她,不用腦子想都知道是那個果汁的問題。

經她這麼一吼,整個大殿的人全部都停了下來,怔怔的看著慕傾歌。

這是……發生了什麼?!

「幺幺乖,我們回去了,回去了。」慕允恆哄道。

慕傾歌暴躁的一腳踹開面前的桌子,酒水果子菜品灑了一地,看著混亂不堪。

「讓你滾開,聽不懂人話?」慕傾歌惡聲道。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誰都沒有想到。

只見慕傾歌眼神迷離,卻帶著濃重的殺意,周身似是被黑氣籠罩,她每走一步,每做一個動作,就會讓人心生膽寒,全身發怵。

慕允恆和姮君屹皺著眉,這是怎麼回事?!

之前她喝醉,也不過只是帶著強烈的凌厲之氣,所到之處皆是屍體罷了,但是這次,她就彷彿是從地獄里走出來的,可怕到讓人頭皮發麻。

她這個狀態……

慕允恆眼眸閃了閃,之前好像出現過一次,爺爺生辰揭發二房三房的那次也是如此,甚至這次比那次更甚。

「幺幺,是我,是哥哥啊。」慕允恆輕聲哄著,就似之前那般。

慕傾歌唇角嗜血勾起,抽出腰間的軟劍道:「哥哥?我這輩子最討厭聽到哥哥這兩個字了!」

慕允恆猛的抬頭,怎麼會……

此事的慕傾歌,已經徹底被黑暗操控,她所經歷過的,令她厭惡,害怕,憤怒,無助,瘋魔的各種情緒在瘋長。

體內各種暴躁好戰因子在瘋狂叫囂,眼尾已經慢慢從殷紅變成深紅,乍眼一看,如同走火入魔的妖物。

她看著面前的所有人,就如同餓了幾天的老虎,弒殺,渴望,愉悅。

「走,現在馬上快走!」慕允恆轉頭看向眾人道。

幺幺若是真的動起手來,誰都抵擋不住!

有人最先反應過來,可是剛想邁腿,便摔在了地上,慕傾歌已經恐怖到讓他們沒有力氣逃跑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