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我打造了盛世王朝
  4. 第406章 要為涼州討回公道!

第406章 要為涼州討回公道!

作者:

「回來了!」

「是殿下和守軍們都回來了!」

「是殿下?!」

「回來了就好啊......!」

「回,來了.......?」

鄴城門前的官員和百姓們望見大將身影,激動地歡呼而出,可當他們看清身穿銀甲的大將衣物已是血色,身後漸漸出現的軍士們也多有傷勢,所有人的神色都僵住了。

歡呼漸漸停息。

靜看幾息,越來越多的傷患軍士浮現視線中,身後刺眼的白色車馬如雪般無垠無盡,所有人的心裏都猛然一糾!

咯噔!

一片歡呼還未綻開,幾息功夫變為了死一般的沉寂!

年近五旬的方誠兩眼發愣,望着滿是傷患的守軍歸來,竟是沒了絲毫的言語,好似年輕人一般的懵懂。

直到長軍近在眼前,望着那刺眼的白色和血色,這位文官終於是眼眶發燙,一下子喉間發堵。

「怎麼會這樣?!」

「二......二狗子回來沒......?」

「孫二,孫二?!你倒是說話啊!」

「李全呢?!李全那貨在哪?!」

「當家的......?」

越來越多的顫聲問話響起了城門周圍,方誠和薛松濤立於百姓身前,只覺得心頭如刀絞,一聲聲問話好似扎在了他們的心頭!

可當他們看着那低頭前行的鄴城守軍,一個個步伐重如千金,就算心頭有無數的疑問,也是在此刻咽了下去!

守軍們緩緩入城,白色掩蓋了眼前的一切。

萬餘百姓緊隨長隊,無數人失魂落魄,沒有想像中的歡呼和慶祝,一種難以言說的壓抑縈繞在所有人的心頭。

不出數息,哭喊聲和嘶嚎聲打破了寂靜,也撕碎了眾人的心神!

「兒......兒啊!我的兒啊!!!!!!」

「當家的!」

「爹......爹!!!!!!」

......

沉重的長隊艱難前行,整個鄴城都被悲痛籠罩,倖存的千餘守軍能頂住凶蠻的外族血戰,卻是頂不住此刻的百姓哀嚎,低頭前行的眾人早已是血淚滿面!

即便如此,無一人怨恨領頭的銀甲大將。

該恨的,是哪些天殺的匈奴畜生!

還有見死不救的所謂朝廷!

他們聽聞,殿下帶着軍士們馳援而去,早就在心裏有了準備,所有人也抱着必死決心守城。

此刻望着策馬前行的疲憊身影,還有那被血色染透的衣物,不少幸運等來親人的百姓,也已然淚崩如雨哽咽難止!

肅穆的長街哭聲陣陣,直到軍列分開,眾人隨白色車馬前往武場,還有不少人緊跟着百餘軍士來到了北王府前。

包括方誠和薛松濤等人在內,全都將目光聚集到了領頭的鬼面大將上。

甚至於,連准王妃蘇顏霜都聞詢出府,顧不得所謂禮節滿目急切。

「殿下......!」

可當鬼面大將翻身下馬揭面,卻是神色低沉的王勛。

頓時,蘇顏霜和數千人都愈發急切,睜大的眼眸里滿是驚疑!

面對着王妃眼眶發紅的急切目光,王勛不敢多言,只是做禮率眾入內,蘇顏霜才好像意識到了什麼,平復著心神踏入王府,終於見到了自小院側門駛入的車馬。

看着殿下緩緩下車的那一瞬,蘇顏霜顧不得一切奔上前去緊緊相擁!

望着這一幕......

在場的眾人吃了滿滿一嘴狗糧,卻也發自真心地露出了欣慰笑容,就連薛松濤和問詢而來的羅季,這種老油子,也在此刻眼角發燙。

殿下終於回來了。

片刻之後,一干人落座大廳。

目光都緊緊地聚焦在秦風和羅季的身上,小小的銀針扎心手臂,卻也扎在了眾人心裏,身旁的王勛已經急得搓動雙手。

幾次要開口相問,終於還是忍住。

良久,羅季才收回了銀針緩緩包好,輕舒了一口氣。

「殿下並無大礙,只是些許皮肉傷,已診治上藥,再加上老夫施針活血,修養幾日就生龍活虎了。」

這話一響起,一臉憂色的蘇顏霜才算輕舒眉頭,眾人也才安下心來。

只是望着桌旁放着的血色衣物和銀甲,方誠仍感到悲涼和不解。

「殿下,難不成朝廷真無任何援兵......?」

話剛一想起,王勛臉上的喜色就轉為憤懣。

不等殿下出聲,已然眼眶發紅聲音悲憤不已!

「朝廷?」

「恩師!殿下和我們奮勇殺敵,面對着十萬大軍血戰一夜,慶關無數軍民陣亡,涼州城處處可見護送的屍骸,卻是從未見過什麼朝廷!」

「您知道多少兄弟死不瞑目,您知道我們當初都有了必死之心嗎?!」

向來忠厚的王勛,突然間直面恩師反問,甚至說出了有些大逆不道的話語,瞬間震動了整個大廳!

可望着那眼裏的悲涼和血絲,最為看重禮節的方誠也張不開嘴。

他曾經最為看重的朝廷和忠義,造成了無數軍民慘死的悲涼現狀,甚至幾乎讓整個涼州淪陷,在此刻就好像是個笑話!

方誠癱坐長椅再無話語。

神色變得無比複雜......

方才的悲涼仍然歷歷在目,戰場的慘烈可見一斑,這場奇迹般的勝利,在某種程度上更為讓人心痛!

低沉的情緒蔓延,所有人都沒了聲音。

目光聚集而去,北親王秦風的神色無比肅穆,目光極為堅定。

「傳令下去,陣亡將士皆入忠烈祠,親屬每人百兩撫恤金,銀錢不足就以田地補償,其餘各縣以實情各自行事,不可怠慢烈屬。

「王勛,兩日之後挑選工匠,於武場工棚匯合。」

百兩?!

這話一響起,在場的人都驚得緩緩起身。

尋常重賞也不過所謂的千金之數,只有區區百枚大錢而已,殿下此次賜下的撫恤金竟有百兩之多,就是尋常七品縣令,也不可能有這般豐厚的年俸。

哪怕明知殿下珍視軍民,鄴城忠烈也值得萬般敬重,當重賜親屬,眾人也被這種重賞驚得眼眸顫動。

方誠眼含淚光地深深一拜。

「殿下......高義!」

王勛忍着淚花長嘆一口氣。

「殿下這般重賞,王府的府庫都得搬空不可,今後軍民們也算有了立命之本,卻是苦了殿下......」

眾人緩緩點頭,為了這般大義而感慨,也為鄴城和涼州軍民的悲涼遭遇而不平。

秦風卻是看透了很多,只是淡然出語。

「無妨,些許銀子無需在意,本王將來定會為涼州討回公道。」

沉聲一言,響起在了每個人的心頭。

雖說不知將來會是如何,可殿下有此言語,必定心中已經有了打算,眾人自然不敢多言,連羅季也是無奈地長長嘆氣,背着手回去喝酒了。

眼看大事落定,所有人都相繼忙碌了起來,大廳里獨留王爺和王妃,王勛也很知情識趣地帶出了銀甲和血衣。

交付給玉兒之時,照着殿下先前的吩咐交代出聲。

「玉兒姑娘,殿下說,軍甲命人清洗就好,這衣物要留下時時......」

話說到一半,一枚玉佩從交付的衣物中掉落,還好王勛眼疾手快,玉兒好奇地打量而去,卻只是見到那玉佩很是普通。

可偏偏,王勛卻看得出神,好像著魔一般楞在了原地!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