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帶著空間在五十年代
  4. 第三百四十九章 篦虱子

第三百四十九章 篦虱子

作者:

「再說,你可是一直睡我外面的,說,是不是你傳給我的?」

「沒錯,我都沒跟那些女人有什麼交流交集的,要是身上有了虱子,那一定是你傳給我的,你天天跟你那些好哥們勾肩搭背的,沒問題就怪了。」

說道這,蘇紅英像是抓住了什麼把柄似的,對著王建黨就是一頓噴。

「沒有,這個絕對不是這樣的,他們都刺頭,平時又愛去河裡洗澡,怎麼可能有虱子,再說,現在我不也好好的嗎?」

王建黨張開手,輕輕撫了撫自己用鐮刀割的跟狗啃了似的刺頭,說話間,還特意在蘇紅英面前轉了轉,這動作,可把她氣的不輕。

想也不想,伸手就在王建黨腰上擰了一把:「說,是不是你?」

看著蘇紅英那惡狠狠,彷彿要吃人的眼神,王建黨果斷認了慫:「沒錯,是...是我,我不小心被人傳了蟲子,連累你了。」

「你現在的腦袋癢不癢?要不要我拿個篦子來給你梳一梳?」

現在情況還算好,剛剛兩人都嫌棄自己身上太髒了,沒去床上躺過,不然,要是床上都沾上了那玩意,說實話,不是一般的麻煩。

「有點,你去拿吧!」蘇紅英神色頗為不自然的回道。

這個虱子她是十幾天前就察覺到自己可能染上了,雖說平時已經夠注意了,可架不住屋子裡住的人多啊!

都打地鋪,挨挨擠擠的。

平時跟村裡那些比較熟悉的人的接觸是不可避免的,說實話,村裡的婦人大多都有虱子,被傳過來,那是再正常不過了。

能堅持到最後那段時間才癢,已經是她極力控制的結果了,現在她就盼著被傳的時間不長,那些個虱子沒在她腦袋上生太多蟲卵吧,不然,可能真的要剃頭髮了。

也虧的現在是冬天,拿塊布往頭上一蓋,還能沒那麼尷尬,要是大夏天的,幹活有時候難免會把頭巾弄下來,到時候頂著個大光頭還不得被笑死。

等寶琳燒了兩鍋水回到堂屋,就看到她爸拿著家裡的篦子在給她媽梳頭髮,一看她爸那小心翼翼的勁頭,她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爸,媽,水燒好了,可以洗了。」

被這話一驚,蘇紅英和王建黨都反射性的飛快抬頭往寶琳那看了一眼,隨後,就是一種不可名狀的心虛以及不好意思。

「你..你去吧,我自己在這待會兒。」蘇紅英伸手搖了搖在旁邊愣墩墩站著的王建黨。

自己身上的「東西」都還沒弄清楚,還是不要去洗澡好了,先把那玩意多捋幾遍再說吧!

「啊...哦...那我先去。」

原本王建黨是想要說再等會兒,把虱子再篦一遍再說,可是,在蘇紅英那充滿壓迫感的眼神下,不得不屈服了。

王建黨一走,蘇紅英原本挺的直直的腰板不自覺的就鬆了松,一看寶琳還愣愣的站在那裡,原本心氣不順的她,瞬間就來氣了。

「怎麼?還要看多久啊?」

「還不過來幫忙!」

最後一句話,說的聲音那是格外嘹亮,帶著顯而易見的羞惱。

「哦哦,我這就來。」

現在這種狀態下的老媽,寶琳可是不敢惹,要是惹毛了,可是會出大事的。

平時開開玩笑,捉弄捉弄也沒事,可在其羞惱,明顯上心的狀態下,還敢跳,就等著吃板栗吧!

這次換寶琳上了,蘇紅英很是愜意的眯了眯眼睛,果然粗男人和乖閨女是不一樣的。

之前那個扯的她腦袋疼,一下一下的,糟心死了,可為了她的頭髮,自己忍了,現在這個又輕柔又仔細,不用腦子想都知道哪個更好。

寶琳梳的確實挺認真的,虱子她是不怕的,要是真用篦子篦下來了,她直接就用手按住,用指甲將其掐爆。

說實話,她自己還覺得有點好玩,看著那一縷一縷的頭髮在自己的手中變回之前的黑亮狀態,就是那其間的小白點看著有些糟心。

嗯,可能是她一個人待的太久,又太無聊,有些許變態了。

用篦子在蘇紅英腦袋上篦了兩遍后,寶琳直接對著那小小的蟲卵下手了。

把人遷到桌子旁邊的位置好好坐著,她自己進屋拿了本老作業本,不翻頁,就著那灰褐色的頁面,寶琳直接把別下來的蟲卵一個個的放在上面。

直到王建黨洗完澡,擦著頭髮出來了,寶琳依舊熱火朝天的干著。

那灰褐色的筆記本頁面上,已經有了小小一堆的蟲卵了,幾十上百個是有的,可王建黨只是瞟了一眼,就若無其事的移開了目光。

這東西,太常見了,小的時候,他那頭上也是大把的生,蟲子隨便爬,也就是後來長大懂事,注意衛生了,才慢慢的好了起來。

有時候也會長,不過他頭髮短,再加上夏天時不時出去洗個澡,回來就用篦子梳梳頭髮,也就沒機會留存,冬天他很少出門,家裡人沒有虱子,基本上沒什麼好擔憂的,但今年情況特殊,不過結果也是好的。

「爸,你先去廚房燒水。」寶琳一看人都出來了,那是毫不客氣的把支使人去燒水了。

相信她媽現在也已經很是疲倦外加不耐煩了,不過還要再等等,等她再梳一遍,確定基本上沒有什麼留存之後,她就可以去洗澡,然後去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覺了。

「唉,好,我這就去。」一聽這話,王建黨忙不迭的出了門。

去燒水好啊,有火烤,還不用面對媳婦現在的臭臉,另類版的解脫了。

等王建黨一出了門,寶琳便用些許討好的語氣對著蘇紅英殷勤的說道:「媽,等咱再來一遍,一結束,你就去洗澡,洗完再去睡一覺。」

「嗯...」蘇紅英閉著眼睛,很是睏覺的應道。

這最後一遍,寶琳不僅梳的很是仔細,翻找的更是仔細,力求不放過任何一個蟲子和蟲卵。

相信,每天這樣來一遍,過個三五天的,越來越少,沒多久,就能消滅的差不多了,反正她現在什麼都嫌少,就是時間不嫌少。

正貓冬的時候,外面那冷風呼呼的吹,她是受不了,連門都不太想出了,一整天,什麼事都沒有,就憋悶在家裡,難受啊!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