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星門
  4. 第163章 消息傳四方(求訂閱月票)

第163章 消息傳四方(求訂閱月票)

作者:

橫斷峽谷。

三天時間,轉瞬便逝。

此刻,橫斷峽谷之外,人不少,有之前沒能進去的散修,有各方留守人員,也有銀月這邊的官方人員。

大家都很緊張,等待着遺跡開啟。

今天,該出來了。

大半夜的,峽谷中依舊是燈火輝煌,照耀的四周明亮一片。

一群巡夜人面前,郝連川也微微有些緊張。

侯霄塵親自進入,還帶走了玉總管他們,他也很緊張,不知道結果如何,三大組織這一次進入的強者不少,不會對部長下手吧?

另一邊,王明也很緊張,李皓可是進去了,沒事吧?

唯獨上方,周副署長平靜地看着下方的開口處,卻是在思考,這一次,會死多少人?

至於侯霄塵出事,他倒是沒想過。

還不至於。

三大組織的人,來的強者雖然多,可想奈何侯霄塵和孔潔他們,還差了一些,哪怕三大組織聯手,也沒那麼簡單的。

一旦逼急了侯霄塵他們,只要一人解封,這些人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當然,不到必要時刻,侯霄塵大概也不會選擇這麼做。

周副署長心中想着,此刻,也是眼神微微一動。

遺跡開啟了!

下一刻,一道人影閃現,一瞬間,人影騰空而起,迅速消失。

有些人還沒來得及看到出來的是誰,人已經消失不見,周副署長倒是看的清楚,微微一怔,有些皺眉,這是……是光明劍吧?

跟着徐家那位來的,若是沒判斷錯的話,應該是她。

她……獨自出來的?

徐峰出事了?

周副署長略微有些意外,有光明劍在,三大組織也好,侯霄塵他們也好,應該不會對此人下手吧?

那怎麼會獨留光明劍一人出來,而且迅速遁逃離開?

是的,這走的有些像逃亡的感覺。

隨着光明劍第一個出來,周副署長還是略微有些意外的,當然,也不算太過意外,誰死了都不算太稀奇,侯霄塵死了才是大新聞。

「剛剛是誰?」

「沒看清楚,好快!」

「好像是徐家那個管家吧?」

「是嗎?」

「……」

外面,眾人也在議論,有些疑惑,有些人沒看清楚,有些人倒是驚鴻一瞥看到了一些,可疑惑的是,怎麼是這位第一個出來的?

接着,眾人倒是不意外了。

第二個出現的,正是侯霄塵。

侯霄塵一如既往的平靜。

一步邁出,讓一些人有些遺憾,居然還活着,看樣子,三大組織並未在其中對他下手,還是說,下手失敗了?

侯霄塵之後,又是一群人。

玉總管,金槍,孔潔……

然後是李皓幾人,最後,又出現了袁興武他們。

人,都出來了。

直到黑豹出現,有人有些意外,怎麼還有一條狗出來了?

這是之前有人帶進去的嗎?

為何之前沒看到?

當然,此刻他們來不及去想了,不少人翹首以盼地看着他們身後的旋渦,其他人怎麼還不出來?

而就在這一刻,侯霄塵輕咳一聲。

彷彿,這是一個信號。

下一刻,一桿火紅色長槍浮現,侯霄塵聲音平靜,卻是傳遍四方:「三大邪能組織,十惡不赦,在遺跡內襲殺諸方強者,罪不可赦,被吾等協力,誅殺於遺跡之內!」

「各方超能,齊心一致,斬殺三大邪能組織強敵……可惜,葬身於遺跡之中,侯某慚愧,無法帶他們屍骨回歸……唯有誅殺三大邪能組織餘孽,為諸位報仇!」

轟!

一聲巨響,一桿長槍橫空而來,轟隆隆的炸裂聲瞬間爆發開,一瞬間,遠處,一隊鬼面瞬間被炸裂開!

「不……」

有人驚恐大吼,有人不敢置信,有人已經徹底驚呆了。

什麼意思?

三大組織進入的強者被誅滅了?

那……進去的那麼多超能呢?

可不是一兩個,這一次進去的超能太多了,各方進去的三陽,加在一起恐怕都有百人了,可以說,北方10省的精銳散修,幾乎被一網打盡了!

人呢?

不可能就剩下這麼一點人活着吧?

「啊!」

慘叫聲瞬間爆發。

那一桿長槍,一瞬間擊殺了十多位鬼面,有人驚恐無比,瘋狂遁逃,有人難以置信,怒吼道:「不可能……侯霄塵,你們在遺跡中動手腳了……」

「遺跡是假的,是陷阱!」

轟!

長槍貫穿天地,一瞬間,又有大量超能被誅殺當場。

侯霄塵一步踏空而起,面色平靜,聲音傳盪四方:「三大邪能組織,人人得而誅之!本念及你們修鍊不易,卻不想,爾等亡王朝之心不死,侯某食君之祿,忠君之事,當清掃四方!殺之!」

轟!

一桿長槍,如同鳳凰,瞬間席捲四方,燃燒天空,將天地映射成火紅色。

……

上方。

周副署長臉色微變,看向下方那些人,有些不敢置信,哪怕他,也不敢相信,進去那麼多人,會全部死了,就剩下這麼點人。

他想過,三大組織會死一些人,可是完全沒想到……全部死了!

「侯霄塵……下手還是一如既往的黑啊,只是……看他情況,好像也沒受傷……」

心中想着,眼看着有一些超能朝自己這邊遁逃,周副署長看了一眼對方,沒多久,朝這邊遁逃的幾位超能,不知不覺中改變了方向,繞開了周副署長。

轟!

長槍貫穿天地,一位位超能被誅殺當場。

死的,都是三大組織的人。

飛天的強者,紅月的強者……此刻,還是有三陽遺留下來的,有三陽憤怒咆哮:「侯霄塵……你這魔頭!不可能,他們不可能會死,你這魔頭,不得好死!」

這簡直無法讓人相信!

三大組織,進去了多少強者?

紅月進去了三位七月首領……有些人不知道,有些人知道,加上黃月,其實是四位!

除了紅月、橙月、青月三人,七月幾位首領都進去了,還包括長老,結果……全沒了?

而閻羅這邊,平等王也進去了,平等王還帶了兩位旭光強者,加上飛天這邊,也是三大長老聯袂而入……

可現在,他們卻是被告知,人死光了!

不止如此,人群中,有人滿臉的不敢置信,有人厲聲高吼:「怎麼會?沒人了嗎?我劉家人沒出來!」

「臨江總督府這邊,沐將軍也沒出來,誰來給我們一個解釋?」

那邊,有臨江總督府強者怒吼!

這一次,有些勢力留下了個把人,有些留下了三五人,全部進去的反而不多。

可現在,都懵了。

人呢?

都沒了嗎?

而侯霄塵聲音再次響徹四方,帶着一些歉意,有些遺憾:「除了我們,都被三大組織的人殺了,不過還有天星軍,行政司,巡夜人總部來的一些強者還活着……對了,皇室這邊,南拳也還活着,徐家也有強者活着離開了……」

活下來的人,還是不少的。

不也各大勢力都有嗎?

又不是我們一家獨自出來的。

看看,又是皇室,又是行政司,又是徐家的……至於沒出來的,那都是運氣不好。

火鳳槍橫掃天地!

在那些人害怕,驚懼,恐慌之中,侯霄塵聲音傳盪四方:「巡夜人,軍方,巡檢司,武衛軍……此刻,行動,圍剿三大組織,銀月境內所有成員!一律誅殺!」

「接令!」

一瞬間,郝連川這些人回神了,迅速帶着人朝四面八方追去!

三大組織的強者,幾乎被一網打盡了,如今,倒是還有不少人躲藏在據點之中,這一次,三大組織是真的在劫難逃了。

而四周,一些散修,也迅速遁走。

一個個面色蒼白,有些惶恐,有人後怕不已。

天啊!

要出大事了,進去的上千超能,居然全部死了,簡直不可思議!

而且,好像還死了不少大人物。

財政司的劉家人,臨江總督府的將軍,三大組織的核心人物,還有定國公徐家的公子……

這些人,哪怕在中部,也是有名氣的。

家世和勢力,都是一流的。

誰能想到,居然都死在了銀月!

……

下方。

李皓默默看着,聽着,聽到侯霄塵的話,也是佩服,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看來大家都有一手啊!

三大組織,這一次損失太大了。

而其他散修,此刻侯霄塵倒是沒有殺他們。

沒必要!

還指望着這些人,將消息傳開呢,至於他們信不信……有什麼關係呢?

有證據嗎?

他說三大組織殺的人,你不信,那你進遺跡去查好了。

木林帶着武衛軍,已經去追殺逃跑的三大組織成員了。

金槍一直有些沉默。

侯霄塵也只是一開始殺了一些人,此刻落地,咳嗽一聲,再次恢復了那個風度翩翩的樣子,有些病懨懨的,卻是沒有任何人再敢小覷絲毫。

這是個可怕的人!

「上去吧!」

侯霄塵咳嗽一聲,對眾人說了一句,李皓拽著黑豹的狗脖子,提着它朝上方飛去,免得一條狗太厲害,惹人注意,雖然已經夠惹人注意了。

侯霄塵也是在玉總管的攙扶下,再次騰空……之前還飛的起勁,這一刻倒是需要人攙扶了。

一群人,落在了周副署長面前。

沒一會,遠處,又有幾人到來。

趙署長和黃羽幾位銀月高層,此刻也陸續到來。

侯霄塵倒也沒在意這些,一直等幾人都到了,咳嗽一聲道:「對三大組織下達剿滅令吧!下手太黑了,在遺跡濫殺無辜,可惜運氣不好,被遺跡中的存在殺了許多強者……」

趙署長沒說什麼,看了一眼侯霄塵,又看看他身後的那些人。

片刻后,開口道:「你們沒事就好!」

說完,對周副署長道:「你將消息通知給上級吧,通知天星城那邊……就說銀月這邊,三大組織作亂,需要一些支援!」

「好。」

周副署長微微點頭,也沒說什麼。

黃羽則是看了一眼軍方几人,見都沒什麼問題,也不廢話,沉聲道:「軍方這邊的人,跟我回去,袁興武,天星軍這邊,是跟我回去,還是現在啟程回天星城?」

袁興武原本想留下,去見見陳玉華的,可聽到黃羽的話,微微一怔,有些意外,這是趕人的意思了。

思索一下,開口道:「我們還有任務在身,不勞羽帥費心,我們即刻啟程,回歸天星城!」

「那路上小心!」

黃羽冷漠道:「路上不要亂跑了,早點回天星城,告訴軍法司,銀月這邊軍方實力不足,若是可以的話,調集一些強者過來協助鎮守。」

袁興武也不說什麼,點了點頭。

應付完了這邊,他回頭看了一眼李皓,欲言又止。

李皓倒是一臉平靜。

見袁興武看來,微微點頭,也不熱情,更不主動上前攀談,沒辦法,真不熟悉,老師若是經常提及,那怎麼着也要打個招呼。

關鍵是,老師……從未提過!

這位大師兄,也許做了什麼事,傷了袁碩,李皓是這麼猜測的,否則,不至於提都不提,畢竟連姓名都是老師給的,還是開山大弟子,沒道理一次不說。

袁興武嘆息一聲,見李皓這個表情,大概也猜到一些,還是主動傳音道:「小師弟……那我便先回去了,此次沒來得及和師弟聊什麼,師父這邊,我會盡量想辦法,若是能說動天星軍強者出手……師父安全,自然有保障!」

「至於師弟,盡量……盡量還是不要去中部了,尤其是和侯霄塵一起,侯霄塵入中部,必然是強敵環伺,他割據銀月,早就引起一些人不滿,這一次出了這麼大的事,一旦進入中部,也許會遭遇四面八方強敵襲擊……甚至還有九司皇室的攻擊,風雨飄搖……師弟自己思量!」

「多謝提醒!」

李皓也是傳音一句,顯得有些客氣。

「那……我便不多說什麼了。」

袁興武見李皓沒興趣多說,也不再說什麼,轉頭看向胡定方,傳音道:「你要小心,銀月情況複雜,回去和玉華商量一下,不要着急做什麼,更不要升起什麼其他心思,今日你也看到了。我先回天星城了,你要小心,不要和白家牽扯太重……」

胡定方點頭,也沒多說。

袁興武一行人,不再逗留,迅速離開。

而齊岡,忽然道:「趙署長,侯部長,那我和胡青峰,我們也一起離開吧……」

「剛好順路,一起回去,倒也安全一些!」

趙署長看向侯霄塵,侯霄塵咳嗽一聲,微微點頭:「好,一路順風,一起,也有個照料。」

齊岡微微鬆了口氣,看了一眼胡青峰,胡青峰此刻那也是劫後餘生的感覺,急忙堆笑道:「侯部,那我先告辭了,在天星城等侯部大駕光臨……我提前回去,給侯部探探路,順便做好一些安排,恭候侯部大駕!」

在齊岡有些鄙夷的眼神下,胡青峰也不在乎,招呼完了,這才急忙退走,跟着幾人一起離開。

一行12人,走的很快。

三位旭光,9位三陽,這一路上回去,倒也不擔心遭遇什麼危險了。

與此同時,洪一堂也傳音李皓:「那我先走了,你要不要去中部……也不急於一時,去的話,是和南拳一起,還是和侯霄塵一起,自己考量。不過我建議……你最好一人前往,低調一些,和他們一起,都太過高調了,我接下來可能需要閉關一段時間,也沒時間照看你……」

閉關?

李皓眼神異樣,洪一堂好像看懂了,無語,傳音道:「是真閉關,考慮一下未來的路,考慮一些事情,別想太多。」

他的確要閉關一些時日才行,考慮一系接下來的路。

儘管有了些決定,可此刻,還是無法徹底放下心來,何況,就算真要做,也要做好準備才行。

「知道了,那師叔慢走……」

「嗯,對了,關於那兩本書,還有五橋搭建法,回頭我謄抄一份給你,你翻譯好了給我就行,直接通過鎧甲傳遞消息就行,我應該會在劍門,距離白月城不到千里。」

洪一堂說了幾句,就要離開。

想了想,忽然又傳音道:「真要去中部,跟着侯霄塵,也許比跟着南拳還要安全一些。侯霄塵這人,雖然算計多,心思多,可此人做事,有根線,喜歡或者說熱衷於等價交換。南拳這人……你其實應該也知曉一些,他其實不傻,也沒表現的那麼憨厚,不過他也不會貿然做點什麼,他還指望你幫他一把,鎮壓五臟鎖鏈,可是,你要記住一點,在皇室能混的如魚得水,陰謀詭計少不了,不要被外表欺騙了。」

李皓點點頭,他心中有數。

上次在蒼山那邊,其實他就感受到了一些,若不是洪一堂上次就在蒼山,南拳……未必會那麼輕鬆放過他。

當然,若是南拳一人在那,李皓也未必會出手就是了。

洪一堂這人,其實為人還不錯。

第一次進遺跡,就傳授了李皓一些東西,李皓也不知道他為何傳授,但是覺得洪一堂這人,做事還是比較大氣的,倒也願意和洪一堂多一些接觸。

洪一堂這邊,沒再和李皓多聊,轉頭看了一眼其他人,抱拳道:「劍門瑣事多,我就不叨擾了,侯部,羽帥……諸位,我先告辭了!」

說完,轉身離去。

侯霄塵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

孔潔也看了一眼,忽然道:「有興趣來白月城嗎?老侯很快要離開,你來,我保你一個副司長或者副部長……」

「不用,多謝了!」

洪一堂轉身離去,人已經消失。

趙署長幾人都默默看着,孔潔傳音道:「這傢伙……走到那一步了,在遺跡中,連老侯都被虐了!」

此話一出,幾人瞳孔微微一縮!

侯霄塵笑了笑,傳音道:「我被虐了,你這麼開心做什麼?不過地覆劍走到這一步,的確有些出人預料,他的劍意,大氣磅礴,倒是有些厚德載物之意,倒也不用太過擔心他做些什麼,地覆劍,恐怕也有些自己的念想,起碼不會為非作歹。」

黃羽的聲音在他們耳邊傳盪:「南拳如何?」

「還行,一般般吧。」

侯霄塵沒給什麼過高的評價,倒是傳音道:「遺跡徹底封鎖吧,裏面的一些存在,也許復甦了!」

此話一出,幾人再次微微變色。

復甦了!

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不管遺跡中有誰,什麼樣的存在,已經過去無數歲月,好人也好,壞人也罷,當年的立場,其實不代表什麼,不是一個時代的人,非吾族類其心必異,何況還是無數歲月前的存在。

「李皓這邊……」

「八大家,的確是那個八大家,銀城不簡單!李皓也許也有不小的收穫,暫時倒是不用管太多,免得引起一些不可測的結果!」

「……」

幾人簡單溝通了一番,沒再去聊具體的情況。

而李皓,也沒說什麼,趁著其他人沒怎麼在意自己,帶着黑豹和劉隆,朝王明招了招手,王明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都沒顧得上爺爺的眼神,急忙跟着李皓離開。

……

路上。

李皓一直沒開口。

等走了一截,李皓看向劉隆,開口道:「老大,之前在城內,洪師叔好像跟你說,想讓你去跟他做點事,是嗎?」

劉隆點了點頭。

李皓思索一番,有些遲疑,還是說道:「老大的一些想法,我能理解,可感受其實不是太深,洪師叔說我見識太少,有些東西,根本不明白,他說的倒也不錯。」

「當日在銀城,老大你說,獵魔小隊,宗旨就是守護那座城……說實話,時至今日,我還是無法深入去理解。」

劉隆開口道:「沒關係,都是這麼走過來的。沒人天生就是正義的,就是善良的。我有這些想法,和我的一些經歷有關,我小時候,父親病逝,那時候,仇家找上門,銀城人,給了我許多幫助。在銀城,我還是成長了起來,加入了巡檢司,得到了一些人的幫助和信任……才走到了今日。」

所以,他想回饋一下,這片養育他的土地,這些人。

所以,有了能力之後,他沒有急匆匆地離開銀城。

這和他的個人經歷有關。

銀槍病死,仇家滿地,當年,銀城有武師站出來保護他,也有一些銀城大人物出來庇護他,銀槍之子,銀槍的銀,其實,也是銀城的銀!

那是銀城的驕傲,當年,作為銀槍的兒子,銀城一些老輩武師,為他戰鬥了好多次,這些經歷,和李皓是不一樣的。

李皓吐了口氣:「老大,我也許會去中部,距離銀城是越來越遠了,我將你從銀城喊來了白月城,可現在,也許我又要走了。」

「距離那個家,越來越遠了!」

「洪師叔這人,實力強悍,一些理念,之前我也聽出來了一些,也有心想改變點什麼……既然他覺得,老大你適合跟着他一起,我倒是覺得,老大可以試試。」

洪一堂,招攬了劉隆。

這一點,李皓聽到了,也許是洪一堂故意給李皓聽到的,劉隆跟着李皓東奔西跑,未必有什麼大用,劉隆的性格,神意,也不是靠殺人多,就能進步的。

有時候,需要的不是這些,而是一種信念和動力。

洪一堂,想要開闢一個凈土,也需要劉隆這樣的人去幫忙,否則,他一人也未必能成事。

水為柔,劉隆感悟水勢,其實本身就不是那種暴烈的性格,這種神意,還是偏柔和的,他現在的水浪勁,偏暴虐,其實還是李皓和袁碩的建議。

可這,未必就真的適合劉隆。

劉隆微微皺眉,沒說話。

李皓又道:「老大是不放心柳姐他們嗎?老大若是不放心……帶上他們一起,若是放心,他們……最好跟着我。」

他沒要劉隆跟着他,倒是讓柳艷他們跟着自己。

劉隆有些詫異地看着李皓。

李皓又道:「他們跟着老大,那隻能去劍門那邊,又得安心養老,可他們的性格……並非和老大一樣的!我看的出來,超哥也好,堅哥也罷,包括柳姐,其實都不甘心一輩子蟄伏在銀城的。他們更希望,出去打殺四方,都有股怨在心中,其實和我一樣,有股怨氣,又不知道該如何發泄。」

吳超全家被殺,飛天做的,到現在也沒報仇。

柳艷的丈夫被殺,閻羅做的,雖然虎魄死了,可柳艷好像也沒放下。

陳堅這邊,李皓暫時還不清楚什麼,可陳堅好像在武衛軍待的很開心。

這些人,也許更適合跟着自己一起東奔西跑,處於危險之中,也許才能激發他們,而劉隆,卻是更希望留守銀城,這是不同性格的一群人。

「你真要去中部?」

劉隆倒是沒再說這些,而是疑惑:「在這,你也有進步空間……」

李皓想了想道:「我還沒下定決心……也許會再等等看,等我老師的消息!他若是還不回來,我就要去中部!之前我太弱,他走的時候沒有帶上我,一個人走了,現在紅月在追殺他,我有了些能力……豈能坐視?」

「在我最危險,最無助的時候,整個世界,只有老大和老師願意為我出頭,老大這邊安頓好了……我就要去找老師了!」

李皓露出了一些笑容:「當日,明知危險,老大在城內為我鏖戰紅月修士,老師冒險搏殺三陽……我父母已經離世,最好的朋友,慘死在我面前……除了你們,我也別無牽掛!洪師叔的心,是寬廣的,是磅礴的,而我……也許沒他那麼仁義,但是,我知道一點,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老師這邊,我還是要去看看的。」

他去中部,其實也不是為了什麼見識更廣的天地,見識各方強者,這些就算有,也只是小部分,他想去看看袁碩。

別死在了外面了。

如今,他能戰旭光了,也不是之前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了。

劉隆沒再說話。

而一旁,王明也默默聽着,有些小小的激動:「你要去中部?」

「咱們去找老師嗎?」

王明興奮道:「帶我一起吧!」

劉隆都無語了,「你還真不怕死!」

王明嘿嘿笑道:「劉部,怕死誰不怕?可平庸比死亡更可怕!說實話,我這人,就喜歡刺激一些,平庸真的比死亡還要難受!我是看到我爺爺,如何掙扎在平庸和超凡之間的,耗盡了餘力,進入了三陽巔峰,卻是再難前行一步……你再看看侯部這些人,各領風騷,男人嘛,不活成這樣,活成我爺爺那樣,其實很憋屈的!」

「你爺爺聽到了,會不會打死你?」

李皓笑了起來,王明也笑呵呵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可我知道,機會難得,現在走不出去,也許這輩子就走不出去了!你們武師的道路,我其實不太懂,但是我知道,超能的路,走出去,也許也是一條路……」

李皓沒說什麼,也沒允諾什麼。

王明想跟着他走,其實還是有些出乎預料的,但是又在情理之中,這傢伙其實膽子很大的,膽子不大,豈敢在遺跡中對三陽下手?

膽子不大,豈敢給他當誘餌?

膽子不大,他敢跟着李皓跑,連郝連川和侯霄塵的命令都沒理會,不就是想跟着李皓混,想多一些機會嗎?

這傢伙,膽子很大的!

一行人,朝遠處的小鎮走去,那裏,獵魔團還在等着他們。

……

而這一日,消息,也迅速傳盪開了。

銀月超能,全軍覆沒!

數千超能,一朝隕落殆盡,死亡旭光,也許超過雙手之數。

三大組織,今日遺跡的9位旭光……加上黃月,其實是10位旭光,全軍覆沒,還有幾位散修旭光,徐家人,劉家人,臨江總督府將軍……

外加早前消失的半山,海嘯,還有那些三陽,輪轉王這些人,以及更早之前,死亡的紅髮……

短短一個月時間,銀月這邊,失蹤或者死亡的旭光強者,都快超過20人了!

而三陽,更是恐怖無比,仔細一算……死了上百三陽,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損失,一個戰天城遺跡,死了太多強者!

消息被一些人傳出,頓時引起四方震動!

中部作戰多年,死亡旭光也有一些,可沒有任何一次,如同今日一般,一次遺跡探索,紅月這邊,就死了數位首領級人物。

而閻羅也是,平等王和輪轉王一死一失蹤!

在這樣勁爆的消息下,也有一些消息隨之傳出,徐家逃亡的人,是昔日的光明劍,這個消息是從巡夜人傳遞出來的,而伴隨着這條消息一起傳出來的,是光明劍在遺跡內,威逼李皓,因為徐峰之死,光明劍想要擒殺李皓,威脅侯霄塵……

是的,消息就是這麼傳出來的。

為何會拿李皓威脅侯霄塵……誰知道呢!

一些人猜測,徐峰可能就死在侯霄塵之手……其實不是懷疑,而是事實,大家其實都這麼想,徐家的人,三大組織想在東方行省活躍,沒必要和徐家作對。

倒是侯霄塵,肆無忌憚,未必會在在意什麼。

九成九,徐家的人,就是被侯霄塵所殺。

此時此刻,侯霄塵的凶名,也是威懾四方,一個可怕到無比的傢伙,讓人忌憚無比的傢伙。

誰也不知道,其中內情到底如何,可他們都知道,銀月官方,幾乎沒死人,之所以說幾乎,因為死了兩位三陽,可人家都是那胡青峰的手下。

這其中貓膩,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與此同時,還有一則消息傳出。

紅月首領之一,七月之一的紫月還沒死,而是被關押在了巡檢司大牢,並非巡夜人,而是巡檢司關押了紫月。

巡檢司直接對外傳遞消息,讓橙月投案自首!

否則,很快會對紫月進行判決,作為三大邪能組織首領,九成九是死刑,儘管到現在,也沒哪一方對三大組織強者,進行過審判,可銀月,也許會破天荒出現一次。

一條條消息,迅速傳盪四方,跨過了北海,傳遞到了中部!

一下子,連中部都被震動了。

而侯霄塵,也在這個時候,對外公開消息,他即將前往中部任職,接受了巡夜人的調令,前往總部,擔任巡夜人副部長一職。

此消息一出,再次引起四方震動。

剛剛才威懾天下的侯霄塵,居然放棄了自立,放棄了銀月獨立,放棄了當這個反王,而是現在了去中部,去天星城任職,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所有人的目光,瞬間從死亡的那些人身上,轉移到了侯霄塵身上。

這人,要來中部了!

……

遙遠的天星城。

這一晚,隨着消息傳開,一個個部門,都是燈火通明!

「侯霄塵,答應了調任……可此刻,他來了,誰敢貿然用他?」

「是啊,如何用他,是個大問題!」

「三大組織不會放過他的,他太狠了,居然在銀月,一舉殲滅了數十旭光,上百三陽,殺了數千超能……此人不愧是武衛軍三大統領之一,下手太血腥!」

「呵呵,坐山觀虎鬥便是,巡夜人內部問題先解決了再說,黃龍一直想掌控巡夜人,原本那位有些鬥不過黃龍了,現在來了個過江龍,我看,最頭疼的是黃龍才對!」

「哈哈,這倒也是!不過……財政司那邊不知道會不會發難,侯霄塵太張揚了,也太狂了,他居然殺了劉家人。」

「……」

這一晚,整個天星城都是不安靜的一晚。

來自邊疆的消息,來自蠻荒之地的消息,瞬間席捲了整個天星城,有人期待,有人無視,有人則是恨得牙痒痒!

……

同一時間。

一家火鍋店,袁碩吃着火鍋,吸著氣,吃的滿嘴流油,忽然從懷中取出了一樣物件,一個小小的玉佩,上面浮現出一些字。

袁碩看了一眼,倒也沒在意前面的消息,而是看到了後面一條,忽然冷笑一聲。

對面,也在吃火鍋的碧光劍,正有些好奇地撈著肉片,覺得吃了個稀奇,見他冷笑,疑惑道:「做什麼?」

袁碩擦了擦嘴,冷笑道:「沒什麼,銀月七劍就是囂張!」

碧光劍一臉無語!

說誰呢?

不過……她也沒在意,肯定不是說自己。

跟着袁碩一起來中部,大殺四方,這只是其一,碧光劍最近更感興趣的是,中部的種種變化,吃的喝的都不一樣了,最近正在跟着袁碩吃各種美食。

這傢伙膽子是真大,每次殺了人,都會大搖大擺地去吃好吃的,害的碧光劍都覺得,這些年有些白活了,還是袁碩瀟灑。

沒有什麼想像中的苦大仇深,袁碩是個很會享受的人,住酒店,吃大餐,各種身份,信手拈來,裝什麼像什麼,紅月完全被他牽着鼻子走。

而此刻,袁碩也夾了一塊肉,吃了幾口,邊吃邊道:「光明劍那個老妖婆,還活着呢!當年沒能打死她,也是念在她功法特殊,不忍心武林少了這個傳承,膽子倒是不小,居然敢以大欺小,欺我徒兒!」

袁碩眼中寒光閃爍:「老妖婆在銀月,居然欺負李皓,李皓才練武幾天,她一個練武幾十年的老東西,居然敢插手我五禽一脈的事……遲早打死她!」

他說打死,那是不開玩笑的,真會打死人的。

碧光劍看了他一眼,低頭,繼續吃東西,沒說什麼。

光明劍犯糊塗了!

你就算找袁碩單挑,也比找他徒弟麻煩強。

不行的話,讓你傳人找李皓,袁碩這惡人還是講規矩的,也不會說什麼,你親自下場……恐怕也沒什麼好下場。

袁碩很快又恢復了淡定,繼續吃着,吃了一會道:「小猴子還是有點本事的,弄死了一堆人,旭光都死了一大批,那傢伙好像要來中部了。」

「哦。」

袁碩覺得有些對牛彈琴,也不再說這些了,笑呵呵道:「不說這些掃興的,映紅月那小崽子,這次大概真要急了,綠孔雀這些傢伙都被弄死了,不知道這傢伙現在怎麼想的。」

吳紅杉倒是不太在意,隨意道:「他那個性格,你覺得他會在意?早就過了那個時期了,不過……報復是一定的,映紅月報復心還是很強的。」

「也是!」

袁碩吃着東西,笑了起來,笑着笑着,忽然道:「我想去找天劍玩玩……這傢伙不知道現在實力到底如何了,光明劍行蹤不定,天劍倒是有名有姓的,你說……暴打天劍一頓如何?」

「……」

吳紅杉懶得理會,你能斗得過天劍?

人家前幾年,就一劍殺旭光了,很可怕的,你還是先逃過黑寡婦追殺再說吧!

袁碩也沒繼續說下去,悶頭吃着飯。

心中,還是有些抑鬱。

都欺負到老子頭上來了,看來,威懾力是大不如前了,擱在20年前,就是借給他們三個膽,這些人也不敢主動找自己麻煩的。

可惜,五臟強化還是沒能徹底完成,第四勢的融合,還差一點點,袁碩心中罵罵咧咧的,等著瞧好了!

當然,此刻的他,不會回銀月的。

不到五勢融合,絕不回去!

李皓那小子,好像也沒啥事,不知道這次有沒有什麼進步。

之前都能打死三陽巔峰了,這一次……不至於進步那麼快,可以打死旭光了吧?

光明劍找他麻煩……肯定有原因的,威逼侯霄塵就是笑話,更大的可能是和徐家有關,聽說那老妖婆投靠了徐家。

徐家好像死了個徐峰,什麼狗屁神師榜上的人物,旭光中期……李皓不至於能做到這一步吧?

他腦海中閃過無數念頭,有些不敢相信,但是……隱約間,也升起一股急迫感!

這可不行!

所謂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那都是自己忽悠李皓的,李皓那傢伙,就得一輩子比自己弱才對,不然太丟人了。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